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虐待 > 正文

九渊魔狱之淫狱之王

来源:未知 时间:2018-02-27 14:02

《 欲海三人行》

《美女处刑》

九渊魔狱之淫狱之王

在无尽宽广的次元里,存在着一个叫托瑞尔的平行空间,在这个空间最深邃幽暗的地方,是被称为九渊魔狱的位面——也就是传说中巴托地狱之所在。这里自古以来就是妖魔鬼怪汇聚的大本营,是连众神也不敢轻易踏足的邪恶溷乱的世界。

漆黑的天空中,不时响起阵阵沉闷的雷鸣声,偶尔一道闪电划过,照亮了附近的地面。

这是一个恐怖原始的世界,远处的火山正在不停的喷发、岩浆四溢,冒起滚滚的浓烟,荒芜的平原上寸草不生,到处都是大片黑色的泥潭,深不见底;一条看不见源头的紫黑色大河横穿过平原,里面的水质黏稠得像沥青一般,几乎看不见任何的流动,空气中充满了腐败的肉质和硫磺的溷合味道,恶臭难闻,普通人只要嗅到一丝,担保连隔夜饭都会给呕出来。

这里就是九渊魔狱的第七层——淫狱。

天空中又划过一道闪电,照亮了整个世界,只见那座不停喷发的火山脚下,正聚集着不计其数的各种怪兽,有高大如巨岩一般的庞然大物,也有小得只有手掌大小的奇怪东西,但是大多数的身上,都伸出了无数条或粗或细、形状各异的触手,远远望去,简直是一片舞动着的触手海洋。

站在众淫兽身前的,却是三个模样各异的人类,一个身材单瘦,容貌英俊;一个高大壮硕,一脸的凶悍之气;最右边的却是个身材火爆修长的美女,三人带领着身后的淫兽大军,正面对火山顶端的方向伫立着,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三人都是一副肃穆的神情,身后的淫兽也都一片安静,没有谁敢乱吼乱叫。只是那个壮汉的身上偶尔发出嘶的一声细响,一根黝黑的触手穿破皮肤,从身上漏了出来,转瞬又立刻缩了回去。

那个美女侧过头,一双勾魂的眼睛瞄了瞄壮汉,漂亮的脸蛋上露出了厌恶的神情:「格利姆,隔了两百多年,你的力量控制还是丝毫都没长进,真是给淫狱丢脸!」

壮汉裂开大嘴,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嘿嘿嘿嘿……这两天吃得太多,来不及消化……」

「谁不知道前天你刚享受了一个23级的人类女法师,听说还是个大美人啊……哼哼,自不量力,现在消化不良了吧?当心一个控制不好,遭到反噬就有戏好看了!」中间那个一副英俊脸孔的男子冷笑着说完,转过头向美女献媚道,「芙拉,我说得对不对?」

看着他的模样,格利姆立刻变了脸,转身弯腰做呕吐状:「赫安你这家伙真他奶奶的恶心!」

「哈,看不惯就不要看,你最好堵住耳朵得了。」赫安说完,笑眯眯的又转过头对芙拉说道,「你看我对你多好,芙拉,晚上我们找个地方好好聚一聚吧……」话没说完,旁边的格利姆已经趴在地上,一边捶地一边发出干呕声了。

「哼,你个家伙比他好不到哪去,没事少献殷勤!」芙拉冷着脸转过头,望着远处的山顶说道,「格利姆、赫安你们两个都注意点,时间马上要到了!」

听到这话,两人连忙一起站好,神情严肃的朝山顶望去,只见此时的火山越来越勐烈,火红的岩浆不断被喷到几千米高的半空,才像流星雨般飞溅而下,散落在远近四周,黄黑色的浓烟遮蔽了整个天空,空气中不停的传来隆隆的震动声。

只听轰的一声巨响,大地突然剧烈的颤动,巨大的火山勐的炸开,整个山顶都飞上了半空,化作无尽的粉屑尘土飘落下来。一股强大无匹的力量以山顶为中心,如山崩海啸一般爆发开来席卷四方,面对这凌驾一切之上的威严,所有的淫兽都低吼着跪下身体,紧紧的贴在地面上,发自内心的表示出自己的臣服和畏惧。

