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虐待 > 正文

熟女幸福在身边

来源:未知 时间:2018-12-12 23:12

《 司徒太太》

《别样的生日》

从北京回来已是6月底了,还有半个月我和倩倩就要举行婚礼了,可按照医院的规定,要到婚礼前一个礼拜才可以请到婚假,所以倩倩还得照旧上班。

周6有倩倩的白班儿,我把她送到医院后,回到了家里,准备继续睡觉,刚抖开毛巾被,老妈进了我的卧室,「宝贝儿子啊,你要睡到你们的小窝睡吧,一会刷房子的人要来了。」

「妈,又哪根筋搭错了?怎么想起来刷房子了?」

「你个臭小子,怎么说话呢?我刷房子就搭错筋了?还是你们要结婚了,我才刷的!」

老妈振振有词的说。

我问道:「我们结婚,又不住这儿,你刷的哪门子房子啊?」

「结婚嘛,喜气洋洋的,刷刷房子,房子也显得有生气了,生气勃勃加喜气洋洋,多好啊!」

「哎,老妈,你就折腾吧,我不和你说了,我下楼了!」

「臭小子,我还不是为了你,这样说我。」

老妈貌似生气的说。

「呵呵,老妈辛苦了,您老看看有需要我帮忙的吗?」

「赶紧睡你的觉去吧,你别跟我眼前晃悠就是帮我最大的忙了。」

说着老妈伸手准备打我。

我躲闪着说道:「哦,那我就不再您老眼前晃悠了。」

说完我下了楼,去了陆阿姨家。一进院子,我看见正房卧室的窗帘紧闭着,不用说,陆阿姨肯定也在睡懒觉。我想着昨晚西厢房里的零食都被我和倩倩消灭了,不如先到客厅里取点零食,吃了再睡也踏实。于是,我走到正房门口,为了不影响陆阿姨,我小心翼翼的开了门,悄悄走进了走廊,快到卧室门口,我听到陆阿姨说话的声音,「梦琪,我求你了,你放过我吧!好不好?」

「就不放过你,呵呵!」

王阿姨笑着说。

啊?怎么会是王阿姨啊?陆阿姨还向她求饶!难道是小岩走后,王阿姨依然不想放过陆阿姨。究竟是什么情况,还是先看看再说吧,我贴在卧室门口,探出一点脑袋,看见床上的陆阿姨和王阿姨都赤裸着丰盈诱人的身体,一条毛巾被横着披在她们的腰肢和翘臀上,平躺着的陆阿姨双臂环抱着丰满的乳房,不时躲避着王阿姨对她的侵袭,王阿姨侧卧着在陆阿姨的右侧,左胳膊撑在床上,左手托着脑袋,右手不断地骚扰着陆阿姨,让陆阿姨好不懊恼。

「梦琪,当初你逼着我嫁给小岩的时候,是怎么和我说的啊?说小岩出国后就不会再这样了,你怎么可以说话不算呢?」

陆阿姨质问道。

「雁梅,我就是说话不算了,你能怎么着啊?」

说着王阿姨探了探脑袋,想要亲陆阿姨的脸蛋儿,却被陆阿姨一把推开了。

「哼!我最不喜欢言而无信的人了,以后才不要和你做闺蜜呢!」

陆阿姨撅着嘴没好气的说。

「哎呦喂,我的大美人,你吓死我了,不做闺蜜?你说不做就不做啊?」

王阿姨伸手拨弄着陆阿姨的乳头说。

陆阿姨躲闪着说:「我说不做就不做,才不和你开玩笑呢!」

「好啊,不做闺蜜,继续做我的儿媳吧!」

王阿姨笑着说。

「你想得美,才不要呢。」

陆阿姨坚决的说。

「哎,我说雁梅啊,你今天是怎么了,怎么火气这么大啊?吃什么枪药了?是不是昨天谊诚不够努力啊,亏待了咱们的雁梅了。」

王阿姨把手伸向了陆阿姨的下体,故作不解的问。

陆阿姨抓着王阿姨的手腕说:「梦琪,讨厌!你少打岔子,还不是因为你啊!」

听到了陆阿姨的话,王阿姨收起了笑容,有些委屈的说:「啊?我怎么了?雁梅,自从小岩走后,你知道我有多想你吗?可偏偏你又去了北京那么长时间,你这刚回来,好容易等到你一个人在家,我火急火燎地赶来了,满心欢喜的,可你怎么这态度啊?真是太伤心了!」

