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乱伦 > 正文

妈妈,我的圣诞节礼物

来源:未知 时间:2018-03-10 19:05

回家过圣诞节时,我刚刚才进大学的校门一年,最让我感到惊奇的是,妈妈在我离开的这些日子,忽然变成了这样一个美丽的女人。

妈实际上一点都没变,变的只是,在跨入校门三个月后,我再看妈妈时的眼光。

其实,在大学中,我见了不少的漂亮女生,还同两个很漂亮的姑娘关系很好。

可是,当我下了飞机,看见妈妈脸上的灿烂的笑容,和妈妈的冬衣下掩不住的身体的美妙的曲线时,我立刻有一种强烈的感受,站在我面前的妈妈,一定是这个世界是最美妙的女人。

妈妈张开双臂,把我紧紧抱入她的怀里,高兴而又大方的送给我一个吻噢当我和到机场接我的家人一起回家时,我一直得小心不让我不争气的家夥给他们看见它的丑态。

在这故事继续向下发展之前,我想我还是先加几句话,就是当我还小的时候,这麽说吧,就是当我刚刚知道在一边在脑子里想着一些漂亮的女人,一边摸索下面那个‘小弟弟’能给自己带来一种愉悦的感受时,在我的脑海中,经常出现的就是我的妈妈。

可是在我青春期发育成长时,因为怕我走上歪路,妈没少给我管教,她在我生活中也就变成了一个我要时时提防的‘家长’,我在摸索时的想像,也就渐渐的变成了和我年龄相仿的那些女孩子。

而最终,当我的这样子的想像在其中的一些女孩子那变成了现实的感受后,我就很少注意到妈妈了,尽管其实妈妈比她们中的任何一个都更加要性感,迷人。

所以,当我从机场见到妈妈时,当我忽然以一种全新的眼光来看待她时,我的这些记忆里的对她的感觉,又全部的都复活了,而且比起从前,更要猛烈,我得很努力的才能将目光从她身上移到和她一起到机场接我的爸和妹妹的身上。

对了,让我给你们描述一下我的妈妈。

从任何一方面来说,她都是个非常娇小迷人的一个女人。

大概一米六的身高,一百一十多斤的体重,有非常美的曲线,乳房高挺,腰部纤细,臀部向外挺出,妈妈的臀可以说是珠圆玉润,非常逗人,她的腿不是很长,但比例却恰恰合适,配上光滑整洁的脚踝,怡人的小腿,的小巧的膝盖,和她的巧妙延伸到圆润臀部的令人的大腿,就好像这还不足以吸引我的目光似的,妈妈的面容也是我所知道的最美的面容,她有一头暗褐色茂密的头发,大大的暗褐色的眼睛,鼻子微微上,微圆带着酒窝的脸庞,饱满的嘴唇和一个小巧的下巴。

