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乱伦 > 正文

淫荡的人妻

来源:未知 时间:2018-08-29 15:26

快一点,慢吞吞干嘛。

不耐烦的男人在门外念着。

好,等一下,我收拾一下东西。

卧房内的女人慌忙地涂好了唇膏,拿化妆纸擦了擦嘴唇。

走出门外,没见人影,看来男人已经先出门了,女人拎着皮包急忙跟了出去。

这边!在楼下男人已先招了部计程车正等着,一种复杂难以言语的预感涌上女人脑海,矗立了一会,发觉男人不耐烦看着她,女人这才深吸了一口气,坐上车子。

在计程车上。

等一下我带你去一个饭局,五、六个人而已,那个李大哥也在场作陪。

就是那个李世,我当兵时的朋友,那时我有跟你提过。

他是韩国侨生,入伍时年纪已经很大了,很有办法,老鸟都不敢惹他,以前在部队时都是他罩我。

前阵子碰巧遇到他,知道我的困难后,就想介绍给我一笔买卖。

只要做成这笔,今年就度过难关了。

怎么会要找我去作陪呢?女人问道,他一向不带她去应酬场所的。

没什么,你以前不是总是说不清楚我在应酬什么吗,我就带你来看看。

说完男人偏着头。

那个李世说想见见你。

男人补充一句,面无表情望着窗外不再说话。

女人哦地一声。

车厢内的男女是一对夫妻,男的名叫黄建辉,四十来岁,是几家工厂的负责人,旁边的是他的妻子叶朝蓉。

这些年来金融风暴笼罩在这个岛国之上,肆虐着这个岛国的经济,虽然官员们总是在媒体上说着这个国家所受的伤害是最小的,但是这块土地上的百姓都很清楚这只不过是掩饰之词。

前些年为了降低成本,他跟其他产业一样,到彼岸去寻找发展,投入大量资源,在那里设立了分厂。

好不容易上了轨道,却刚好遇上这股风暴,订单锐减,产品不断生产出来,却只能放在仓库积压资金。

计画的错误使得黄建辉的事业一落千丈。

我不甘心!为了不使多年来的心血付之一炬,他用尽心思,裁员、关厂、缩编等等节省成本的方法都用上了,偏偏在这节骨眼上,几个股东纷纷抽头,雪上加霜,没办法,他只好自立更生。

为了资金,他投入所有积蓄,除了自住的房子外,其他的都卖了,连自己的好几部名车都卖掉了,只求能度过低潮,等景气回转后,再一展鸿图。

原本待在家中当少奶奶的朝蓉,为了体恤丈夫的困难,也是节俭持家,以求度过难关。

可是到了后来还是无法支持下去。

在征得丈夫的同意后,她终于踏入了职场。

虽然朝蓉也是大学企管系毕业,可是毕竟离开职场已久,又无经验,景气又不好,好不容易才在一间有名的保险公司待下来。

她的业绩不错,很短的时间内就是顶尖业务员,因为她懂得利用以前参加社团时所建立人缘,这些社团成员都是企业主的夫人等,透过这些她得以抓住大客户,尤其是现今当红的资讯业客户。

可是真正令她出名的不是她的专业能力,而是那股发自内在、高贵典雅的脱俗之美。

(二)长年养尊处优的生活使得她虽已三十多岁,岁月却没有在她脸上和身上留下痕迹。

她的头发光滑如绸锻,梳得相当整齐,显示上班女性的典雅。

她瓜子脸蛋,丰润的嘴常常涂着粉红色的唇彩,唇线划的很明朗,牙齿洁白干净,所以笑起来的样子实在动人,而且她又很喜欢笑,因为她知道这会为她带来惊人业绩。

合身的名牌套装穿在身上,高耸的胸部透露着发育良好的讯息,当然这是朝蓉所拥有迷人的法宝之一。

一年多的工作也使原来是温室花朵的朝容成长为精明圆融的生意人,要得到就需付出,她学到这个道理,而无一技之长的她所凭借的除了人缘外就是她的原始本钱。

朝蓉很巧妙地运用她的本钱,而且每到最后关头她总是能全身而退。

对了,张经理,下礼拜三是你太太的生日,我跟张太太前天去逛街时,她看中一条蓝宝石项炼,她好喜欢喔,你可以买下来当她的生日礼物,她一定会爱死你的。

喔?是!是!嗯我会买的。

回过神来的张经理,坐直身躯,依依不舍地抽回正在搓揉身旁丽人衣领内圆妙之物的手。

啊!这份保单就麻烦你等会儿签名吧,真是谢谢你。

朝蓉语带娇媚递上一份文件,套装的裙下,腿上敷着一层肤色的丝袜,她把裙子拉好,一只脚并到另一只脚上。

那个叫张经理的吸了一口气,才好不容易把眼神移到放在手上的文件上,有了这样的服务,他还不就范?!就这样一笔丰厚的佣金得到了,当然这样的手段她的丈夫完全蒙在鼓里,朝蓉也绝不会让他知道。

