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虐待 > 正文

做妓女的妻子

来源:未知 时间:2018-04-17 20:11

那天下午,萨丽一直也没有见到安妮。其实,那天下午安妮也一直在为男人提供着性服务。她和一个叫马尔科姆的中层管理人员躲在他的办公室里,被那个男人奸淫了整整一个下午。那男人也是参加了昨天晚上群交淫乱的男人之一。

安妮和萨丽的努力果然没有白费,被解雇的烦恼再也没有来打扰她们。到了周五,又有一批员工离开了公司,但安妮和萨丽并没有看到离别员工凄惨寞落的样子,因为那时她们正在为四个团队男成员提供性服务呢。安妮和萨丽清醒地认识到,只有努力和连续不断地为那些团队成员提供「服务」,才能保住她们在这家电话销售公司的工作。

就这样,在接下来的几周里,安妮和萨丽每天在公司都不得不努力为那些掌握着她们命运的男人们提供性服务,到了晚上,沃尔特会把她们其中一人叫到他公寓里去陪他睡觉,偶尔也会让她们俩一起为他服务。

有一件事情让两个女人感到有些困惑,那就是,有时候那些男性团队成员并不真正要她们提供性服务,而是在富艾特酒吧里租用哈利的房间,让她们在里面表演女同做爱,让她们裸体躺在床上相互抚摩,用按摩棒让对方达到高潮。她们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也搞不清楚将来还会有什么事情在等待着她们。

终于,萨姆·多纳万和他的儿子卢克,就是生活在这个地区中最富有的一对混蛋父子,毫无征兆地闯入了安妮和萨丽平静的生活。

这天晚上,卢克听说亚特兰大几个最性感漂亮的婊子在富艾特酒吧里揽客,便兴冲冲地赶了过来。他坐在酒吧里,四下打量着,注意到有几个相貌漂亮的成熟女人不断地和一些男人去酒吧后面的房间里,他们一起在里面待上半个小时左右再心满意足地出来。

「看来传言是真的啊!」

卢克心里想着,「这里就是他妈的一个妓院,而且这些婊子还真的很不错啊!」

发现这些情况让卢克心里很兴奋,他开始盘算该待哪个女人去享受一番。由于他对妓女一直非常粗鲁,口碑很差,所有他要仔细挑选他最想肏的女人,免得以后恶名传扬后,再想找心仪的女人就比较困难了。

突然,他看到有两个女人坐在远处的一张桌子旁,相互握着手在交谈着。她们表情轻松地喝着酒,谈笑着,不停地抚摩着对方的脸颊、胳膊和大腿。「还真是一对尤物啊,我真想知道她们在这里干什么呢。」

卢克想道。

这时,他看到那两个女人中的一个走到吧台边,交了点钱后从服务员那里得到了一把钥匙,那钥匙就想宾馆房间的钥匙。然后,那女人拿着钥匙回到另一个女人身边,她们小声说了几句,就一起朝酒吧后面走去。那里是那些婊子和嫖客消失又重现的地方。

「我肏!难道那两个女人要去后面的房间里肏屄吗?我得去好好看看。」

卢克想着,裤子里的阴茎开始膨胀起来。

卢克起身走到吧台旁边,对站在吧台后面的服务员说道:「嗨!我是卢克。你看,我刚才看到两个女人跑到后面去了,我想……嗯,我想去后面看看,你明白我的意思吧?钱不是问题。」

站在吧台后面的正是酒吧老板哈利,他听卢克说完,哈哈大笑着说道:「小伙子,你太小了,还是走吧。」

卢克闻言非常生气,但他不想再和哈利废话,就转身走了。

回到家里,卢克还是念念不忘那两个性感漂亮的成熟女人,他很想看看她们是怎么玩同性性游戏的,也很想加入进去和她们真正发生性关系。「也许我老爸能和我一起找那两个女人玩玩呢。」

卢克想着,「是啊,老爸,也许你能好好教教我怎么和女人打交道,怎么好好玩女人呢。可是,我该怎么让老爸加入呢?」

就在卢克冥思苦想怎样才能和两个女人共度良宵的时候,安妮和萨丽已经从酒吧后面的房间里出来了。时间已经到了晚上10点,两个女人都很满足,享受了充分性爱的的肉体现在需要好好休息了。她们一起走出酒吧,心情轻松地回了家。

萨丽刚睡了两个小时,就被一阵电话铃声吵醒了。她看了一眼床头柜上的小闹钟,才凌晨两点,谁会在这个时间打电话呢?

