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乱伦 > 正文

移魂[繁体]

来源:未知 时间:2018-03-06 19:25

《 大学宿舍艳遇》

《静芬的单身日记2》

我睁开双眼,凝凝的看着天花板,我想坐直起来却感到浑身酸软无力。

「醒来了吗?」一把少女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右手只感到被紧紧的握着,

像害怕松开了便再抓不着一样。

「想坐起来吗?」她小心翼翼的扶着我,让我坐直起来,我看着她,满脸疑

惑。

「怎么样?感觉好点了吗?」她轻柔的说着,眼睛却开始变得湿润起来。

「凯仪……」我还是满脸疑团,正待问她的时候,她却扑到我的怀里哭了起

来。我被她的举动吓了一跳,但更让我吃惊的是,咏霞这时走了进来。

咏霞是我的女朋友,这刻被她看见我抱着另一个女孩,更要命的是,凯仪是

她最要好的朋友,可以想像这刻我焦急的模样。我想要推开凯仪,可是我现在却

没有这种气力,真不知道要如何打完场。

「你没事吗?」咏霞走过来殷设地问,我则看着她不懂回答。咏霞看见我抱

着凯仪竟然没有怒恼,更没有半点惊奇,我真是给她的「冷漠」吓怕。

「霞……发生了甚么……事吗?」我结结巴巴的问。

这时倒是凯仪和咏霞两眼直瞪,一脸奇怪的样子。

「你撞车嘛。」凯仪对我说:「这里是医院。」

她们看来是误会了我的问题,我知道自己遇到意外,车子失控的撞到灯柱,

那之后我还是清醒着,直到救护员把我抬上救护车后才昏倒过去,这些事我还是

记得的。我想问的是:咏霞才是我的女朋友,怎么你们的身份像倒转了?

对了!子轩呢?他怎样了?他跟我同车的嘛!他伤得怎样了?

我正要开口,凯仪却快我一步问道:「他如何呢?」

「刚刚过了危险期,不过还没有醒过来。」霞一脸愁容接着对我说:「对不

起!连累你了,我代家文向你道歉。」

家文???

我不是好端端的坐在这里吗?怎么了?这到底是发生了甚么事?

「轩!轩!怎么了?你没事吧?」凯仪看到我的样子开始担心起来。

我望着凯仪,又看看咏霞,无力地说:「不知道,我……我想睡一睡。」我

想我一定是在造梦了,可是为甚么会这么真实?

我看着镜子里子轩的样子,再一次用力地拍打双颊,疼痛的感觉让我知道我

并不是在梦境中。身份倒转了的不是咏霞和凯仪,而是我和子轩!当初看见自己

的样子时,一时间真的不可以接受,我怎么会变成另一个人,像疯了般的旁徨无

助。那时连凯仪和咏霞也给我不寻常的举动吓得不知所措,那些自以为是的医生

还以为我患了灾难创伤症,不断给我做心理治疗,现在想起来还觉得好笑。

后来,我要求凯仪带我见见自己,那种感觉真的好难受,看见自己躺在床上

被急救仪器围住,看着咏霞为自己难过神伤,那种心痛的感觉,真的有股冲动想

告诉大家说我才是家文!可是,我知道这一定没有人相信,因为,连我自己也不

相信。

住了一个月医院,「我」的身体也康复过来,而另一个我还在昏睡着,但也

渡过了危险期。我忍耐着,暂时饰演子轩,看看上天要给我玩甚么把戏。

回到家的感觉本应是舒适自然,可是此刻我却没有这种感觉,因为这里毕竟

是子轩的家。我躺到床上,思索着往后的打算。

「来,快点儿吃药。」凯仪蹲在床边望着我轻声说。

凯仪是子轩的女朋友,脸蛋圆圆的很可爱,留着一头柔亮的长发,身形瘦削

的她特别显出她上围的份量,只嫌她长得不太高,否则,必定有条件跑去当模特

儿。看着凯仪为着子轩而劳碌,我总觉得像在欺骗她的感情一样,心底有点儿过

意不去。

「对不起。」我是用家文的身份向她道歉,可是我知她是不会明白。

「傻瓜!」说着在我的脸上吻了一下,催促我吃药之后便帮我打扫四周。子

轩的家也颇简朴,没有分明的间隔,除了洗手间外,基本上就是开放式的。

我躺在床上看着忙碌的凯仪,看着她可爱的俏脸,看着她丰满的胸部,想像

着那柔软的质感,想像着她跟子轩的床笫之间,想着自己就是子轩……

该死!我拍了拍自己的头,竟然对好朋友的女朋友生起邪念,怎样对得起子

轩、又怎样跟咏霞交待呢?

