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乱伦 > 正文

干妈

来源:未知 时间:2018-05-09 23:13

《 奸淫当模特的女儿》

《山上绝佳的做爱机会》

干妈家住了四天之后,小虎准备回家拿书包上学。

小虎的大妈(亲妈咪的姊姊)为儿子准备了一大堆好吃的东西准备迎接小皇帝的回家。

她从早上开始就一直站在门口东张西望地期待自己的儿子。

‘大妈,快点嘛!不然我会迟到的。’‘好了!好了!拿去吧,走慢一点!’‘妈,再见!’小虎不叫她“大妈”反而只叫她妈,让他心里十分高兴。

一个不曾自己生育子女的女人,对她来说,一句“妈”,远比千金、万金之价更高,更令她满心欢腾。

她觉得她的汗没有白流,她含着泪水向自己说:‘我着个活寡妇活在世上,总算是能有一些报偿。’她一再的告诉自己,我是值得的,我的付出,是有意义的。

就这样小虎的大妈,从早上坐在客厅等到中午,从中午,一分一秒的等到黄昏。

‘妈,我放学了!’小虎的大妈,飞快的冲到小虎的面前。

‘妈,我好想你!’‘宝贝,妈也是一样也好想你。’小虎紧紧的拥抱着自己的大妈,稳她,亲她,一双手在大妈的身上不停的移动轻轻的爱抚大妈。

嘴里不断的叫着:‘妈—–妈—–妈——’‘小虎,你放学了你肚子饿不饿?’‘妈,我不饿,只是一整天都想着妈而已!’‘妈,我们进去吧!’‘奶奶,妈咪,你们也一起来吃东西吧!’小虎转头对在一旁观看的奶奶和亲生母亲问道。

‘小虎,妈还不饿,叫大妈陪你进去吃吧。’小虎的大妈,如果以前听到小虎叫他“大妈”,并没有特殊的感觉和意义。

今天他快乐了一整天,为了就是小虎轻轻的较了他一声妈。

如今一听自己的妹妹又叫她“大妈”,顿时让他觉得好生刺耳。

‘妈,你不舒服啊!’‘没有呀!也许是太想你了。’‘我也是。’小虎和他大妈似乎是忘了吃点心,他就像是抱婴儿一般,把自己的大妈放在自己的腿上,像是久别的夫妻,又上蜜恋中爱侣,他们甜甜的身稳,斯磨,大胆与热情的互相抚摸对方,好像两个人就要溶为一体,不断的碰触对方的每一寸肌肤。

‘宝贝,用力抱紧妈咪!’‘妈,你知道吗?我好爱你!’‘心肝宝贝,什么都不用说,妈妈什么都知道。’女人三十五六的时候正值狼虎之年,对性爱永远不满足。

她就像是一条水蛇,紧紧的缠住自己名分上的儿子。

而他就像是一只荒山中的饿虎,将铁爪伸上自己的大妈,成熟、美丽的贵妇人。

那一阵阵的呻吟,不知倒是疼痛,抑或是淫邪。

‘小心肝,再用力抱紧妈妈。’‘妈,我爱你,永远永远爱你。’他在她耳边用一种催魂似的魔音说道。

—————-碰——碰——碰——‘太太,少爷吃饭了!’下人叫道。

‘来了,来了’小虎和大妈赶快整理一下衣服,准备出去吃饭。

‘妈,我好饿喔!’‘奶奶,我在加的时候你要多吃一点喔!’‘好,好,好,阿妈一定多吃一点’‘奶奶,这几天,虎儿真的懂事多了,好像一下子长大了许多。’‘也不怕羞,自己夸自己。’大妈应道。

‘奶奶,儿子吃妈的奶,是不是可以啊?’‘乖孙,那是天生自然的,谁说不可以呢?’‘奶奶,人家以后要天天陪两位妈咪一起睡。’

‘好!乖孙,随便你要跟谁都可以,乖孙啊,你在干妈家住了三天好不好玩?’‘奶奶,很好玩,干妈很疼我的!’‘乖孙啊,玩归玩,功课还是要认真,不要再让你爸爸生气,那时候干妈、奶奶想保护你,也保不了了’

‘奶奶,你放心小虎以后会认真用功的。’‘嗯!这才是奶奶的金孙。’‘奶奶,要不要再添半碗饭?’‘乖孙啊!奶奶今天已经吃很多了,不可以再吃了。’

