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虐待 > 正文

哥们的新娘怀了我的孩子

来源:未知 时间:2018-02-24 21:20

2011年末,阿虎从P县老家打电话来,要我去参加他和甜妞的婚礼了,

我口里答应着,心里却酸楚极了,当我放下手机之后,我就默默地念着一句话:

“别了,我的初恋,别了,我的甜妞!”  有人说:没有遗憾的人生不完美,那年我还年轻,不知遗憾为何物,现在我

明白了,甜妞没成为我的女人,是我人生的一个遗憾!

阿虎是我在P县老家最好的朋友,他从小与我一起厮混,是过命的铁哥们。

甜妞是我家的邻居,和我们走得很近,她对性事成熟得早,最喜欢与我爱爱,多

次与我躲进树林里去,任由我抚摸她下体那嫩葱的芳草地。

后来,我爸在南方发了财,我们举家就南迁了,分别的那天,甜妞哭成了泪

人,我安慰了她好久,许诺以后一定回去娶她,给她办一个漂亮的婚礼!没想到

仅事隔三年,这一切都有了变数,甜妞已经与我的好兄弟阿虎好上了,并且马上

就要结婚!

我是乘火车回P县的,但因一场罕见的大雪,铁路塌了方,我没能赶上他们

的婚礼,我记得到的那天是12月1号,已经是他们新婚的第三天。

“大哥,你怎么才到啊?!我和甜妞都以为你把我们忘记了,不来了呢!”

阿虎见我到来顿时喜出望外,他一跛一跛的奔过来接过了我的行李,转身就

把我引向贴有喜字的房间,这是个出租房,他们的新房是租来的。

“你这是怎么啦?”我问阿虎,他没答话,掀起房门的保暖门帘,催促我快

进房去。

才进门,我就看到甜妞侧坐床沿,正用吹风筒吹着湿湿的头发,她一定是刚

刚沐浴过,腿上盖着红色的缎被,身上穿着夹棉的睡衣,那睡衣的前襟敞开着,

一对小巧的乳房,在我眼前裸露无遗。

“啊……”

甜妞看见进来的是我,她禁不住惊喜得轻叫了一声,目光停留在我的脸上,

是那么的亲切和专注,竟顾不得拉拢敞开的睡衣,任由两个玉兔在胸前跳蹦。

“甜妞,还不快叫哥……”

甜妞绯红着脸,扭头看了看阿虎,然后轻启香檀嘴,羞涩的轻声叫了我一声

“哥”。

我拿出准备好的礼金,向二人表示了祝贺,正要再问阿虎的腿是怎么跛的时,

窗外突然有人喊了一声:“虎哥……风紧啦……快闪!”

“发生了什么事?”我盯着阿虎问。

阿虎神色慌张的说道:“大哥,一言难尽,我要出去躲几天,你就帮我照顾

照顾甜妞啊……是啥事,甜妞会慢慢告诉你的……”话音刚落,他就跑得无踪无

影。

我满腹疑虑的看着甜妞,正欲细问,想不到甜妞双臂一张,一下就扑进了我

怀里!

“甜、甜妞……别这样……这样不好啊……”

“哥,我这样怎么不好啦?……我要哥……先把欠我的还我……要哥还我个

漂亮的婚礼!”

说话间,甜妞流下了两行热泪,她一边哭,一边脱下了夹棉睡衣,那睡衣里

什么也没穿,我一下就把她那赤裸的身体尽收眼底!

“甜妞……别这样啊……你已经和阿虎结婚了,他可是我的好兄弟……我们

不能……对不起他!”我面带愧疚的对甜妞说道。

“我不这样,才是对不住虎哥呐!哥,你知道么?这个婚礼……就是他为了

我和哥……举办的!”

甜妞说着就坐了下来,她将下体正对着我,用力拉着我的手,要我去看她的

下体。

我见甜妞固执的样子,心想一定有什么原因,又想立马知道阿虎怎么会这样,

就对甜妞说:“你要我看……我就看……但你告诉我,你们这……究竟是怎么回

事?”