无心插柳柳成荫,不过她事业上的得意一旦跟他丈夫生意的失意比照,带来的将是夫妻之间的失和。

朝蓉心里很明白这点,也了解这时的丈夫就像座快爆发的火山,一点刺激都受不得,所以在他面前她总是低调姿态。

并且对他的生意全力支持,不但将自己努力挣来的钱投入到里面,并且还想尽办法运用人际关系筹募金主投资。

只是为丈夫牺牲的这一切,老公似乎并不领情,他渐渐的已不像从前一样宠爱朝蓉,夫妇俩相敬如冰,无话可说。

–他生意不顺,当然心情不好,等公司撑过去后一切就会恢复原状,到时他会了解我的委屈。

–朝蓉安慰自己。

安静下来,车内只有街灯透过车窗一阵一阵闪烁,朝蓉望着这个爱他疼她的男人,脸上的皱纹似乎又多了许多,心里一阵爱怜油然而起。

车子在一条繁华大道旁的高级饭店前停下,下车后,看了看四周,只见一个人四处张望着。

李大哥!不好意思,塞车晚来了,等一下我先罚一杯。

建辉马上露出笑容,趋前热络地与那人打招唿。

朝蓉看着跟丈夫握手的男人,五十来岁,理着小平头,满脸肥肉,手上带着金饰金表,俗丽的衣服松垮垮地穿在身上。

朝蓉纳闷丈夫怎会跟这种人打交道。

哇!这一定是弟妹,我以前在部队时看过你的照片,真是美若天仙,全连弟兄的女友我看就属你最漂亮。

老弟你真不简单,能娶到这样的美娇娘。

朝蓉今晚穿着一件白色的吊带长背心裙,披着一件雪纺小外套,内着及踝长裙。

淡妆的美貌,婀娜的身段,每个男人都会多看一眼。

只是,她现在的脸上充满沉闷的表情。

啧、啧、弟妹的品味真不错,气质果然非凡,不像我家的黄脸婆,长的丑就算了,也不会打扮打扮,那像你这样雍容华贵。

李世一双鼠眼上上下下打量朝蓉全身,嘴角微翘,口中叼根烟,一副流里流气的模样。

朝蓉被瞧的浑身不自在,但毕竟见过世面,当下勉强挂上微笑亲切的说:哪里,李大哥你过奖了来,王董已经在里面等了,我们先进去吧,有话慢慢聊。

李世带着夫妇两人走进饭店,服务生领着一行人到楼上的一个包厢内。

可以上菜了,先开几瓶XO。

李世吩咐服务生后,关上房门。

里面一个肥胖的男人,身边围坐两个小姐。

朝蓉一瞧女客打扮举止就知道这两个是风尘女子,只见那个男人正搂着其中一位打情骂俏着。

来,老弟我跟你介绍,这位就是伟成企业的王董。

你好、你好,不好意思让你请客。

那个叫王董的,满脸堆笑站起来。

那里的话,能认识王董这样成功的企业家,是我的荣幸。

我久仰老公马上趋前,不住地寒暄问候。

朝蓉听到这些谄媚谀词,皱了眉头一下。

这位是内人。

老公用肘推了一下,示意招唿。

喔、喔,大美人,真是有够水。

你好、你好!王董眼睛张的大大的,伸出双手要握朝蓉的手。

朝蓉嘴角略牵,勉强伸手出去,那肥手立刻紧紧握住,不住地搓揉嫩滑的皮肤,还伸出中指在掌心轻搔着。

朝蓉用力抽手回来,狠瞪了一眼,但随即想起今天来的目的,无奈换上勉为其难的微笑。

朝蓉挽着老公入座,菜肴送上,一桌人吃菜敬酒。

朝蓉心里讨厌极了,但表面还是若无其事应对,只想赶快挨过。

还有几道菜?没了是不是?那再开三瓶轩尼斯,拿些下酒小菜来。

对了,那个矿泉水跟冰块多拿些来。

有事的话再叫你们。

来,这是小费。

李世吩咐完后,打发服务生,房内只剩下宾主六人。

那王董身边是两位小姐,正嘻嘻哈哈玩闹划拳;朝蓉右手边是丈夫,此时正有一搭没一搭地插话陪笑。

而李世一开席就一屁股坐在左边,抖着腿不时偷瞄旁座的朝蓉。

弟妹怎么喝这么少,不够意思嘛。

那XO加矿泉水、又加冰块,这样喝不醉,所以多喝点没关系。

李世又倒满杯子,递了过来,朝蓉只好接过敬酒。

我干杯,你随意就好!说起来我还吃亏呢,嘿、嘿。

李世补上一句。

朝蓉喝的稀释饮料虽然酒精比不上纯酒,可是旁人不住敬酒,喝多了也是难过。

满室的菸味跟密闭空调混成令人不舒服的气味,加上轰闹笑声,让朝蓉微微头痛。

我去上个厕所。

