当前位置: 主页 > 虐待 > 正文

被下迷药典范阿姨

来源:未知 时间:2018-03-06 19:24

《 撕去稳重的外套》

《幻想到真实》

狗子和杂毛等人,正在燥热地欣赏着王伟的表演,谁知道激情戏正要上演的时候,我却一巴掌将女主角给打昏了,让这帮人顿时目瞪口呆。

狗子更是气得冲着显示屏破口大骂。

“难道,这小子喜欢玩不动的女人?”

杂毛若有所思道。

“……”

接下来,我干的事情更是完全出乎狗子等人的意料。

只见我竟然一把将范梦依扛在肩上,然后往门外走去。

“妈的,那小子要溜,我们快去拦住那混蛋。”

狗子冲着杂毛等人吼道。

偷拍激情视频的计划击败,狗子只能动用暴力来留下王伟了。

我屏住呼吸,扛着昏迷的范梦依往房间外面走去。

因为抱着身材火辣的范梦依,我身上也有些燥热,所以,我必须要马上离开这里,不然一但精虫上脑,很可能就会中了别人圈套。

於是,我踢开房门,冲了出去。

但狗子等人哪会让我这么从容离开。

我刚一出门,就看见有两人冲了过来。

我随手抓起身边的扫把冲了过去。

随后,我拿着扫把往那两人就是一个横扫千军,因为我含怒出手,那两个可怜的混混就被我打的在地上痛呼不已,一时间,两人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欠奉。

“我身体怎么好热哦。”

此时肩上的范梦依,因为强力春药的缘故,昏迷了片刻居然就醒了过来,当然,也是因为我刚才下手并不重的原因。

只是,因为身上药力没有除去的缘故,范梦依就因为药力的发作开始迷乱起来,搞得我险些兽姓大发,将她扛回房间,扔在床上,一阵圈圈又叉叉。

我知道时间有限,耽误不得,若是不及时将范梦依带离这里,后果不敢设想,於是足不停歇,往楼下冲去。

谁知道,刚到楼梯口,又有几个人就冲了过来,把两人堵在了楼道上。

“王兄弟,这部激情大片都还没拍完,你们男女主角怎么就想着跑路了呢?”

人群当中,狗子走了出来,阴阳怪气地说道,显然就是这次行动的策划者。

“你是谁?我不认识你。”

我冷笑道。

狗子大笑了一下,然后向我说道,“王伟,实话告诉你吧,我的大哥,也就是古少,他对你可是很关心呢,叫哥几个来招待你,所以你还是乖乖的回去享受美人吧,如何?”

“竟然又是这混蛋,看来我对他的教训还不够啊。”

说完我又道,“要么带你的人滚开,要么我打着你们滚。”

“王伟,我知道你能打,不过你一个人能打多少?二十、五十还是一百、两百人?我们古少随便叫几百个人来,你一双手打得过来吗?”

狗子又说道,“再考虑一下吧,乖乖的回到房间去和美人享受去吧,这样我们也好交差。”

“恕难从命。”

我不想跟狗子磨叽了,虎吼一声,拿着扫把,冲向那群混混。

砰!砰!砰!砰!骨头开裂的声音,叫喊呼痛声,回响在楼道当中,形成一曲别样的交响曲。

等我离去后。

“妈的,我们几个竟然被一个小子给干翻了。”

狗子忍着肉然后拨通了古连撤的号码,“古少,狗子办事不利,你惩罚我吧。”

“到星期八酒店。”

我将范梦依带出缘来是你宾馆,担心那群混混再来找麻烦,於是拦下一辆出租车,往市中区而去,我需要一个安静的地方,将范梦依身上的春药化解掉。

出租司机瞅了瞅我,暗暗有些诧异和警惕。

“老公,我下面好痒啊,快给我,快给我,呜呜呜呜,我快受不了?”