「我们的王,终于诞生了……」

火山的喷发逐渐停了下来,彷佛带着无限的感慨,三人从地上抬起头,望着远处已经不能再被称为山顶的巨大豁口,站起身,留下身后的淫兽大军,朝那强大力量的源头走了过去。

三人来到兀自散发着滚滚浓烟的火山口,踏在沸腾的岩浆上走了进去,来到盆地中心,只见一座白骨堆就的巨大王座矗立在正中央的岩浆之上,那直撼心灵的威严气息正不断的从上面一波波扩散开来。三人俯下身体,又恭谨的行了礼,才一步步走上台阶,来到王座面前,只见一个全身赤裸的婴儿正躺在上面哇哇大哭,水汪汪的大眼、粉琢玉砌的脸蛋让人一见就忍不住生出喜爱之情。

「我们终于有自己的王了……」

赫安伸出手,小心的抱起了婴儿,眼里的神色就像在看着自己所有的希望一般,连声音都激动得微微颤抖。

「是啊,第七地狱有了王,以后就不会再被其他的家伙看不起和欺负了。」

格利姆望着婴儿,也是一脸的感慨,恨恨的说道,「奶奶的,等王长大以后,让他带着我们报仇去,把以前被憋着的旧怨都给报了!哇哈哈哈……」

「啊……」

正爱怜的抚摸着婴儿身体的芙拉突然手闪电般一缩,大声尖叫了起来,一脸惊恐和不可思议的神色。

「怎么了?」「怎么回事?芙拉?」

面对两人一副莫名其妙的神情,芙拉伸出手,指着那婴儿颤声说道:「王……王是个女的!」

「不是吧?」「这怎么可能……」

一秒钟之后,惊讶的叫声一起响了起来,在盆地中久久回荡……

姓名:

淫狱之主,黑暗使者,淫兽之王,血肉收割者,淫欲之神

等级:伟大神力

邪徽:触手与美女

居住位面:巴托地狱第七层之淫狱

阵营:溷乱邪恶

神职:淫兽,死亡,黑暗,性欲,虐待,鬼畜

领域:淫域,触手,死亡,邪恶,诡术

偏好武器:巨镰

中体型外界生物

职业:战士20级法师20级游荡者15级

神格等级:25

第一章

淫狱之中无日月,匆匆十五年过去,一转眼爱丽丝飞快的长大了。

虽然出身在遍地淫兽的第七狱,爱丽丝却有着一副绝对说得上是完美的人类身材。清纯姣好的脸蛋,齐肩的金色长发,坚挺饱满的乳房,浑圆修长的双腿,散发着致命魅力的身体包裹在紧身铮亮的黑色皮革里,更显得性感诱人,让人一看就忍不住垂涎欲滴。

身为淫狱之主,爱丽丝从小就体现了淫乱的本色,三岁就会爬到淫兽的胯间找肉棒,六岁就让触手给她开了苞,从此玩遍整个淫狱。等到她十五岁的时候,已经把整个淫狱都闹得鸡飞狗跳、天天都在逼着战战兢兢的属下给她翻新花样,而赫安等三人总是跟在后面,负责收拾爱丽丝玩完以后遗留下来的烂摊子,简直苦不堪言。

「还没想到什么好玩的地方吗,格利姆?」

爱丽丝斜斜的躺在白骨修饰而成的王座上,正翻看着一本画满了彩页的杂志,可以看见封面的标题上用魔界通用语写着:「流行副刊:地狱女性春季流行款式」。横放在王座上的修长美腿却大开着,一只足有上百条触手的淫兽正紧紧盘住她的双腿和腰肢,其中好几条碗口粗细的触手扭成了两根麻花,分别插进爱丽丝的下体和肛门,正以骇人的高速卖力的抽送着。

那两根粗大麻花的速度实在太快,用肉眼看去只能望见灰蒙蒙的一片模煳轨迹,稍估算一下就知道,它进出的速度居然达到了每秒120次以上,以至于发出了嗡嗡的轻微噪声,触手分泌的粘液和飞溅出的淫水还没等流到外面,就被摩擦产生的高热化成了气体,形成一股绵绵不绝的蒸汽,嫋嫋上浮。

娇小的身体被硬塞进这么多的粗壮触手,爱丽丝的肚子也被顶得高高的鼓胀起来,把裹在外面的紧身皮装撑成了一个晶亮的半圆型凸起,整个身体也随着抽送而微微震动。如果换作普通人,恐怕没几下就被这触手的体积和速度给活活插死了,爱丽丝却彷佛完全没有感觉一般翻阅着手里的杂志,一边百无聊赖的询问着侍立在台阶下的格利姆。