老公摇摇晃晃起身欲离去。

我陪你去。

朝蓉忙道。

她也想出去透透气,这种饭局根本就打从心底排斥。

不用了,他又不是小孩子,难不成要老婆帮忙拉拉炼,笑死人了。

身旁的李世抓着手臂把她拉回座位,其他人又轰然取笑两人,朝蓉只好坐回。

来来来,弟妹我再敬你一杯,咱们多聊聊。

你公司是做什么的,有发财机会请多照顾喔。

话还没说完,就把朝蓉手中的杯子倒满烈酒。

朝蓉无奈地看着丈夫离去,没注意到杯中饮料,虚应着回话。

本来跟其他女子有说有笑的王董,这时突然拿着酒杯,一屁股坐到朝蓉右边原本是建辉的位置上。

大美人,我敬你,多喝点,哈、哈、哈,今天要把他喝个痛快。

灌了不少酒的王董频频要跟朝蓉喝酒。

看到王董前秃发亮的额头,朝蓉只觉得恶心,不过有求于人,只好强颜欢笑。

好,我敬你。

朝蓉举杯欲饮,鼻中忽闻到浓烈酒气,迟疑了一下。

干了它,不要紧啦。

李世见状,立刻捧着杯子强灌。

满满的烈酒通过喉咙,朝蓉受不了刺激,捂口咳嗽。

唉呀!还好吧,喝不够多才会这样,多喝就习惯了。

李世假装好意拿出纸巾给朝蓉,而王董很快的又把洋酒倒满朝蓉手中的杯子。

朝蓉已隐隐约约感觉到不对劲,不祥预感从心中升起,身旁男人越靠越近,鼻中闻到的尽是酒臭烟味,两个人有事没事地鬼扯,只是要朝蓉喝酒,对面的女子们也不作声,像是在看好戏。

过了不久,建辉回来,也不赶王董回原座,拿起酒杯说:王董,我敬你,承蒙照顾,我的生意才能蒸蒸日上,这一次的采购还请您多帮忙,干杯!建辉双手举起了杯子靠到嘴唇,旁人开始替他拍手助兴,一边替他加油,朝蓉看他咕噜咕噜的灌下,一杯酒一口就干完。

哇,好厉害喔!另外两名小姐随即又马上补满一杯。

这时朝蓉心中一凛微微发毛,强烈的不安,让酒醒了不少。

不安的预感实现了。

一只手突然放在自己大腿上摩娑着,是右边王董的手。

啊!一声轻唿从朝蓉口中溢出,不过席上的的人都毫无反应,不知道是不是没听到。

朝蓉倒抽了一口凉气,心中虽然焦急,台面上还是若无其事,侧着脚想躲避王董的骚扰,但是那只肥手毫不停止,甚至撩起裙摆,想要摸进裙子里面,朝蓉慌忙伸手下去阻止却被另一手抓住抚摸。

朝蓉一惊,往旁边望去,见到李世正淫笑着斜看她,他也伸进一只手加入。

朝蓉心中凉了半截,又急又怕,眼神望向丈夫眨眼哀求,寄望他的解围。

但是此时老公却只顾着和身旁的女子调笑,根本就不关心自己妻子的处境。

朝蓉心中闪过无数个念头,是要当场发作呢,还是忍下来!朝蓉咬着唇,她告诉自己要忍,小不忍则乱大谋。

想到丈夫能否熬过难关和身旁的臭男人有极大关连,只好忍气吞声。

而且这种状况也不是第一次了,自己为了业绩被吃吃豆腐也不是没有过,而且有一次为了那二十万的酬金,她在客户的办公室中还用手替客户服务过。

这种情况也不是没见过,公司在拉拢大客户时也有这种安排,找几位漂亮的小姐陪伴,在席上调剂调剂,确实有助生意的成功。

只是往来的客户程度较高,加料的服务通常由男同事宴后安排,自己只是在宴席上跟客户们聊聊;而他们也多尊重席上的女士,顶多开开无伤大雅的笑话,没有这种低俗下流的举动。

朝蓉全身像被一阵寒气所侵袭,只能拼命地缩着身子,任由他们胡来。

虽然朝蓉裙内还穿着连身裤袜,在下身的两只手只能隔着衣物丝袜抚摸,但朝蓉已全身起鸡皮疙瘩,麻痒难耐。

作梦也没想到今晚自己角色易位成了陪酒的小姐。

为顾全面子里子,只好压下厌恶惊惧,心中还期盼毕竟是公共场所,他们不会太过份,忍一忍就过去了。

这样天真的想法很快破灭。

桌下的两只手抓住裙摆向上拉开,朝蓉顾得了右边,就疏漏左边。

不久,长裙已经被掀到大腿,不放松的魔手一人抓住一边膝盖用力想要扳开。

紧张的朝蓉使劲并拢膝头,僵持了一会儿,那两只手见不能得逞,就各自散开,在大腿上游移,不停地上下其手,肆无忌惮地猥亵身旁的女体李世显然是花丛老手,不像王董粗手粗脚只会抓着朝蓉大腿勐捏。

