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虐待 > 正文

我的爆乳巨臀专用肉便器(21)

来源:未知 时间:2018-04-17 20:12

《 女友卓卓(09-10)》

《妻子淫生(1)》

字数:5023

第二十一章

回到家里,魏贞便一头钻进厨房。很快,我的鼻中就嗅到了美味的香气。魏贞是一个朴实的农村妇女,城里的女人要是像她这么漂亮,铁定会被男人宠得像个皇后似的,颐指气使,巧言善辩,但魏贞在重男轻女的农村,从小就被当奴婢使唤,养成了她驯服、懦弱的性格,对男人不敢说个「不」字不用说,话说得很少,心思也特别简单,但一双手却非常巧,家务活样样精通,特别是做菜的本事,简直是这方面的天才。为了庆祝她重新回归我胯下,我吩咐她做了很丰盛的菜肴。今晚,我不再让她跪在胯下伺候我的大肉棒,而是像夫妻一样共桌进餐。我看着魏贞端上来的高档食物,其中相当一部分是调理女体、滋奶补臀的食物,我趁着她转身取菜的当儿,像老样子一样添加了老吕给的淫药——我最近又从老吕那里拿了一些,老吕说比原来的又有了改进,药效提高,尤其能刺激乳臀等女性部位的再生长,使肌肤更白嫩润滑,也使肉穴更加淫荡敏感——当然这是以牺牲女人本身的元气为代价,把魏贞用以支撑生命的精华在短时间内全部榨出来,按照老吕的说法,长期服这种淫药的女性很难活过45岁。其实,我想象不出魏贞这身香嫩到极点的肌肤还能白嫩成什么样儿,也想象不出一碰就出水的敏感的骚穴还会更敏感,但我还是二话不说就给她下了淫药,因为这头美肉母畜的宿命就是伺候我舒服,接下来十几年我要享用她风华最茂最艳丽的鲜美肉体,看看生育和淫药能使她的奶子和屁股扩张到多大的极限,等十几年后我玩够了,她也可以结束自己的贱畜命了。魏贞却一点不知道自己悲惨的命运,一张俏脸从耳根起弥漫着幸福的红晕吃好了饭,我休息了一会儿,洗好碗筷的魏贞伺候我洗了澡,和以前一样,涂满了沐浴露的爆乳海绵和毛穴肉刷给了我久违的激爽感受,所以当我们擦好身体进入卧室时,我一把把魏贞放到床上,魏贞像一头无助的大白羊一样曲着玉腿,极其肥大的巨臀侧卧着正对我这个身高192、一身铁打黝黑肌肉的主人,一双妙目却不敢看着我,盯着床头的台灯,满脸红晕。刚才的人肉肥皂擦得我浴火高涨,再见到这淫靡的场景,我的大肉棒几乎要炸裂开来,一把抱住她就要直接开干,却被魏贞轻声喊「不要」,挣扎着想要推开。这种举动对我来说只是增添情趣的把戏,我淫笑着强行掰开大腿,正要进入,魏贞却一手遮住粉嫩欲滴的骚穴,一手推着我的胸膛,美目看着我,坚定地说:「徐总,我是认真的。我要替你生下这个孩子,现在我刚怀孕,做这种事很容易流产。」然后睫毛低垂,无奈般地轻轻嗫嚅:「过几个月,胎儿够大了,我会……我会好好伺候你。」我心中一阵狂喜,我没想到这头大奶牛把肚中的胎儿看得那么重,看来她是真的安心做我的生殖机器了。当下我命令她跪在床上,伸手捏住她的一只硕大的白乳乳峰,用遗憾的口气说:「魏姐,那我怎么办?」指着怒挺的大肉棒:「你看它都涨成这样了,这几个月可不把我憋坏了。」魏贞脸蛋红得发烧,说:「我……我用嘴伺候你。」我笑着说:「一直操嘴?」