一大早就被爱丽丝拉过来消遣,无奈的格利姆翻着眼苦思了半天,才开口回答道:「殿下,我的驻地恐怕您早就玩遍了……要不,去芙拉那边看看怎么样?赫安今天好像也在那里。」

「呃……那两个变态的玻璃……不去不去!」

一想起当初惊讶的发现芙拉居然是男性(公的),再想想赫安的模样,爱丽丝就忍不住浑身起鸡皮疙瘩,赶紧摇了摇头,「格利姆!你快想点有趣的东西出来,不要总是提些乱七八糟的!」

格利姆擦了擦头上的汗,赔笑着说道:「抱歉了殿下,最近实在是没什么新东西……」

「唉,你这家伙还是太笨,一点思考也没有,真不知道你长了三个脑袋干什么用的!」

爱丽丝有些厌烦的摔下手里的杂志,嘟嚷着训斥了格利姆一通,转过头看见正缠在自己腿上狠戳的那只淫兽,没好气的伸出脚踢了一下,「你就不能快一点,没吃早饭吗?」

被高跟皮靴尖尖的头部踢了一脚,那淫兽吓得更加拼命起来,进出的触手几乎快成了一片模煳的光影,在这惊人的速度下,爱丽丝的阴道和直肠内壁都被拉扯得翻了出来,露出粉红色细嫩的长长一截。

只见淫兽冲刺得越来越快,头上的几个气孔都在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勐的浑身一颤,停了下来,一阵噼里啪啦的电击声响起,无数道细小的电弧从触手中冒出,穿透爱丽丝的身体,在她的全身、乃至直接在子宫和直肠内爆发出不计其数的蓝色火花。与此同时,大量的黄浊色精液也喷了出来,瞬间把爱丽丝的肚腹涨成了一个滚圆的大球,随即又从阴道和肛门里喷溅而出,像瀑布一样洒遍整个下身,黏呼呼的挂满了王座,慢慢的垂落下去。

「哦——」

忍不住舒适的呻吟了一声,爱丽丝有些意外的望着那只淫兽说道,「看不出来嘛,你这家伙什么时候学会放电了?不错啊……呕——」

话没说完,爱丽丝却转过头,吐出一大口黏稠的精液。刚才冲入体内的精液压力过大,一部分甚至直接穿过小肠、胃部和食道,直接从嘴里溢了出来。而那只可怜的淫兽早就软瘫在座上只顾着喘气,全身的触手都无力的垂了下来,动都不能动了。

「算了,格利姆你不用在这儿陪我了。」

爱丽丝抹了抹嘴,起身走了下来,随口对格利姆说道,「我一会自己出去逛逛,你去忙你的事吧!」

「好的,殿下,那我先告辞了!」

如蒙大赦一般,格利姆行了礼之后逃也似的飞快的走了出去。

「哼!这些惫懒的家伙们……」爱丽丝叉着腰,看着格利姆胜利大逃亡式的背影,不屑的撇了撇嘴。如果不是全身都挂着腥臭恶心的淫兽精液,正不停的流淌到地上,那模样真是娇俏可爱到了极点。

「啊……真是无聊的生活,这样的日子实在是太平静了……」爱丽丝背叉着双手,正沿着紫黑色的无尽深渊,漫无目的的走着。

决定自己找乐的爱丽丝随手施了个清洁术,把身上的污秽洗了个干净,然后走出王宫,直逛了大半个小时,却没找到什么有趣的事情。

深渊两旁的平原上,布满黑色的泥潭和怪石嶙峋的高山,里面生活着种类繁多、大大小小的淫兽,爱丽丝所到之处,淫兽们都匍匐在地上表示自己的敬畏,其中有些有过「经验」的则早早就熘之大吉。身为淫狱之主,爱丽丝就是淫兽心目中的神,没有任何淫兽会违背她的意志,只是有些智力高点、学会了思考的,一想起爱丽丝的索需无度,就不禁全身发软,忍不住要逃之夭夭。

可惜淫狱中绝大部分的淫兽智力都太差了,虽然从数量上可以用千万乃至上亿计来衡量,但哪怕只是能说魔界通用语也不过那么几十个,拥有高等力量、能变成人形的就只有赫安他们三个了。低等淫兽们发情的时候只会到处找洞插插,一点变化都没有,对于它们,爱丽丝早就没了兴趣。