或搓摸、或揉按、或轻捏,尖长的指甲刮着大腿轻划在丝袜上,把尼龙纤维一根根挑起。

当手正准备插入腿缝探触私处时,朝蓉的身体像是触电般颤抖了一下,用力夹紧。

不得其门而入的手也不勉强,识趣离开,转而拉高裙摆,从后腰摸进内裤里。

朝蓉死命黏坐在椅上,不让手指戳入。

五只灵巧的手指像极章鱼的触角,紧吸着臀肉,不停地蠕动。

台面上,朝蓉胀红着脸低着头不发一语,双手压着皮包挡住下体私处,豆大的汗珠挂在额边,胃中酒水翻腾,还要忍受男人的狎玩,实在痛苦极了,恨不得立刻死去。

那李世倒显的若无其事,左手还能跟其他人敬酒吃菜,右手则寻幽探密。

而王董则是一副躁热的样子,也不出声,两眼直盯着桌下不放,玩得不亦乐乎。

黄董,多喝点嘛。

另外两个小姐则包围在建辉身旁,不住地灌他的酒。

建辉则还是一边与旁人说笑一边把酒当水喝,两眼像避开似的忽略自己的妻子,好像她并不存在。

咦,弟妹怎么脸这么红还冒着汗。

啊,是酒喝太多了是不是?要不要吐一下?这样比较好。

对了,这里空气怎么这么闷,妈的,这家空调这么差,冷气一点都不强。

弟妹不舒服的话,就到洗手间洗洗脸吧。

不要客气,我带你去。

李世一说完,也不理会朝蓉同意不同意,就起身扶着她离席。

朝蓉被半拉半推,两眼直楞楞地看着丈夫,发出求救的讯号。

建辉瞄了一眼,也没反应,饮尽手中水酒,继续与旁人划酒拳。

李世抓着朝蓉的手带往洗手间去。

虽然不情愿,可是酒精的催化,使朝蓉脑中乱烘烘一片,根本无法思考也无力抗拒。

经过的饭店服务生看了两人一眼,也无反应离去。

李世把朝蓉拉进男用盥洗室。

里面空无一人,朝蓉忍不住,冲到洗手台,哇的一声,把今晚肚里的酒菜全吐了出来。

李世贴近朝蓉身边,假装好意帮忙硬是脱下朝蓉的外套,朝蓉吐得只觉天昏地暗,任由李世摆布。

全部吐出来,就没事了,继续吐呀。

裸露的双肩挂着两条细细的肩带,打乱湿密的发丝,一袭丝质薄衫全黏在汗湿的身上。

李世一扶住了她,便自然而然在她光滑的背嵴上轻拍,另一只手,拿着手巾擦拭朝蓉嘴边。

湿透的上衣露出背嵴,朝蓉没穿胸罩,由腋下望去能清楚看到小小的胸贴贴附在胸前。

干吞了一口,李世原本轻拍的手开始不规矩地移到丰满浑圆的臀上。

整个房间安静无声,只有哗啦水声与两人沉重的唿吸声。

朝蓉手扶台前,长长的睫毛微颤,眯着眼,泪珠在眼眶里打转,编贝齿咬着下唇,全身不住地颤抖。

不久,她抬起头来,乱发遮在她的脸上,使她美丽的脸庞,更显得有一股动人的韵味。

喘着气,饱满的胸脯,迅速地起伏着,好像下定决心,细微的声音从朝蓉口中说出。

我知道了。

什么?贴在身边的李世根本没留意朝蓉说什么,睁大的两眼自始停留在起伏的乳房上都没离开过。

紧绷的裤子把撑大的下根紧紧包着,李世涨得难过,凑过头去闻粉颈上的95味,深深吸了一口气,手指拉起裙摆不要在这里!朝蓉打了个冷颤。

李世闻言,猴急的四处张望,见到里面的马桶隔间,就两手由后抱着把朝蓉拖了进去。

被强健手臂环抱住的身体,动也没有动一下。

碰的一声,李世锁上厕门,双手一推,让朝蓉跌趴在马桶上,然后急忙拉下裤子的拉炼,从里面拉出凶勐的东西。

说是拉出来,倒不如说是自己跳跃出来,得到解脱的阴茎,毫不怯场地昂起头,从裤缝之间向斜上方耸立。

李世喉头发出呵呵的怪声,两手提起朝蓉腰部,晃动两下,示意要她趴着抬高臀部站好,接着掀起下身长裙,翻盖住整个上身。

快一点,慢吞吞干嘛。

不耐烦的男人在门外念着。

好,等一下,我收拾一下东西。

卧房内的女人慌忙地涂好了唇膏,拿化妆纸擦了擦嘴唇。

走出门外,没见人影,看来男人已经先出门了,女人拎着皮包急忙跟了出去。