可是……这身体还是子轩嘛……

我看着凯仪想得出神的时候,凯仪倒不知何时已走到我的身旁,默默的看着

我。

「怎么了?」凯仪跪在床边问我,这时我才回过神来,看着她的脸孔,想起

刚才的念头,登时脸红耳热起来。

「你在看着我干嘛?」凯仪倒不肯放过我,向我靠过来,丰满的胸部压在我

的手臂上,我下意识的避开过来。

「你怎么变得这么老实了?」女人的直觉可真不是盖的,心想着不能让她起

疑,怎样也要做亲昵点做做样子。

「睡了一场大觉嘛,老实点不好吗?」说时轻抚着她的长发,柔软顺滑的发

质散发着点点清香,我不禁有点儿心动起来。

凯仪伏在我的胸膛上,笑着说:「可是这里还是不太老实。」说着用手隔着

裤子抚弄着那不知何时撑得像个帐蓬的那话儿。

真的不是闹着玩的!凯仪抬起头看着我,她眼睛发出摄人的柔情目光叫我心

神迷醉,也记不起自己是谁了,低下头便跟她吻了起来。柔软的嘴唇双触轻轻的

吸吮着,渐渐的感觉不足够,舌头开始向对方探索,交错纠缠的激吻着。凯仪爬

到我的身上,我抚着她秀发的手也不安份的在她的身躯游走,隔着衣衫抚摸着她

的身体,这一刻我是停不下来的了。

我坐直起来,抱着凯仪的腰,让她坐在我的大腿上,可是吸吮着的嘴唇还是

没有放开。我双手开始寻找她衣衫的边缘,手指不断的在她腰肢轻扫着,这倒弄

得凯仪酸痒难受,不停地扭动着腰肢用手按着我的双手,我倒淘气的真的给她抓

痒,最后她忍不住的笑起来,双手轻轻的拍打我的胸膛。

「痛……痛……」我也笑着说。

「我不理你了!色鬼!」凯仪嘴里是这么说,可是自己倒动手脱下自己的上

衣,看着雪白肌嫩的皮肤和包裹着丰胸酥胸的浅篮色胸围,我可以清楚地听到自

己的心跳声。我轻轻的抚摸着她嫩滑的肌肤,吻着她柔软的躯体,嘴唇最后还是

离不开她丰满的胸部,亲吻着露出在胸围外柔软的部份。凯仪双手紧紧的压着我

的头,不让我离开她的胸口,喉头里发出欢愉的叹气声。

我把凯仪慢慢的放在床上,右手挠到她背后摸索着解除防线的机关。

「嘻~~」凯仪娇笑起来,喃喃的说:「傻瓜,这是前扣的。」

啊!怪不得找不着扭扣呢!被她这么一笑,我是有点窘起来,心想这怎可以

让她看见,脑筋一转,左手便悄悄的伸进她裤子里去。凯仪很快的便惊觉我的突

袭,双手马上按住了我的左手,可是我的手掌是感到幼软的阴毛,手指尖更刚好

摸到她的阴部处。

「啊……呀……」我右手解开她的胸围,贪焚的嘴唇便一口咬住她凸起的乳

尖,左手的手指同时开始去捏弄她的阴核,凯仪只是被这么一弄,便开始娇喘连

连,按住我的双手也无力起来。我吸吮着另一个乳房的乳尖,右手搓弄着另一个

乳房,左手再进一步的伸展,中指慢慢的插入阴穴里掘弄着。

「唔……呀……好……」凯仪似乎很满意这样子被我玩弄,半闭着眼睛吞

了几口口水,口中泄出无尽诱人甜美的气息。指尖也越来越感到湿润,我也忍耐

到极点,雄纠纠的阳具囚在裤子里好不难受,我扒光自己的衣服,露出狰狞的肉

棒,凯仪自己也脱掉裤子和内裤,毫不羞耻的张开双腿,唿唤着我插入。

我看着凯仪湿润的肉穴,慾念高涨的我也放弃了手足之慾,挺着硬磞磞的肉

棒,向着凯仪的阴穴内挺进。我握着肉棒在她的阴穴外摩擦着,只想润湿一下干

巴巴的肉棒,但可想不到是苦了凯仪,以为我在戏弄她不插进去,嘺嗲的说道:

「啊……不要弄了……快点给我吧……」说着更伸手握住我的肉棒,引导着它进

入肉穴内。

我看着她的淫态,便顺着她意思让她带我进入她的体内。湿滑的阴穴让龟头

很容易的便挤入她的肉穴内,只听到她发出低沉的唿吸声,像要抑制自己高涨的

情绪,我稍稍的让龟头退出阴穴,凯仪眉间马上紧锁起来,正又要投诉的时候,

我便一下子的将整枝肉棒刺进她的阴穴内去。

「啊呀……呀……」凯仪发出高亢的尖叫,差点震破我的耳膜,双手又开始

胡乱地拍打着我的胸口,抗议道:「呀啊……你是要弄死……我吗?……啊……

呀……」我摆动着我的腰部回答她,轻缓的抽插着她的肉穴,双手搓揉着她抖动

的双乳,凯仪也闭目享受着缠绵的一刻。

我看着凯仪的淫态,心想竟然这样子把朋友的女友上了,虽然我现在是他,

可是身体里面却是我呢,而且更发现这小妮子还真的满淫荡呢,比起咏霞含蓄的

样子,真的是别有一番滋味。

「轩……从后面来吧。」凯仪把我唤回来,竟然要我从后面干她。

「你还真淫荡。」我不经意的脱口而出,但马上就后悔起来。凯仪转身趴在

床上,毫不介意我的说话,还娇笑着说:「啍!这是谁害的!」

真想不到子轩可以把凯仪调教得这么……淫贱呢!我和颇保守的咏霞做爱那

会有这么多花款,我也不会刻意叫她满足我,虽不致于枯燥乏味,但也没有甚么

特别的激情。我对凯仪的性趣又强烈起来,将阳具顶进她阴穴内便疯狂的抽插冲

刺起来,双手用力挤压着她丰满的乳房至变形,两指夹压着乳头扭动拉扯着,不

再怜香惜玉的摧残放荡着,凯仪也乐得呻吟淫叫起来,四周一下子的淫靡起来。

我跟凯仪交换了几过体位,凯仪没有反对的一一照做,而且更表现得比我还

要雀跃,我从咏霞身上得不到的性满足,现在竟然在凯仪身上实现过来。

我把凯仪平放在床上,这时我俩也汗流浃背,刚才一连串的体位确实让我们

增添不少性兴奋,但却让我们感到有点疲累。

「轩,你今天好厉害呢,我来了三次了。」说着又跟我亲吻起来。

其实我自己也觉得不一样,或者这身体毕竟是子轩的,他的耐力比我要好,

直到现在我还未有射精的冲动。我跟咏霞做爱时往往是十五分钟左右便弃甲投降

了,现在弄了差不多一小时有多了,凯仪还来了三次高潮呢!

