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虐待 > 正文

老板的玩物

来源:未知 时间:2018-02-24 21:20

作者:提婆达多

(一)

我第一次的SM经历是我在城里为一对律师夫妇的办公室打杂的时候。有一天我被老板叫进他的办公室。他说他看过我的E-mail,发现我在网上订阅了一些有关捆绑的邮件。他给我两个选择,要麽服从他的安排,要麽就离开。我很需要这份工作,所以我选择了服从。

他立刻要我在办公室里就把衣服脱掉,当他看见我居然穿着吊带袜,他的眼睛都快凸出来了。然後他命令我这不必脱掉,因为他要自己来帮我脱。他要我到隔壁房间去,那是会议室,有一张巨大的红木桌。

他命令我爬上桌,尽可能地张开腿,然後他不知道从哪儿拿出来一些绳子,把我以“大”字形捆在桌上。房间是冰凉的,桌面也是冰凉的,但他不管这些,只是告诉我说我的乳头已经立起来了,看来我也喜欢他对我这麽做。他一边说,一边捏住我的乳房,拼命地揉弄着。

然後他爬到我身上,撕破了我的吊带袜,我只能不穿内衣回家了。他说他想看看我那里有多大,他要用手指来量一下。他的手指十分粗,他分开我的阴唇,然後把一根手指用力地往里面挤,发现我还是个处女,我那里几乎连他的一根手指都容不下。

他不禁惊叹起来∶“真是让人惊喜啊!你一定会觉得很痛的。”说着,他就去打电话叫他的妻子过来。他告诉她说我还是个处女,想要她帮忙,两个人来为我做检查。

她在我那里比划了一下,说我那儿应该可以容入差不多20厘米的阴茎。我几乎要晕过去了,20多厘米,不可能!她俯身拿起一件像内裤的东西,上面有很多布条,还有一个螺旋,不知道是干什麽用的。然後她从一个储物柜里拿出一条人造阴茎,把它用螺旋固定在“内裤”上,原来是这个用途。

她俯身在我的阴部舔着,渐渐地我觉得那儿变湿了,然後她要丈夫按住我的肩膀,站到我两腿之间,把阴茎拼命地挤了进去。真是残忍的强奸啊┅┅我的处女贞操居然被同性用电动棒夺去了。

但一切还没有结束┅┅

(二)

老板的妻子拼命地挺着腰部,直到电动棒的头部完全进入了我的身体。canovel.com我觉得身体像要被撕成碎片一般,我尖叫起来,她竟然把这种比大象的阴茎还要粗的东西塞入我处女宝贵的阴道!

她要丈夫爬到桌上去,把阴茎塞到我的嘴里,让我发不出声来。他那东西只能用毛球来形容,但这毛球马上就填满了我的嘴巴。这以前我还从没有吮吸过男人的阴茎呢!我只是在网上看到过这方面的东西。

老板可能知道我正在想什麽,因为他要我用我在上班时间学来的东西来服侍他。他告诉我说我的每一封邮件他都看过,他知道我喜欢这样,然後他又说他会惩罚我,现在仅仅是开始而已。

这时他妻子在进行最後的冲刺,终於把整只阴茎全部塞了进来,把我那里填得满满的。我又尖叫起来,咬在老板的阴茎上,顿时我意识到我犯了个可怕的错误。他也大叫起来,用力地拍着我的胸脯,把我的乳房压得都变平了,想让我吐出来。

而此时她妻子开始一进一出地飞快地抽动着插在我那里的电动棒,我感到自己的下面流血了,那是我宝贵的处女血啊!血使时我那里变得更加润滑,她抽插起来就更容易了。

老板开始回复意识,他命令妻子从我身上离开,去抽屉里拿夹子来。她离开我的身体时,把电动棒放到我面前让我看了看,那上面全是血,我下面一定被撕裂了。

她回来时老板接过夹子,在我每只乳房上夹了一个,我痛得差点晕过去。然後他随手拿起一样东西°°那是一条金属尺,不知道谁放在椅子上°°开始拍打着我的阴部,一边打一边骂道∶“你这个小贱人,让你再咬我!这就是给你的惩罚!”

然後他开始把几根手指向我的阴道里面挤,同时对妻子说∶“这儿还是太紧了,有什麽办法它松弛一些吗?”