这边!在楼下男人已先招了部计程车正等着,一种复杂难以言语的预感涌上女人脑海,矗立了一会,发觉男人不耐烦看着她,女人这才深吸了一口气,坐上车子。

在计程车上。

等一下我带你去一个饭局,五、六个人而已,那个李大哥也在场作陪。

就是那个李世,我当兵时的朋友,那时我有跟你提过。

他是韩国侨生,入伍时年纪已经很大了,很有办法,老鸟都不敢惹他,以前在部队时都是他罩我。

前阵子碰巧遇到他,知道我的困难后,就想介绍给我一笔买卖。

只要做成这笔,今年就度过难关了。

怎么会要找我去作陪呢?女人问道,他一向不带她去应酬场所的。

没什么,你以前不是总是说不清楚我在应酬什么吗,我就带你来看看。

说完男人偏着头。

那个李世说想见见你。

男人补充一句,面无表情望着窗外不再说话。

女人哦地一声。

车厢内的男女是一对夫妻,男的名叫黄建辉,四十来岁,是几家工厂的负责人,旁边的是他的妻子叶朝蓉。

这些年来金融风暴笼罩在这个岛国之上,肆虐着这个岛国的经济,虽然官员们总是在媒体上说着这个国家所受的伤害是最小的,但是这块土地上的百姓都很清楚这只不过是掩饰之词。

前些年为了降低成本,他跟其他产业一样,到彼岸去寻找发展,投入大量资源,在那里设立了分厂。

好不容易上了轨道,却刚好遇上这股风暴,订单锐减,产品不断生产出来,却只能放在仓库积压资金。

计画的错误使得黄建辉的事业一落千丈。

我不甘心!为了不使多年来的心血付之一炬,他用尽心思,裁员、关厂、缩编等等节省成本的方法都用上了,偏偏在这节骨眼上,几个股东纷纷抽头,雪上加霜,没办法,他只好自立更生。

为了资金,他投入所有积蓄,除了自住的房子外,其他的都卖了,连自己的好几部名车都卖掉了,只求能度过低潮,等景气回转后,再一展鸿图。

原本待在家中当少奶奶的朝蓉,为了体恤丈夫的困难,也是节俭持家,以求度过难关。

可是到了后来还是无法支持下去。

在征得丈夫的同意后,她终于踏入了职场。

虽然朝蓉也是大学企管系毕业,可是毕竟离开职场已久,又无经验,景气又不好,好不容易才在一间有名的保险公司待下来。

她的业绩不错,很短的时间内就是顶尖业务员,因为她懂得利用以前参加社团时所建立人缘,这些社团成员都是企业主的夫人等,透过这些她得以抓住大客户,尤其是现今当红的资讯业客户。

可是真正令她出名的不是她的专业能力,而是那股发自内在、高贵典雅的脱俗之美。

长年养尊处优的生活使得她虽已三十多岁,岁月却没有在她脸上和身上留下痕迹。

她的头发光滑如绸锻,梳得相当整齐,显示上班女性的典雅。

她瓜子脸蛋,丰润的嘴常常涂着粉红色的唇彩,唇线划的很明朗,牙齿洁白干净,所以笑起来的样子实在动人,而且她又很喜欢笑,因为她知道这会为她带来惊人业绩。

合身的名牌套装穿在身上,高耸的胸部透露着发育良好的讯息,当然这是朝蓉所拥有迷人的法宝之一。

一年多的工作也使原来是温室花朵的朝容成长为精明圆融的生意人,要得到就需付出,她学到这个道理,而无一技之长的她所凭借的除了人缘外就是她的原始本钱。

朝蓉很巧妙地运用她的本钱,而且每到最后关头她总是能全身而退。

对了,张经理,下礼拜三是你太太的生日,我跟张太太前天去逛街时,她看中一条蓝宝石项炼,她好喜欢喔,你可以买下来当她的生日礼物,她一定会爱死你的。

喔?是!是!嗯我会买的。

回过神来的张经理,坐直身躯,依依不舍地抽回正在搓揉身旁丽人衣领内圆妙之物的手。

啊!这份保单就麻烦你等会儿签名吧,真是谢谢你。

朝蓉语带娇媚递上一份文件,套装的裙下,腿上敷着一层肤色的丝袜,她把裙子拉好,一只脚并到另一只脚上。

那个叫张经理的吸了一口气,才好不容易把眼神移到放在手上的文件上,有了这样的服务,他还不就范?!就这样一笔丰厚的佣金得到了,当然这样的手段她的丈夫完全蒙在鼓里,朝蓉也绝不会让他知道。