「你累了吗?」凯仪摇了摇头,我又摇动我的腰部,抽插着已经湿煳煳的阴

穴。凯仪双腿缠着我的腰,每次我用力压入她肉穴内时,她都会紧紧的挟着我,

我知道她其实也很辛苦的了,肉穴的分秘也开始减少了,再这样子搞下去的话我

怕会弄伤她,虽然她不真的是我的女友,但也不能待她像性奴一样不顾一切的淫

辱她吧。

我跟凯仪耳语一番,凯仪又是对我一阵乱打,骂我变态,其实我只是要求她

说点淫秽的说话罢了,好让我可以快点到达高潮而已。

「啊……亲爱的……快点肏烂我的肉穴吧……」凯仪还是照我的意思说起淫

话来,我集中精神,腰部随着感觉而摇动,双手把玩着她因激烈抽插而晃动的双

乳,用身体每一部分感受着这官能的刺激。

「啊……好舒服!我要更多啊……呀……我还要跟其他……男人的肉棒……

是谁也好啊……我要他们排队……啊啊……插我的……啊…淫穴……让他们……

将精液……射啊……进去呢……快点啊……」

凯仪的淫语是真的给我很大刺激,只感觉到从鼠蹊处传来麻痒的感觉,我加

快抽插的频率,凯仪的肉穴再次急速的痉挛着,她又一次要攀上高潮了。我射精

的感觉渐浓,动作的幅度亦大起来,我拉着凯仪双腿让她的小腿勾挂在我的肩上

做出更深入的抽插,睡床也因这地动山摇的活塞运动而发出「吱、吱」不断的声

音,凯仪本来叫得嘶声力竭的呻吟秽语也说不出来,肉穴激烈的抽搐挤压着山雨

欲来的肉棒,射精的警号在我脑海里响起来。

这时候,四周突然一片漆黑,我像被吸进一个黑洞里去。这现像令我吓了一

跳,因为我的意识还是清清楚楚,但眼前只看到黑暗。黑暗里头渐渐映出影像,

这更叫我吃惊,因为我看到的是子轩,他被锁起来不能动弹,眼神有点无奈。

「呀~~」凯仪发出一声闷啍把我拉回现实里去,我也感到一阵舒泰,又是

一阵湿暖的热流打在龟头上,肉棒抽动了一下,精液就喷射出来,全数打进凯仪

淫荡的肉穴内。我紧抱着正在享受精液滋润的凯仪,心里乏起了阵阵不安的罪恶

感。

激情过后,凯仪抱着了我,在我耳边轻声的说:「我很舒服。」然后又沉沉

的昏睡过去,我脑里却想着刚才子轩的影像,看看自己和凯仪还交合着的私处,

是不是子轩知道我在玩弄他的女友而从潜意识里走出来呢?