“额……你先看呗……我会的……”

甜妞说着就向我张开了双腿,但见:芳草萋萋的玉户下,那蚌唇还是那么迷

人,两片小阴唇虽然大了不少,堪似“柳叶”纷飞、更似“蝴蝶”飞舞,那色泽,

虽无以前的鲜艳,但肉芽边缘,尚无多少深黑的色素。

“甜妞,你的宝贝……还是以前那样美啊……哥很高兴,你能保养得这么好

……”

“哥,不是我会保养,是阿虎……”甜妞停顿了,她有些欲言又止。

“是他……怜香惜玉?一向的猛张飞……变得斯文了?呵呵……”

“哥……我……我被你这么一看,好高兴,好兴奋了……哎呀,我……我都

流水了……”甜妞陡然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她用手捂住绯红的脸,“哥,你还……

喜欢我吗?”

“喜欢……好喜欢……你现在的样子……”

我用手指掰开甜妞的阴唇,果然看到不少的爱液流了出来。

“哥……你喜欢……就插我啊……虎哥说了……这半月我都是你的……”

此刻我意乱情迷,无心追问是怎么回事,看来是阿虎有意安排,让我和甜妞

“洞房花烛”的,而且他们还有过商量,不然甜妞不敢这么主动。

“哥……你怎么啦?你快……插进来哦!”

这时候,我的鸡巴硬邦邦了,把裤裆撑得老高,甜妞伸手帮我解开皮带,不

一会儿,就把我浑身脱了个精光。当鸡巴跳出内裤的那一刹那,甜妞就爱不释手

的握住了它,还情不自禁的说道:“哥……你的真大!”

我自小与阿虎一起,知道他的也不小,听甜妞如是说,只当她更成熟,知道

说男人的大,会增强男人的自信心。

我用手掰开甜妞的阴唇,将鸡巴插进她小巧的蜜壶口,虽然有爱液滋润着,

可甜妞还是“啊”的嘤咛了一声!

“啊……哥……你轻点哦……我已经……好久没爱爱了……啊……”

我正插得起劲,想不到甜妞竟开始求饶,她说出“好久没开荤”来,更使我

大吃一惊!

“什么?你不是一直跟着阿虎吗?难道他是‘柳下惠’?还有这洞房花烛,

他会不碰你?”

由于我很吃惊,竟一时忘了抽插,只是将鸡巴深插蜜壶里,一动不动的问着

甜妞。

这样插着不动弹,甜妞更难受,她的屁股轻轻地扭动起来,她叹了口气,对

我说道:“哥,虎哥以前是很行的,可自从他命根受了伤,就……不行了……”

她见我还不动,就掐了我屁股蛋两下,“哥……快动啊……我……喜欢你一下一

下的……”

我配合着甜妞扭动的节奏,缓缓插着甜妞那久违爱爱的屄屄,道:“他命根

受伤,是啥时的事?”

“半年前……他替人收债,被弄伤的……腿也是……”

“那干嘛……还抓他?”我很气愤,禁不住的狠狠插了身下的甜妞几下,甜

妞娥眉紧皱,但没有娇吟。女人的适应力就是强,看来她已经适应了些。

“别人说,斗殴是他挑起的,他伤了人家好几个,人家要人,有关系,我们

吃了哑巴亏……哎呀,哥……现在你……插快点、插重点嘛……我想要……快点

高潮一回!”

说着,甜妞就用手扶住了我的熊腰,与我“噗嗤噗嗤”的激战起来。

那一夜,我使甜妞高潮了三次,我也射了三次,都是射在甜妞的下体里的。

因为她告诉我,阿虎已经没有了生育能力,而她又想为他生个孩子,他小俩口只

有向哥我“讨种”了,没办法,我就好人做到了底!

在那半个多月的日子里,我就做了两件事:一是夜夜与甜妞肏屄内射,想让

她尽快怀上孩子,我把她视为了自己的女人般疼爱,弥补了前面提到的那个遗憾,

虽然这弥补是暂时的;二是叫我老爸汇了一笔钱来,托了关系,买通关节,帮阿

虎“大事化小、小事化了”销了案。

可阿虎始终不愿提前回来,他在电话里说,甜妞本来就是我的女人,他要我

好好再疼爱她几天,待我啥时回Q市,他就回来替我送行。

P县是个小地方,返Q市的票很难订,我托了不少关系,只订到18日下午

的票。在与甜妞相处的日子里,她天天都很开心,也不知道这开心是真的,还是

装给我看的。

17日那天下午,我带相机去拍了几个景点,想带回去给爸妈看看,因他们

在这里土生土长,以慰藉他们对故乡的怀念。

回来的时候,我看到甜妞正在洗澡,她说我明天就要走了,要好好的洗个澡

先,通宵与我做爱!