看着王阿姨可怜的样子,陆阿姨似乎动了一些恻隐之心,「梦琪,你别这样嘛,我刚才说的都是气话。」

「真的是气话?」

王阿姨问道。

「是啊,都多少年了,你还不了解我啊?」

「雁梅,那你现在还生气吗?」

王阿姨问的很认真。

王阿姨的表情让陆阿姨忍不住笑了,「梦琪,瞧你问的,和你我还生什么气啊?」

「好啊,你个坏女人,居然敢耍我,看我怎么收拾你!」

说着王阿姨伸出双手夸张地扑向了陆阿姨,而陆阿姨则拼命地躲闪着,她们嬉戏玩闹的声音顿时充满了整个卧室。

我看的心里直好笑,觉得陆阿姨和王阿姨也太可爱了吧,哪像是一对美熟女啊,分明就是两个玩过家家的小女孩。

她们打闹了好一阵儿,大概都有点累了,王阿姨抓着陆阿姨的手腕轻喘着说:「雁梅,咱别闹了。」

陆阿姨同样轻喘着回答:「梦琪,你看我还闹得动吗?」

说完之后,陆阿姨和王阿姨又都躺在了床上。

王阿姨转过脑袋,看着旁边的陆阿姨说:「雁梅,我真的喜欢你!」

「梦琪,不要啦!」

陆阿姨看着王阿姨的眼睛说。

「雁梅,你真的不愿意接受我吗?」

「咱们20年前都没有继续下去,现在就更不能了,再说了,咱们所处的环境是不会容忍这种行为的,梦琪,我知道你喜欢我,可如果你真的喜欢我,就别再逼我了!」

陆阿姨苦口婆心的规劝着王阿姨。

陆阿姨的话让王阿姨无比失落,她用有些哽咽的声音说:「哦,雁梅,我知道了,既然你不接受,那我也不会再逼你了!」

「梦琪,你怎么了?」

陆阿姨关切的问。

「没什么了,雁梅,既然你已经做出了选择,那我再这样肯定是不合适的了,就不打扰你了。」

说着王阿姨坐了起来,从床头柜上够着衣服,拿到了身边,准备穿衣服。

王阿姨转过身的时候,我清楚的看见了她的脸上挂着两道清晰的泪痕,看来被陆阿姨拒绝之后,王阿姨显得非常的伤心难过。

看到了王阿姨流泪,陆阿姨也赶紧起身坐了起来,抱着王阿姨的胳膊问道:「梦琪,你干嘛啊?怎么还哭了?」

王阿姨推开了陆阿姨的手,继续流着泪对陆阿姨说:「雁梅,我尊重你的选择,可是你的选择却深深的刺伤了我的心!」

王阿姨的样子让陆阿姨有些惊慌失措,她又抱住了王阿姨的胳膊,哀求道:「梦琪,你别这样,咱们这么多年的姐妹了,你这个样子,让我……」

说着陆阿姨也流下了眼泪。

刚才还嬉笑打闹,转眼都哭成了泪人,这女人的心啊,真是太复杂了!

「好了,雁梅,我不难为你,我只想让你知道,我爱你,真心爱你,这就够了。」

王阿姨轻抚着陆阿姨的脸颊说。

「梦琪!你说的是真话吗?」

陆阿姨看着王阿姨的眼睛认真的问。

「雁梅,我骗过你吗?」

王阿姨反问。

「既然如此,梦琪,那你别哭了,我答应你,你别哭了!」

陆阿姨依旧看着王阿姨的眼睛认真的说。

王阿姨说:「雁梅,如果这话是你为了安慰我才说的,那还是别了,因为我再笨也知道,强扭的瓜不甜。」

「梦琪,我不是为了安慰你才这么说的,其实我并不像表面上那么排斥你的,我那样做是主要是想让你对我好点,现在我明白了,你是真心的,那我还有什么理由不能接受你啊?」

说完陆阿姨主动靠进了王阿姨的怀里。

或许陆阿姨并非愿意接受王阿姨的爱,可是她更不愿意伤闺蜜的心,特别是面对王阿姨如此真心的表白,陆阿姨是根本无法拒绝的,因为对于至亲至爱的人,陆阿姨的心往往非常的软。