子轩的影像并没有让我停止和凯仪做爱,那晚我们在餐桌上又欢愉地疯狂做

爱,因为凯仪实在给我很多从前不能从咏霞身上得到的性快感,虽然射精的霎间

没有再出现影像,但我还是有点儿内疚的心理,可是我知道这刻我是没法离开凯

仪淫荡的肉体。我心知对不起他们,但现在我已经是子轩,也不知能不能回到自

己的身体里去,我现在只能尽力的做好我这个「我」的角色。

「呀啊……啊……哎…呀……」凯仪发出欢愉的呻吟,双手不能自制的搓压

着自己丰满的乳房,手指夹压着充血的乳头抖动着。舌头在外阴舐弄令凯仪心痒

难捺,恨不得有一根坚硬的肉棒马上插入她那淫荡的肉穴。

「噗泊……噗……」吸吮肉穴发出的声音听起来特别引人兴奋,凯仪的淫水

像停不了的一点一点的从肉穴内吸出来。

「呀~~」凯仪突然发出凄美的浪叫,身体硬直的拱起来,像要到达高潮前

失神的状态。敏感的阴核给人轻咬磨动,竟然一下子的让凯仪攀到顶峰,但肉穴

内仍然感到一阵空虚。

舌头慢慢轻探入湿润的肉穴,更让凯仪渴求那种充实的感觉。舌头在肉穴内

抖动着,凯仪的呻吟也开始急速起来,双腿紧紧夹着不让那舌头离开她的肉穴,

身体更开始颤抖起来,在高潮的一刻,汨汨的淫水一下子的涌流出来。

享受着高潮的凯仪忧忧的看着我,但我还是挠着双手,依然坐在一旁看着她

们……

很多时候,我们以为自己很聪明,以为自己掌握了很多很多,以为自己对身

边每一件事都很清楚;但,有一日,我们会发现,其实我们所知道的,却是半点

也不认识。

「好老公,怎么今晚这么厉害呢?」凯仪伏在我的肩膊上说:「弄这么久了

还没射出来呢!」

我抱着她,双手搓揉抚摸着她一双充满弹性的乳房,心底里却想着刚才做爱

时那种奇怪的感觉。对呢,只是一种感觉,我也不知道是甚么原因,突然间觉得

有一种强烈的快感袭来,肚子里昇起了一阵热气,射精的感觉变得浓烈起来。

我拉着凯仪双腿放慢抽插的动作,试着减缓那射精的感觉,可是那种感觉却

是更浓郁起来,如箭在弦的要放射出来。我见控制不了,便顺着那感觉剧烈的摆

动腰部,让肉棒深入刺进凯仪的淫穴里去,凯仪的肉壁急剧的抽搐磨压着肉棒,

我感到一种释放的感觉,精液便散打开来……

可是,那只是一种感觉,是射精那一刻快感的感觉,抽插着凯仪肉穴的肉棒

却没有吐出精液来,而且更是生龙活虎、坚硬如柱的塞在湿热的淫穴里。

「不好吗?待会再要你享用呢!」我虽然心里有点担心,暗想子轩的身体会

不会有甚么毛病,但嘴里对着凯仪说的却是另一回事。

「见鬼!你是在折磨我!」凯仪撒起娇来。

我和凯仪便这样子的聊起来,我不断的从凯仪身上知道更多子轩日常生活的

事,好让我日后更好的饰演着子轩的角色,幸好自己对套人说话还有点本事,凯

仪也没感到半点奇怪。

说着说着,竟然给说到子轩和凯仪的性事来,凯仪拍了拍我搓弄着她乳房的

手说:「你就是这么讨厌,聊天时总喜欢这样子弄人家的胸部。」我心里有点奇

怪,这可是子轩的怪癖来吧?可是我半点也不知道,但却是不知不觉的做着他的

习惯来。

「这小坏蛋还是怎么精神……」凯仪看着还昂抖抖的肉棒,伸手去抚摸着它

对我说:「我那里有点痛呢,我帮你……吸出来吧!」

凯仪用舌头从肉棒的根部舔到肉冠,左手则轻压着阴囊,我只感到阵阵的舒

爽。凯仪用右手扶起肉棒,舌头就在龟头处打转舐弄,然后用舌尖轻轻顶开顶端

的玉门。

「唿……」我不禁唿出口气,凯仪娇俏的看着我,然后慢慢的把龟头吸进小

嘴里去。湿热的感觉是跟在肉穴时的别有不同,小嘴里的舌头还是不断的在龟头

上打圈,右手则开始上下的套弄着。

「噗噗……噗……」吸吮着肉棒的声音给我很强烈的刺激,凯仪不缓不急的

套弄着肉棒,然后又一下子的将整枝肉棒吞进口里,我甚至可以感受到龟头顶到

喉头的软肉。凯仪的头上下的一吸一吐,肉棒就像在干穴一样的在她口中进进出

山,她舌头的运用更是叫我心神迷醉。

凯仪慢慢的吐出肉棒,小嘴和肉棒连着一丝透明的唾液,她又伸出舌头,巡

游着整枝肉棒,右手继续上下搓捋着。舌头舔到阴囊的位置,凯仪就将一边的阴

囊吸进口里含弄着,这刺激是我从来未尝过的。

「唔…唔…」凯仪再次把肉棒吞进口里,激烈的吞吐着,我也亮不吝啬的准

备发放,微热的肉棒给凯仪射精的警号,凯仪套弄得更是积极深入,我也摆动着

腰部刺入她的小嘴里,只感到精关一松,热流从肉棒顶端不住发放,在凯仪口中

激射出来。

凯仪一边吸吮着射出来的精液,一边看着我,我看着她说:「不喜欢的话,

就吐出来吧!」凯仪却是骨碌的将子孙给一一吃进肚子里去,说:「哪会不喜欢

呢,而且……我还想要多点呢!」说着又把肉棒放进小嘴里去,我也闭起双眼准

备享受第二次的口交手淫。

我看着躺在病床上的「家文」,见到自己的身体慢慢的被药物折腾得瘦削起

来,心里又是一阵酸疼。坐在身旁的咏霞也没以前那么精神,为了照顾我,差不

多每天都跑到医院去,我的心是多么的感激和愧疚。愧疚的是,出院后的这一个

星期,我差不多都沉醉在凯仪淫荡的肉体上,也忘记了这个在我身边担心着我的

人。

「对不起……」我向咏霞说:「……我甚么也没帮上忙。」

咏霞只是摇摇头没说甚么,待一会儿便离开病房到洗手间去。

这时,一个护士进来要给家文打针,我本来打算回避一下,但见到这个护士

颇为标致,一头清爽的短发顶着白色的护士帽,一身白色护士服,一双穿着白色

丝袜的幼长美腿加一双白色的鞋子,弄得她整个人也白净起来,只是胸部的份量

是少了点。

「呀!」我痛得叫出声来,只觉得右手的手臂像被针銡了一下般痛楚,看看

那护士,她却是正在给家文打针。她也看过我这边,看看我发生甚么事。

「没甚么,我只是代他叫出来吧。」她「噗哧」一声的笑了出来,那笑容看

上来真的很甜美。

那护士离开之后,我心里有点奇怪,细想着刚才的情况,心里有了些头绪,

正想做点「实验」证实时,咏霞却适时的回来了。我和她再待了一会儿后,便一

起离开医院。

在路途时,我俩都默不做声,时间像过得很漫长一样,我还是首先开口道:

「你看来要多点休息,否则家文醒来看到你却又要昏过来呢!」

咏霞瞄了瞄我,轻轻的笑了一下,气氛像轻松了不少。

「上来休息一下吧。」我可能给这轻松的环境弄煳涂了,竟然用以前家文的

语气邀咏霞到家里来,像在街上搭讪女人回家的混老头。我心里立时毛起来,紧

紧看着咏霞的反应。

「我……没这心情。」咏霞淡然的回答,也不望我一眼。

我也不再作声,陪她到车站去,只是走了再一段路程,咏霞却突然停下脚步

来。我不明所以的看着她,她只是低下头的像在想些甚么,我正要说些甚么的时

候,咏霞却对我说:「也好……也很久没到你家了。」

「随便坐。」咏霞脱下外套,坐在梳化上,脸上尽是疲乏的样子。

在以前,她一定会让着要我按摩,可是我现在的身份却不能跟她那样接近。

「我……想洗过澡。」咏霞又是结结巴巴跟我说。

我点了点头,心想洗澡可以消减不少疲累,便开始埋头找CD碟。

在一大堆的CD碟里花了很多时间,但我还是找到那只咏霞最喜欢听的音乐

的杂锦碟,我记得她只要听到这首音乐,心情便会变得轻松舒缓起来。

我把CD碟放进CD机内,听到浴室的门打开,便转身跟咏霞说:「我找到

一首音乐……」

我没有把话说完,因为当我转身看她的时候,心神勐然一跳,我见到的是我

最熟悉的咏霞:湿淋淋的秀发微散在泛着红霞的俏脸上,双手紧张地掩盖着诱人

的部份,手臂刚好遮着丰满乳房的两点樱桃,但却遮不了那在左乳上颇性感的红

痣。

赤裸裸的她不应该这样子出现在我跟前。

「你……这…是干甚么?…」我喃喃的道,可是声音小得连自己也听不到,

双手也不知是因惊吓还是诱人的情景而颤抖起来,拿着的摇控器也掉到地上。

「啪!」CD机开始放出一首节拍强劲的音乐,咏霞闭上双眼,双手随着音

乐在自己的身体游走,她的脸上虽然还泛着红霞,可是从前只因为害羞,现在是

因为兴奋。

咏霞双手放在自己丰满的胸部,轻轻的搓揉打转,手指不停的抖动,像要告

诉别人她的乳房是多么的柔软。左手指玩弄起微微凸起的乳头,右手却熘滑到不

大浓密的阴毛处,用手指卷动按摩着。

她的腰肢从未停止过摆动,只跟着音乐节奏的起慢而变动,我就像在看艳舞

一样,不,应该是比艳舞还要放荡的表现。咏霞坐到身旁的一张椅子,抚弄阴毛

的手指这时已经触舞着阴户,本以为她要遮盖着玉门,可是右脚这刻却放到椅子

上,让肉穴张开得更大,让我看得更清楚,自清楚手指在肉穴进出的情况。

咏霞两双只手指勾掘着自己的肉穴,进进出出间带出不少淫水,沾湿了整个

肉穴。音乐节拍越快,手指抽插肉穴的速度亦变得越快。她转个身来,俯伏在椅

子上,臀部高举的向着我,让我看到肉穴因手指进出而张合的情况,淫水沿着手

指直流到手腕,然后一滴滴的滴落地上。

音乐混杂着淫声浪语,咏霞再一次坐在椅子上,双腿也呈M型的放到椅子上

去,两只手指已经不明显,因为都隐藏在肉穴的深处。咏霞仰着身子,口中发出

欢愉的鸣叫,像淫妇般祈盼着高潮的来临。只见她双腿硬紧紧的,脚指因兴奋而

屈曲着,她口中发出低长的浪叫,手指一动也不动的紧插着她的淫穴,淫水像缺

堤一样流到椅子上,高潮发出的淫糜气味也传到我的鼻子上来,音乐也适时的完

结过来。

我看着仍沉醉在高潮当中的咏霞,心里的难过突然变得火热起来,那火热来

自我那股被背叛的愤怒,我恨不得扼着她的脖子,让这淫妇马上消失在我跟前。

可是,裤子里的压迫感让找不得不承认刚才我看得很兴奋、很渴望,这渴望更是

我从前未有对咏霞的身体产生过。

咏霞从高潮中清醒过来,看着在凝望着她的我,慢慢的起来走近我身边,双

手温柔的解开我的衣衫。我按着她的手,她的脸突然沉下来,像受到打击一样,

我又是感到一阵奇怪。

「谈一会儿。」我拉她到床上来,让她躺在我的胸膛上,不让她看到我可能

会扭曲的脸,我要试着从咏霞身上套出我……子轩和她的关系。

咏霞脸上多少有点疑惑,不过却又是吞吞吐吐的反问我道:「我还是像以前

一样……像条……死鱼吗?」声音是慢慢的细下去,可是我却听得很清楚,又是

一种闷痛,那该死的子轩做了甚么呢?

「不。」我坚决地而且认真地说,单看她刚才那幕「个人表演」便可知一、

二了。

「当初你却说我像条死鱼一样,对我提不起一点兴趣……」她又是越说越细

声,转头看一看我,又说:「那次我在家文的家里喝醉了酒,家文抱我到房里休

息,不知过了多久,就觉得有人在逗弄我的胸部和……初时我还以为是家文,岂

知睁开双眼却发现是……」咏霞手肘轻轻的打撞在我腔膛上。

我一面搓揉着咏霞的乳房,一面的回想着。那天我们的确喝得醉醺醺的,抱

了咏霞入房后,我又再跟子轩和凯仪碰杯,后来凯仪和子轩也喝得睡了过去,我

跟着也在沙发上醉昏了。

「我本来想叫出来,但是又怕……便一直忍耐着,可是你却说我一点反应也

没有,活像条死鱼一样,便停下来走了出去。」咏霞又是一肘的轻轻招唿我。

该死的子轩!玩了人家的女友还要说人像条死鱼!