魏贞羞得低下头来,嗫嗫嚅嚅说:「我……我用奶子夹……」我呵呵一笑,把脸贴近魏贞发烫的耳边,一只大手则绕道魏贞腰后,粗大的中指直接深入幽深的臀缝,在魏贞的臀沟间促狭地上下摩挲,一边在魏贞的耳垂上喷了口热气,淫猥地问:「这里呢?」魏贞浑身微微发抖,颤声说:「恩,恩……」我继续笑问:「这里是什么部位?」说着中指听在魏贞刚被残酷开发的小屁眼上,魏贞像个小女孩一样「啊」了一声,以几乎细不可闻的声音说:「是……是屁眼……」我伸舌舔了一下魏贞香馥馥的脸颊,说:「争取快点弄大屁眼,好伺候我。」魏贞怯怯地说:「是、是……」我捏奶子的手用力,把奶头捏得都突出来,魏贞疼得脸色惨变,呻吟一声,我轻轻一喝:「什么是、是?魏姐说话真是含煳。」魏贞被逼得无法,只能无奈地低声说:「是,我会快点弄大……弄大我的屁眼,好好伺候徐总……」我得意非凡,放开魏贞,说:「魏姐,远水救不了近火,现在你要用小嘴和你这双大骚奶子帮我泻火啊。」魏贞羞耻地点头,正要爬到我胯间吹箫,却被我强壮有力的手臂揽住细腰,听我说:「魏姐,咱们换个方法。」魏贞不解地看着我,我命令魏贞躺在床上,头靠在枕头上,螓首微微上翘。我站起来,双脚一跨夹住魏贞火辣的肉体,魏贞正好仰望着我耀武扬威的巨大肉棒。我一屁股蹲下,正坐在魏贞的两只肥硕香乳上,竟然把这双大肥骚奶当成了肉垫。我身高192,体重也有100公斤,直接压在魏贞身上,对这个美肉熟母来说显然是不小的压力。所幸她的奶子实在太肥,高度的弹性和巨大的体积抵消了我很大一部分压力,否则她估计要窒息了,不过即使这样,魏贞已经是满头香汗,唿吸急促。我悠闲地坐在两只软肉垫上,18厘米的大肉棒正好可以伸入魏贞的小嘴,我命令魏贞用这个姿势给我吹箫,这头母畜除了服从主人的命令别无选择,张大小嘴,开始卖力地干起活来。看着腿间成为我的坐便器的魏贞,享受着极致的口舌服务,半个小时后,我虎吼一声,按住魏贞早已酸得麻木的头颅,在小香嘴里爆射而出。我用一双巨掌像铁锁一样定住魏贞的头射精后,和很多时候一样没有拔出来,魏贞也知道我要干什么,配合地静静等待。过了一会儿,我在魏贞嘴里发软的肉棒一颤,开始撒起尿来,魏贞认命地开始吞尿,和平时不同,因为被我压得唿吸不畅,需要更专心地吞咽,直把她弄得因为缺氧而面红耳赤。不过,到底是个接惯了小便的熟便器,居然一滴都没有漏出来,我撒完尿后抖了抖余尿,又放了一会儿,才拔出大肉棒,魏贞像刚从水中出来一样,深唿了一口气,眼神怔怔地看着台灯。发泄了欲望,我心满意足地躺下,快美而疲累的感觉让我很快进入梦乡我做了一个很美妙的梦,在梦中我是一个牧场主,骑马巡视着属于我的辽阔牧场,蓝天白云下,牛羊成群。在牛羊中,我看见魏贞的身影。她在吃草的奶牛群中,四肢着地,雪白的玉颈上套着铃铛,正在吃一朵小小的紫色野花。她的一双奶子肥得离谱,比现在还要大上几圈,屁股也大得不可思议,臀肉上还用烙铁烙了一个乌黑的「徐」字。我策马过去,魏贞见到我来了,温驯地爬过来,我勒定马,一脚踩在她的香背上,把她当成下马蹬下了马。她甜美地冲我一笑,用小嘴拉开我的牛仔裤拉链,大肉棒「腾」地跳出,这头熟母奶牛开始为我悉心口交了起来,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我躺倒在草地上,只觉得身上一暖,魏贞爬到我身上,摇晃着骇人听闻的奇尺大乳,把正在渗奶的褐色奶头塞入我的嘴中……

