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乱伦 > 正文

白毛女老妇版

来源:未知 时间:2018-05-03 10:52

《 美华航空公司之空姐的服务》

《学姐邱淑媞》

事情发生在与黄色娘子军同一时代。

华北某农村赵各庄,那时已经是高度发达,虽然仍有贫富悬殊,但村子的环境是非常高雅洁净,是一个大的芭蕾舞场,全村妇人都是芭蕾舞娘。

村里有一老妇白玉华,原是上海芭蕾舞娘,因走与工农相结合的道路,远嫁给赵各庄的老杨家,生下一子,这一年,白玉华已经是八十三岁了,她丈夫早已死於她胯下,白玉华虽然年纪老了,毛发白了,但容颜不老,这麽多年来,她一直看上去如同她二十七岁时的样子,一点没变。她身高1米66,现在她毛发皆白,长长的白发垂到肥白屁股,她容貌娇美,奶子不小,细腰肥臀,美腿秀脚,常穿白色小褂七分裤,粉色裤袜白舞鞋,是一位非常性感的老妇。因她是白色毛发,所以人称她是「白毛女」。

已经是年三十儿了。白玉华的儿子杨老实出外躲债回来了。这杨老实,今年五十多岁,因老娘太性感,他十三岁时就和老娘交配了,因操老娘太多,他显得很是苍老,也因为家境不好愁的,他已是灰白头发。这几天因地主黄世仁逼债,他不得不离开亲爱的老娘,躲了出去,这些年,杨老实几乎夜夜奸淫老娘,几乎从没在外头过过夜,这次实在是被地主逼债逼得没办法了,只好忍痛离家,但外面满天大雪哪里有老娘的怀抱温暖啊?他又饿得不行,家里虽然穷得家徒四壁,但有性感老娘啊。於是他不顾一切又回来了,一回来,就一头扎入老娘怀里,大口大口吃起奶来,他饿坏了。这些年来,老娘一直给他喂奶。

老杨吃饱了奶,这才缓了一口气。他从怀里掏出一付素色裤袜,这是他路过一家居民家乞讨时顺手牵羊趁其不备从那家妇人那里偷来的,是那家妇人脱了扔在椅子上的,被他拿来做为新年礼物送给老娘白玉华白毛女。

要过年了,家里没粮,白玉华去邻居小伙子大冲家,让他吃了奶,换来半斤白面,和不少柴草,她把家里的炕烧得热热的,等着老杨回来。白玉华仍然穿着白色小褂七分裤,粉色裤袜白舞鞋,分外性感。

赵各庄的人都能歌善舞,老杨扒了白玉华的粉色裤袜和白色七分裤,拿着偷来的裤袜给老娘换上,唱道:「人家的妈妈有花戴,老杨我钱少不能买,偷来一付连裤袜,我给我老娘穿起来,哎哎哎哎穿起来。」白玉华见儿子孝顺,也很高兴,坐在炕沿上伸着秀足,一边供儿子给她穿丝袜一边也唱着回应儿子老杨。

老杨给老娘穿上裤袜,捉了老娘那秀美的袜莲连连捏弄,还使劲地嗅那发黑的袜尖。弄得那性感老娘痒得又笑又叫。

老杨刚将那裤袜给老娘一只秀足穿上,将另一发黑袜尖塞进这边的袜筒,然後捉了白玉华那只裸着的秀足,百般吮吸捏弄,白玉华芭蕾舞娘的秀足,很是性感,老杨舔得津津有味,白玉华被舔得不住呻吟,突然她惊叫起来,原来她被老杨舔到高潮,忍不住要尿了,老杨连忙一头扎入白玉华的胯下,把白玉华的尿都喝了,然後贪婪地撕咬白玉华的大丛白色阴毛,舔老娘的淫穴,弄得白玉华又疼又痒,不住叫唤,淫水直流,都给老杨吃了。

白玉华的腋毛柔密也是白色的,杨老实在外面老实,在他娘身上可不老实,他一头扎入老娘白玉华腋下,抬起白玉华的玉臂,亮出她的腋下,去舔她那白色腋毛,痒得白玉华直躲,老杨架住白玉华的玉臂,不许她躲,继续舔她的白色腋毛,弄得白玉华难受极了。

老杨又命白玉华撅起肥白屁股跪趴着,屁眼朝外,老杨低下头,贪婪地舔白玉华的精致屁眼,舔得白玉华不住哼哼,白玉华的精致屁眼周围长满白色肛毛,格外性感。老杨舔得有滋有味。

老杨站起身,让白玉华再趴低些,白玉华把两条美腿又往外分开了些,趴得更低了,老杨就站在炕外,手持粗硬的鸡巴,从後头捅入了白玉华的屄眼。白玉华娇声呻吟,老杨的鸡巴更强硬了,他也捅得更为凶猛。多年来,他几乎是夜夜要操老娘,这几天离家在外可把他憋坏了,他大吼道:「娘啊!娘!你真好看!我操死你!我太痛快啦!」他痛快地大吼着,凶猛挺进。白玉华叫做一团,支持不住,将一张俏脸贴在炕上。

老杨又拔出鸡巴,再顶入白玉华屁眼,白玉华叫得更淫了。

老杨低头看着自己的鸡巴被白玉华的屁眼紧紧裹住在老娘屁眼里进进出出,那香艳景象真是太刺激了,老杨的鸡巴在白玉华紧小温暖的屁眼里舒服极了。他浑身一麻,精液猛烈地射入白玉华屁眼深处。