(三)

我觉得经过刚才的那些蹂躏,我那儿已经很松弛了,我开始後悔最初所做的选择,本来我是有机会逃掉的。我在网上知道有三种类型的人,但是作为玩物,可能没有人会像我这样。

妻子说道∶“把她翻过来,试试她的肛门。我的肛门被插时,前面就能容纳更大的阳具。”

说着她抓住我的双手,老板抓住我的两腿,把我翻了个身,又重新绑好。我意识到我的肛门现在全都暴露出来,我只希望他们不要这样做。

老板拿来三本电话簿,垫在我的腹部,我的臀部被迫抬高,电话簿的边角割得我有点痛,我呻吟了一声。老板又把我的腿解开,把我连同我压着的电话簿拖到桌子的边缘,我的乳房在桌上摩擦着。然後他把我的两腿绑在桌腿上,我的下半身就完全悬空了。他脱掉短裤,阴茎弹了出来,至少有30厘米长,直径差不多有8厘米,然而他说他还没有完全勃起。

他让妻子用口吮吸了一阵,直到完全勃起。天哪,他竟然要用这东西插入到我的身体!他走到我身後,掰开我的两腿,使我的下身完全坦露出来,然後把阴茎放在我的阴部,用它把阴唇分开,然後捅了进去,我觉得它会从我的喉咙里出来一样。

他开始有节奏地抽动,同时抓着我的头发,把我的头提起来,说道∶“你是我干过的最好的,以後只要我打电话,你就必须马上过来,明白吗?”

我只能答应。这时他射了出来。

(四)

终於结束了,我决定明天请病假,然後找过另一份工作。当他离开我的身体时,他好像知道了我的想法,於是命令妻子拿一碗凉水,一根管子和毛巾过来。他把管子插进我的阴道,把精液洗出来,然後把手放在我的臀部,一只手指还放在肉缝里,然後示意妻子把一样我没看见的东西拿过来。

他把手放到我的腹部,我感到一条链子绕在上面,但不知道那是什麽,我开始挣扎,因为我知道那肯定不是什麽好东西。他用力地拍打着我的臀部,同时和妻子从我两腿中间穿过一样东西,直到我的阴部被完全盖住,然後扣在腰间的链子上,我听到上锁的声音。

他们让我站起来,转了个身,站在镜子前,我终於看见他们做了什麽了。他们在我身上装了一件贞操带,然後从後面锁住了。他要我穿好衣服,坐下来,我的内裤已经被他撕破,所以我只能裸着下体坐在冰凉的皮椅上,贞操带深深地陷在肉缝里。

他解释说就像他开始所说的那样,我将是他们的玩物,他们要在我身上玩尽所有的花样。我的办公室将挪到他和他妻子的办公室之间,以便他们随时召唤。

(五)

我回到家,试图取下贞操带和锁链,发现根本就取不下来。偶尔娱乐也还罢了,但我无法想像今後将一直过这样的生活,无边的恐惧涌上心头。可是,穿着贞操带,我根本毫无选择,只能继续去上班。

晚上,电话铃声把我从睡梦中惊醒。我听到一个女人的声音∶“我们正在床上,讨论接下来该对你做些什麽,真令人期待。”我再也无法入睡了。

早上9点,我和往常一样来到办公室,开始做日常工作。11点的时候,电话响了起来∶“时间到了,马上去我妻子的办公室报到。”为什麽是她妻子的办公室呢?我不由得纳闷,因为我从没去过。

我来到了她的办公室,她坐在桌後,见我进来,她微微抬起身,叫我走近一点,站在她两腿中间,背靠在办公桌上。她解开我的上衣,脱掉了我的胸罩,然後脱掉了我的裙子,以及罩在贞操带上的内裤。她命令我再也别穿内裤了,为了主人和女主人,我必须保持赤裸。

接着她命令我转身,趴在桌上,我的双乳压在钉书机、笔等办公用品上。她用钥匙打开贞操带的锁,解下了贞操带,然後她说她要检查我的阴唇的湿度。我那里还很乾燥,她显得相当的失望,对我说道∶“我们竟然忽视了这一点。”我不知道该怎麽回答,她对我喝道∶“回答我,我在跟你说话呢!小贱人。”我只好答道∶“没有,女主人。”

她又说道∶“还好,我们有6个小时来补救。今天你不准走,直到你那儿兴奋起来,变湿为止。”

然後她打电话告诉丈夫,我们准备好让他来检查了。他一进门,按了一个按钮,天花板上垂下来两副镣铐。

他要我站起来,把两个夹子夹住了我的乳头。这一次夹子上多了两条小链,垂在我的胯间,他拉着小链,把我拖到从天花板坠下来的镣铐的地方,叫妻子把我的手脚铐起来。

然後他开始检查我的牙齿、鼻子、眼睛、耳朵、乳房(他扯着链子,一会扯这只,一会扯另外一只)、肚脐和阴道。检查到阴道时,他说∶“这些毛太碍事了,得剃掉它们。”