「喂?」

萨丽声音嘶哑地接起电话。

「喂,您是埃文斯太太吗?萨丽·埃文斯太太?」

「是的。」

现在萨丽完全清醒了。难道出什么事了吗?

「我这里是亚特兰大北区医院,你丈夫刚刚被人送来,他被枪打伤了,伤势很严重。您得马上到我们医院的急诊室来一趟。」

听到这个消息,萨丽简直要疯掉了。她双手紧紧握拳,极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噢,太糟糕了,杰夫被枪打了?我的上帝啊!我得赶快到医院去。」

萨丽想着。可是,以她现在的情绪,根本无法自己开车去。于是,她拿起电话,拨了安妮家的号码。

振铃响了好几声后安妮才接了电话,很显然她也睡着了。听完萨丽的话,安妮说道:「好的,我马上过来,亲爱的。挂了啊。」

本来,安妮想叫醒丈夫迪克陪她一起去,但听着他酒醉后的鼾声,只好打消了这个念头。她赶快穿好衣服,跑到孩子的房间把她两个双胞胎女儿叫醒,对她们说道:「孩子们,杰夫·埃文斯受伤了,我得陪你们萨丽阿姨去趟医院。你们起来去埃文斯家陪陪他们的孩子吧,为他们做好早饭,照顾他们去上学。就告诉他们说他们的父母有工作回不来好了。我希望你们今天跟学校请一天假,因为我需要你们的帮助,好吗?」

两个女孩子非常听话,她们马上起来穿衣服。

几分钟后,安妮就带着她两个女儿来到萨丽家门口,看到萨丽握着汽车钥匙正站在门口等着她们。两个女人都穿着朴素的职业装,头发也是简单是梳了个马尾辫。在将双胞胎姐妹安排在房子里后,两个女人就离开了。那两个小姐妹看萨丽阿姨的孩子还睡着,也赶快抓紧时间在沙发上再眯一会儿。

萨丽在安妮的陪同下一来到医院的急诊室,立刻就被带进私密会见室,一个护士拿出一张表格要她填写,因为这时她丈夫杰夫正等着做手术取出子弹呢。那子弹离杰夫的心脏只有几毫米的距离,但医生们有信心将它安全地取出来。据说手术要持续几个小时,医生们告诉萨丽说,他们将随时把手术的进展通知她。

当医生和护士们都去忙着做手术的时候,两个警察来到了医院,他们想向萨丽说明一些情况。看到她情绪不太稳定,警察允许安妮陪伴在她旁边。

两个警察中年龄稍大一些的那个说道:「埃文斯太太,很抱歉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你丈夫被一正在通缉的要犯打伤了,但行凶者的外貌已经被加油站里的监控探头拍了下来,让我们很快就抓到了他。从他身上,我们找到了他抢劫加油站的钱,他只抢到了17美圆。我们来这里告诉你这些情况,就是希望你能安心,那家伙一定会受到严厉制裁的。」

萨丽听完忍不住抽泣起来,「这个该死的家伙,为了17美圆就差一点要了我家杰夫的命啊。现在我们还有什么安全可言?难道我们就这样生活在一个无法无天的世界里吗?难道我们就该这样被那些邪恶的坏蛋摆布吗?」