‘奶奶,我扶你上去休息吧。’‘不用了,看你满身大汗的,快点去洗澡休息吧!’‘那妈给你放洗澡水去。’大妈说道。

小虎一反常态没有留下来,他笑眯眯的亲了老奶奶的脸颊,一阵风似的冲上二楼自己的房间。

小虎跑进卧室之后,发疯似的抓下自己伸上的所有衣裤。

他一踏进浴室,不觉一愣,两眼发直。

前面站着的不正是一个裸体美丽的水神,正是自己叫了十多年的大妈。

‘心肝,妈是不是很老,很丑?’大妈边说一边不由自主的低下头来,心理不由自主的害起羞来,站在前面的不正是自己的儿子嘛,为什么我会想要跟他做爱呢?‘嗯!妈咪,别说话,慢慢的转动你的身体,让宝宝好好的欣赏你的躯体!’‘妈妈都已经三时多岁了,有什么好欣赏的?’小虎像个小小的鉴赏家,先由上而下的仔细看过一遍,然后再用他那一双具有男性魅力又不脱小孩子稚气的手掌,轻轻柔柔地抚摸大妈一遍。

大妈的身体只有一百五十多公分,比自己整整矮了十八公分,她的体格属于娇小玲珑型,略为纤瘦。

一头乌溜溜的黑发,终年总是整整齐齐,一对柳叶眉,眉毛很少很细。

一双明亮而有神的眼睛,虽然没有特别的大,但很传神,很抚魅,充满了爱意。

尖而挺的鼻子,象征着对性的需求永远不够。

她的嘴小巧灵活,小小的香舌,充满了诱惑。

她最美的是像鸭塑型的美脸,不胖也不瘦。

而小虎从小摸到大的乳房,永远都是那么的坚挺。

一对乳房之下是一片大平原,平平坦坦的,没有一点皱纹。

小腹下面突起的一大块肥肉,没有一根阴毛。

大妈的腰很高,更显的双乳和臀部的突出。

因为她的娇小,适中的大小腿,更能显示她成熟女性的曲线美。

尤其她一身雪白细致的肌肤,让你很难想像的到他是个徐娘半老,快要接近四十的中年女子。

‘乖儿子,你在折磨妈,还是在欣赏妈吗?’小虎猛地往大妈身上一抱,用吻来代替所有的回答。

十分钟的欣赏,他等于是艰苦的过了十年之久。

他疯狂了,小虎不是用吻的,而是用咬的,他要跟大妈合在一起。

她的一双魔爪,不是在抚摸她的娇驱,而是在撕裂她的贞操。

‘嗯!宝贝!你用力吧!最好一口把妈咪吞下。’

小虎用力捏她的背肉,顿时青一块紫一块的,而她的屁股,更是布满了一块块的吻痕。

一对坚挺的乳房,小虎用力的或揉或咬,乳头因此涨的更大,几乎就要流血。

她多肉儿肥嫩白光光的小穴,她是女人中最上品,最容易搞的美穴。

小虎的指头,一下就差到大妈的阴道底,他的指头在里面不断的挖弄,使得淫穴里面淫水不断的往外流。

穴肉好想咬住了手指不断的吸允。

‘嗯!嗯!嗯!小哥哥,你快哇,用力一点,挖的妈妈好舒服。’

大妈用她的双手握住自己儿子鸡巴不断套弄,一点也没有乱伦的罪恶感。

‘嗯!小哥哥,你的鸡巴这么长、这么粗恐怕妈妈的小穴装不下!’

‘哇!好烫喔!’

‘妈咪,看样子,爸爸很少跟你玩。’‘嗯!小丈夫,以后你就是我的亲丈夫,快点把你的鸡巴送进去妈妈的肉穴。’‘唉约!小宝贝轻一点,妈妈的肉肉好痛。’‘嗯!妈妈的阴道真是好削,又紧又嫩又温暖,宝宝喜欢跟你做爱。’

‘宝贝,插进了多少?’

‘早着呢,只进了三分之一?’‘怎么办我的小穴已经满了,宝宝你轻一点!’‘你抱紧我,好让我用力的插进去。’‘糟糕,怎么又跑出来了,急死人了。’‘妈,这样使不上劲,到床上去好了!’‘没关系,躺在地上一样可以。’‘嗯!还是躺着比较方便。’

‘喔!喔!喔!心肝慢一点,轻一点,妈妈快要被你搞死了。’‘喔!喔!喔!妈妈,宝宝好过瘾喔!你看现在插进去三分之二了。’‘小乖乖,你舒服了,可是妈的小穴好涨喔!’‘妈,我爱你。’‘心肝,妈更爱你’‘妈,我七八岁的时候就想搞你的小穴了。’

‘嗯!宝宝七八岁的时候鸡巴就和你爸爸差不多大小了。’