她的笑容,尤其是当她真的高兴的时候,拥有象火一样的感染力,简直就是一朵优美开放的花儿。

妈是个热情善良,但有时候又会害羞的一个女人,她聪慧而又敏感,在她平静宁和的外表下隐藏着的是个性格坚强的女人。

我毫不怀疑妈在内心深处,是一个感情深挚,热情如火的女人。

对我而言,妈是在这个尘世中的一个完美的女人。

(似乎有些儿吹嘘了,但我又能怎麽做呢?就我对妈妈,这个生我养育我的女人现在所産生的那种强烈的爱慕而言,那上面的话,根本只表达了万分之一而已。

好了,还是回到我们的故事。

当天晚上,我整个身心是处在一种眩晕的状态,包围我的一切都变得那样的明媚,美好。

家里的每个人对我的回家都非常的高兴。

我试着想回到在离家从前的那个我的样子,可是总会感到一丝的不自然,总会有点儿尴尬。

我一刻也不能从妈妈展现给我的那种震憾性的美中解放出来,我得经常告诉自己,不能让我的眼光老是盯在妈的身上。

就这样,有几次我觉得妈觉察到了我对她的这种异样的关注,这让她有点儿害羞,看上去有一丝尴尬。

而发生在我身上的事则是,我的整个身心都陷入到对她的这种强烈的爱中去了——我爱上了我的妈妈。

这是种我以往从未经历过的猛烈的爱,比我从前经历的所有的情感都要激烈且深,我深陷其中,不能自拔。

当晚,我手淫了,而用来意淫的对象,就是我的亲爱的妈妈。

泄精后,我很快就沉睡过去,一直睡到天明。

第二天,我好不容易克制住我的情感,让我的举止能正常一点。

爸爸和妹妹都要上,所以一天中的大部分时间,都是我和妈单独相处。

我尽可能的让自己保持正常,但我那种很想要同她在一起的样子,是无论如何也隐藏不了的。

妈以一种非常温暖,亲切怡人的方式接纳了我对她的这种新的态度。

我们在一起聊以往的时光,妈妈甚至还告诉我一些她小时候,以及十几岁时的事情,这些都是她以前不曾告诉过我的。

我邦助她做家务,和她一起去买东西。

当她暗示我该去看看我的一些个老朋友时,我大着胆子告诉她,她就是我的最老最好的朋友,我想跟她在一起。

大概是我说这话时的那种真挚的语气,妈妈听到这些,脸又红了,有些讪讪的样子小声说了一些什麽。

就这样,她和我之间真的越来越像我的一个好朋友,而不再仅仅是一对母子那样的简单。

晚上,爸爸和妹妹比我和妈妈要早就休息了,这样晚上在大约十一点钟,我和妈一起在厨房里吃点宵夜。

吃完后,妈站到水边洗盘子,我站起来到她身后,伸手搂住了她。

当妈朝我转过身,向着我时,我鼓起勇气对她说,妈,我必须要告诉你,我认为你是这个世界上最美的女人,有你做我的妈妈,我很骄傲。

听到这些,妈给了我一个开心的笑容,伸出手去,勾住了我的脖子。

我趁机将妈搂进怀里,妈向我仰起脸,我把头低下,很自然的向她的唇吻了上去。

良久,妈和我保持着这个吻,就这样任由我滑向一个快的深渊里;接着,妈笑了起来,轻轻的把我们推开一点。

谢谢你,妈小声说,这是我得到过的最好的赞美。

我想要再说出一些赞美她的话,可我的勇气离开了我。

我和妈沉浸在这温暖的拥抱中,然后,妈妈对我说,该睡了,晚安,谢谢你今天的帮助,妈又飞快的亲了我一下,就回去了。

当晚,我又一次手淫,就把自己的手当做是妈妈的紧锁的阴道,这次在泄精后,我仍难以入睡。

当晚和妈妈的拥抱与接吻,让我变得非常的兴奋,我想在我和妈的关系上我已经取得了一点儿进步,可是我的这火一般的慾望将要把我带到哪儿呢?妈是个非常守礼的女人,是一个,她是不会兴起想要和自己的儿子变成一对恋人的念头的,而这恐怕正是我这个做儿子的念头。

可是我知道爸并不是个很热情的男人可以肯定爸和妈的之间的性生活早已冷淡下去,而且,在妈看似平静的外表下面,我肯定她其实还有着强烈的对於性渴求,妈妈此刻应当是像是在闷烧的火。

她是这麽的美,她的生活应当有热烈的爱,而我也确信她内心渴望得到这样的爱,像一团火一样的爱。

而我,已经被这种火一般的爱所烧炙,我已经不可自抑,我一定要向她表达出这份爱。

第二天,就像是第一天一样,我大部分的时间都和她呆在一起,我们聊了更多的事,我也帮了她更多。

只不过,在这中间,有几次我停下手中的事,只是看着她,说了一些诸如,你真美这样的话,每一次妈听了都表现出很窘的样子,但看得出,这些话也让她很欢喜。

当晚,我和妈仍然是家中最後去睡的两个,而且仍旧一起在厨房分享点心,当她站到洗理台边,我又一次把她拥到怀里,这一回因为有了白天时的,我可以表达得更流利一点。

我告诉妈,我有多麽欢喜和她在一起,我说离开她的这三个月表明了她对我有多麽重要,而且我还告诉妈,仅管我一直认为她是个非常美的女人,但直到现在才真正认识到原来她是这麽的美,以至于总使我有一种看不够的感觉。

妈妈仍欣然的接受了我的赞美和我的吻,她紧紧的勾住我的脖子,因为我个子比较高一点,妈要踮起脚来才能够到我的唇。

和妈接吻时,我下面已经硬得像一块石头,因为我和妈搂得很紧,因而我的下面就直接顶着妈妈的柔软的腹部。

如果妈当时没有感觉到的话,我想是因为她大概和我一样的为我俩的现在这种拥吻在一起的情况感到迷乱,我能看出对我的这种发自内心的爱,妈打心里于愿意接受,而且实际上也很陶醉这种被爱被需要的感觉,但另一方面,我和她的这种似乎是不应当在母子之间发生的吻又确实让她有一种不安的感觉。