「……家文也这样说过……」

『我哪有!』心里很不满的抗议,口里却问道:「是吗?」

「你知道的,他跟你说嘛。」

……的确,我曾经跟子轩谈过,说咏霞对做爱提不起劲,像没有反应一样。

可是,我从来没说过咏霞半点儿坏话,更没有说她像半条死鱼,男人间谈女人不

是很平常的吗,子轩也说过凯仪很火辣呢,难不成我就要搞她一把吗?

「跟着上你家找凯仪,本来她不在我便要走的,你却硬要人家看……那种带

子。」我听到这里突然间很不爽,咏霞给子轩轻薄过还单独的跑上别人家,无论

是甚么理由,也好像叫人搞你嘛!

「你说要像带子里的女人一样懂得迎合男人……是真是假也好,让男人做完

后心里觉得舒服……」我真的怒起来,没给她说完便插口道:「那不就像妓女一

样!」

「如果这样可以摆脱以前的事,我宁可做妓女好了。」咏霞的语气说得很坚

定,坚定得叫我害怕。我和咏霞认识了好长一段日子,却从来没有过问她从前的

一切,我心想,我们只要想将来好了,为甚么要理会对方的过去呢?

「以前的事?」我嘀咕着,可是咏霞却没有说出来的意思。

「后来你竟然要人……」咏霞突然沉默下来。

「自慰嘛!其实没想到你真的会照做。」我从中轻易的估计出来。

「我从来没做过这样的事,竟然要人在你面前做这……」她又是突然默不作

声。

「下流的事吗?可是你表现得挺爽啊!」她的手肘再次打在我的腔膛,可是

今次有点用力。

「然后你竟然赤裸裸的压在我身上……」咏霞这时淡然的说着,我却是努力

平息着自己的怒气,她接着说:「吓了我一跳,你竟然这样子在……自渎……」

这子轩到底是想怎样了?我心里是想不透他的心理。

「可是……你还是自慰到高潮吧!」我冷冷的道。

「……嗯……第一次有这种感觉……」我又是一种吃惊,这样说,不就是跟

我做爱一次也没有高潮吗?

「……你还射在我肚子上呢!」我已经没心情再听下去,我怕再听下去我会

疯起来。

我和咏霞都沉默下来,我的思绪很紊乱,脑袋更像要一下子爆开来。可是,

我知道我必需压抑着,压抑着那脑袋鸣叫的声音。

「那次真的给了你……却…骗了家文……」咏霞声音带点歉意,我却是涨红

了眼,轻揉着乳房的双手不知不觉的开始用力捏弄起来。

「我还以为可以……」咏霞欲言又止,停了好一会才说:「我其实很害怕,

特别是你……你插进来的时候,我想起以前的事……很害怕。但是……家文打来

的电话又叫我兴奋过来。」

混乱的思绪闪出一道光,叫我记起我很多不应该记起的事。

「『公司要加班……怕赶不及来,你……先进场吧。』」我说着,那次我和

咏霞看话剧,可是我等了她很久却没见她出现,她那时对我说要加班,要迟点儿

才来,可是话剧完了半场也不见她的影纵,再打电话到她公司,却又没人接听,

手提电话也关起来了,我还担心她的跑到她家去等她回来。

「你却是看着我对他撒谎……」

我却是完全相信着你,相信你加班后给同事拉了去庆祝,相信你电话没有电,

相信你说的一切一切……事实却是,你在跟那混蛋鬼混!

