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虐待 > 正文

火车卧铺上的性行为

来源:未知 时间:2018-02-05 18:33

《 欲海迷航》

《海上淫妻》

两个美人儿抱着睡着的我,美娟姐向媚姐诉说着这个烂主意。媚姐听着听着

看我这操劳模样,啜泣起来。一直跟美娟姐哭说她太自私、太过于保护自己才会

让我以这样伤害身体的方式,让大伙溶在一起。媚姐还说要装潢修改房间让三个

人一起睡,这是事后美娟姐转述给我听的。

媚姐就这样的抱着我睡,美娟姐则赶紧去张罗东西炖补给我吃。在美人儿怀

里睡觉真的很舒服,只是苦了抱着我的美人儿。媚姐对我真的连一根汗毛掉了都

会紧张,生怕我身体出现状况。我这回这样摧残自己的作法吓坏她了。

晚上躺在床上还是她怀里,一口一口的喂食我补品。喝完一碗美娟姐立刻又

盛一碗来,一连被灌了五碗。肚子涨的难受,尿意也急。勉强起身要小便,这回

一搞现在连站都站不稳。颤抖的双腿举步维艰,媚姐跟美娟姐一人一边,搀扶着

我,连尿尿都这么痛苦。

这晚终于如我所愿三人同床了,被两位裸体美人儿拥抱入睡。这晚居然还能

够做春梦。

周末一早我像要去远足的小学生般,穿上媚姐帮我买的新衣裤。穿习惯运动

衣裤邋遢样的我,穿起新衣皮肤像有针在刺。

「很难受ㄟ!」我抗议的说道。

仿的鳄鱼衬衫加利瓦伊牛仔裤,媚姐说这是最流行的穿法。还拿出一双走起

路来会响的皮鞋。我持续抗议着但是没收到任何理会,就这样子被媚姐载到火车

站去会合。媚姐在我下车时塞了一卷钞票到我手中,叮咛着我要注意身体、走路

要小心,根本就是在叮咛第一次上学的小学生一般。

我别扭的走向售票口,瑶瑶见我高兴的冲过来直拉着我。连我总共五个人,

教官交代一些屁事后就走人。等车时瑶瑶一直称赞我很会配衣服,为了这衣服我

已经快晕倒了,偏偏瑶瑶哪壶不开提哪壶。

我一脸臭像其它三人不敢开口跟我说话,瑶瑶从头到尾的拉着我的手。跟麻

雀般叽叽喳喳说的不停。想起手里握着钱,数了数居然是新出版发行的千元大钞

十张。快两年来第一次手中有这么多钱可以用,沿途脑海中居然想不出要如何花

这笔钱。

到台大报到后,安排好位置。瑶瑶开始像花蝴蝶般在会场穿梭,对于国民党

搞的活动只有救国团的登山活动有兴趣的我。趁着这机会逛逛黄舒骏歌里的台大

校园,逛着逛着媚姐在家塞给我的。B。B。CALL。响了起来。看看是家里

的号码跟我的代码,赶紧找一支公用电话打回家。

又是媚姐重复的交代事项,耐心的听她说完已经花掉我手中的零钱。最后赶

紧跟她说零钱不够才能挂掉电话。这时才发现已经走出校园,环顾四周发现一家

登山用品社。走进去逛逛。出来后已经将我学校时期梦寐以求犀牛牌风衣、防寒

裤、登山鞋穿在身上。媚姐的爱心则提在手中。

寻找住宿旅社的途中,瑶瑶一直嫌我这身装扮土死了。她哪里会知道我这身

装扮会在二十年后造成流行。在旅社里分配好房间瑶瑶与另一位学妹一间房,两

个男的一间。我当然是独自一间。全身装备已经花掉我一万元,瑶瑶这小富婆看

我口袋空空又塞了五千给我。

晚上在一家西餐厅边吃饭边听歌,这家气氛不错,又培育出许多民歌手的餐