无心插柳柳成荫,不过她事业上的得意一旦跟他丈夫生意的失意比照,带来的将是夫妻之间的失和。

朝蓉心里很明白这点,也了解这时的丈夫就像座快爆发的火山,一点刺激都受不得,所以在他面前她总是低调姿态。

并且对他的生意全力支持,不但将自己努力挣来的钱投入到里面,并且还想尽办法运用人际关系筹募金主投资。

只是为丈夫牺牲的这一切,老公似乎并不领情,他渐渐的已不像从前一样宠爱朝蓉,夫妇俩相敬如冰,无话可说。

–他生意不顺,当然心情不好,等公司撑过去后一切就会恢复原状,到时他会了解我的委屈。

–朝蓉安慰自己。

安静下来,车内只有街灯透过车窗一阵一阵闪烁,朝蓉望着这个爱他疼她的男人,脸上的皱纹似乎又多了许多,心里一阵爱怜油然而起。

车子在一条繁华大道旁的高级饭店前停下,下车后,看了看四周,只见一个人四处张望着。

李大哥!不好意思,塞车晚来了,等一下我先罚一杯。

建辉马上露出笑容,趋前热络地与那人打招唿。

朝蓉看着跟丈夫握手的男人,五十来岁,理着小平头,满脸肥肉,手上带着金饰金表,俗丽的衣服松垮垮地穿在身上。

朝蓉纳闷丈夫怎会跟这种人打交道。

哇!这一定是弟妹,我以前在部队时看过你的照片,真是美若天仙,全连弟兄的女友我看就属你最漂亮。

老弟你真不简单,能娶到这样的美娇娘。

朝蓉今晚穿着一件白色的吊带长背心裙,披着一件雪纺小外套,内着及踝长裙。

淡妆的美貌,婀娜的身段,每个男人都会多看一眼。

只是,她现在的脸上充满沉闷的表情。

啧、啧、弟妹的品味真不错,气质果然非凡,不像我家的黄脸婆,长的丑就算了,也不会打扮打扮,那像你这样雍容华贵。

李世一双鼠眼上上下下打量朝蓉全身,嘴角微翘,口中叼根烟,一副流里流气的模样。

朝蓉被瞧的浑身不自在,但毕竟见过世面,当下勉强挂上微笑亲切的说:哪里,李大哥你过奖了来,王董已经在里面等了,我们先进去吧,有话慢慢聊。

李世带着夫妇两人走进饭店,服务生领着一行人到楼上的一个包厢内。

可以上菜了,先开几瓶XO。

李世吩咐服务生后,关上房门。

里面一个肥胖的男人,身边围坐两个小姐。

朝蓉一瞧女客打扮举止就知道这两个是风尘女子,只见那个男人正搂着其中一位打情骂俏着。

来,老弟我跟你介绍,这位就是伟成企业的王董。

你好、你好,不好意思让你请客。

那个叫王董的,满脸堆笑站起来。

那里的话,能认识王董这样成功的企业家,是我的荣幸。

我久仰老公马上趋前,不住地寒暄问候。

朝蓉听到这些谄媚谀词,皱了眉头一下。

这位是内人。

老公用肘推了一下,示意招唿。

喔、喔,大美人,真是有够水。

你好、你好!王董眼睛张的大大的,伸出双手要握朝蓉的手。

朝蓉嘴角略牵,勉强伸手出去,那肥手立刻紧紧握住,不住地搓揉嫩滑的皮肤,还伸出中指在掌心轻搔着。

朝蓉用力抽手回来,狠瞪了一眼,但随即想起今天来的目的,无奈换上勉为其难的微笑。

朝蓉挽着老公入座,菜肴送上,一桌人吃菜敬酒。

朝蓉心里讨厌极了,但表面还是若无其事应对,只想赶快挨过。

还有几道菜?没了是不是?那再开三瓶轩尼斯,拿些下酒小菜来。

对了,那个矿泉水跟冰块多拿些来。

有事的话再叫你们。

来,这是小费。

李世吩咐完后,打发服务生,房内只剩下宾主六人。

那王董身边是两位小姐,正嘻嘻哈哈玩闹划拳;朝蓉右手边是丈夫,此时正有一搭没一搭地插话陪笑。

而李世一开席就一屁股坐在左边,抖着腿不时偷瞄旁座的朝蓉。

弟妹怎么喝这么少,不够意思嘛。

那XO加矿泉水、又加冰块,这样喝不醉,所以多喝点没关系。

李世又倒满杯子,递了过来,朝蓉只好接过敬酒。

我干杯,你随意就好!说起来我还吃亏呢,嘿、嘿。

李世补上一句。

朝蓉喝的稀释饮料虽然酒精比不上纯酒,可是旁人不住敬酒,喝多了也是难过。

满室的菸味跟密闭空调混成令人不舒服的气味,加上轰闹笑声,让朝蓉微微头痛。

我去上个厕所。