妈还没有对我完全的放开她的身心,至少现在还没有。

但即是这样,我和妈仍然吻了好几次,然后又是妈主动的放开,跟我道声晚安后离开。

只不过,在松开时她好像给了我一种不情愿的感觉,难道是我的情火让我会错了意?我真的希望她是真的想要呆在我的怀抱中而不愿离开。

第二天是星期六,一整天妹妹都呆在家里,下午,爸也回到家中。

这一天,我帮妈跑了几趟腿,又把她送到城里买日常的用品,耐心的等她。

最後,妈对我说,你真的把我宠坏了,有你这个好跟,妈真的都有点儿不习惯呢。

妈,是不是我让你觉得厌烦了?我问她,啊,当然不是,妈急切的说,一点也不,这种感觉很好,真想不到,你会这麽体谅妈,我,啊,我非常非常的高兴,相信妈,——妈很喜欢有你陪在身边。

她跟我说的时候,用的语气非常的确定,这让我确认了妈对我的感情,同时也让我非常的激动和兴奋。

这个晚上,妹妹有一个约会,而爸爸,在看完一个电视节目后,也终於上床休息去了,仅管对我来说,实在是太晚了。

但最终,我和妈又获得了一起独处的机会。

和前几天一样,我和妈一同到厨房宵夜,这一晚,我没有等她站到洗理台边,直接就把妈搂进怀里,把她的背靠在洗理台上,妈妈,我急促的呼吸着,你真的太美了,我想就这样抱着你,吻羊你,这感觉太美了!

我的唇压在妈的唇上,把她轻轻的抱离地面,就用洗理台支持着妈的美体,我俩身体紧压在一起,我硬硬的顶在妈妈的小腹上,妈妈的结实的乳房贴紧在我的胸口。

妈妈就这样任由我亲吻着她,刚开始妈大概有点儿紧张,只是闭着嘴由着我吻她,慢慢的妈开始主动的回应,张开了她的唇。

我一面把她紧压在洗理台上,一边两手开始摸索妈的身体。

这种感觉真的,啊,可是好景不长,终於妈努力的将头扭到一边,双手挪到我俩之间,用力把我推开。

妈妈的脸全都涨红了,很美很美,呼吸也已经很紧促。

妈妈如同叹息一般的轻声说,我,我很高兴你觉得我美,可,真的你太不要这麽我是你的妈妈,不不是你的女朋友。

可是,妈,我爱你,胜过爱任何的一个女人,你只是不,不,母亲和儿子是不能做。

做这些我,我不能我有点害怕。

你真的,真的太对我我想我的表情非常的沮。

我有一种想要嘶声叫喊的感觉。

我以为我已经实现了梦想,以为妈已经是我的爱人,但现在妈,对不起,如果你觉得我使你难堪的话。

我只是无法控制我自己,控制想要想要做这个你是不是讨厌我了,妈?妈妈重新又用手勾住我的脖子,把我搂紧,不,不是的,啊,其实妈妈觉得很感动你想要对妈对妈做这个。

妈这时轻轻的在我唇上吻了一下,很轻的像是证明她对我的爱。

这也有妈的错,我不应该让你,嗯,让你对妈做这麽多,我想我想。

我是太想要你给我的这种感觉吧。

说着,我感到她忽然在我那儿轻轻的用她的顶了一下,接着突然的把我推开,转身离开了我。

我呆立在原处,任由思绪四散而去。

这回,我该如何是好呢? 这是怎麽回事呢,我毫不怀疑妈其实很乐意做我俩刚刚在做的事的,而且我确信她也很想继续下去。

可妈真的能完全放开自己吗?就现在而论,妈已经是告诉我让我不要,而如果我不顾她的警告,会不会连现在已经获得的这种良好的母子关系也会失去呢?当晚,我思来想去,直至凌晨三点才沉沉睡去。

第二天,我们一家一起去礼拜,当看到妈妈有意的站到我身边时,我稍稍放下心来。

实际上,做礼时,妈妈的臀和大腿都一直紧贴着我,让我一直处在性奋的状态。

整一天,妈都非常留心,对我特别好,可是当晚,当爸起来睡觉时,她也一起去了,没有像以往那样和我一起。

晚一些时候,我静悄悄的走过爸妈的卧室,听到了他们的做爱的声音,我感觉我像被子弹打中了一样。

接下来的一天,爸和妹妹都上去了,又把我和妈妈留在一起。

我和妈之间仍然保持着我辛苦建立的良好的母子关系,但比起以往,气氛稍有点儿紧张。

就这样,我帮她准备节日用品,星期四就是圣诞节了,从星期三,爸和妹都会有整整五天的假期。

我和妈都对我俩前一天在厨房的事闭口不提。

但当我和妈一起坐下来吃午餐时,我看着妈妈,问她,妈,你真的很满意你的生活吗?

