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虐待 > 正文

不能忘怀的人妻美妇

来源:未知 时间:2018-02-05 18:33

一个很喜欢成熟女人的男人,但我不是排斥比我小的女人,这只是我个人的心理偏爱,但只要是有这方面需要的,我都会满足她们。不过征服一个女人也要有缘分的,就像我的这次亲身经历。

由于我上班忙的缘故,忙了一整天的我,这天从不喜欢去酒吧的我,约了几个好友一起到重庆本地的一家大一点的酒吧,喝酒。

夏天的夜晚格外的狂热,加上酒吧,摇滚音乐的震撼,另人兴奋不以,朋友们大叫啤酒,大家好久没聚在一起了,高兴的狂饮,随着迪斯可的音乐响起,酒吧的男男女女都上去放松自己,我们也不例外,围成一圈在一起忘我的随着音乐的起伏,扭曲自己的身体,就在大家都沉醉在音乐的节奏当中时,我不惊异的发现在我身边不远的地方有个身材很性感的大概28……30岁年龄之间的女人。

当时她在甩着她那乌黑的长发,根本没发现有人在看着她,女人穿着夏天的裙子,底胸的领口,看到带着浅色乳罩的胸部,让人看到了,就想流口水,裙摆的花边下,伸着两条修长的腿,真想顺着她的腿好好摸摸,微微翘起的屁股,真想从后面狠狠的干她。

一个朋友发现我在直眼看着一个女人,就知道我的想法了,偷偷的伸过头来在我耳边对我说:“是不是有想法?”

我笑笑说:“你说呢?”

他拍拍我的肩膀对我说:“等会跳完去跟她喝酒,我们一起去,我打掩护。”

我笑着说:“你小子是不是看中了边上的那个了?”

他嘻嘻的笑,曲子完了过后,各自回到了各自的坐位上,想跳的继续在上面摇头摆尾,只见那个女人和她的另一个女的都坐到了位子上去了,我的那个好色朋友对我说:“机会来了,我们上。”

于是我和他端着酒杯,坐到了那个女人的身边,而我那个朋友坐到了另外的那个女人的身边,我对那个女人说:“请你喝一杯?”

她笑笑说:“谢谢!”就不推辞了,一饮而尽,我没想到她那么爽快,也一起把酒杯的酒喝的一干二净,然后我就跟她扯起来了,在闲扯中我知道了她叫“徐雅”今年29岁,结婚了,老公出差去了,她和朋友一起出来疯一下的,就这样我们认识了,那晚我们喝到了很晚,晚上两点了,才告一段落,最后我提出坐我们的车送她们回去,她们在我的盛情的邀请先也没拒绝。

于是,我先把几个住的近的朋友一一送回了家,我的那个好色的朋友,要请徐雅的那位朋友去宵夜了,于是只有我和徐雅了,我故意把车开的很慢,但还是要到的,到了离她家不远的马路边上我停下来了。

徐雅突然对我说:“你喝了很多酒,到我那去喝点水也好清醒一下。”

我心里当然是欣喜不已,但我还是控制了,不过也不打算放弃这个好的机会,于是,我点点头说:“那谢谢你哦!”

她说:“没事的”

我下了车,把车锁好后,就跟她进了她家的楼房,乘电梯来了她家的十五楼,她打开门让我进去,我看看她的家里,不是很复杂但很清爽。

我对她说:“是不是你老公的设计?”

她对我说:“这都是我的要求做的。”

我觉的很好,三室一厅的房子,够明亮够宽敞,摆设也很清爽的感觉。

她请我坐到了客厅的沙发上,她帮我倒来一杯水,对我说:“喝点水,清清酒。”

然后她也坐在了我身边,我端着水杯的眼睛也在看着她,从上到下,我没放过一个部位,和我在酒吧看到的没什么区别,我心里特别想干她一把,喝完水,我和她有扯起来了,扯着扯着过了三点半了。

徐雅对我说:“你要不要紧,如果有问题的话,就睡在我家就好,反正我家还有空的房间。”

我说:“会打扰到你的吧?”