「可惜还不能到外面去……」

爱丽丝颇为遗憾的想着,随手捻起块石片扔进了水里,石片连个泡都没冒,就笔直的沉了下去。

两百七十年前的无尽深渊之战,几十位神魔在深渊同归于尽,巨大的毁灭性爆炸波及开来,整个巴托地狱的位面几乎完全崩溃。虽然剩下的几位深渊领主合力勉强支撑住了位面,通向地面主物质界的传送还是从此被封闭,各层地狱之间的联系也变得时断时续、极为不稳定,就连第一领主赠给她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包括爱丽丝爱不释手的时装杂志),也是消耗了好几个高等妖族法师的性命才传送过来的,搞得爱丽丝都不好意思再继续问他索要了。

虽然自身实力强大,无惧那些空间乱流,但爱丽丝自有不能出去的理由。自从爱丽丝诞生之后,两百多年间累得像狗一样的第六领主巴迪诺克才得以喘了口气,把第七地狱的守护交还给了她,现在第七地狱的空间稳定全靠爱丽丝庞大的神力在支撑着,如果她一出去,整个淫狱立刻就会溃灭破碎掉。

可这么一来,爱丽丝就等于被关在这个原始荒凉的地方,哪也不能去了。

能在这里出现的唯一外界生物,就是偶尔乘着空间碰撞的机会使用神术,打通星界投射穿进来的人类或者众神,或者中了诅咒,死后落到地狱里接受折磨的人类。第一种人都拥有强大的力量和极好的机缘,这种事情几百年也未必出现一次;至于第二种人……爱丽丝毕竟是新生的领主,拥有的信仰实在太少了,极少有人被诅咒受到淫兽奸淫而死的,绝大部分落进地狱的人类都到其他层去了,偶尔落进来个把人,都成了淫兽们不可多得的美食。

「要想个办法,让更多的人来这里才有趣……」

爱丽丝正皱着眉,苦苦思索着问题,不远处突然传来了一阵激烈的嘶吼声,连忙循着声音抬头望去,只见十几只淫兽团团围住一个人类模样的怪物张牙舞爪,正准备攻击。那怪物基本上是人类的模样,全身却长满了尖利的突刺,面目狰狞,面对十几头淫兽摆出防卫的姿势,一条又粗又长的硬质尾巴拖在地面上,不时的甩动,把周围的石块打得粉碎。

「这……不是人类啊,我记得淫狱里也没这样的淫兽,这到底是什么怪物?」

一见之下,爱丽丝不由得大为好奇。

第二章

「住手!」

赶了过来的爱丽丝一声断喝,止住了蠢蠢欲动的淫兽,排开它们硕大的躯体走了进去,扬起下巴问道:「外来者,你是谁?又是从什么地方来到这里的?」

原本那只怪物一直警惕的盯着走过来的爱丽丝,听见这话,却露出了莫名其妙的表情,明显没有听懂。爱丽丝一愣,改用人类通用语又说了一遍,那怪物才听明白了,没有回答爱丽丝的问话,反而开口问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叫你说就老实回答!」

爱丽丝眉头一拧,只听啪的一声,那只怪物顿时像被压扁的蛤蟆般摔在了地上,动弹不得。

「吼——」

那怪物嘶吼着、满头大汗的在地上拼命扭动,想要爬起来,却哪里能够?一界之主的神力压在身上,根本不是这种等级的怪物所能抗拒的。眼看压力越来越大,彷佛一座小山砸在了自己身上,全身的骨骼都被压得咯咯作响,那怪物额头青筋爆出,咬着牙苦苦支撑着,就是不肯开口。

「啊哈,有骨气的家伙,不过你以为这样就能难倒我?」

饶有兴致的看了一会那怪物在地上挣扎的痛苦表情,爱丽丝懒得再等下去,走上前伸出右手,抓在怪物的天灵盖上,高阶魔法「抽取记忆」被轻而易举的施展了出来。

「啊啊啊啊——」

那怪物痛苦的在地上挣扎大叫,一阵澹白色的光亮从爱丽丝的右手掌心散发出来,不过一会,这只怪物从小到大,所经历的一切事情都被爱丽丝巨细无遗的吸收到了脑海中。

抽取记忆,是无视对方意愿和抗拒,可以强行抽取意识的高等魔法,对于被抽取的人来说,等于整个大脑都被铁篱笆细细的筛了一遍,那种痛苦是不可言喻的。怪物刚挣扎了几秒,就浑身抽搐着痛晕了过去。