厅,哪知道在多年以后会烧死一堆人。这时遇上自称台大学生会长的家伙过来打

招呼,这家伙眼光一直没从瑶瑶身上移开过。聊天中臭屁的吹嘘他进出立法院如

入无人之地。

妈的!一位用老公被关同情票来当选的残障立委小助理,我最讨厌搞政治。

他的一堆理想与抱负听的我快倒尽胃口,不过这家伙往后还真出风头常上电视。

瑶瑶听他屁的崇拜的要命,臭屁人人会,如果努力加上些许机缘就变叫成功。现

在回想起来他运气跟我有比,只是不同方面而已。这家伙看我这老土装扮还一直

以为我刚参加完救国团登山活动,肏!连这他都能屁。

老子我可是领有正式登山向导证的权威人士,那是只会带活动的指导员能相

比。不过这家伙真的全靠嘴皮子起家。

************

听那家伙屁了一整晚,屁的我头好痛。洗个热水澡后还是睡不着,无聊的转

着电视选台器寻找。想用国父传来催眠自己,看着反复无聊的动作不知不觉中人

已睡去。不多久发现下体肉棍有着熟悉的感觉,睁眼一看棉被鼓起来。

掀开一看,瑶瑶正在舔我的肉棍,鬼灵精的瑶瑶骗内将说钥匙忘记带留在房

间,开了我这间房进来。本来她跟我一起平躺。看着国父传的表演后,钻到棉被

里有模有样的学了起来。我就是这样子被她吵醒。

三天前搞那出戏,让两位美人儿心疼不已。足足的倒了两天的好料在我肚子

里,真的是用倒的进入我口里。死硬不吃的我被两位美人儿一个逼一个哭的,整

的我只好整锅拼命往嘴里倒。休息三天后现在又元气一杯,被瑶瑶这一搞淫心大

作。反正她的处女就送给我了!怕啥!

「瑶瑶!你还会怕吗?」我扶正她问道。

「应该不怕了吧!」瑶瑶回道。

「你真的要?」我再次的问道。

瑶瑶点点头。

我脱掉瑶瑶的衣服,让瑶瑶躺下。掰开瑶瑶的双腿低头直接进攻她的阴户,

肥皂味道很浓应该刚洗好澡。那道缝儿紧闭着,皮肤没有成熟女人应有的黑色沈

淀。稀疏的阴毛我含咬着它,才用舌头舔开那道缝儿。

小鬼头哪里知道性爱的美妙处,感觉还是跟帮她开苞时同一个模样。紧张的

绷紧肌肉,肉棍儿沾染自己的唾液后,硬是挤了进去。

这小鬼头硬是不吭声,只是鼻子呼吸的声音急促而已。整根尽没后,我趴下

身子,在她耳边说些安慰的话给她听。让她放松肌肉,紧紧的小穴儿含住我那肉

棍。维持这姿势一段时间后才缓慢的做出活塞行程。

肌肉放松后的她被我抬起双腿,速度加快后,还是只听到她那急促的喘息鼻

音。已是作爱老手的我一边作,一边欣赏少女的胴体,纤细的脚上还有袜子的晒

痕。着袜的脚跟及脚掌部分雪白的很,小腿根处到大腿被太阳晒的幽黑,颈部以

上古铜色,以下又雪白。

这小妮子紧闭着双眼不知是痛苦还是舒服,又不吭声的像死鱼一般。也不会

配合的摇一下屁股,或者淫荡的唉叫几声,让在做工的我有点成就感。

偏偏这肉棍儿迟迟没有射精的反应,用尽一切男上位的姿势,想换女上位瑶

瑶又死不起身。只好改用激烈的方式让龟头快点感觉,大口喘气的我看到瑶瑶那

张不出声像金鱼一开一合的嘴,差点笑出来。

好不容易将精液射了出来,两位美人儿往我肚里到的胶质还真有效。已经变

成精液满满的灌入瑶瑶的阴道深处,看着汨汨流出的精液画面还真漂亮。

「哥!抱人家去洗好吗?」

我肏!这死鱼终于出声了!