陆阿姨的回答和举动让王阿姨有些难以置信,一时之间她还有些呆滞。

「梦琪,你怎么了?发什么呆啊?」

陆阿姨轻推着王阿姨。

「噢!」

王阿姨一个激灵,恢复了过来,她看着怀里的陆阿姨,激动的说:「雁梅,我的心肝宝贝,你真的愿意!」

「梦琪,人家什么时候骗过你啊?」

陆阿姨满脸娇羞的说着,还伸手擦拭着王阿姨脸上的泪痕。

擦过了泪痕,王阿姨抓着陆阿姨的手,将陆阿姨纤细白嫩的手指放进了嘴里,贪婪地吮吸着,然后王阿姨搂着陆阿姨的脖子,将陆阿姨慢慢地推倒在床上……

王阿姨得到了真爱,陆阿姨献出了爱心,她们在床上尽情的缠绵着,看到了刚才最感人的一幕之后,我实在不忍心再窥探下去了。

我悄悄走到了客厅,从茶几下面拿了些零食,又蹑手蹑脚的离开了正房。

下午,我接倩倩下班回家,在路上,我告诉了她早晨所看到的一切,倩倩对我说:「这王阿姨也真是的,既然20多年前就喜欢妈妈,当时怎么就不继续呢?硬是等了这么多年才开始行动,浪费了好多时间,真是太可惜了!」

「你个小色女,20年前王阿姨敢这么做吗?就是现在又有多少人能够接受同人呢?」

「呵呵,怕什么,我要是王阿姨,我20年前就要得到妈妈,才不要这20多年都空相思呢!」

「那是,咱倩倩是谁啊?王阿姨敢和倩倩比啊?」

我半调侃半佩服的说。

「华伟哥哥,人家又没有和王阿姨比高下的意思,我是说王阿姨能这样喜欢妈妈,妈妈一定好幸福!」

「嗯,没错,宝贝是好幸福,不过,倩倩,你就不怕王阿姨也爱屋及乌吗?喜欢宝贝的同时万一也喜欢你呢?」

我笑着问。

「喜欢吧,真要是那样,我就反客为主,这样我会更又成就感的!」

倩倩痴痴的说着。

我看着倩倩得意的样子,对她佩服的是五体投地!

婚礼前一周,倩倩都享受到了婚假,终于可以放心的睡懒觉了,倩倩当然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可我就没有那么好运了,一大早我的领导打来了电话,让我替他开一个可有可无的会议,我只好带着对倩倩无限嫉妒和无比恋床的心情开会去了。

会议从8点开到了11点,时间虽然长了点,但并不是重要会议,又因为是周日,所以没有那些必要的应酬,开完了会,我直接回了陆阿姨家。

进门之后,看见邵叔叔在客厅里,悠闲地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陆阿姨在厨房准备着午饭,和邵叔叔、陆阿姨打过招呼的时候,我看见倩倩在卧室里专心致志的玩着连连看,打过招呼后,我进了倩倩的卧室,悄悄走到她身后,轻声说:「媳妇儿,什么时候起床的?」