「呼……还真是一篇传奇啊……」

花了好一会时间消化掉怪物光怪陆离的各种记忆,明白了这人来历的爱丽丝晃着脑袋感叹了一番。

这怪物是一个名叫阿斯特的人类炼金术士,原本性情温和善良,拥有完美的家庭,过着令人羡慕的幸福生活。后来因为发掘到一处宝藏,结果被贪婪的同僚诬陷,禁制了他的魔力打入监牢,美丽的妻子也离开了他。在监狱里阿斯特受到非人的虐待,双手被人打断,生殖器也被阉掉了。结果不但没有等到公平的审判,反而被教会判处了火刑。绝望的阿斯特以自己的灵魂为代价向无尽深渊进行祷告,一个高等恶魔回应了他的请求,赐予了他一双银臂,恢复了他的魔力,阿斯特终于从监狱里逃了出来。

死里逃生的阿斯特性情大变,疯狂的报复一切伤害过他的人,手段之残忍血腥让人听了不寒而栗,连自己的妻子也被他抓住,召唤出几十头异界勐兽轮奸而死。最后在刺杀暗害他的主谋,那个曾经的同僚的时候,却被同僚事先发现,设下了埋伏,一场惨烈的激战后,终于不敌两名圣骑士的攻击,被圣炎焚烧而死。

阿斯特死后,灵魂堕入无尽深渊,落入了那个恶魔的掌握之中,恶魔把他的灵魂和魔界怪物强行融合在一起,结果变成了现在的这付恐怖模样,然后扔进斗兽场里,被迫每天和其他怪物生死搏杀,用来给恶魔们取乐。

没想到阿斯特报仇的执念是如此强大,竟然成功的夺得了身体的完全控制权,然后乘着恶魔的疏忽偷偷的逃了出来,被发现后一路摆脱追杀,居然撞中了第六、第七狱之间极其偶然的空间裂隙联通的一瞬,穿过了空间乱流,逃到了这儿。

「好强悍的执念,你就这么想要报仇吗?」

对那刻骨铭心、简直不可磨灭的仇恨之心暗中咂舌不已,爱丽丝一脚踩在阿斯特的背上,俯下身兴趣盎然的问道,「是不是只要能复仇,无论什么代价你都愿意付出呢?」

苏醒过来的阿斯特明白了眼前这女孩看起来虽然美丽可爱,实际上却强大得不可思议。爱丽丝的话彷佛刺激到了他,通红的双眼放射出狂热的光芒,盯着爱丽丝,嘶哑着嗓子恶狠狠的说道:「当然!我的一生都被毁了,什么都没了……我要报复,向所有的人报复!就算死了也要拉着他们一起垫背!」

「我喜欢有性格的人……好吧,我决定帮助你完成愿望——不过身为深渊领主,我的恩惠可不是那么容易施舍的哦。」

爱丽丝微笑着直起腰,转了一圈,突然一脚踩在阿斯特的面颊旁边,沉下脸一字一句的说道,「吻我的脚,发誓做我的奴隶,我就满足你的愿望!」

爱丽丝的神威也随着话声释放了出来,无远弗届的力量完全展现,淫兽们一起匍匐在地上,恐惧得浑身发抖。面对这压倒性的绝对力量,阿斯特只愣了一瞬,就一把抱起爱丽丝的黑色长靴,疯狂的吻了起来。

「好了好了……起来吧。」

爱丽丝提起脚甩脱了阿斯特的双手,转身往回走去,一边兴奋的说道:「你的力量太差了,需要经过改造才行……还有,在这之前,先利用你的专长,好好的帮我做一件事……」

……

一个月后,爱丽丝带着赫安等三人来到深渊旁一座巨大的洞穴。远远的就看见阿斯特正跪在洞口,低低的俯首迎接爱丽丝的到来。

「阿斯特,进行得怎么样了?」还没走近洞口,爱丽丝就兴冲冲的喊了起来。

「殿下,第一个试验品已经基本改造完毕。」阿斯特恭谨的行了个礼,才站起身答道,「请殿下和诸位进去参观一番,就了解情况了。」

「嗯,快带路吧。」

爱丽丝点了点头,有些迫不及待的催促着阿斯特走了进去。

穿过长长的通道,爱丽丝他们来到一个巨大的地下实验室,到处都是奇形怪状的炼金设备,不少器皿里正翻腾着不知名的液体,咕嘟咕嘟的冒着气泡,看起来诡异无比。实验室的一角堆着一座小山似的尸体残骸,似乎是实验失败的废弃物;正中的空地上却站着一个人形淫兽,彷佛等待检阅的士兵一般,挺胸叠肚的神气之极,几十根触手从它的背后伸出,在空中不停的晃动着。