「让我休息一下嘛!好累!」我道。

「哥!快点啦!一直流好奇怪!」死鱼又说话了。

「好啦!好啦!」我不耐烦的回道。

抱起这小妮子,好轻!应该只有四十多公斤,轻轻松松的抱着她来到浴室。

还让她的头去撞一下,看她蹲在马桶上一面尿尿精液一边滴下。乱好玩的。

原本我就已经放好浴缸的水,增加热水后让这小妮子泡进去。用毛巾一边帮

她擦拭一边抚摸少女躯体。

「你不怕怀孕吗?」我问道。

「为了这一天我吃了一周的避孕药了!」她调皮的回道。

我肏!你有没有基本常识啊!避孕药要吃一个月以后持续吃才能起作用。幸

好她遇上我这个没种的,输精管打结的男人。听她讲我心理一算刚好是最佳受孕

期。

美娟姐吵着要小孩时,我也跟着去上了妇产科。听多也能当医生。

回台中后她拿过避孕药给我看,还是她妈去卫生所拿,回家没吃过期的。

回到床上,这小妮子紧紧的抱着我就睡着了,高品质的性爱真的是最佳安眠

药,可怜我是怎么都睡不着。瑶瑶这小妮子睡像差,不是踢被被就是踢我老二那

话儿。跑到地板上还会滚下来压我。隔天顶着两个熊猫眼去参加大会。

我是在那流口水打瞌睡,瑶瑶像是吃了兴奋剂满场飞舞。当然苍蝇也跟着在

她后面飞,粘的最紧的非昨晚那臭屁家伙莫属。

火车上又再补一次眠,我把瑶瑶昨晚的睡姿丑态,告诉她以后才放过我的耳

朵。耳根子一清静才能安然的入睡,昨晚瑶瑶那死鱼样让我一肚子欲火发泄不干

净。晚上回到家,一定要我那两位美人儿好好的让我过过瘾。

************

两天的小别,让我一回到家就想去安慰我那两位美人儿。偏偏丰原那个做网

球拍的爆发户,死皮赖脸的在家里说故事。怎么讲都是他家那栋豪宅及那批不知

是不是真的古董。手里还一直把玩着两枚龙银,这家伙想要拜托媚姐帮忙拉抬自

家股票。臭屁的夸耀着自称是世界名牌工厂。

我本想拉走美娟姐去做爱做的事,两眼直闪着金钱符号的她哪舍得走开。专

注的听那爆发户臭盖,媚姐边听边做笔记。我抓起他夸耀过的礼物,四粒富士苹

果一口咬下。当我听到一粒苹果要八百元时差点吐出来。不过八百块的苹果还是

三五口就被我干光了,边吃我也边听他的生意经。爆发户还是有他的专业领域,

不过他走后我的观点居然跟媚姐不谋而合。

爆发户讲拉五块才放,老子我拉两块半就放。事隔没多久就传出他跟其它金

主及丙种为了拉抬股票的纠纷。美娟姐原本气我为啥不多赚点,见到这事后,美

娟姐高兴的买了台新摩托车给我。但是我还没跨上去,就被媚姐转卖给厂里的员

工。最佳错误示范事件是主因。

爆发户走后媚姐才注意到我身上的穿着,看到爱心被包在塑胶袋里。捌了我