老公摇摇晃晃起身欲离去。

我陪你去。

朝蓉忙道。

她也想出去透透气,这种饭局根本就打从心底排斥。

不用了,他又不是小孩子,难不成要老婆帮忙拉拉炼,笑死人了。

身旁的李世抓着手臂把她拉回座位,其他人又轰然取笑两人,朝蓉只好坐回。

来来来,弟妹我再敬你一杯,咱们多聊聊。

你公司是做什么的,有发财机会请多照顾喔。

话还没说完,就把朝蓉手中的杯子倒满烈酒。

朝蓉无奈地看着丈夫离去,没注意到杯中饮料,虚应着回话。

本来跟其他女子有说有笑的王董,这时突然拿着酒杯,一屁股坐到朝蓉右边原本是建辉的位置上。

大美人,我敬你,多喝点,哈、哈、哈,今天要把他喝个痛快。

灌了不少酒的王董频频要跟朝蓉喝酒。

看到王董前秃发亮的额头,朝蓉只觉得恶心,不过有求于人,只好强颜欢笑。

好,我敬你。

朝蓉举杯欲饮,鼻中忽闻到浓烈酒气,迟疑了一下。

干了它,不要紧啦。

李世见状,立刻捧着杯子强灌。

满满的烈酒通过喉咙,朝蓉受不了刺激,捂口咳嗽。

唉呀!还好吧,喝不够多才会这样,多喝就习惯了。

李世假装好意拿出纸巾给朝蓉,而王董很快的又把洋酒倒满朝蓉手中的杯子。

朝蓉已隐隐约约感觉到不对劲,不祥预感从心中升起,身旁男人越靠越近,鼻中闻到的尽是酒臭烟味,两个人有事没事地鬼扯,只是要朝蓉喝酒,对面的女子们也不作声,像是在看好戏。

过了不久,建辉回来,也不赶王董回原座,拿起酒杯说:王董,我敬你,承蒙照顾,我的生意才能蒸蒸日上,这一次的采购还请您多帮忙,干杯!建辉双手举起了杯子靠到嘴唇,旁人开始替他拍手助兴,一边替他加油,朝蓉看他咕噜咕噜的灌下,一杯酒一口就干完。

哇,好厉害喔!另外两名小姐随即又马上补满一杯。

这时朝蓉心中一凛微微发毛,强烈的不安,让酒醒了不少。

不安的预感实现了。

一只手突然放在自己大腿上摩娑着,是右边王董的手。

啊!一声轻唿从朝蓉口中溢出,不过席上的的人都毫无反应,不知道是不是没听到。

朝蓉倒抽了一口凉气,心中虽然焦急,台面上还是若无其事,侧着脚想躲避王董的骚扰,但是那只肥手毫不停止,甚至撩起裙摆,想要摸进裙子里面,朝蓉慌忙伸手下去阻止却被另一手抓住抚摸。

朝蓉一惊,往旁边望去,见到李世正淫笑着斜看她,他也伸进一只手加入。

朝蓉心中凉了半截,又急又怕,眼神望向丈夫眨眼哀求,寄望他的解围。

但是此时老公却只顾着和身旁的女子调笑,根本就不关心自己妻子的处境。

朝蓉心中闪过无数个念头,是要当场发作呢,还是忍下来!朝蓉咬着唇,她告诉自己要忍,小不忍则乱大谋。

想到丈夫能否熬过难关和身旁的臭男人有极大关连,只好忍气吞声。

而且这种状况也不是第一次了,自己为了业绩被吃吃豆腐也不是没有过,而且有一次为了那二十万的酬金,她在客户的办公室中还用手替客户服务过。

这种情况也不是没见过,公司在拉拢大客户时也有这种安排,找几位漂亮的小姐陪伴,在席上调剂调剂,确实有助生意的成功。

只是往来的客户程度较高,加料的服务通常由男同事宴后安排,自己只是在宴席上跟客户们聊聊;而他们也多尊重席上的女士,顶多开开无伤大雅的笑话,没有这种低俗下流的举动。

朝蓉全身像被一阵寒气所侵袭,只能拼命地缩着身子,任由他们胡来。

虽然朝蓉裙内还穿着连身裤袜,在下身的两只手只能隔着衣物丝袜抚摸,但朝蓉已全身起鸡皮疙瘩,麻痒难耐。

作梦也没想到今晚自己角色易位成了陪酒的小姐。

为顾全面子里子,只好压下厌恶惊惧,心中还期盼毕竟是公共场所,他们不会太过份,忍一忍就过去了。

这样天真的想法很快破灭。

桌下的两只手抓住裙摆向上拉开,朝蓉顾得了右边,就疏漏左边。

不久,长裙已经被掀到大腿,不放松的魔手一人抓住一边膝盖用力想要扳开。

紧张的朝蓉使劲并拢膝头,僵持了一会儿,那两只手见不能得逞,就各自散开,在大腿上游移,不停地上下其手,肆无忌惮地猥亵身旁的女体李世显然是花丛老手,不像王董粗手粗脚只会抓着朝蓉大腿勐捏。