我舒服地醒过来时,正是中夜。我发现身上多了一层薄被,月光下映出魏贞绝美的脸蛋,圣洁无比,正深情脉脉地看着我,我用眼缝微光看到她的眼神,并不仅仅是爱恋,而包含着一种如同亲情般的母爱。我勐然张眼,魏贞吓了一跳,一时不知所措。我掀开魏贞丝织的睡袍,一手握住一只极肥的硕乳乳峰,拖着奶子把她拉进怀里。我抱着怀中温香软玉的女体,一手恣意揉捏乳峰,责问道:「魏姐,你想什么呢?」魏贞是奶牛的命,一双特大号的大肥骚奶正是她的弱点,一被我捉住就全软了,任我予取予求,当下老老实实地喘着气回答:「我……我看到徐总……想到……想到我弟弟……」在我的揉乳审讯下,魏贞坦白了她的历史。她有一个弟弟,只比我大一岁,作为家中的长女,魏贞从小就照顾弟弟。我瞬间明白了,魏贞把我当成了她弟弟,我对她的残酷调教,就像顽劣的弟弟永远能得到姐姐的包容一样,全盘被她接受了。魏贞对我是这种姐弟般的感情,同时在从小男尊女卑的教育下,她对弟弟的任性也从未有任何质疑,相反认为这是男人的特权,而她在潜意识中则认为自己是一头没有任何权力的母畜,生来就是为了遵从男人,没有任何自我意识的余地。而在我的调教和性爱中,她第一次尝试到了女人的快乐和刺激,给她带来全新的体验,她的人生不再是空芜,同时我有钱、健壮、能力强、有担当、能保护她和她的两个女儿、给她们良好的生活,结合着她骨子里男尊女卑的观念,使我不仅成了她要用全幅身心包容的弟弟,更成了她一向崇拜、服从的男人的极致,心甘情愿地被我用种种残酷的方法侮辱,为我生育后代,这完全符合她的奴性。从某种意义上说,我带给了她幸福和意义,因为她的幸福就是取悦男人,她的意义就是被男人最彻底地征服;不仅她这头大奶牛是这样,她的大女儿小母马何惠、小女儿小母狗何蕊也是这样。现在我完全征服魏贞的唯一障碍是她根深蒂固的贞操观念,即使潜意识中她认为我比她的废物老公强大得太多,但镶嵌在她名字中的「贞」字不允许她有这样的想法,在这一战场上,我暂时还是处于劣势,不过魏贞的十月怀胎刚刚开始,我还有充分的时间,把魏贞这头奶牛牢牢攥在手中。我抱着魏贞香喷喷的肉体,笑着说:「魏姐,我就是你弟弟啊,否则怎么会叫你姐?」手指促狭地夹住魏贞的奶头,轻轻一拉,魏贞动情地呻吟了一声,喘着气说:「哪有……哪有弟弟这么作践姐姐?」我听着她看似抱怨、实则动情的话语,心下大乐,凑在她耳边说:「你不喜欢我作践?」魏贞羞得把脸侧到一边,我一手放开乳峰,捏住她小巧鹅蛋脸的下巴,强行掰到我面前。月光下,魏贞黑白分明的大眼睛被我瞧得慌张侧视。我用大拇指勾住魏贞的香唇,啧啧赞叹:「魏姐,瞧你这张嘴,含了半天鸡巴都这么香。我现在还有一个地方痒,要魏姐好好舔舔。」魏贞不解,我放开她,像一个无理取闹的弟弟一样趴在床上抬起臀部对准魏贞。我从自己的胯间看到魏贞一愣,刹那间就明白了我要做什么,顿时满脸通红,一边哀怨说着:「就知道作践我……」一边爬到我的臀后,掰开我充满肌肉的屁股。很快,我就感到肛门口进来一片湿暖的东西,当然是魏贞在用小香舌帮我做毒龙了。我指导着魏贞把舌头顶得更深,魏贞听话把脸埋进我的臀沟间,也不管脏,小香舌使劲顶入,爽得我哼出声来。