‘妈妈,你替我洗澡的时候,我最喜欢你握着我的鸡巴洗了!’‘你可知道妈有多苦,尤其是你十岁之后,眼看你的鸡巴一天比一天大,妈却只能够把你的鸡巴弄硬顶着小穴入睡,你可知道那时候小穴里面好像有许多蚂蚁在里面爬呀爬的!’‘妈,不要难过了,以后我每天都替你的小穴止痒,和妈咪结合为一体。’

‘小宝贝,现在插进去有多深了?’‘好像比刚才更进去一点?’——–仆滋——–仆滋——–仆滋——–仆滋——–仆滋——–‘妈,宝宝好像把整根鸡巴都插进去你的小穴了,你感觉如何?’‘嫁给你老头二十多年,妈等于是白过的,嗯!嗯!嗯!’‘为什么?’‘他每次都只在洞口外面晃来晃去,没有一次给妈真正的满足。

他永远都不能跟我的心肝相比。

喔!喔!喔!他是凡夫俗子,宝宝是盖世英雄。

唉!唉!阿!阿!用力,用力。’

‘妈妈乱说,宝宝那有那么大的本领。’

‘有,你有!—你有!—今天是妈妈的第二次新婚之夜,是我们的洞房花烛夜,我要,我好舒服!我要嫁给我的儿子,我要替你怀孕,宝宝射进来,射进妈妈的子宫,让妈妈怀孕!’

‘妈,你又流了好多水!’‘宝宝好棒,你是英雄,一炮打下来,妈妈丢了好多次。’——–仆滋——–仆滋——–仆滋——–仆滋——–仆滋——–‘嗯!现在鸡巴有一半在妈妈的子宫里面了,妈妈的肉穴在咬鸡巴。’

‘妈妈的小穴是第一次吃到这么大的鸡巴,他当然要咬着不放了。’

‘妈,我好快乐,可以跟自己的妈咪做爱,妈你喜欢吗?’‘妈有你这个可以跟妈打炮的儿子,当然很快乐!’‘啊!啊!啊!就是那个地方,好痒!好痒!亲丈夫用力磨。

用力吸!用力吸小浪妹的奶奶!’‘小虎,我的儿呀,妈是全天下最快乐的女人。’

‘你对小虎来讲是全天下最美丽的女人,是最好的小嫩穴。

我爱你,美丽的小嫩穴,我会日日夜夜的爱你,我要让你的小嫩穴每天吃的饱饱的。

嗯!嗯!嗯!妈再用力、再用力摇你的屁股!宝宝好爽,我是天底下最幸福的男人。

以吼你是我一个人专用的,我是你的小丈夫,我不要其她的男人在摸你的奶,再插你的血,我要你完完全全属于我。’

‘小丈夫,我的亲哥哥,你要什么我完全答应你。’

‘喔!喔!喔!你是我的女人,只可以给我一个人搞你的小穴!’‘喔!喔!喔!妈,你又出来了,好烫、好多!’——–仆滋——–仆滋——–仆滋——–仆滋——–仆滋——-‘心肝,抱紧我,用力、用力的干你的亲妈妈!’‘呜,—–实在是—–是——是—–好爽好爽—–妈妈的小穴———’

‘啊!啊!啊!妈妈——-,妈妈——你—–你—–好厉害,真没—-没-—没想到,打—–打—–打炮是这——这—–这样的快—–快——快乐—-—-’

‘啊!—啊!—-小丈—-丈—-丈夫,你—-你—-再用力、再用—–力啊!,我太—-太爽—-爽—-爽,我快—-快—-快要不行了,求——求——求求你,用力插—–插—–插呀!——插—–呀!——–。’

‘小—–小——小穴,都——-都—–都给你,接——接—–接住,抵–—-抵——-抵紧我的子宫。’

咕咕咕,———**********************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

‘老——老——老天—–天——’‘嗯,我在哪—–哪—–哪儿啊—–啊——–’‘小丈夫,你—–你—–你在妈妈的肚—-肚—-肚皮上—上’‘妈妈,你是我的新娘子,我要吃你的奶奶。’

‘小相公,你张开嘴巴,让妈妈的奶奶 饱你。’

这一炮足足打了有五十分钟之久,两个人都太累了,直接就躺在浴室的大理石上面睡着了,上面泛出许多的水光,不知倒是汗水、淫水,还是自己亲丈夫的精水。

两个全身上下都充满肉欲的人,疲倦至极,就这样沈沈的睡去。

他们都没有做任何的避孕措施,或对他们而言能够生出乱伦的结晶,更能够引起他们的性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