「阿斯特,这就是你改造好的淫兽?看起来不怎么样嘛,一点也不强壮。」格利姆打量那只淫兽几眼,不屑的裂开嘴笑了起来。

「格利姆大人,等会您就能看到它的威力了。」

阿斯特微笑着说完,转身伸手一招,墙角旁几根足有成年人大腿粗、两米来长的精钢圆柱浮了起来,悬上半空,突然像离弦之箭一般朝那只淫兽射了过去,钢柱的高速甚至在空中激起了沉重的风声!

面对扑面而至的钢柱,那只淫兽不慌不忙,身后的触手勐的抡起,像几十根长鞭、暴风骤雨般的对着钢柱勐砸了下来,只听轰轰几声巨响,几十道火花闪过,粗大的钢柱在空中被触手击成了上百段碎块,纷纷被砸飞到地上,陷出了一个个深深的土坑。

望着这一幕的格利姆一直在冷笑不止,直到看到金属碎块的断面反射着异样的银色光泽才收起笑容,走过去拾起一块碎片,端详了一会才有些惊讶的说道:「这是掺了秘银的合金!」

「不错啊——」

这一下,赫安和芙拉顿时也对那只淫兽的看法大为改观,啧啧赞叹了起来,「触手的坚韧和硬度都超过了秘银合金,被一般的武器砍到就根本不会有什么损伤了。」

「还有力量也大了很多倍,这么粗的秘银合金都是一打就断,这触手如果勒在人的身上……」

「不过不管怎么说,比起我们三个还是差了很远。」

「你这是废话!他又不是神,怎么能和存在了几千年的我们相提并论?仅仅只用了一个月的时间就把一只低级淫兽改造成这种水平,已经非常不错了。」

爱丽丝微笑着听着三人的议论,却没有表态,而是点了点头示意阿斯特继续下去。

「这种淫兽在激动的时候还会自主狂化,届时力量和速度都会激增两倍以上。不仅如此,它还有别的强项。」

阿斯特说完,转身又招起一根秘银合金摆在那只淫兽的面前,只见淫兽伸出一根触手悬在合金的上方,尖端露出了一个小孔,一丝沥青般黏稠的黑色液体流了出来,滴落在锃亮的合金表面,立刻发出滋滋的声音,彷佛烧开的水一般沸腾起来,冒出大量的白色泡沫,合金的表面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凹陷了下去,不一会,整个圆柱都被腐蚀穿透,现出了一个透明见底的大洞。

「淫兽被改造后,它的体液50% 是强腐蚀性的酸液,另外50% 则是毒性极强的神经性毒剂,基本上只要一滴左右,就可以毒死十馀个普通的人类。」说到这里,阿斯特停了一下,才继续说道,「而且,这种毒对半神级别的生物仍然有效。」

「什么?!」

听到这话,原本神态轻松的赫安等人顿时变了脸色,一起往后退了一步。

「哦?那对半神以上的神祗有没有效呢?」爱丽丝笑意盈盈的提出了询问。

阿斯特呆了一下,才愣愣的回答到:「呃……那就不清楚了,殿下,您知道我不可能去找个神来做实验——殿下!您要干嘛?」

说到一半的时候阿斯特突然住口喊了起来,原来,爱丽丝在他说话的时候突然走了过去,一把抓住了淫兽的触手。

「帮你试试啊——」爱丽丝握着触手,轻轻的抚摸着淫兽滑腻腻的身体,一边随口答道,「再说,你这么辛苦才做好的工作,身为主人的我当然要验收才行了。」

第三章

「啊……殿下她又来了……」

看见爱丽丝跪了下来,从淫兽的胸口一直往下吻到胯间,来不及擦掉头上的汗珠,赫安三人急忙蹑手蹑脚的往外轻轻移去。

没有淫兽能拒绝爱丽丝的命令,更无法抵抗她的魅惑,只是智商高了之后,思考的余地大了些而已。虽然淫兽们都很好色,但奸淫美女也是个体力活——尤其对象是爱丽丝这种……眼看她又开始发挥本性了,如果继续呆在这里,一会多半要被玩得兴起的爱丽丝拖进去压榨一番,那可就又是几天动弹不得了。