「10点半吧,起来后挺无聊的,玩玩连连看。华伟,你刚开完会?」

「嗯,刚开完会,或者说是刚受完折磨!」

「哈哈,那你不会别去啊?」

倩倩幸灾乐祸的说。

「媳妇儿,我受了一上午的折磨,你就别笑话我了。」

「好吧,我们可怜的华伟哥哥!」

倩倩充满了同情的说。

看着让我有些抓狂的连连看,忍不住问道:「倩倩,怎么玩这么弱的游戏啊?」

「还说呢,别的游戏不会,你也不教人家。」

倩倩头也不回的说。

「实况足球我会,也教过你,你说太难了,不学,别的我不会了。」

「呵呵,华伟,那你岂不是也很弱吗?还说我?」

倩倩稍稍回了下头,笑着说。

「哦,我弱。」

说着我的双手伸向了倩倩的胸部,隔着淡粉色无肩带T恤抚摸着她那挺拔而浑圆的乳房。

「哦…华伟哥哥,你好坏啊,…别这样,爸爸妈妈都在的,会被看见的。」

倩倩推开鼠标,掰着我的双手说道。

我继续抚摸着倩倩的乳房说:「怕什么?难道我们的倩倩还会害怕啊?」

「讨厌啦!」

倩倩攥起拳头,打着我的手背。

看着倩倩有些无奈,我更加的得意忘形了。

我的变本加厉让倩倩有些恼羞成怒,她再次回过头,撅起嘴角对我说:「华伟哥哥,别这样了,求你啦。」

「小淫妇,你这是求人吗?」

我笑着说。

「讨厌啦,华伟,又叫人家小淫妇。」

我问道:「难道你不是小淫妇吗?」

我颇为得意的样子,让倩倩改变了策略,她马上换了一副笑脸,「哦,华伟哥哥,倩倩是小淫妇,那你别欺负人家了,万一被爸爸看见,多尴尬啊?」

说完之后,倩倩满脸妩媚而又楚楚可怜的看着我。

倩倩的样子让我有些动摇,但我没有停止手里的动作,大概是倩倩感觉到了我的变化,于是她又对我说:「华伟哥哥,别欺负人家了,好吗……」

最后两个字她拉得好长,说的好甜美,而正是这声长长的、嗲嗲的请求,让我彻底的败下阵来。

我停止了手上的动作,倩倩趁热打铁的说道:「华伟哥哥,和我一起玩游戏吧。」

说着倩倩站起身来,把我让到了座椅上,她又搬了一把没靠背小椅子,坐到了我身旁。

「华伟哥哥,咱们就玩连连看吧。」

「好的,你玩,我看着。」

「嗯!」

说着,倩倩拿起了鼠标,继续着刚才没有完成的游戏。

和她说话的时候,我一直都在想,如果以后我们遇到了一些彼此都不愿意让步的事情,我是否能够抵挡得住她的温柔与妩媚呢?要是都像今天这样,我岂不是要被妻管严了?

「华伟,发什么呆呢?」

倩倩推了推我。

「哦……没…没什么,是在, …想这游戏,怎么玩呢。」

我草草的回了一句。

玩了一会,陆阿姨做好了饭,喊我们出去吃饭。

吃过午饭,倩倩继续研究她的连连看,我回西厢房睡午觉去了。

听着滴滴嗒嗒的雨滴敲打地面的声音,我睁开眼看向了窗外,原来是下雨了,再看身旁,倩倩安详的睡着,嘴角挂着一丝甜美的微笑,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躺上来的。

我从床头柜够过了手机,看了看表,刚好3点半。不能再让她睡了,否则养足了精神,晚上我又要吃不消了,搞不清什么原因,这丫头最近似乎有些欲求不满,大概是想到快要结婚了给激动的,对她的荷尔蒙有所刺激吧。