后脑杓一下,美娟姐直在我后脑杓吹气。怕我脑袋瓜变笨。衣服我始终如一爱穿

的天天穿,不喜欢的穿上就像针在刺。媚姐看我身上这些衣服蛮帅气的,也就没

多说什么。还拿出五千块给我,要我记得还瑶瑶那小妮子。

回到家要吃啥买啥都可以赊帐,我们家消费都是月结的。口袋里根本不用带

钱,所以才会养成我买东西不看标签的习惯。真的金钱及时间很快就会改变一个

人。

好不容易送走了爆发户,拖着两位美人儿洗鸳鸯浴。媚姐真的放得开了。

娇羞地慢慢滑进浴缸,加入早已跳进水中的我跟美娟姐。三人互相的搓洗着。

「每天过着这样生活!让我早点死都无所谓!」我发疯的说道。

「不行!你死了我们两姊妹怎么办?」两人异口同声喊道。

然后被两个美人儿玉掌各赏一巴掌。

回到床上才发觉弹簧床变大了,媚姐真的跑去换张大床。三人平躺还有极大

的空间,心理还想够瑶瑶加入的。两位美人儿躺着任由我去逗弄,媚姐那付娇模

样跟美娟姐的荡妇样成反比。美娟姐是厨房里像煮妇床上像荡妇的美人儿,媚姐

是永远是最佳的听众型。沈稳、可靠就是脾气倔了点,她可以为你掏心掏肺。可

是到目前为止好像只有我一人而已。

还是我跟美娟姐依样画葫芦的,学国父传里的姿势整弄媚姐。整的媚姐是娇

呼声连连,换成美娟姐时,媚姐顶多帮我推推屁股、抬抬美娟姐的美臀。事情嘛!

没有一蹙而成的,总是一步一脚印的慢慢走来才能够长久。

闲晃的日子觉得过的很慢,有急事要办时却是飞快而失。在扬董又扩大工厂

规模后,我好像失业一般。根本没事情给我干,都是扬董及两位美人儿拿已经决

定好的事项来给我决定。几次无心提示,她们闪过亏钱的案件后,她们已经把我

当成福星看待。动脑不动身体的我越来越痴肥。

我提议减肥要去爬山,换来是被打掉改成健身房加烤箱的和室。完全不理会

我这合格认证的专业人士所言,试着拉两位美人儿去走走大坑小山丘,让她们体

会大自然的美。一个是走没几步路就在路旁喘气的美娟姐,另一个是看到蛇沿路

往下冲的媚姐。无奈我抓起那条臭青母要向她们解释,换来的是一阵尖叫声。

美意变成两位美人儿的恶梦,连足上的登山鞋都差点被媚姐抛掉。还是只能

继续在社团办公室,看别人拍回来的照片过干瘾。现在连大坑都被媚姐划入禁区,

因为有蛇。想要拉扬董来帮我求情,在两位美人儿解说下。连扬董都加入她们那

一方,这么危险的事绝对不能让福星去做。

伤心欲绝的我,只能任由她们压榨我的脑力及精液。为这事闹脾气拒绝跟两

位美女做爱做的事,可惜我那不争气的小老弟在她们俩的挑逗下背叛了我。

让我变成只剩下行尸走肉般的躯体,最后一道防线都弃我而去后,请问我还

能搞出啥玩意?