“哥,我们一起洗,好吗?”甜妞洗着澡,媚笑着问我。

“好啊!”我欣然答应,但举了举手里的相机,“这东西怕潮湿,我得先把

它放回房去。”

“额……”甜妞乖巧的应着。

我拿着相机走到门边却回过身来,将相机对准了正在洗澡的甜妞。

“哥,你这是干嘛呢?”甜妞笑着问。

“我给你拍几张洗澡的照片,你知道吗?女人洗澡雅称‘出水芙蓉’,我要

带在身边,随时好好看看。”

“哎呀……我这身子有什么好看的?这天天在一起……哥还没看够?……哥

……快别拍啦……来洗澡!”

当我按下快门的那一刹那,甜妞把头一低,用额前的头发遮住了她那张笑得

很灿烂的脸!

当天晚上,阿虎果然回来了,我们喝不少的酒,说了不少的话。

直到夜深人静之后,甜妞才照我的吩咐,一边打着哈欠,一边高撅着屁股上

床整理床铺,可阿虎却执意要走,我拦都拦不住。后来是甜妞给我使了眼色,我

才打消了我两兄弟与同一个喜欢的女人共乐一夜的念头。

“哥……虎哥不愿意……我懂……因他现在硬不起来……一定觉得很没面子

……”甜妞脱尽衣物,一丝不挂的躺在床上,当她张大双腿,准备迎纳我的鸡巴

入港的时候,她有些悲伤的对我说。

“这事,我回去就给他联系家大医院,一定还有治。”

“真的?如果真能治,那太好啦!”

甜妞的眼睛一亮,我从她眼神里看出了她对阿虎的关心。女人的心和男人的

都一样,这颗不大的心里,都装得下许多男人和女人!

我这会兴许是有些醋意吧,用手捉住鸡巴,故意在甜妞那蜜壶洞开的屄屄口

上磨蹭了许久,直到甜妞有些猴急了,我才将大龟头插了进去……

“哥……舒服吗?”

“舒服……舒服极了!”

甜妞很兴奋,貌似比哪次做爱都主动,她快速的扭动腰肢,频频的筛摇浑圆

的屁股,有好多次,都差点把我弄得提前射起精来。为了分散自己的精力,我给

甜妞吟了首描写女人屄屄的淫诗。

诗云:‘天生妙物腰下居,雅称蜜壶俗称屄。茸茸美髯双唇隐,幽幽蜜洞甘

露滴。无牙只喜啃硬肉,嘴小尤好吞大鸡。最是令人销魂处,亦收亦缩亦吮吸。’

“哎呀……哥……你怎么……这么下流啊!”甜妞轻轻打了我一下“咯咯”

的笑个不停。

“这不是我写的,是我在成人网站看到的……”

我一个用力过猛,大鸡巴从甜妞的屄屄里蹦了出来,甜妞立刻用手捉住我的

鸡巴,把它迅速的塞进了她那爱液泛滥的屄屄里!

那一夜,我们真的是通宵做爱了,我为了记住这一夜的真实,将一张大红双喜的窗花搁在了甜妞的双乳上。

“哥……你这做啥呢?是怕我冷吗?我不冷,背上还冒汗了呢!”甜妞爱意浓浓的说。

这一宵“传教士”做爱,男人要“抱个女人背张床”,也的确够累。

“哥要再给你拍张照。”

“拍那么多干么呐……天都快亮啦……我还想……再去一次……”

她都高潮几次了,还想我再给她高潮,我知道她是怕以后再没机会与我在一起。

“额……妞,你放心,我回去就立马给阿虎联系医院,联系好就接你和阿虎到Q市去,我们住在一起。”

“哥……你不会再骗我了吧?”

甜妞的眼眶里泛起了泪花儿,见我点了头,她才破涕为笑的紧搂着我的腰,与我更加缠绵的做爱不停!

我回到Q市不久,阿虎就告诉了我甜妞已经怀孕的消息。

那时我已经给他联系了医院,就叫他带甜妞到Q市来,我给他们买了套住房,我有时间就过去,与他们住在一起。

甜妞当然很高兴啦,有两个喜欢她、她也很喜欢的男人陪着她,这可是她做梦都没想到的事!

我想,阿虎经过治疗,哪一天他能坚挺起来了,甜妞一定会与我们兄弟3P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