有一会儿,妈只是坐在那儿很奇怪我的问题的样子,终於她回答说,当然,你,你到底想要说什麽?

噢,妈,我小心冀冀的说,你看,爸这麽刻苦工做,而且,他,他又那样严肃,而且,也,你也不和他一起出去,还有EH你爸一直是个好丈夫,这一点我从没怪过他。

这我清楚,爸是个好人,他很正直,在外边也没有别的女人,有他这个爸爸。

我也很骄傲,可是,妈,你们好像。

, EH 很少一起说话,而且,你们好像没有什麽共同的兴趣。

这我想你说的这些都是真的,我和你爸大概真的是在各人过各人的日子,可是你可能还不知道,大部分的婚姻只要维持了有我和你爸这麽长的时间话,大概都变成这个样子了,可是,妈,我觉得你的生活不该只是这样子的,,我敢打,就在我回来的这短短的几天,我们一起说的话,可能要比我离开的三个月中,你和爸加在一起说的话还要多,听我这麽说,妈笑了出来,我听得出她的笑容里带着一种伤感,我,我想我可不敢跟你打这个,我想大概你是对的。

我还想要再说下去,可我又怕会说得过了头。

就这样子,我们默默的坐了一会,我没再说什麽,好让妈能静静的想一想我说的话。

最终,妈妈从餐桌边站起来,看着我,轻轻的说,妈很感激你这些天来能陪着妈,让妈有个人说说心里的话。

说真的,能再一次体会到那种被需要的感觉也让妈感到很兴奋。

我站起来,想要搂住她,可妈抬起胳膊,摇了摇头,说,不,不要迫妈妈,给我一点儿时间,妈要再想一想,这一切,这一切都太突然了,妈还没做好准备。

就这样,我和妈又变回到老样子,一对关系溶恰的母子。

可是我知道,经过了这一番表白,在妈平静的表面下,我已经引燃了她的内心里的对於爱的渴望。

我和妈之间,已经真正有了一种性紧张的关系。

当晚,妈妈仍然早早的就寝,可我再一次悄悄走过时,她没有再和爸做爱。

第二天一早,当我正帮妈妈准备早餐时,妹妹走了下来,看着我和妈一起忙活的样子,过了会儿,她说,嘿,你真变乖了,我还以为妈又找了个男朋友哩。

我看到妈的脸刷的一下全红了,我就把话头赶紧叉了开去,那当然,怎麽,你妒忌吗?我?妹妹毫不疑心的笑了起来,才不呢,我今晚还有个约会呢!当爸和妹妹都上去后,妈微笑着看着我,说,恐怕你妹妹已经发现这儿有点儿情况不对了呢,也许你妹妹在旁边时,你不能再对我那麽好呢!

有什麽不对了?我故意说,是不是妹妹不在旁边时我就可以好好对你了?这,妈有些儿发窘,这要看你怎麽对我好了,妈,只要你答应,我可以对你非常非常好,我开玩笑似的斜着眼看着妈,非常好。

啊,我的天,妈妈娇笑道,又把你擦着了,再这样下去妈真不知道该拿你怎麽办才好呢。

我很清楚的知道,再过一时间,我和妈就没机会单独在一起了,爸和妹妹整整五天的假期就要来了。

可是仅管我试了又试,我没能再和妈有这般情挑的谈话,妈总是小心的闪了开去,可渐渐妈开始主动的拿我对她的这种’ 性趣’ 开玩笑,这开始让我觉得。

妈对我的想法开始有点儿要接纳的意思了。

终於,就这样到了晚上,除夕夜的前夕,妹妹出去约会,然而爸却一直翻弄着报纸,或是看电视,我真怕他今晚不会要去睡觉了。

妈妈一直在烤一些东西。

终於,爸向我们道声晚安,走上楼去。

我於是就坐在厨房里看着妈忙碌的样子,享受着她走来走去时娇美的曲线所带给我的发自内心的喜悦。

时不时的,妈会向我看上一眼,给我一个温暖的微笑。

终於,妈给我和她各切了一分蛋糕,然后又分别冲了一份巧克力,就在我身边坐下来。

接下来我俩默默的吃着点心,只是常常的互相对望着。

妈吃东西时的样子非常可爱,啊,不,其实,我爱她的一切,我爱她,这样一个女人。

吃完了,我伸出手,把妈的一只手握到手里,妈立刻用她的这只手紧握了我一下,有那麽几分钟,我和妈就只是这麽握着手,而我盯着妈妈的美丽的面容,妈不时抬起她低垂的头,明亮的褐色的眼睛用一种平静但充满意味的眼光看着我,至少在我看来,是那样的。