徐雅说:“没事的,睡吧。”

她把我领到了洗手间告诉我怎么洗澡,然后告诉我睡在哪个房间,最后她说要先睡了很困了,有些醉,我说:“你去吧,我自己来就是了。”

在她进了她的房间后,我草草的洗了澡,睡进了她给我的房间。但躺在床上的我就睡不着了,刚刚还有睡意的,我心里很不舒服,没能把她搞到手,我很不服气,我想了想,于是我想到了,我要去她房间,不行就来硬的。

于是,我穿着三角裤,轻轻的来到了她的房间门口,轻轻我一推房门开了,我进去过后,借着月光的亮度,看到了一幅穿着三角真丝内裤,带着浅色胸罩的徐雅,躺在床上,于是我,轻手轻脚的来到她的床沿,看到这美丽的恫体,我心里想要是能把我的精液射进这个女人的子宫该是多么另人兴奋的一件事啊。

不由自主,我蹲在床边用手慢慢的摸着她的修长的腿,可能是由于喝的太多的缘故她没有反映,于是我大胆的闻着她的体香,我仍然不能就此罢手,我把手放在了她的三角地带,伸出我的左手中指,慢慢的擦着她的阴唇,这时徐雅动了一下,我停下了手,屏住了呼吸,在没有任何的动静下,我有开始我的动作了,我把我的手掌从下到上的摸,动做的幅度要大一些了,没见到她有什么反映我,干脆脱了她身上的一切东西。

看到了隐藏在阴毛深处的迷人的小屄,它是那么的招人想要,惹人爱,想马上就干进去,好让小屄完成它包含我大鸡吧的任务,但我还是不急,我慢慢的低下头舔着她的乳房,她轻轻的动了一下,那时的我,根本没想要是她醒了怎么办,只想她,我也不管,用我的舌头在她粉红色乳晕的边上不停的转着,然后在一口吸住,可能这个动做太大了,徐雅醒了,她看到我扒在她身上,很吃惊,惊讶的说到:“干什么……不要啊,我们才认识的。”

我喘息着用低沉的声音告诉她:“我要你,我要干你!”

徐雅马上坐起来双手护胸,这个时后的我已经是兴奋到了极点了,故不得那么多,把她拖下来,躺在床上,上身压了下去,用我滚烫的双唇,盖在了徐雅的嘴巴上面,徐雅只有“嗯……

嗯……嗯……”的发出声音了,由于我的双腿是插在她两脚之间的,她的脚也就分开了,那时我也没想太多,我的鸡吧确实硬的不行了,就没有太多的什么动作了,只想快点干进去,干了在说。

在封住了徐雅的嘴唇后,我腾出我的右手端起我的鸡吧,对准她的小屄臀部狠狠的往前一冲我的整个鸡吧,连根全部插进了徐雅的阴户里,徐雅“啊”的一声,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但反抗到是没那么强烈了,我把头抬起来,双手举起徐雅两条美腿的关节,跪直我的身体,在徐雅的阴户里,进进出出的抽插着,徐雅的阴户虽说是结婚了的人,但没生育过的小屄,包的我的龟头到我的根部都是没有一点空隙的,热呼呼的小屄,让我的鸡吧在里面更加的粗大,我狠狠的抽插着每一下。

徐雅也随着我有力的抽干不由自主的呻吟起来了。

“噢……噢……好痛……你……好过份啊……好痛……慢……点……啊啊啊……啊……”

我听到她的申吟也是兴奋的不能自主喘着粗气大声说到:“死……死你……哇……好舒服……美……人……你的屄……好紧……我要干翻你……我的宝贝……我干你……干你……”

男人都知道在双手撑床的姿势中会有累的感觉,于是我用力把徐雅的身体翻了过来,搂着她的腰部,往我怀里一抱,她就跪起来了,在我用力抱她的时候,她就像是一只小鸡一样的轻,当然很容易就让她跪在了我的面前,她翘起的屁股,让我兴奋的有射精的欲望。

徐雅跪在我前面的时候回过头来痛苦的看着我说:“你要干什么……还不够吗……我好痛的……不要……不要……”

我哪里听的进去哦,大声说道:“美人今天我要操死你,让你试试最舒服的吧。”

于是我大大的分开了她跪着的两条腿,重新端起我硬的发紫的大鸡吧,从后面对准了她的阴户,狠狠的干了进去,如果说从前面插还要抬起她的腿的话,从后面就简单多了,在加上我是单跪的,这样我的鸡吧在干她的每一下都能进到子宫,当然徐雅在我这样的动作下是不能自控的。

“啊啊……啊啊……到底了……你的……好深……好深啊……我的子宫……好痛……求求……你……不要……在搞我……了!”

她的呻吟唯一起到的作用是让我更加的兴奋,我比刚才的动作还要凶狠,从徐雅越来越快的呻吟声中我知道她快要来了。

“啊……

啊……啊……不行了……不要……在了……啊……我要来了……啊……那你……不要停了……快我……干我……我要高潮……我要……老公……我要……来了……来了……啊……啊……快把……精液射……射到……我子宫……里……快……啊……来了……我来了……快……好……好舒服……啊……”

我没想到一个女人在高潮来临的时候是那么的忘我!