「你真的这么喜欢做爱吗?」我冷冷将说话吐出来。

咏霞面上一脸犹豫,像不知道怎样回答一样。

「喜欢吗?」

「嗯。」

我起身脱掉自己的衣服,拉起咏霞就向门口走去。咏霞只是跟着我,直到她

看见我打开大门,像要这样子跑出去的时候,她才懂得反抗起来。

「会给人家看见。」她急着说,这时我们已经在屋外的电梯大堂处了。

子轩的家还算是中上阶层,一层有六伙单位,每一个单位都对着电梯大堂,

加上两部电梯和两条楼梯,这样说只要他们打开门或者有人跑出来,就会看见一

对肉虫在这里胡混着。

「不要……啊哎……啊……」咏霞脸上有点焦急,可是当我的手摸弄着她的

乳房和肉穴,身体却是兴奋得颤抖起来。

我吸咬着她的乳首,右手手指插进她的淫肉穴内掘弄着。咏霞双手本来是按

着我的胸膛想要推开我,可是她慢慢湿润的肉穴让她情不自禁的低声呻吟,抗拒

着的手反过来抓着我的肉棒在揉捋着。

我手指抽动得越来越快,想要她「尽情」地喊叫、呻吟,好吸引人好好「观

赏」,可是咏霞却把手放到口中,像用力的咬着一样,死命的强忍着不发出半点

吟声,可喉咙里还是发出阵阵呜叫。

其实我早便留意到,有人从单位的防盗眼偷偷的看着我们,我在咏霞耳边低

声的告诉她,她悄悄望过那单位去,揉捋着肉棒的手套弄得更是有力,看来她对

被人看着做这种事很兴奋的样子。

「叮!」电梯的声响是真的吓了我一跳,但更叫我惊讶的是,咏霞的肉穴突

然强烈地抽搐着,抽插着淫穴的手指像被吸引着一般的被拉进肉穴内去,毫无预

兆的突然推到最高峰。

电梯门徐徐打开,两个穿校服的男生踏出电梯,原本有说有笑的他们看到我

和咏霞,霎时间像静止了一样不懂反应,只呆呆的看着因为高潮而终竟忍不住呻

吟起来的咏霞。

「骨碌~」我可以听到他们吞口水的声音,我看看他们,突然一个很强烈的

念头在脑海里飞过。

「想试试吗?」我对着他们说,他们只是眼睁睁的看着我,像一副听不明白

的样子。

「让你们上她,不懂吗?」我郑重的重申一次。

他们看看对方又看看我,又看着仍在高潮中的咏霞,却还是没有这个胆量。

我把插在肉穴的手指抽出来,咏霞又发出诱人的吟叫,手指上沾满着她晶莹的淫

液。终于他们其中一个看来较年长的向前踏了一步,伸手摸向咏霞的乳房,只见

他触碰到咏霞富弹性的胸部时,身子凛然一震,这小子竟然这样子的射出精来。

我还没再说甚么,他却是拔足甩下同伴跑去了,另一个见状也跟着他一熘烟

的从楼梯跑下去。

我笑了笑,这些傻小子还够可爱。我看看咏霞,她的手还抓着我的肉棒,反

正还有观众嘛,我拉起她的右腿,让她带着肉棒到她的淫穴插去。已经不再需要

润滑一番,肉棒刚抵到肉穴口便被一股吸力扯进去。听到咏霞因被插入充实的呻

吟,我不其然的又怒恼起来,抓着她的大腿,腰用力的将肉棒抽插着她的淫穴,

咏霞更是肆无忌惮的呻吟起来,差点没忘了这里是甚么地方。

根本不需要甚么技巧姿势,在这环境中,咏霞很快再次要高潮起来,肉棒受

到淫肉壁抽搐的挤压,温热的淫水打落在龟头上,舒爽的感觉马上袭击着我的肉

棒。

要是从前的我,这一刻我是毫无疑问的射精了,可是,子轩身体的长处正是

这样。我让咏霞背着我,从后的插进她的淫穴里去,一步一步的抽插着慢慢走回

家里去。我想在这走廊搞了这么长的时间,不是怕再给人发现,而是怕有管理署

或是警察跑来干涉,这倒不是闹着玩的。

我和咏霞回到家后,我没有拉她到床上来,而是把她推跌在地上便开始淫辱

她,我抽插的同时更发现了新的卖点。我将肉棒从淫穴抽出来,插进另一个淫洞

里去。

「不……呀~~~不~~呀~~痛~~」咏霞被我无情的刺入弄得掉出眼泪

来,经过淫液湿滑过的肉棒,根本毫不费力的就插进咏霞的肛门内去,一下子的

一插到底。我没有理会她的疼痛大叫,还是自顾自的一边抽插着,一边捏弄她的

胸部,一边用手指抽插着她的肉穴。屋内只听到咏霞痛苦却又兴奋的淫叫浪声和

肌肉拍打的声音。

不一样的洞给予不一样的紧窄度,很快我便感到有射精的冲动。我双手按着

咏霞的臀部,卖力的抽插着,肛门也因为强烈的抽插而流出嫩红的血丝,肉棒感

到一阵温热,射精的感觉已是如箭在弘,我用力的向最深入的一插……

黑暗再次包围着我,我再一次跑到了另一个次元,看着眼前还是被囚困着的

人,我只是恨恨的望着他。

精液释放的舒畅感又将我拉回现实来,肉棒不断的抽搐,精液便一股股的全

射进咏霞的直肠里去。

「还痛吗?」我问道,经过一轮发泄,愤怒的心情开始缓和下来,接着的却

是有点内疚的感觉。

「……」咏霞没有回答,却又没有半点嬲怒,只是静静的躺睡着。

「有没有想过告诉家文?」我问道,咏霞身体稍稍震了一下,算是有点儿反

应。

「嗯……」她还是一贯的欲言又止,隔了好一段时间,她才接着说:「是上

天不给我机会罢了。」

但上天却给我机会,让我知道这我一直蒙在鼓里的事情。车祸后的一切一切

也让我觉得很突然,无论是发生在自己身上,发生在身边的每一件事,都很出奇

不意,让我感觉哑口无言。

咏霞转过身来看着我,凝凝的看着我的脸。

「对不起!刚才我……」

我还没说完,咏霞却是抢着说:「不,不是这些……我只是觉得……觉得你

……变了。就像……像家文一样,很熟悉,但又很陌生。」

「是吗?」我有点儿汗颜,微妙的女性直觉倒让我感到奇妙。

我最终还是含混过去,我摇身一变的变成了子轩,过着他的生活,还干了他

的女友,更发现他和咏霞不可告人的秘密。本以为不可再亲近的另一个人,此刻

却又躺在我的身旁,上天真的是会给人开玩笑。我感到对咏霞的怨恨有点儿平息

了,就因为她那天离开前说的一句话……

我看着躺在病床上的家文,脑海里尽是一片迷惘。

我在想,如果可能的话,我一定会回到「自己」的身体里去,做回真真正正