接着我又让她香舌退出,像草纸一样舔我肛门口,又让她亲吻肛门,嘴吸肛门,用香舌拍打肛门。魏贞很快成了一张技巧多样的自动人肉厕纸,把我伺候得爽不可言。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我觉得困了,才放过魏贞。第二天一早,就有客人到访,原来是老罗和老吕一起来了。赤裸着一身浪肉正在厨房干活的魏贞吓得屁股尿流,赶紧躲到摆衣柜的房间,换了一身家居服装出来,帮我们端茶倒水。端好茶点,我拍了拍魏贞的大屁股让她去厨房准备中饭。我们在客厅里,我说了魏贞怀孕的事,但没有说她两个女儿的事。两人听得大为振奋,老罗说:「老哥你真本事啊,崽都给下出来了。」老吕说:「接下来可以深入调教了,你们要知道调教女人,最主要调教四个部位。」我问:「哪四个部位?」老吕说:「这四个部位是:嘴、乳、阴、肛,也就是女人平常直接用来伺候男人的。这四个部位的调教,大有不同,嘴主要是调教技巧,比如深喉、舌浴、喝尿、毒龙,都是技巧,其他三个部位却可以在肉体形态上改造。奶子只要不断刺激,会变得更加肥大耐玩,生孩子了还会有母乳;阴部也是,会越操越肥,越操越容易流水,用电极电击还可以让它收缩得更紧;肛也可以用各种方式开发,平时多用肛门器具,多浣肠……」我笑着说:「魏贞现在没有自由大便的权力,我天天给她浣肠。」老吕淫笑着说:「浣肠可以用几百种材料……」我说:「她生产前我暂时不想玩得太狠。」老吕哦了一声,拿出一个盒子,说:「那可以用这个。」我问那是什么,老吕说:「这是一种麻药,你每次给魏贞浣肠就用一点。」我问:「有什么作用?」老吕嘿嘿一笑,说:「一时半会还体现不了作用,魏贞只会觉得屁眼有点麻,但日长月久,用麻药浣肠习惯了,毒性积到一点程度,魏贞就会『浣肠中毒』……」老罗问:「什么叫『浣肠中毒』?」我恍然大悟,说:「到时候是不是魏贞就离不开麻药了?」老吕赞许道:「还是你懂!浣肠中毒后,魏贞无法控制自己的屁眼,屁眼始终是紧闭的,到时候让她拉屎都拉不出,只会哭着乞求你帮她浣肠。屁眼虽然长在她身上,却只能随你操控。」我听得肉棒都起来了,收下盒子。中午,魏贞做了一桌好菜,我差使她给大家倒酒,仿佛一个爆乳艳婢。魏贞也喝了一点,酒量很小,脸很快就晕红了。酒足饭饱后,我送走了两人。我命令魏贞解开裤子,抬起大屁股,让她自己掰开两片肥熟无比的臀球,恬不知耻地在我面前露出红艳艳的骚穴和粉嫩嫩的屁眼。我在她的屁眼里塞了一颗玻璃珠子,在肉穴里塞了一个震蛋,吩咐她不准取下来。我拍拍她的大屁股,说:「魏姐,我怕你随便拉屎,在你屁眼里塞了一个玻璃球。有时候我找不到你,以后只要开动震蛋,就可以找到你了。」我捏了一把魏贞粉臀,笑着说:「魏姐喜欢么?喜欢就摇摇屁股。」魏贞羞得屁股都红了,哼了一声「讨厌」,大屁股却十分乖巧地摇摆了起来。我呵呵一笑,拍拍屁股让她穿起裤子,离开了家。我和魏贞说要去办事,开了车却来到何蕊的学校。想到何蕊的可口滋味,一路上我的大肉棒始终硬邦邦的

clt2014金币+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