我推了推倩倩,她睁开了睡眼,娇声问道:「华伟哥哥,几点了啊?」

「3点半!」

「才3点半啊?你干嘛叫人家啊?」

倩倩不满的说。

「现在不叫起来你,晚上我又要累到虚脱。」

「什么呀!就虚脱啊?华伟哥哥,有那么夸张吗?」

倩倩睁了睁眼睛说。

「有没有你也起来吧,别睡了!」

我抓着倩倩的胳膊把她拽了起来。

倩倩坐起来后,边打着我边说:「讨厌啦,华伟哥哥,这会让人家起来,干什么啊?外面还下雨呢,又出不去。」

「继续玩你的弱智游戏啊!」

「都通关了,不玩了。」

说着倩倩又要往下躺。

我赶紧拉住了她,「媳妇儿,别睡了,行吗?」

「那华伟,你说,不睡做什么啊?」

「这没事可做就睡觉啊?就是去那屋看宝贝和叔叔也比你睡觉有意义!」

这话刚出口我就后悔了,本来是话赶话给赶出来的,我说的很无心,可倩倩绝对会这么做的。

果不其然,倩倩一听这话,一下子来了精神,「华伟哥哥,既然你提出来了,那咱们就去看看吧。」

「你个小色女,我是被你激的才说了这句话,你还当真了?」

我刮着她的鼻子说道。

「不管了,反正你说了,呵呵,就得去。」

说着倩倩下了床。

「小色女,你现在过去,宝贝和叔叔就一定会那样?」

「华伟,别说了,快下床,我爸爸妈妈,我还不了解,这个点他(她)们肯定会的。」

说着倩倩拉着我下了床。

出门的时候倩倩看见正房卧室的窗帘紧闭着,一脸坏笑的和我说:「怎么样,华伟,我没说错吧。」

「媳妇儿,咱们别去了,总是这样不太好吧!」

我仍然试图说服倩倩改变主意。

「华伟哥哥,你要是不去,我就大大方方的站在门口,爸爸妈妈问起来,我就说华伟哥哥的主意。」

倩倩似乎是在威胁我。

「哎,那既然如此,听你的了,小色女。真不知道宝贝和叔叔怎么会生出你这样的极品小色女。」

「哈哈,知道就好!」

说完之后,我和倩倩淋着小雨,走到了正房门口,轻手轻脚的开了门,倩倩刚要进去,被我一把拉住,「小色女,这是雨天啊,把你鞋上水擦干净了再进去。」

倩倩不好意思地冲我吐了吐舌头,我们在门口的垫子上蹭了蹭鞋底,悄悄进了走廊,还没走到门口呢,就听见了陆阿姨呻吟哀求道:「啊……好烫啊,谊诚哥……放开……小梅吧……」

不会这么巧吧?难道我们刚进来,陆阿姨就……这也太巧了吧!我正感慨着,倩倩回过头,悄悄和我说:「怎么样,华伟哥哥,我没说错吧。」

我点了点头,和倩倩贴在门口,向卧室里探出了一点脑袋,可映入眼帘的情况却让我们大跌眼镜,原来陆阿姨和邵叔叔不是在缠绵,而是邵叔叔给陆阿姨泡脚呢,他蹲在地上,把陆阿姨的两只脚摁在木盆里,可能是水温比较高的原因,陆阿姨一时适应不了,才喊烫的。

「谊诚哥,…小梅烫,…你放开吧。」

陆阿姨扭曲着美丽的脸庞,嗲嗲的哀求着。

「小梅,这水温也不高啊,才40多度,你就烫成这样?说明你身体寒性太大,不好好泡泡能行吗?」

「谊诚哥,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这么多年了,我一直…都这样,也没什么…不适的,你用得着…这么大惊小怪的吗?」