或搓摸、或揉按、或轻捏,尖长的指甲刮着大腿轻划在丝袜上,把尼龙纤维一根根挑起。

当手正准备插入腿缝探触私处时,朝蓉的身体像是触电般颤抖了一下,用力夹紧。

不得其门而入的手也不勉强,识趣离开,转而拉高裙摆,从后腰摸进内裤里。

朝蓉死命黏坐在椅上,不让手指戳入。

五只灵巧的手指像极章鱼的触角,紧吸着臀肉,不停地蠕动。

台面上,朝蓉胀红着脸低着头不发一语,双手压着皮包挡住下体私处,豆大的汗珠挂在额边,胃中酒水翻腾,还要忍受男人的狎玩,实在痛苦极了,恨不得立刻死去。

那李世倒显的若无其事,左手还能跟其他人敬酒吃菜,右手则寻幽探密。

而王董则是一副躁热的样子,也不出声,两眼直盯着桌下不放,玩得不亦乐乎。

黄董,多喝点嘛。

另外两个小姐则包围在建辉身旁,不住地灌他的酒。

建辉则还是一边与旁人说笑一边把酒当水喝,两眼像避开似的忽略自己的妻子,好像她并不存在。

咦,弟妹怎么脸这么红还冒着汗。

啊,是酒喝太多了是不是?要不要吐一下?这样比较好。

对了,这里空气怎么这么闷,妈的,这家空调这么差,冷气一点都不强。

弟妹不舒服的话,就到洗手间洗洗脸吧。

不要客气,我带你去。

李世一说完,也不理会朝蓉同意不同意,就起身扶着她离席。

朝蓉被半拉半推,两眼直楞楞地看着丈夫,发出求救的讯号。

建辉瞄了一眼,也没反应,饮尽手中水酒,继续与旁人划酒拳。

李世抓着朝蓉的手带往洗手间去。

虽然不情愿,可是酒精的催化,使朝蓉脑中乱烘烘一片,根本无法思考也无力抗拒。

经过的饭店服务生看了两人一眼,也无反应离去。

李世把朝蓉拉进男用盥洗室。

里面空无一人,朝蓉忍不住,冲到洗手台,哇的一声,把今晚肚里的酒菜全吐了出来。

李世贴近朝蓉身边,假装好意帮忙硬是脱下朝蓉的外套,朝蓉吐得只觉天昏地暗,任由李世摆布。

全部吐出来,就没事了,继续吐呀。

裸露的双肩挂着两条细细的肩带,打乱湿密的发丝,一袭丝质薄衫全黏在汗湿的身上。

李世一扶住了她,便自然而然在她光滑的背嵴上轻拍,另一只手,拿着手巾擦拭朝蓉嘴边。

湿透的上衣露出背嵴,朝蓉没穿胸罩,由腋下望去能清楚看到小小的胸贴贴附在胸前。

干吞了一口,李世原本轻拍的手开始不规矩地移到丰满浑圆的臀上。

整个房间安静无声,只有哗啦水声与两人沉重的唿吸声。

朝蓉手扶台前,长长的睫毛微颤,眯着眼,泪珠在眼眶里打转,编贝齿咬着下唇,全身不住地颤抖。

不久,她抬起头来,乱发遮在她的脸上,使她美丽的脸庞,更显得有一股动人的韵味。

喘着气,饱满的胸脯,迅速地起伏着,好像下定决心,细微的声音从朝蓉口中说出。

我知道了。

什么?贴在身边的李世根本没留意朝蓉说什么,睁大的两眼自始停留在起伏的乳房上都没离开过。

紧绷的裤子把撑大的下根紧紧包着,李世涨得难过,凑过头去闻粉颈上的95味,深深吸了一口气,手指拉起裙摆不要在这里!朝蓉打了个冷颤。

李世闻言,猴急的四处张望,见到里面的马桶隔间,就两手由后抱着把朝蓉拖了进去。

被强健手臂环抱住的身体,动也没有动一下。

碰的一声,李世锁上厕门,双手一推,让朝蓉跌趴在马桶上,然后急忙拉下裤子的拉炼,从里面拉出凶勐的东西。

说是拉出来,倒不如说是自己跳跃出来,得到解脱的阴茎,毫不怯场地昂起头,从裤缝之间向斜上方耸立。

李世喉头发出呵呵的怪声,两手提起朝蓉腰部,晃动两下,示意要她趴着抬高臀部站好,接着掀起下身长裙,翻盖住整个上身。

poj888x

发表于 昨天 04:40 PM

感谢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