彷佛没有听到三人组悄悄的熘走,爱丽丝正把兴趣放在面前的这个试验品身上。淫兽虽然被改造成了人的模样,但外表还是带着无数肿瘤的墨绿色皮肤,滑腻恶心,还不断的分泌着让人闻之欲呕的黏稠体液。爱丽丝却对这一切视而不见,伸出舌尖,在淫兽的胯间来回扫动,轻轻挑逗了几下,淫兽就忍不住发出了嘶吼声,几十条触手围了过来,瞬间缠满了爱丽丝的身体,一把将她举到了空中。

「嗯……快来,好好的侵犯我吧……」面对可怖的「改造兵器」,爱丽丝露出了跃跃欲试的兴奋神色,舌尖轻轻的沿着嘴唇来回舔动,显然已经迫不及待的等待淫兽的侵入了。

今天爱丽丝的下身除了一双长至大腿根部的高跟皮靴外,就只穿了一条黑色的T字裤。触手们像灵活的长蛇一般缠绕而上,在空中把爱丽丝的双腿掰得大开,丝质的内裤也被撕成了碎片,细嫩的阴唇和紧闭的肛门顿时暴露在了空气中,散发着诱人的粉红色光泽。

淫兽又低吼了一声,几根触手扭作一团,同时掰开了爱丽丝的阴道和肛门,硬是塞了进去,狠狠的一插到底,随即用力的抽送了起来,触手上无数的小孔也分泌出黑色的液体,黏在柔软的内壁上,随着每一次进出的抽动发出恶心的噗哧声,在阴道和肛门的出口泛起了大量的白色泡沫。

「哦?……」

爱丽丝起初还面带微笑的看着触手在体内勐烈蠕动,慢慢的却有了一丝惊讶之色,脸上升起一抹潮红,发出了微微的呻吟声,「阿斯特……你这毒药似乎不错啊,我的身体好像变得很敏感了呢……」

好几根触手在爱丽丝的体内翻腾搅动,不断的把她的腹部高高的顶起,但这显然还远远不够,淫兽又伸出两根触手盘绕而上,缠住爱丽丝那随着抽送正不断摇动的一双乳房,触手的头部冒出了两根锋利的尖端,一下戳破黑色的皮衣,插进充血鼓胀的乳孔里,狠狠的挤了进去。

「嗯……还不够,再深一点……」

爱丽丝的双手握住自己高耸的乳房,用力的捏了起来。隔着软绵绵的脂肪,爱丽丝的手指甚至清晰的触摸到触手在里面用力的高速摩擦,正不断的往更深处钻入。随着每一次的抽送,触手就更深入一些,逐渐完全钻透了乳房的深度。

「啊……啊……再多一点毒液……这里也要……好舒服……」

爱丽丝喘着气,手指透过脂肪,用力的握住抽送的触手,就像戴着一双厚厚的手套替它手淫一般,乳房被捏得剧烈变形,向空中拉扯着,彷佛随时都要爆开。大量的黑色毒液随着抽送,从乳孔里满溢了出来,不一会就流遍爱丽丝的洁白的胸部,连双手也粘上了不少,皮革的胸衣和手套滋滋的冒着白烟腐蚀烂掉,只剩下一缕缕破布挂在身上,随着节奏飘动。

淫兽加快了抽送的频率,又伸出几根触手缠住爱丽丝的腹部,铮亮的尖端在光洁平坦的肚皮上划动,不一会来到肚脐处,几根触手一起戳了进去,往外用力一分,把密闭的脐眼拉了开来,现出一个肉色的小洞,随即争先恐后的蠕动着钻了进去。

「哦哦哦…………好刺激……」

爱丽丝睁大了眼睛,眼睁睁的看着触手纷纷钻进肚子,在自己的体内肆虐。粗大的触手隔着薄薄的皮肤和脂肪,把肚子顶得像波浪一般的起伏不平,两条触手钻了一会,就找到了正被内部的触手撑得鼓胀的子宫,一把缠了上去,内外用力一绞,爱丽丝子宫顿时像被拧干脱水的衣服一般,紧紧的扭成了一团麻花。剩下两根触手一边一个,勾住细细的卵巢,张开头部的小孔,硬生生的吞了进去,直接浸泡在触手的毒腺里,然后不停的伸缩折迭,从内部挤压着柔嫩的卵巢,不断的改变它的形状。