妈,我轻声说,我希望妹妹早晨所说的话是真的,如果我真的能做你男朋友的话,我会感到很自豪的。

听了这话,妈妈立刻站了起来,把摆在我俩面前的盘子收拾起来,放到水中。

当她转回来时,妈伸出两只手,轻轻把我拉了起来。

接下来的事,我好像在梦中,只知道我俩又拥在一起,妈妈背躺在洗理台上,吻在了一起,天啊,这才是真正的吻,我那一分清醒直觉得感受到妈已经对我开了自己。

过一会儿,我把她抱起来,让她坐在洗理台上,我站在了妈妈的两腿间,紧紧的搂住妈妈温暖的身体。

妈妈用她的双手紧扣住我的脖子,她胸前的一对柔软的双峰紧压在的我胸口。

接着,妈妈的双腿盘住我的腰,就这样,让我更紧的和她绞缠在一起。

洗理台的高度使我的紧绷的阳具恰顶在妈妈两腿之间,这样子我的阳具就只隔着衣物和妈妈的阴紧顶在一起。

我俩张开嘴任由我们的舌头互相的逗弄着,啊,妈妈,我不禁叫了出来,阳具抵在妈妈的最最隐密最最宝贵的地方跳动着。

妈妈已经准备好了,我知道妈妈已经准备好了。

忽然,耳边传来车门关闭的声音,应当是妹妹约会回来了。

我的天,为什麽她要选这个当口才回来呢?那个浑蛋干吗不把她带到一个什麽地方,再留她一会儿呢?

妈妈迅速的从洗理台上跳下来,扯下一条纸巾,用它来给我擦拭唇上热吻时留下来的口红的痕迹,我也给妈擦了擦,让她看起来更自然一点。

你最好先坐下来,妈妈盯着我跨下的隆起悄声警告我,任谁都会一眼就看到它。

过了一会,妹妹走进厨房,兴高采烈的样子,看起来晚上的约会不错,约会怎麽样啊,我挤眉弄眼的问她。

怎麽样?!妹妹拉长了声调,才不告诉你呢!

我们一起笑了起来,妈妈给妹妹也弄了一份蛋糕和一杯巧克力,妹妹约会的兴奋劲儿还没过,就坐在那儿,拣些个事说个没完,最处妈妈起身说了声晚安,就回去了。

我快要恨死了,大好的机会就这样子溜走了,我不知道什麽时候才能再有这样好的机会。

妈妈走后不久,妹妹过了兴头也去休息了。

我无可奈何,走进客厅,坐在沙发上,客厅里面只有外边的街灯,顺着窗投进来半明半暗的灯光。

如果我和妈妈能再早一点儿的话,又或者妈妈能在白天的时候就给我一次机会,那样我和妈就会有数个小时来完成我和她之间的。

而现在,妈妈去睡了,如果她睡前再仔细的想一想,如果妈妈因而又变了心意,那麽很可能我永远也不能够再有这样的一次机会,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我真的不知道我该如何过下去。

这时,我忽然听到地板上传来轻微的吱呀的声音,然后是一阵索索的声音。

我的心差点儿就停止了跳动。

是妈妈,是妈妈正站在楼梯口处的小巧而娇美的身影。

我像被雷中一样,傻呆着坐在沙发上看着妈妈轻轻向我走来,然后坐在我身边。

接着我就又一次紧紧抱住了她,把她柔顺的娇躯重又搂入怀中,妈妈身上穿着羊毛的睡袍,我想知道在睡袍下面她都穿了些什麽。

妈妈的睡袍仅只松松的系着,微微的开着,我试探着将手伸了进去,啊,我触到的是妈妈光裸的肌肤!我的手在妈妈光滑柔软的乳房上握了满把,感到她的乳头硬硬的顶着我的手,当我不自禁的在她的乳房上揉弄时,妈妈从口中发出腻人的呻吟,把她的唇向我凑过来,妈妈的乳房感觉很好,我曾揉过其他女孩儿的乳房,有一些比妈妈的要大,但还是妈妈的乳房握在手中感觉最好,我挣开妈妈的吻,把嘴向下移动,直到含住妈妈的乳头。

妈妈伸出手,从後面捧着我的头,扭动着自己的身体,睡袍也打得更开了。

我抽开她睡袍的结,睡袍应手向两侧滑开,我缓缓的将她的睡袍全部的打开,妈妈的完美的肉体第一次完整的呈现在我面前,从窗子透过的灯光虽然并不很亮,但足够让我看清楚眼前这具白晰的美体,妈妈的乳房圆润而挺实,在她的胸前挺出,她的大腿曲线就向是水一般的滑下直至脚踝,还有诱人的臀线,恰在好处的肚脐,微微起的小腹,一切都至于完美,富有女人的韵味。