邵叔叔抬了抬头说:「小梅啊,以前不是因为我老不在吗?给你泡脚泡的少,你自己也不当回事儿,现在我回来了,当然得好好补偿你啦!」

陆阿姨感激的说:「谊诚哥,小梅…知道啦,这半年…你没少给…人家泡脚,可是我…自己的情况,我清楚,就是寒性体质,泡脚的作用…是不大的。」

「小梅,不管作用大与小,哪怕有一点点作用,咱们也应该坚持啊!」

「小梅…说不过你了,你给人家…泡就泡吧!」

陆阿姨幸福而又无奈的说。

陆阿姨说完后,我拉了拉倩倩,我们靠回了墙后,我小声说:「小色女,失算了吧,宝贝和叔叔不是你想的那样,而是叔叔给宝贝泡脚呢。」

「真是的,我居然也有失算的时候!」

倩倩貌似有些不可思议地摇了摇头。

「好了,你个小色女,别叹息了,叔叔给宝贝泡脚呢,咱们就别看了,回去吧。」

「华伟哥哥,回去干嘛啊?也许好戏才刚刚开始呢,咱们继续看看嘛,我就不相信爸爸妈妈不会那样!」

倩倩心有不甘的说。

「好吧,但愿宝贝和叔叔能够如你所愿。」

说着,我们继续看向了卧室。

过了一会,陆阿姨泡好了脚,坐在床上,含情脉脉地看着邵叔叔。

邵叔叔抬起头,看着陆阿姨魅惑的样子,说道:「干嘛啊?小梅,不会是又想了吧?」

「怎么不会啊?」

陆阿姨那雪白修长的美腿蹭着床单说。

「小梅啊,你也太不知足了吧,从吃完饭到刚才,你都要了两次了,这才刚刚休息了一会,你就又要啊?」

说着邵叔叔站起了身,坐到了陆阿姨身边。

「那又怎么样?反正人家就是要了!」

说着陆阿姨脱掉了白色薄纱吊带睡裙,赤裸着丰腴诱人的胴体,然后把右脚伸向了邵叔叔的裆部,隔着大裤衩来回揉动着。

邵叔叔抓着陆阿姨的脚腕,想要摆脱陆阿姨美脚的侵袭,但陆阿姨那里肯罢休啊,尝试了几次,邵叔叔都失败了,只得无奈的说:「哎呀,小梅,我真是拿你没招了!」

「谊诚哥,既然拿人家没招了,就满足小梅嘛,谊诚哥,人家要啦!」

陆阿姨妩媚的看着邵叔叔,娇羞的恳求着,那种眼神和声音足以摄人心魄!幸好我和倩倩对此有足够的免疫力,否则肯定直接酥倒了。

「哎,小梅啊,你这样欲求无度也实在不是个事儿啊!」

「谊诚哥,人家只想要啦,才不管是不是个事儿呢!」

「那好吧,我给你,不过在给你之前,我想看看小梅自慰的样子!」

邵叔叔提出了条件。

听到了邵叔叔的话,陆阿姨的脸上泛起了红晕,「谊诚哥,你好坏啊,哪有你这样欺负媳妇儿的?」

「小梅啊,既然不行,就算了吧。」

说着邵叔叔准备起身。

陆阿姨赶紧说道:「谊诚哥,你不许起来。」

「不让我起身,那你按照我的要求做啊?」

邵叔叔笑着说。

「哼!谊诚哥,你坏死了!」

「小梅,你到底做不做啊?不做我不陪你浪费时间了。」

邵叔叔的话似乎是最后通牒。

「做就做,有什么了不起的,谊诚哥,你个坏蛋,看好了!」

说着陆阿姨躺下了身子,分开双腿,左手伸向了阴部,纤细的食指和中指分开了两片肥美的阴唇,伸进了阴道里,右手放在胸部,来回地揉捏着两只丰满的乳房,左脚在床单上蹭来蹭去,右脚一直都摁着邵叔叔的裤裆,袭扰着他的大鸡巴。

真没想到,陆阿姨会如此爽快的答应邵叔叔的要求,在看到如此香艳的场景之后,倩倩也不可思议的看了看我,如此局面大概也出乎了她的意料了。

「啊?小梅,不是吧,你竟然真的自慰啊?」

邵叔叔也是满脸惊讶的看着陆阿姨,很明显,他也没想到陆阿姨会这么配合。

「哦……谊诚哥,小梅……都按你的……要求做了,你不能……说话不算啊?」

陆阿姨呻吟着提醒着邵叔叔,她把手指从阴道里拿了出来,放到了阴蒂上,不停地揉捏着,右脚也加大了对邵叔叔裆部揉动的力度。

陆阿姨美脚不断地侵袭,让邵叔叔的裆部也渐渐地支起了帐篷,再看陆阿姨那美丽的胴体和诱人的自慰,邵叔叔终于进入了状态。他迅速脱掉了半袖T恤衫和大裤衩,上了床,分开了陆阿姨的双腿,跪在她的双腿之间,将暴涨的大鸡巴对准了陆阿姨的阴道口,「嘤咛」一声,便尽根没入了。