倚靠在我怀中的范阿姨此时渐渐的被强力春药侵蚀了神智,开始发浪起来。

我听得背上直冒冷汗,心想:这药力也太猛了吧?把范阿姨弄的比夜店里那些女人还骚了。

正想着,却又见范梦依在我怀里扭来扭去,开始叫了起来,“亲爱的老公,快给啊,呜呜呜呜,人家真的受不了,我的小穴需要你的棒棒啊,啊,老公,快来干我嘛。”

何为诱惑?此时的范阿姨就是诱惑。

我觉得脑门好像被一记大锤敲过。

司机也被被一幕给震住了,作为出租司机,他也算是见多识广人物了,但是还没见有第三者的情况下,表现的这么骚的女人呢。

抱着吃惊的表情,司机大哥猛地一踩油门,车子往市区飞速驶去。

到了酒店门口。

我将范梦依扶下车,带着她径直往酒店里面走去。

为了避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我搂着范梦依的腰,把范梦依的头靠在我的肩膀上,装成一对热恋男女,走进了酒店。

进入房间之后,我看着范梦依紧紧缠着我,不由得苦笑不已,好不容易把范梦依从我的身上弄到床上,接下去的一幕让我的小宇宙爆发了。

此刻,范梦依一双玉手便开始撕扯我的衣服,然后疯狂的索取着,发泄着她心中的欲望。

我被范梦依发狂的吻了一阵后,忍不住舔了舔舌头,欲火一下子燃烧起来,此时的我也知道,中了春药的女人如果不和男人交合的话肯定会变成一个白痴,在结合范梦依此时的疯狂举动,我知道不能在托了,所以我飞快的脱掉了衣服,之后把范梦依的内裤去除。

“对不起了,阿德,我要肏你妈了。”

然后我再也忍不住了,大吼一声,胯下高高翘起之物,狠狠地刺进了范梦依双腿间那散发着迷人幽香的蜜穴里,刚插进去范梦依的蜜穴,我的阴茎就被范梦依的阴道紧紧的“咬”着,夹得我粗壮的阴茎爽的要死。

“哦,好紧的小穴。”

说完我就开始开动马力,不顾一切的插了起来,顿时那种无法言语的快感顺着两人彼此紧密相连的部位,传回各自的身体。

我对着丰满浑圆的美臀大力顶动,范梦依娇喘吁吁,大声呻吟,眉稍眼角春意正浓,俏美的眼中透着盈盈水光,诱人的薄唇微张,吐出丝丝的情欲。

干了一会,范梦依的双腿无意识的举起,开始死死盘住我的腰部,十根纤细的玉指扣紧了我的头,而下体也急速的向上迎合挺动。

一边抽插,我看到胯下的范阿姨美艳的眼神,我俯下头将嘴盖住了她柔薄细嫩的樱唇,范梦依立即伸出甜美柔软的舌尖,与我的舌头纠缠翻卷。

我贪婪吸啜着范梦依温热的香津玉液,范梦依也大口大口的吞下我的津液,而两人下体的交战这时已经进入了白热化,我的阴茎发狂似的在范梦依粉嫩的蜜穴里深深地急速抽送,粗大的大龟头雨点般地猛烈撞击范梦依的子宫口。

范梦依两颊泛起娇艳的红潮,在粗重的呻吟中不停的挺腰扭着俏臀耸动着蜜穴。

“嗯嗯嗯……我要被你……插死了……哦哦哦……但是好舒服哦……哎呀……我要泄了……”

“啊,范阿姨……你的蜜穴夹的我好紧……”

忽然,我感到范梦依的蜜穴里强烈的收缩蠕动,夹的我说不出的舒爽,我知道范梦依被我干的要高潮了。

果然,干了一会,范梦依啊的一声,蜜穴如火烫般的发热,她子宫深处的花心喷出最后的温热花蜜,淋在我硕大的阴茎上,两人密实相贴的大腿传来她嫩滑腿肌的抽搐,滚热的蜜穴急速的收缩,将我粗挺的阴茎挟得与她的蜜穴似乎完全溶合,我的阴茎在范梦依湿滑紧窄的蜜穴夹磨吸吮下,阵阵快感充上脑门,再也忍不住。