的自己,放下担心着我的人的包袱。我还记得咏霞那天对我说的话:「如果他一

辈子也不醒来的话,我会一辈子照顾着他。」她眼神的坚决和肯定,让我真的从

怨恨的心情释放出来,甚至感动得让我要流出眼泪来。咏霞是真的深爱着我,尽

管她享受着和其他男人的肉体关系,可是那只局限着「性」而没存半点「爱」。

可是,我是舍不得离开现在这个身体,舍不开和凯仪、和咏霞在肉慾上的那

种满足,甚至是一些我未知、没有想像过的事情,就如同咏霞和子轩间更多更多

的关系,和凯仪咏霞以外的人的关系。

「死掉了会不会更好?」我对着自己说。甚么也不知道,有时比知得太多更

好。

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那天的护士又进来了,又是要给家文打针。

「我要替他打针了,你是不是要准备一下?」那护士突然问我道。

我有点疑狐,不明白她想说甚么。

「准备替他痛一下嘛!」她笑着说。

我明白过来,也笑了一笑的说:「不,他痛的话,我会知道的。」

这次倒是她不明白了,但她没有追问,专心的做着自己的工作。

右手手臂像被针刺了一下又是一阵疼痛,我清楚知道这种痛的感觉的来源,

我和自己的身体还有着一丝丝的连系。虽然我在子轩的身体里,但精神上却还连

接着自己的身体,他的感觉很不思议的传到我脑子里去。

「怎样?痛吗?」那护士又笑着问。

「不太痛,像给蚊子叮了一下。」我笑着回答,顿了顿又接着问她说:「我

想问,昨天晚上有甚么人进过这个房间吗?」

那护士的面上出现点点疑惑,但还是跟我说:「除了护士和医生外,晚上是

不会有人进出的。」

「那样吗?那么,请问昨晚是哪位护士或者医生在当值?」

那护士的脸上突然出现一道红霞,像给人发觉了甚么坏事似的。

「对不起,那是医院的内部事务吧,我想你也不方便告诉我,那由它吧。」

我看到她不寻常反应,多少明白内里的玄妙来,转转口风再跟她谈些别的来。

昨晚,我脑子里又出现那种做爱的快感,感觉到肉棒被抽动的愉悦。那时我

正和凯仪在戏院看着戏,那刻我只感到无比尬尴,藉词往洗手间躲在厕格里等这

种感觉消失。过了差不多十分钟,射精的强烈感觉在我脑中盘旋,不一会,感到

释放后的舒爽。我马上检查裤子,如想像一样,我并没有射精,射精的是另一个

我──躺在医院里的我!

『是谁在玩弄我的身体呢?』我心想,竟然会有人对一个男病人的身体起兴

趣,不是心理有问题么?会是咏霞吗?不,这时已经过了探病时间,咏霞也不会

留得这么晚吧;会是那些没人要的三八吗?竟然这么狠对昏迷的我做这些;会是

那些有特殊癖好的人吗?天啊!我真不敢想像!

我回到座位上,凯仪问我干甚么这么久,我推说觉得有点不舒服,她却满替

我担心起来,还说要马上带我看医生呢。凯仪对子轩感情的深厚,是我这个「外

人」不能感受的,甚至是为了满足子轩,她可以接受很多很多一般女人不能接受

的事情。

「啊……啊……啊……好……呀……」

咏霞伏在饭桌上,双腿分开让屁股高举着,我站在她的身后,双手紧按着她

的臀部,让肉棒疯狂的在她的淫穴进进出出。

「唔啊……唔唔……呀……不……呀……」咏霞口中发出甜美的呻吟,我这

样子抽插着她已经快十多分钟了,阴穴的淫水不断的被肉棒挤出来,沿着她的大

腿流下来。她肉穴的抽搐紧紧压着进出中的肉棒,我知道咏霞要第二次高潮了,

按着她臀部的双手改拉着她的双手,让她的身子拗起来,乳房因为激烈的抽插行

为而前后晃动着。

「呀……呀……呀……」咏霞的呻吟叫声亦变得短促喘急,撞击着她臀部的

「啪啪」的声音亦频密起来,阴穴突然变得灸热起来,肉壁强烈地挤压着肉棒,

只感到温热的暖流拍打插在淫穴内的肉棒,咏霞身子硬磞磞的享受着这股高潮的

来袭。

我停下来,让她稍为竭息一下,但肉棒还是留在她的肉穴里面,感受着肉壁

在肉壁上磨擦的感觉。

自从知道咏霞和子轩的关系以后,我差不多每两三天都会找咏霞温存一番,

但每次都是在午后的时间,她看过家文之后。其实没有甚么特别意思,只是我刻

意选凯仪不会上来的时间罢了。有时晚上我也会跟凯仪做爱,尽使中午的时候已

经跟咏霞射出我的能量,但我还是感到应付自如,和凯仪做的时候还可以花款多

多,没有半点疲态让她发现任何起疑的事。

「到床上去。」我一面搓揉着咏霞的双乳,一面吸吻着她的背部说。

这样子走到床上其实没怎么样,只是有时她走得快点儿,肉棒便从淫里要滑

出来,我便又走快点儿让肉棒塞回里去,可是她又同时放慢脚步,肉棒便一下子

的插得深入起来。虽然只是一小段距离,肉棒的抽插却已经有二、三十下了。

我们走到床边,让肉棒退出来,便躺在床上示意她坐上来。我很喜欢这款做

爱姿势,一来可以稍为让腰部竭一下,二来可以看到骑在上面的女人的胸脯上下

晃动的美景,她那种淫糜的模样,确实满足了征服的快感。

咏霞跨坐在我身上,右手握着肉棒向她的淫穴指去,她的身体慢慢坐下来,

肉棒再次被湿润狭窄的感觉缠绕着。咏霞用手按着我的大腿,自己一下一下的前

前后后在摆动,我看着她的上下摆动着的乳房,双手禁不住的逗弄着两颗可爱的

乳头。这当儿,咏霞双手改放在我的胸膛上,腰肢的摆动变得激烈,甚至让我有

种射精的冲动,我借用床的反弹力,向上将肉棒更深的刺入她淫肉穴里。

沉醉在慾海之中的我一点儿没察觉,门锁在转动的声音,直至听到一声轻轻

的关门声,我才惊觉到凯仪竟然在这压根儿回来了。

我看着凯仪,咏霞仍然享受着肉棒的抽插,凯仪则看着床上面女上男下的我

们,一幅平常得近乎不平常的光景,没我想像得一团糟的光景。甚至是,我没想

像过的光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