就在妈完美的大腿之间,是一处精美的‘V ’形的柔美的阴毛,而对我来说,这个世界上最可宝贵的一处所在,就隐藏在这萋萋的芳草下面。

啊,摆在我面前妈妈的肉体,比我的想象更要完美,我从前的狂想从来也没有带给我像妈妈的真实的肉体所带给的震撼。

我的手在妈妈柔软的大腿和结实的腹部滑行。

让我的手指穿行在她的美丽隆起的耻丘上柔美的阴毛中,妈妈把大腿打开,我的手於是履在她的温暖湿润的阴户上,立刻我仿佛置身天堂,什麽也无法与此刻的快乐相比,我以往交往的几个女孩儿与我眼前的这个美丽的妈妈相比立时失去了颜色,啊妈妈,妈妈,此刻我甚至不能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

妈妈用她的臂搂住我的脖子,在我耳边柔声相求道,快把衣服脱了,妈要你,妈要你的我发狂一般的在妈的帮助下脱去衣衫,全身像妈一样赤裸后,妈仰身躺下,把我拉到她身上,她将一只脚搭在沙发靠背上,另一只就放在地板上,把两腿尽量的打开,像是一朵绽开的花。

妈伸出她的一只小巧的手握着我的,低呼了出来,天啊,你的,这麽大啊。

巨大的并没有让妈退缩,妈把它拉到她的打开了的双腿间,用另一只手轻分开她的双唇,把它放在她的爱的入口处。

我一直看着,因为妈妈的个子比较小,她的花房可能会很紧。

我轻轻绷起臀部,缓慢轻柔的把 推进妈妈的很窄小的湿润的。

妈妈已经很湿了,否则的话,我真怀疑我的巨能推得进她那麽窄 .我强抑住把自己猛刺进妈妈肉体的慾望,继续着我缓慢的推进抽出的动作。

一点一点的我把全部推进妈妈的身体里面,直到我的阴毛和妈妈的阴毛缠绵在一起,而我的两个丸抵在妈妈的臀丘上。

我想我的已经到了妈妈的极限,如果我的再多长一点点,也不可能再放得进了,妈妈已经被我塞得满满的,对妈妈来说,可以说是刚刚好合适。

当我全部进入妈妈的身体之后,我稍稍停了一会,享受着自己的整根被妈妈温暖,湿滑的阴道紧紧拥抱的感觉。

当我的巨大的缓缓插进妈妈的娇柔而多汁的爱时,妈妈不时的低声呻吟出来,然而仍然扭动自己的下体对我的侵入曲意逢迎。

大概因为我的太大,侵入到了她以前从未被触碰过的处女地,妈妈的呻吟听起来带着一些儿疼痛的感受,但仅管这样,看得出,妈很想要,她很想要我进入她身体的极深处。

於是当我已经进入到她肉体所能的极限,稍事停顿的那一刻,妈妈的全身因为激动而颤抖起来,我的耳边传来妈妈一遍遍的低声的娇语,啊啊,啊,这太让人难以置信了,我们终於,终於做了,啊,啊啊,她的娇语中杂着疼的间断的呻吟。

妈妈,你还好吗?我疼惜的问她,我是不是弄疼你了?

啊,不,不是的,你在我身体里的感觉太好了,很涨,很满,真的很美妙的感觉。

我俯下头,在妈妈的唇上印上一个吻,妈热切的把她的舌头伸了过来,同时,向我抬起下身。

我知道这是妈的暗示,告诉我她已经好了,於是开始在她身体里抽动起来。

温柔而轻缓的把我的略感刺疼的从她的紧迫的中抽出,然后再轻轻插进去。

渐渐的我感觉到妈妈的里面变得更滑了些,但她仍然给我一种仿佛处女一样的紧紧的感觉,当我向她体内插入的时候,妈开始抬起臀来回应我的插入的动作。

她让我把她的臀深深的日进沙发的软垫里,而当我回抽时,妈妈会被垫子的弹力弹回迎凑着我的动作。

我开始把玩妈妈的光滑而饱满的乳房,一边不停的抽插着妈妈,亲吻着妈妈,一边挤压,捏弄她的乳房和乳头。

妈妈的手兴奋的在我的背上快迅的滑动,有时会滑到我的臀上。

天啊,能让自己的插到亲爱的的妈妈的紧张而又滑嫩的中,能让自己的舌头挑逗玩弄着母亲的舌头,能够自在的抚摸妈妈的滑软的美体的同时,感受母亲的手在自己背上抚摸带来的快感,还能有比这更让人迷醉的事吗,说什麽我也不会相信的。