“啊,范阿姨,我……”

我痛快的一吼,一股浓稠热烫的精液像火山爆发般喷入范梦依的花心里,使得她再度呻吟不已。

“啊……好烫……好多……不行了……我不行了……嗯哼……舒服死了……”

范梦依的子宫内被我射入的大量精液液烫得不住痉挛,“嗯哼……我又……又到了……嗯……我要死了……哦哦哦……”

范梦依因为高潮了,无力的趴在了床上,粉嫩的蜜穴里一阵一阵地抽搐,子宫口一开一合的收缩着。

发射一次后,我伸出手意犹未尽的抚摸着范梦依的香臀,范梦依好像好久没做了,那粉嫩的小穴紧的要死,想到此时,抚摸香臀的色手不知何时又抚上了范梦依的胸部,正抓着她两只丰腴尖耸的乳峰轻轻揉弄。

此时我不得不感叹这春药的厉害,即使是如此激烈的性爱,范梦依依然没有醒来的迹象,看来光泄两次还是不够啊,想完我把粗大的阴茎抵在湿漉漉的蜜穴口,臀部用力一挺,“噗呲一声,阴茎应声而入。

我感觉龟头又一次被一层厚厚的嫩肉紧夹着,内热如火,伏下头去深深吻着范梦依的樱唇,我把屁股一挺,龟头又进了三寸多。

”啊啊啊……我的……小穴好……好涨……嗯……都是……喔……你的……鸡巴……干的我……我好爽……好爽哦……啊……唉呀……“范梦依被我粗长壮硕的阴茎干得不知东南西北,淫水狂流,睁眼舒眉,肥臀狂摆,花心开开合合,娇喘嘘嘘,淫态百出,浪劲迷人。

干了一会,范梦依跷起双腿搭在我肩上,阴户挺了上来,我用手擡着范阿姨的玉臀,抽送的速度逐渐加快,每一次都深深的刺入子宫口。

范梦依被一波波愉悦的快感冲击着,开始忘情地宛转娇吟,我把速度增至极限,持续的动作着。

一个小时后。

范梦依浑身一阵抖颤,肉壁急促的收缩,突然间尖叫一声,全身随即僵硬,强烈高潮的袭击而来,全身颤抖不已,充满快感余韵不断的持续。

我感觉蜜穴内壁一阵蠕动,一股前所未有的冲动从小腹升起,一阵痉挛,龟头上一阵酥麻,在范梦依的蜜穴里猛插几下,随后大龟头插进了范梦依的子宫里,受了一阵烫热的刺激,一股滚烫的阳精,猛然射进了范梦依的子宫深处,使她又再度起了一阵颤抖,两具滚烫的肉体同时酥麻酸痒地陶醉在这肉体交欢的淫欲之中。

次日,当范梦依醒来的时候,感觉有点不对劲儿。

她发现自己并没有穿衣服,脑海中隐隐约约浮现出被人绑架的画面,她昨晚好像被人从后面捂住了嘴,然后什么都不记得了,现在在结合裸体的自己,范梦依的脸色变了,一张精致如画的鹅蛋脸已经苍白如纸。

这种事情她以前虽然没有经历过,可是在网上也看过,但是范梦依万万没想到有一天这样的事情会降临在自己的身上。

清白,就此不复存在,范梦依绝望欲死。

”范阿姨,你醒了?“

就在这时,范梦依耳边响起一个陌生的声音。

”啪……“

我还有些迷糊的脸上挨了重重的一巴掌。

”你这个混蛋。“

伴随着范梦依的叫骂声,没有穿一点衣服的我被范梦依一脚踹到了床下,倒在地上起不来了。

我这才意识到了什么,满脸羞愧地擡头看向范梦依。

范梦依精致如画的玉脸苍白如纸,璀璨夺目的眼中有大滴大滴的泪水不停落下,宛若梨花带雨,让我看的心中一疼。

曼妙的娇躯有小半露在外面,如同丝绸一般光滑,满头乌发慵懒地披在身后,说不出的动人心魂。

可是我已经没有心情欣赏这幅美景了,我低头羞愧地道,”对不起。“”对不起有用吗,你毁了我的清白,你这个混蛋。“范梦依泣声道,一把将身边的枕头砸到我头上。

我说道,”范阿姨,我知道我很混蛋,我对不起你,所以我想补偿你,虽然我也知道这么做没什么用,但是至少可以弥补一下我犯的错。“”补偿?“范梦依冷笑:”你是说钱吗,那么我要一千万,你能拿得出来吗?“我默然,说不出话来。