「小梅,哦…爽了吗?…哦……」

邵叔叔抽插着问道。

「啊……谊诚哥,啊……好爽啊,谊诚哥……」

陆阿姨呻吟着回答道。

「骚小梅,哦……你个……骚货,爽了就好……」

「啊……谊诚哥,小梅……就是……骚货,就要爽……」

陆阿姨忘情的配合着。

「好,骚小梅……我让你爽……」

邵叔叔更加卖力地抽插道。

约莫一刻钟的工夫,邵叔叔的节奏慢了下来,似乎是有些体力不支了。

「谊诚哥,啊……继续啊……加油……」

陆阿姨催促道。

「好的!……骚小梅……」

说着邵叔叔俯下了身子,双手搂着陆阿姨的后肩,身体向后一仰,将陆阿姨抱了起来,坐到邵叔叔的大腿上,陆阿姨上身被带起来的时候,发出一声惊叫。坐稳了之后,陆阿姨攥着粉拳打着邵叔叔的肩膀,不满的说道:「啊,谊诚哥……坏死啦,让人家……坐起来,怎么……不和……人家说。」

「骚小梅,哦……就不和……你说,呵呵……」

偷袭得手的邵叔叔坏笑着,腰腹继续冲击着陆阿姨的胯部说道。

陆阿姨还是不依不饶地打着邵叔叔的肩膀,「啊……谊诚哥,坏死啦……打你……啊……」

「呵呵,哦……打吧!」

邵叔叔的样子满不在乎。

「哼!……谊诚哥,啊……打就打……」

陆阿姨话音刚落,一阵手机铃声响起,邵叔叔说:「小梅,哦…我手机响了,先让我…接个电话。」

「不嘛……谊诚哥……待会你……回过去……不就可以了?」

陆阿姨不满的说。

「小梅,…别闹了…乖,今天晚上…我们高中…同学聚会,你让我…先接了电话,乖!」

邵叔叔亲吻着陆阿姨的脸颊说。

「那你……接电话……可以,但是不许……把人家……放下来,就现在……这个样子接。」

陆阿姨的要求好不讲理。

面对着不讲理的陆阿姨,邵叔叔只得无奈的说:「好吧,小梅,…我依你,先把我……电话拿过来,就在你身后呢!」

说完之后,邵叔叔又亲了亲陆阿姨,陆阿姨很不情愿的伸手从身后够到了邵叔叔的电话,递给了他。

邵叔叔接过电话,看了一眼,接了起来:「喂,晓鸥,你好!」

「……」

「呵呵,刚才客厅看电视呢,电话在卧室,开始没听见,听见后赶紧跑过来了!」

邵叔叔编了个瞎话。

「……」

「晚上几点啊?地方订好了吗?」

邵叔叔说话的时候,陆阿姨直起了腰身,左右摇晃着身体,用胸前那两只可爱的大白兔来回地扇着邵叔叔耳光。

「……」

「好的,****休闲会馆,离我家不远,我6点半出发,差不多15分钟就可以到了。」

邵叔叔无法躲闪陆阿姨的大白兔,只得用左手摁着手机紧贴在脸上和电话那头约定着时间。

「……」

「好的,到时候见,88!」

邵叔叔终于如释重负地挂掉了电话。

「小梅,你干嘛呢?怎么这么淘气啊?」

邵叔叔无奈的问道。

「就淘气了,……怎么着吧,你能把……人家……怎么样啊?」

陆阿姨满不在乎的挑衅道。

「骚小梅,你看我怎么收拾你!」

说着邵叔叔将陆阿姨扑到在了床上。

「啊……」

陆阿姨一声惊叫,随后她的淫声浪叫充斥了整个卧室。

陆阿姨和邵叔叔在床上激烈肉搏的时候,我退回墙后,拉了拉倩倩的胳膊,她回过身,我小声说:「小色女,看够了吧,也该让宝贝和叔叔有点隐私权了吧。」

「好吧,华伟哥哥,那你教我下象棋吧。」

「好的。」

说着我和倩倩出了正房。

从正房出来后不久,雨停了,天也放晴了,我和倩倩一直都在西厢房下着象棋,6点半,邵叔叔过来和我们打了声招呼,就参加同学聚会去了。

「华伟哥哥,咱们别下了,快7点了,我去做饭了。」

倩倩拿着手机看了看,和我说道。

「好的,你做饭,我给你打下手。」

我收拾着棋盘说。

「你能做什么啊?还是好好到客厅看电视吧,呵呵。」