从妈妈的唇中,喉中传来轻柔的呻吟声,有时又会像在哭泣一般,表达着母亲肉体和精神上的快乐,我也不由得叫了出来,轻轻的把那快乐的音符吐进吻在一起的妈妈的口中。

妈妈现在开始比较激烈的把自己的香臀抬起迎合我抽送的动作,我知道妈妈想要再快一点,而我恰恰正想要这样,我开始更快更猛的日进她的爱,我像是着了火一样,大力的耕耘着母亲的肉体,从来没有这样舒服过,这样激动过。

当我写下这些时,此刻也还能完全体会到当日的感觉。

妈妈就快要到达她的顶点了,她开始不自主的剧烈摆动她的腰腹,香舌在我口中迅速的钻进钻出,她的呻吟也开始变得急促而不连续,到了后来更成了一种仿佛被住时才能发出的呻吟声。

这时妈妈的手已经紧紧的扣住我的臀,每一次的插入都把我更深的拉进她的肉体,接着把两条美腿缠在我的腰部,好让我更深更猛的插入她现在已经非常多汁的美肉中,我将双手滑到她的两枚丰美的臀瓣上,好在我猛插进去时能插到她肉体的更深处,我开始更猛烈的动作,每一下都更猛更深,我的热烫的武器穿刺着妈妈的泊泊流出爱液的战抖的下体。

我惊叹着,像妈这样娇柔的女人怎能承受我这样激烈的冲击。

妈妈的肉体在我的狂烈的动作下像大风浪中的小船,然而妈妈的动作仍在告诉我她还要我更快更猛烈的爱。

此时我俩就如是超效运转的,专用来做爱的机器一样,协同的节奏,良好的润滑了,而且密切的吻合着,此起彼伏,此进彼出,我不知道我怎麽才坚持了这麽久,事实上,自进入妈妈的魔力一般的下体后,我每一秒中都处在的边缘,而现在我再也忍不住了,但是,我用尽全身的力量绷紧了我的肌肉,不,还不能,妈还没到,我要让这一次变成妈有生以来最好的一次,妈妈,妈妈,啊,妈妈,到了,妈妈也到了。

我插得很深很深,妈妈的臀被我深深日进沙发的垫里,然后,当她被反弹回来时,几将我俩一起都抬到空中,每一下深插都伴着我从喉中发出的兽样的闷声,而母亲的呻吟也连绵在了一起,我和妈的口仍贴在一起,口对口急促喘息着,脸上都是汗水和唾液所弄湿,现在我和妈妈就像是两只纯粹的兽,用了身体里所有的野性纠缠在一起,一刻也无从分离。

终於妈发出一种挣扎一样的嘶声,美妙的女体忽然拉直,将背部如同一张美丽的弓一般的弯曲,将妙臀送在空中缠绵着我的下体。

妈全身剧烈痉挛着,我感到她的肉紧紧的着我,像抽泣时的动作,啊,妈妈来了,而我终於放松了绷紧的肌肉。

当我开始感到要在妈妈的腹中喷射时,感受到那无以伦比的放射感时,我终於吼了出来,同时,把下身直刺入我的母亲战抖的极深处,就在那里把对妈妈的爱一波一波的喷给妈妈的深处。

狂喜的波浪开始在我的全身荡漾,从前从未有过的快感,从未有过的感受,而这一切当我感觉到妈妈的高潮像我一样的猛烈后更使我向更高处攀。

好像是中了魔盎一样,我和妈妈相拥在一起,共同体会这令人战粟的快感,像是过了很长的时间一样,很长很长的一难以言表的欣悦的时光。

终於妈妈发出了一声长长的满足的叹息,绷直了的美体重又陷入到沙发中。

我也从那顶峰处回落下来,让疲惫的身体躺在妈妈的身上,就这样让呼吸舒缓下来。

过了一会,我忽然想到我全身的重量都压在妈的身上,於是,就调整一下身体,让妈轻缓一下,但我很小心让我的下体和妈仍然结合在一起。

好长时间我和妈都没说话,和妈妈的这次经历让我和她都有一种很感激的难以表达的感受。

我的整个心翱翔在快乐和骄傲之中。

能让自己的精液,我自己的种子,深深播洒在妈妈的心甘情愿的下体,让我有种自豪的感觉。

十八年前,就是妈体内这片沃土孕育了我的生命,而此刻,这片沃土又被我的精液,我的创造生命的种子所充满,滋润……这个想法猛然中了我。

终於,妈妈睁开她美丽的眼睛,带着深深的情意望着我,她绽开笑容,浑身上下洋着与自己深圳爱的人刚刚做爱之后的那种幸福的光芒,噢,我爱你,此刻妈妈的声音变得有点儿嘶哑,我还从未感到这麽好过,天,这真是,我也一样,妈,我说,我从来不知道我能这麽幸福,我太爱你了,妈,你是我最好的爱人,听人说,那儿大还是小并没有很大的差别,可是,妈妈小声的说,可是,你的,你的,,谢谢你,谢谢你让妈感觉这麽好。