范梦依泪流满面。

我无言,”阿姨,对不起。“

范梦依怒道:”除了会说对不起,你还会说什么。“”可是现在除了说对不起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你要打要骂我就在这儿,只要能让你开心。“我一脸自责。

听了我的话,范梦依也知道无论做什么都於事无补了,她的清白已经丢了,想到这里,范梦依忍不住坐在床上大哭了起来。

看着哭的梨花带雨的范阿姨,我满心自责,有心想要起来安慰她,可是却觉得那样做更不好,还是让她好好哭一场宣泄一番吧。

可惜自己却卑鄙地对她做了那种事情,虽然是迫不得已,但是我知道,之所以跟范阿姨做这样的事情,有大半都是为了自己的私心。

范梦依哭了半个小时,这才慢慢停了下来,”昨晚我记得你们有很多人,他们呢?“陡然范梦依想到了什么,脸色变得更加苍白,有些惶恐地问道。

”范阿姨,昨晚跟你开房的只有我一个,我跟他们不是一夥的。“我懂了范阿姨的意思,低头轻声道。

范梦依这才放心了一些,趴在床上继续抽泣。

又过了半个小时,范梦依开始穿衣服,”转过去,不准偷看。“我连忙转过去,没敢看范梦依穿衣服。

悉悉索索的声音响起,我脑海中再次浮现出那具曼妙绝伦的娇躯,不由心中一荡,旋即狠狠掐了自己一下,继续老实地站着。

”昨晚的事情不许告诉任何人。“

范梦依冷声道,她不是不想报警抓走我,可是她害怕报警的话事情会闹大,到时候肯定会传到儿子阿德那里,那样会对她造成很不好的影响。

而且范梦依是个传统的女人,恪守本分,温柔贤惠,她也不想自己整天被人议论纷纷。

丈夫背叛的事情已经让她备受打击,如果昨晚的事情传出去的话,她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坚持下去。

我听出了范梦依的意思,点头道,”范阿姨,你放心吧,这件事我绝对不会说出去,包括阿德,我也不会说的。“范梦依点了点头,转身就走,精致的玉脸冷的像寒霜。

”啪……“

关门的声音响起,范梦依出去了。

我这才满脸苦笑着捂着自己的腰,小心翼翼爬了起来。

我的腰在昨晚扭伤了,而且扭得还不轻。

要知道我以前干女人,哪一次不是干的对方丢盔弃甲,可就是这样我的腰还扭伤了,可想而知昨天晚上有多激烈,不过主要原因还是因为范梦依吃了强力春药。

面对吃了春药如狼似虎的范梦依,我根本有点招架不住,於是我的腰就有点扭伤了。

现在休息了一个多小时,又悄悄用手揉了半天,这才慢慢能够起身。

看着淩乱的房间,我脸上又划过一抹苦笑,惭愧地慢慢朝外面走去。

不过虽然扭了腰,早上起来还被范梦依狠狠教训了一顿,可是昨晚经历的事情还是很美好的。

一步一顿地走出酒店,我一眼就看到了坐在对面公交站牌下的范梦依。

范梦依也看到了我,满脸发寒地扭过脸去,连看都不想看我。

我朝范梦依轻轻鞠了一躬,无地自容地赶紧拦了一辆出租车离开,没脸再面对范梦依了。

公交站牌下面,范梦依看着捂着腰的我艰难地爬上出租车离开,玉脸微微一红,昨天晚上真的有那么激烈吗。

【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