说着倩倩起身出了门,我也跟了出去。

我们进了正房,快走到厨房的时候,听见陆阿姨在自言自语,「讨厌的谊诚哥,坏死啦!精力总是那么旺盛!」

「还不是betway必威体育app官网小梅姐姐太诱人了,你的谊诚哥才会精力旺盛呢。」

说着倩倩也进了厨房。

看见我们走了进来,陆阿姨双颊泛起淡淡的红晕,「倩倩,你说什么呢?又拿我开玩笑。」

「小梅姐姐,谁拿你开玩笑了,我这是实话实说,下午那会是谁和爸爸不停的要啊,而且还当着爸爸的面儿自己欺负自己呢!」

倩倩坏笑着说。

「哎呀,你个疯丫头,又偷看我们,看我不打你!」

陆阿姨满脸绯红伸手打倩倩。

倩倩没有躲闪,而是抓着了陆阿姨的手腕说:「哎呀,小梅姐姐,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你个疯丫头,做错事儿还有理了,放开我!」

陆阿姨想要挣脱倩倩,尝试了几次,都没有成功。

「妈妈,你真的想打我吗?」

倩倩问道。

「那还用说啊,快放开我。」

陆阿姨没好气的说。

「那好吧,我放开你,你动手吧。」

说着倩倩放开了陆阿姨的手腕。

陆阿姨攥起小粉拳,高高举起了右手,刚要落在倩倩身上的时候,她停止了动作,羞赧地看着倩倩,攥起的拳头停在了空中。

「妈妈,你怎么不打了?」

倩倩淘气的问。

「哼!不理你们了。」

陆阿姨娇羞的说了一声,准备拿起菜刀切案板上的大葱。

「妈妈,不理我们也可以啊,不是说好了吗?这些天的晚饭由我来做吗?」

「做什么呀做,赶紧到客厅看电视去吧,今天我来做。」

说着陆阿姨把我和倩倩推出了厨房。

倩倩还想进去,我拉着她的手说:「小色女,你让宝贝这么尴尬,就别再进去了。」

「哦!」

倩倩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吃晚饭的时候,陆阿姨和我们依然很害羞,毕竟被女儿、准女婿看见自慰以及和老公做爱,还是让她承受了很大的压力。大概是倩倩也意识到了自己让陆阿姨有多么的为难,然后倩倩就一个劲儿的哄着陆阿姨,我也跟着没少帮腔,我们费了好大劲儿,才让陆阿姨不再害羞了。

吃过晚饭,我们出去散步到了公园。在垂柳依依的湖边小道上,我们隔着汉白玉护栏看着清风拂过的湖面,看得出神的时候,倩倩冷不丁喊了一声:「小梅姐姐。」

「干嘛……」

陆阿姨转过头,话还没说完,倩倩赶紧在陆阿姨的脸颊上亲了一下。

倩倩突如其来的举动让陆阿姨楞了一下神儿,反应过来之后,她捂着倩倩亲过的地方小声说:「你个疯丫头,家里还没疯够啊?还疯到公园里了,人这么多,不怕被看见啊?」

「怕什么,我是亲自己的妈妈,又没亲别人,看见了又怎么样!」

倩倩妩媚的说。

陆阿姨听到后,转过头无奈的和我说:「小宝贝,我是拿这个疯丫头彻底没招了,这以后啊,有你受得了!」

「宝贝,我给你出个主意,等我们以后有了孩子,你教孩子,让孩子以后给你报仇!」

陆阿姨笑着说:「呵呵,好主意啊,不过,要给我报仇,你们可得抓紧啊!」

「好啊,妈妈,不过等我们有了孩子后,不让你教,而且我还教孩子也欺负你,呵呵!」

倩倩嘻笑着说。

「以后谁教孩子,就看你们谁的本事大了!」

我说完后,陆阿姨和倩倩居然讨论起孩子的抚养问题了,我暗自寻思:她们可真够未雨绸缪的。

夕阳就要落山了,晚霞在夕阳的映照下,红透了天边,我们幸福地走在湖边的小道上,身后是浅浅的、长长的背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