妈,你的快乐也就是我的,我动情的吻着妈妈。

啊,不,不只是因为这麽长的一次……妈妈轻声笑了出来,如果你以为妈只是想要享受性的快乐,那你就错了。

妈妈伸手捧着我的脸,盯着我,大的褐色的眼睛里闪烁着爱的涡流,嗯,妈妈的好孩子,妈爱你胜过这世上的一切。

妈妈对我的真情立刻又让我兴奋起来,我的下体重又紧绷起来,在妈妈湿透了的中跳动,很快又和刚开始时一般的硬挺,啊,我的天,妈妈嘴角挂着笑,惊叹着,它又要动了,那当然,看看它面前摆着什麽样子的诱呢!这个世界上最美,最性感的女人呢!

我和妈妈又再次拥吻,热烈的相互爱抚,过了一小会儿,我的躁动的又开始在妈妈身上进进出出起来。

这一回,我缓慢而轻柔的抽送着我的妈妈,客厅中充满着官能的堕落美感,亲吻和爱抚倾诉着母子间的柔情。

渐渐地这温柔的焰又熊熊的燃起,我和妈妈又一次的在激烈的做爱中一同攀升到官能的愉悦的顶峰。

当我和妈终於又从快感的天堂回来,最後要打开我和妈之间爱的纽带时,已经是早晨的三点钟了。

尽管我和妈的爱液大都粘在妈妈的睡袍上,仍有好些粘在了沙发上,我和妈妈一同把沙发清理好,我陪着妈走到她卧房门口,最後抚摸了妈妈的乳房和她的娇臀,轻轻的送给妈一个吻,而妈妈的手也重重的迅速的在我的捏了一下。

第二天是除夕,家里的每个人都很高兴,甚至一向严肃的爸爸也是。

但最快乐的要数妈妈,她整个人都沉浸在一种仿佛重生的喜悦之中,我从来没有见过她这麽的快乐,这也让我非常的高兴,因为我知道这是因为昨夜妈妈多年来的空虚重新由儿子的和精液所填补。

这一天有好几次,当我和妈有机会单独在一起时,我和她秘密热吻在一起,一边互相爱抚,共同堕落在这为世俗不容的快感中。

我非常小心才能在爸和妹妹面前掩我的绷起的下体。

由於是节日,当晚爸多喝了几杯,因而,早早的就上床去歇息了。

妹妹要和她的男友参加一个迎接新年钟声的聚会,於是我和妈妈决定我俩一起去教堂参加仪式。

仅管我和之间有了乱伦的关系,这在圣经里是属于一种最坏的罪恶,所以我俩一起去参加仪式,听起来是有点儿奇怪。

但是,我觉得我应当去感谢上帝,因为我认为是他把我的母亲送给了我,在我和妈一起去的路上,我和妈就这个问题交谈了一会儿,我才发觉,原来妈和我一样,也有这种想法。

妈妈对我俩的这种关系的实际的想法,是在后来我才了解到的。

现在听起来,似乎是在为已经发生了的事寻找一个藉口,平衡在心中的那种罪恶与不安的感觉。

但我可以发誓,我和妈都以为直到现在我们仍然是这麽想而且是从心底里认为我和她的这种超乎寻常的母子之爱,包括发生在我俩间的两性的关系,是一件神圣的事,是上帝赐与我俩的一件宝贵的礼物。

对妈来讲,她是这样告诉我的,当我刚发觉你对我的那种超出了寻常母子间正常关系的态度,而且发觉你的这种态度让我有种兴奋的感觉时,我就想了很多,很深。

最後就有了一个想法,我想上帝给了人类性,并不只是要让人类能够繁衍,也是赐给人类的一份快乐。

这样当我们在表达自己爱的感受时,能纵情享受性带来的快乐。

如果我爱某个人胜过了爱其他的人就像是我对你一样那麽我除了将我的肉体心甘情愿的奉献给你以外,就再找不出另外一种能表达这种深情的方法了。

我知道你很想要和我做爱,而且也知道这样会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