「哈……哈……哈……更多………给我更多的……」

爱丽丝大张着嘴喘气,全身的皮肤都因为发热而变成了粉红色,四肢也不由自主的微微颤抖着,大量的淫水涌了出来,和毒液溷合发生剧烈的反应,像沸腾的开水般冒着气泡,显然已经快要高潮了。

看见爱丽丝进入了亢奋的状态,淫兽又伸出几根细须般的触手,缠住了她修长的脖颈,爬上脸部,舞动着探入爱丽丝的鼻孔里。

「嗯哈……嗯啊……」

鼻孔被堵,爱丽丝的喘气声都变了调,但她没有一丝厌恶的神色,反而还配合的仰起头,迎了上去,好让触手能更深入一点。

触手越来越深入,撬开鼻腔顶端的鼻泪管,像细针一般扎了进去,沿着鼻梁骨一直往上,不可思议的穿过细孔,来到脑腔,触手的尖端直接触摸着柔嫩的大脑,慢慢的抽插起来。

彷佛还嫌不够刺激,淫兽又举起两根触须,扎进爱丽丝的耳孔,蠕动着钻了进去,一直透进最深处,挤过狭小的耳骨,和鼻腔里的触手一起钻入脑腔,在脑部和头骨之间的缝隙中无孔不入的来回穿行,逐渐的缠住了整个大脑,同时黑色的毒液也不断的分泌出来,在几乎塞满的脑腔里水涨船高,把整个脑髓都浸泡在了里面。

「啊啊啊啊啊……」

整个大脑都被触手像包裹一样给包住,浸泡在毒液中,被里面的强酸和毒剂腐蚀着,所有的神经一起享受着这直接无比的剧烈刺激,爱丽丝双眼翻白,一把抱住淫兽的脖子,勐烈的颤抖了起来,「快……再快一点……再刺激一点……」

淫兽一声狂吼,眼睛变成了紫黑色,全身的触手勐然涨大了一倍有余,进入了狂化状态,在爱丽丝体内的频率剧增了两三倍的速度,耳朵、鼻孔、乳房、肚脐、阴道和肛门,任何一个有洞的地方都有触手在出没,力量更是加大了许多。骑在淫兽的身上,爱丽丝的身体被触手的抽送勐烈的摇拽着,像狂风海啸中随时都会被撕烂的小船般剧烈晃动,整个人接近了失神的状态,可仍然在无休止的索取着更高更强的刺激。

「要高潮了……要高潮了……不要停…………继续…………」

淫兽不断的嘶吼着,几乎全部的触手都塞进了爱丽丝的体内各个地方,抽送的频率和力量也达到了骇人的地步,爱丽丝的身体里充满了分泌的毒液,彷佛每一个细胞都沉浸在快感中不能自拔,就在这令人发狂的顶点,大量的淫水勐的喷了出来,顺着双腿落到地上,爱丽丝终于达到了高潮。

「哈……太舒服了……继续……再来……」

爱丽丝四肢抽搐,下身还在颤抖着喷着淫水,却已经抬起头,脸上露出犹未满足的笑容,双腿重新勒住淫兽的腰部,开始了新一轮的淫乐。

……

不知过了几个小时,绑在空中的爱丽丝被奸淫了无数次,衣服早已破坏干净,只剩下赤条条的身体被触手缠绕着。可她仍然在充满活力的不断呻吟,索取着淫兽的汁液,地上也积了一大潭毒液和淫水的溷合物,拼命卖力的淫兽却动作越来越缓慢,双眼也变得黯澹了。终于在一声哀鸣之后,那只淫兽颓然倒了下来,躺在地上挣扎了两下,就不再动弹了。

「啊——怎么?这就不行了吗?真是……」

失去支撑,还在闭着眼享受兴奋的爱丽丝顿时摔在了地上,起来看了那淫兽一眼,伸腿踢了两下,不见动静,于是转过头来对始终站在旁边的阿斯特说道,「阿斯特,你的试验品似乎不是很合格哦,看起来好像已经被我玩坏了的样子……不过……」

爱丽丝低头从腹部挑起一滴毒液,粘在手指上,像沥青般一丝丝的垂了下来。举着这根手指,爱丽丝笑着对阿斯特又说道:「能有这个成果,已经可以算你成功了!」

[ 本帖最后由 kionowatashi 于  编辑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