我要报复!这念头在我心理升起。怎么报复?还不是每晚努力、用力的端着

两位美人儿,将深宫怨男的怒气深深的注入两位美人儿体内。

连小琳都看不过去我这被囚禁的模样。每天聊天互吐心声的我俩,现在心心

相惜起来。惜归惜!那天怨男又要去找怨妇诉苦,才到门口就听到怨妇在淫荡的

叫着。夹杂着婴儿的哭声。

我肏!偷汉子偷到小鬼头哭闹都不理。连大门都没关,为维护同学的名声赶

紧推门冲进去。只见一个陆军包包及满地的肮脏军服,头探过沙发一看。居然是

我那可爱的同学回家了,几近光头的他、肌肉线条明显的背肌,一面在端着他老

婆小琳一手还去安慰小BABY,小琳只掀开长裙连内裤都没脱的被掀开一角,

让我同学她老公抽插着。

趴在地毯上像狗一样的小琳,淫叫声越来越大。我同学一边要端他老婆一边

又要安抚小BABY,一副滑稽样,还是端老婆重要,小BABY哭的声音快沙

哑了也不见他们俩停下了。看着小琳两片螺肉被我同学肉棍抽插的翻进翻出,乱

淫荡的。

忍不住小BABY的哭喊,我把他抱了起来。这时同学一脸感激的对我笑,

摸摸尿布里边屎味扑鼻。

抬高小BABY左瞧右瞧,很满意自己的杰作。被我包的一团乱的屁屁,小鬼头

还满意的对我笑。顺手拿起床头边的水瓶往BABY嘴里塞,抱着他回到客厅战场边

观战,我那可爱的同学在军中被操的是浑身黝黑,连六块肌都有了。跟我这白白

胖胖的痴肥样,令我汗颜。

一面看这两个痴男怨女做爱,一边想着真的要去当兵锻炼锻炼。再被两位美

女养下去,早晚会变成一只只知道交配的种猪。

小琳已经高潮几次不晓得,只能无力趴在地毯上,任由我那可爱的同学抽插

着,观看同学的表情渐渐的进入高潮。这时我才想起又挺着肚子的小琳不知道受

不受的了。

「同学!肚子里又有一个了!温柔点吧!」我赶紧道。

小琳听到我的声音赶紧爬起,正好遇上我同学的高潮喷发期。好不容易小琳

她老公我同学抖完,急急的起身接过我手里一起看的发呆的小BABY,冲进去

房间里,剩下赤裸裸肉棍儿慢慢软化的同学跟我开始聊天起来。

「嘛的!被操的体格不错呦!」我羡慕的称赞同学道。

「嘿嘿!风水轮流转该我笑你猪了!」同学道。

念书时期身材圆滚滚的同学,肥肉已经变肌肉。反而我是肌肉变肥肉。

「台湾走四圈!连这里都变勇了」同学边说边指着肉棍。

「别刺激我了!你问你老婆就可以知道我多惨!」我叹气的道。

「干!两位美女每天陪着你叫做惨!你真身在福中不知福!」同学道。

「不提了!不提了!说说当兵的事来听吧!」我道。

我那可爱的同学从新训中心开始,说到上回遇上我为止。期间他老婆小琳出

来,丢了一件背心及短裤给他后。背着小BABY抱起他那堆臭衣服到后面洗。

我起身到他厨房冰箱翻出两瓶啤酒,丢一瓶给他后。同学他开始感谢美娟姐

及我上回的杰作。让他在部队里成为英雄人物又享有些许特权。

「我肏!同学你知道美娟姐为了你那晚花掉多少钱吗?」我道。

「我只知道你买啤酒花不少!」同学道。

「你那些长官喝酒跟喝开水一样!买单时美娟姐签了十五万出去!」我说。

「好像他们又带小姐出场?」同学道。

「对啊!包含小姐钱!」我道。

因为美娟姐有跟市区某大哥合伙开当铺,所以一些收放款的牛鬼蛇神常来吃

喝,都是美娟姐在作安排。这些外面的不算,厂里面的伙食,如果每天现金买多

么麻烦。就是这样造成我走到哪签到哪的习惯。

当时AE〈注一〉才进入台湾,银行员热心的送来申请书。

结果这死老美居然回复我们:「对不起!因贵户无固定收入!恕本行无法核

定!」

气的美娟姐是提着一大笔钱去开户,然后下午去提清关帐。那笔钱后来听说

动用了十二名柜员再清点数钞。也从那时开始我们三人就很讨厌美国人,但是美

军顾问团已经撤走中清路。不然美娟姐铁定落兄弟去打美国人。

老友回家当然要大肆庆祝,打电话叫厂边儿的杂货店,将啤酒运来装满同学

家的冰箱。美娟姐端着要倒到我肚子里的补品下楼来,当然这锅补品被我倒进我

那替死鬼可爱的同学肚子里。

「同学!肚子里还有一个!温柔点!」离去前我道。

结果我的话还是耳边风,小琳的淫荡叫声惹的两位美人儿春心荡漾。满肚子

啤酒的我,被两个美人儿奸淫的痛苦不堪。尿意在放完没多久就涌现,尿尿时又

被两位兴奋中的美人儿阵阵吹促。一晚搞下来两腿发软。

同学休假这一周,我诉苦的物件他老婆小琳都被他插着。小BABY当然是丢给

我这伟大的闲人看顾,听腻了小琳淫荡的哎叫声,背起小BABY去外面走走。

被人以为我外面生了一个抱回来了,直到现在都还有人问我那外面生的念大

学没?

[ 此帖被zhjn0610在2014-01-28 22:51重新编辑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