他拿来一把剃刀和肥皂水,开始剃我的体毛。表面的剃光之後,他先拿起两只夹子,上面连着重重的链子。他把夹子夹在我的阴唇上,链子从臀部饶到我的身後,连在一起,这样我的阴唇就被扯得分开了。

他接着说道∶“别动,我不想剃掉我们还想要留下来玩的东西。”然後开始剃阴唇内侧的毛,而他的一只手指始终放在我的阴蒂上,慢慢地刺激它。

(六)

他示意妻子蹲在我的胯间,两手放在我的臀部上,我的下体被迫挤向她的嘴唇。

我下面现在已经完全坦露出来,她把鼻子凑到我的阴蒂上,头埋在我的两腿之间,舌头从肉缝的底部往上舔,然後在阴蒂处停下来,像小孩含住奶嘴似地拼命吮吸着,同时把两根手指塞入我的阴道,兴奋地叫起来∶“她这儿湿了,她开始变湿了!”

老板把她一把推开,把胖胖的手指塞了进来,试了一下,说道∶“不错,但还不够。她是受到了你的刺激,而不是对疼痛的反应。我要她因为痛也会兴奋起来,先痛,然後有快感。”

他从我身後的柜子里拿出一只小吹风,把红色的小嘴塞进我那里,然後打开吹风。我觉得气体冲了进来,全身颤栗,阴道又变乾了。这时他又把手指插了进来,但已经很难塞进去了,我痛得尖叫起来,只听他说道∶“可以再开始了。”

他又从柜子里去拿东西,我紧张地看着里面到底有些什麽。他见我扭头看,就对我说道∶“你想看看我们的收藏是吗?好吧,就让你看看。”他把我转了个身,我看见里面有各种各样的振动器--粗的细的、长的短的、光滑的和表面凹凸不平的;各种各样夹子,可以夹在身体任何一个部位;剃刀、大头针、香烟、酒精、皮带以及一些我说不上来的东西。

他取出一只粗大的振动器,估计和昨天的一般粗细,约有20多厘米。他把振动器毫不费力地塞入了妻子阴道,对我说∶“看看,她这里多湿!我希望你今天离开的时候也这麽湿。”他命令妻子取出振动器,把它插入了我的下体。

由於沾了她的体液,所以进入的时候不是十分痛。她开始一边转动振动器,一边往里插,当它全部进入我的身体後,我忽然感觉到这只振动器和昨天的不太一样,因为它上面还有一只把手。

主人叫道∶“够了。”他走过来,在振动器的把手上装上一条皮带,用力把它向上提,使振动器深深地陷入了我的阴道,它现在再也滑不出来了。他命令妻子把镣铐解开,然後提着皮带,拖着我在房里走了几步,然後从妻子手里接过一块板子,只要我走得稍微慢了点,他就猛抽我的屁股。

我下面被刮得乾乾净净的,对此我还很不习惯,走起路来觉得很不自在,特别是下体被插入异物,拖着走。等到他对我的行走感到满意的时候,我的屁股已是碰一下都觉得火辣辣的痛。

现在已经到了下午2点,主人决定要给我做妇科检查。他拖着我赤裸着身体穿过大厅,来到了另外一间像实验室的房间。我从来都不知道办公室里还有这样一间房,房里有张椅子、妇产科用的手术台、水池、龙头、鞍马、倒鞍马、跑步机、滑轮、冰箱,以及其它的我从没见过的东西。

他命令我坐到椅子上去,把我的手臂绑在椅子背後,两脚绑在椅子的两角,然後他把阴唇上的夹子解下来,血液回流,使我觉得倍加疼痛。他一手放在我头上,把我的头向後压,然後扯住我的头发,绑成马尾状,固定在椅背上,这样我的头也无法动弹,看不到他要干什麽了。

接着他猛地一扯连在振动器上的皮带,把振动器拉了出来。他不知从哪里拿出一双乳胶手套戴上,像妇产科医生一样,掰开我的阴唇,放入一根手指,接着又放入第二根,然後在里面来回捅着。随後他把手指伸给我看,只见上面沾满了我的体液,他把手指放在嘴里,说道∶“尝尝你自己的味道吧!”

他觉得很满意∶“这是好的开始,我没有给你刺激,也不是很温柔,可是你那儿还是湿了。在回家前再多做些工作,我想就差不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