两个警察的表情有些尴尬,他们很快向两个女人道别,离开了医院。

两个女人坐在手术室外面的长椅上,焦急地等待着消息。已经过去6个小时了,护士不是说就几个小时吗?出什么意外了吗?杰夫现在到底怎么样了啊?萨丽的心里充满了恐慌。

时间已经是上午9点了,安妮给沃尔特打了个电话,告诉他她和萨丽为什么没能按时去上班,请求他的原谅。沃尔特在电话里对安妮说:「你就在医院陪着她吧。如果有什么需要我们帮忙的,你一定要告诉我啊。我们都爱你们。」

挂上电话,沃尔特立刻去找他团队中的那些成员,兴高采烈地告诉了他们萨丽目前的困境。然后,他们一起去了海拉姆的办公室,经过讨论后一致同意过几天一定要说服萨丽,既然她现在生活遇到了困难,需要钱来治疗丈夫的伤,那最好去出卖自己的肉体。一旦萨丽就范,他们就可以从她卖淫中得到一些收益了。

现在,他们手里已经控制了几个熟妇,都安排在富艾特酒吧里卖淫。

那些原本羞涩、传统的良家妇女,在沃尔特团伙的胁迫下每天都被安排去为有钱的男人们有偿提供各种性服务,偶尔也会为那些孤独无聊的富婆们提供性服务,陪同他们参加各种商务晚宴、听歌剧、看芭蕾舞以及其他社交活动。

当然,如果抛去道德的羁绊,那些卖淫女也并不吃亏。她们在和那些男人交往中,既可以得到大量的金钱补贴家用,也可以得到性欲的满足。沃尔特还帮着每一个卖淫女建立了她们自己的银行帐户,以避免她们的丈夫知道她们那些额外的收入。

女人们得到了额外的收入后,会拿出大部分改善家庭的生活状况,为孩子们添置些衣服什么的。当然,她们会骗她们老公说那是她们得到的奖金,也会为她们的老公买些礼物。但是,她们的老公对那些礼物并不怎么感冒,所以那些女人们也就再懒得去讨好她们的老公了。

作为富艾特酒吧的老板,哈利要从那些在他酒吧里卖淫的女人那里得到百分之二十的好处费,而沃尔特团伙也要抽取百分之三十,这样一来,那些可怜的女人就只能得到她们卖淫所得中的百分之五十了。根据服务项目的多少和时间的长短,女人们收取嫖客最低三百美金,最高达到一千美金的嫖资,这样一来,哈利和沃尔特团伙从那些女人身上榨取的钱财是很可观的。

在医院里,萨丽和安妮仍然在手术室外焦急地等候着。时间又过去了几个小时,现在已经是下午了。一个护士从手术室里出来,对萨丽和安妮说道:「他已经被救活了。取子弹的过程被我们想象的要复杂得多,所有多用了不是时间。不过,主刀医生干得不错,过一会儿他会出来告诉你们详细情况的。」

萨丽闻言紧不住喜极而泣,她转过身紧紧地拥抱着安妮。

过了不到10分钟,主刀医生在护士长的陪同下来到萨丽和安妮面前,温和地说道:「埃文斯太太,手术进行得比较艰苦,时间也很长,但手术的效果很不错,你丈夫现在情况也很稳定。我们已经取出了靠近他心脏的那颗子弹,那里的伤口会慢慢恢复,不会留下后遗症的。但我们现在更担心第二颗子弹,那是非常难处理的。」

萨丽非常震惊地瞪大了眼睛,她结结巴巴地说道:「第……第二……第二颗子弹?怎么还有第二颗子弹?没人告诉我杰夫被打中了两枪啊?」

主刀医生的表情略显尴尬,他用非常不满意的眼神看了一下那个先出来报信的护士,回答道:「真抱歉啊,埃文斯太太,看来是我们的护士没有把你丈夫的伤势跟你说清楚。兰得尔护士,麻烦你现在跟家属解释一下吧。」