我咬紧牙齿狠狠的说:“好……好……我让你骚个够……让你高潮……死你……我…………死你……舒服吧……爽吗……”

我的动作也随着我们的呻吟大幅度的抽插着,我腹部和她屁股的撞击发出“拍、拍、拍”动听的声音,我觉得那是世界上最美妙的声音了。

抽干了不到三百下,我的龟头一麻,鼻子呼吸加重,嘴里大吼一声:“精……液来……了……来了……射死你……射死你……”

只见徐雅脸色苍白,尖叫一声:“啊……啊……啊……好烫……好烫……我也来了……我有了……啊啊……我要……要你的精液……”

我在听到她说这句话后,拔出我的未射完精液的鸡吧,伸到了她的嘴吧边上,徐雅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右手一把抓住我的茎根,同时嘴巴一张一口含住了我的鸡吧,我把剩于的精液全部射进了她的嘴里,双手按住她的头,久久不愿放开,徐雅毕竟是结过婚的少妇,不仅含住了我的精液,同时还用舌头在我个尿道口不停的舔着,此时的我身体好像不是我的了,我的整个人的灵魂都飞上了天了,舒服的要死……

“啊……”

做完这一切,徐雅用纸擦了嘴巴,然后去擦阴唇,我看到她还在往外流出的淫水,徐雅做完这一切,望了我几分钟都没说话,突然对我说:“你快乐吗?”

我以为她要骂我,我点点头说:“嗯!”

徐雅一把抱住了我,对我说:“今晚我是你的,你想怎么样都可以,反正我都是你的了。”

我听了这句话后心里开心的要死,我吻着她抱着她,躺在了床上,在接吻的时后我发现我的问提又来了,鸡吧在一次不听使唤的硬起来了。

徐雅感觉到了我的变化,轻轻的对我说:“老公……你又想要了啊?”

我对她说:“对呀,宝贝,摸摸我的鸡吧。”

边说我边抓住了她的手放盖在了我的鸡吧上,徐雅听话的慢慢的给我摸起来了,刚才干她是冲动现在是享受了,摸了会儿,我就要她像刚刚一样跪起来。

我对她说:“雅……我要让知道一个女人的快乐!”

徐雅看着我点了点头“恩”的答应了,我想怎么搞她都可以,于是我抬起她的屁股,用我的舌头在她的阴唇上慢慢的舔了起来,我用舌尖从她阴唇的下端轻轻的往上慢慢的刮着,一遍一遍的刮着。

徐雅也随着我的刮舔大声的申吟起来“哦……哦……哦好……舒服……老公……我要了……我要……你这样……”

在我的一正舔刮后,徐雅的淫水开始泛滥,一直流在我的脸上了,这时我看差不多了,就把舌头卷起来,对准她的阴户,我的头部向前一冲,我的整条舌头全部插进了她的阴道里。

徐雅可能经历的这种方法还是不多,尖叫一声:“啊……啊……啊……不要……不……要……受……受……不了……了……我……干……我……老公……干我……”

随着舌头不停的进进出出,我的舌头上沾满了咸咸味道的淫水,但我的动做也越来越快,也越来越深。我的整个脸紧紧的贴在了徐雅的屁股深处,随着我有力的抽插。徐雅也越来越兴奋不停的要我干她,我也不答应她,继续用我有力的口交抽插她,在经过了十分钟左右的抽插后,徐雅兴奋的不能自拔了。

“啊啊……要来了……啊……啊……老公……老公……不要停了……快点……”

由于我的舌头都埋头在了她的阴户里,没办法跟她说话,于是加快了我的速度,只听见徐雅尖叫一声,一股滚烫的淫水冲向了我的舌头,我知道她射了阴精了,这时我没停下来,继续用舌头抽插了几十下,随着徐雅的申吟声慢慢小下来,我才把我的舌头拔出来,上面沾满了她的淫水,我用纸巾擦过后,徐雅躺进了我的怀抱,轻轻的摸着我的胸说:“是不是累坏了?等会我也让你好好舒服一下。”

我笑笑点了点头说:“没事,只要你快乐了。”

徐雅忙说:“我也要让你快乐。”

那晚我们做了几次,后面的一次,徐雅用嘴巴口交达到高潮,我的精液也全部射在在了她嘴里,从那天开始我们一直都保持情人的关系,在我们每次做爱的过程中我们彼此都会用口交来让对方达到高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