那个护士有些气恼地翻开手里的病历夹,看着里面的记录念道:「埃文斯先生于凌晨两点以后不久被送到我们医院的急诊室,经急救人员的初步检查,发现他胸部有两处枪伤,后经X光透视检查,发现他心脏附近有一颗子弹,另一颗子弹位于他背部的嵴椎骨位置。由于情况紧急,他立刻被送进手术室,先取出了威胁他生命的靠近心脏的那颗子弹。」

萨丽摇着头哭道:「没人告诉我这些。那么,第二颗子弹怎么办?什么时候能把它取出来?」

主刀医生试图舒缓萨丽的情绪,他用平静而坚定的语气说道:「我们会认真考虑,采取最好的治疗方案。现在,他已经脱离的生命威胁,但我们必须更小心地处理第二颗子弹,它的位置太特殊了,弄不好你丈夫就可能瘫痪。请给我们一些时间,我需要和我的同事们好好商量一下,制定一个万无一失的手术方案。亚特兰大总医院的安东尼博士是处理这类枪伤的专家,我们已经将你丈夫的医疗档案和胸透片子通过电子邮件发给了他,请他协助我们制定手术方案。抱歉,现在我必须得走了,去检查一下你丈夫术后的情况,如果一切顺利的话,半个小时后我们就可以把他送进ICU进行监护了。」

说完,他就与护士长匆匆离开了。

那个叫兰得尔的护士看着手里的病历,清了清喉咙说道:「你们哪位是埃文斯太太?噢,你是。你看,我发现你没有填写医疗保险,你能否告诉我你丈夫投保了哪家保险公司吗?」

萨丽声音苍白地说道:「我们没有保险,杰夫失去工作的时候也失去了他的保险。」

说完,她像突然勐醒了一样转身对安妮说道,「我的天啊,安妮,该死的我们该怎么支付杰夫的医药费啊?我们没有存款,现在挣的工资只够日常的开销。我们哪付得起这昂贵的医药费啊?怎么办啊?杰夫该怎么办啊?」

安妮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胡乱安慰着她说:「萨丽,别着急,先治疗,医药费的事以后再说。」

那个护士打断她们道:「抱歉,但是医药费的事不能以后再说。我们这里可不是接受贫困者的公立慈善医院。照目前的情况看,你丈夫的伤必须在像我们这样技术和设备都非常好的医院里治疗才能有所好转,但是,如果你们无法支付医药费的话,我们也只能把你丈夫转到公立的慈善医院去了。就这样,你还要支付现在已经做过手术和其他的费用。我希望你们能很快做出决定,免得到时候我们不得不采取硬性措施。」

听她这么说,萨丽气愤地问道:「你觉得我丈夫他能自己去选择在这里还是被赶到别的地方去吗?」

那护士回应道:「我说,如果他是我丈夫的话,我会尽一切可能让他得到最好的治疗。到底在哪家医院给你丈夫做治疗,你必须做出决定。告诉你吧,如果亚特兰大总医院的安东尼博士同意为我丈夫治疗的话,我就花再大的代价也要把他送去治疗。要知道,安东尼博士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治疗这类枪伤的医生。」

护士走过来拍了拍萨丽的手,转身离开了她们。萨丽和安妮默默地看着护士的背影,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唯一可以听到的声音就是萨丽的抽泣。

半小时后,主刀医生又来到萨丽和安妮面前,对萨丽说道:「现在我们已经把病人挪到ICU去了。我知道你很想去看他,但他需要连续熟睡12小时,所以还不能允许你去看他。他没事的,就是需要好好休息一下。你为什么不回家去休息一下呢?明天早上再过来吧。」

萨丽满脸哀伤,她真的很想去看看丈夫,但医生告诉她最好让杰夫先好好休息,她只能听医生的。

最后,安妮说道:「来吧,我的宝贝,我们回家吧。我们再待在这里也没什么用了。也到了吃饭时间了,我会让我的双胞胎女儿带你孩子去我家,给他们做饭吃。」

萨丽点点头,眼睛呆呆地看着前方,心里一点主意也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