白玉华被操得精疲力尽,瘫在炕上。老杨也压在她身上,呼呼喘着粗气。白玉华半天才缓过气来,她被操得太狠,眼里含着泪说:「儿啊,你把娘入得太狠啦」老杨看着娘那付娇模样,不由兽性又起,就命娘转向外面,将鸡巴塞入白玉华嘴里,迫使她把自己鸡巴舔得乾乾净净,把鸡巴上的精液舔净吞下。他吃白玉华的奶,老娘白玉华吃他的精,这样也节省了不少粮食。他们家穷,白玉华的奶和老杨的精都没有浪费。

在白玉华的小嘴里,老杨鸡巴又硬了。他再度挺进老娘屄眼。

老杨一口气连操老娘三次,最後累得娘俩都瘫在炕上。

老杨正压在白玉华身上喘着粗气,忽听有人砸门,听声音是黄府穆仁智,坏了,要债的来了!

母子俩慌忙把衣服穿好,白玉华去开了门,将债主迎了进来。

进来了两个人,其中一个戴瓜皮帽,长袍马褂,抓地布鞋,手持文明棍,看年纪二十七八岁,身高一米七左右,他就是地主黄世仁。跟着他的是他的管家穆仁智,三十出头。

黄世仁一般不亲自出马收债,今天他亲自出来。却有个大大的原因。原来,黄母黄月仙,63岁,1米63,是位颇有姿色的地主婆,因为她太性感,丈夫死於她胯下,黄世仁是个小色狼,一直吃她的奶,十三岁上把她给操了,此後母子常年保持性关系。黄母是黄世仁第一个女人,给黄世仁留下了极深的印象,黄世仁也因此对老妇情有独锺。後来家里的奶妈们都被他操了,他又利用向佃户们逼债的机会,操了不少性感老妇。

黄世仁早就听说老杨他娘是位性感老妇,今夜他是有备而来。

黄世仁盯着白玉华,心想,不愧是上海芭蕾舞娘啊,一点不老,分明就是个娇美女青年嘛,老子今天操她操定了!他一边盯着白玉华直咽口水,一边心不在焉地和老杨说话。那白玉华刚被儿子操过,衣衫不整满脸潮红,一付淫妇模样,身上还散发出阵阵淫水的味道。难怪黄世仁一下就迷上了她。

黄世仁道:「老杨啊,今儿个,你欠我们家的债可不能再拖了!」老杨一下给黄世仁跪下:「少东家,我可是三天水米没打牙了,你就发发慈悲吧。」

他没说假话,只是没说吃老娘奶的事。「不行!你一而再再而三,拖了多久了?今个非还不可!」

「少东家,家里可真的是揭不开锅啦!」

黄世仁四下看了看,眼光又落在白玉华身上,问穆仁智道:「老穆,他说的可是真话?」穆仁智心领神会,忙道:「没错,这老杨头穷棒子,没钱没粮,不过」「不过什麽?」「可以用他老娘抵债!」

黄世仁一听忙界面道:「好吧,老杨,就用你老娘抵债,咱们的债,从此一笔勾销。」

老杨一听如雷轰顶,自他十几岁进入老娘屄眼以来,几乎夜夜要入老娘屄,在老娘身上,他得到了多少欢乐啊!他不敢想像没有老娘的日子。首先,没有老娘奶喝,他就得饿死。

老杨跪在地上苦苦哀求,黄世仁就是不听,不然就要他当场还债,老杨没有办法,心里发急,刚才又操老娘操得太狠,操得身体虚了,一急之下,竟急得昏了过去。黄世仁抓着老杨的手,在卖他娘白玉华的卖身契上按了手印一式两份,黄世仁收了自己那一份,立即和穆仁智强行把白玉华带上停在门外的马车,急急赶回去了。

老杨悠悠醒来,只见老娘已不在了,一张卖身契放在炕桌上,杨老实流着泪悲愤地唱道:「满天白雪」

他拿起白玉华刚才脱在炕上的粉色裤袜,使劲地闻那发黑的袜尖,不由鸡巴又硬了,老杨拿着白玉华的丝袜疯狂手淫,又射了一次,在最後射精的时候,一方面因为体力超支,虚弱过度,一方面杨老实被白玉华性感丝袜所刺激,又上了年纪,突然发了马上疯,射完精後就此死去,也算做了风流鬼。

白玉华被黄世仁带回家中,黄世仁正要操她,黄母进来了,她很爱儿子,不愿他和别的女人交配,见这白玉华娇美性感,更是嫉恨,遂将她收在自己房里做了奶妈,不许黄世仁与她交配。

年就这麽过了。

黄世仁急得抓耳挠腮,没法下手,只偷了白玉华几付裤袜过瘾,同时在她老娘身上泄火,将黄母奸得嗷嗷直叫。终於有一天,黄母被儿子操得阴部受伤,去曹家集医院看妇科,黄世仁总算等到了机会。

他和老穆两个偷偷摸进白玉华的房里,白玉华知道儿子死於她丝袜之下,唯一的亲人没了,天天以泪洗面。这天下午,正拿了老杨送她的那付素色裤袜呆呆地出神,

黄世仁和穆仁智扑了进来,一把将白玉华按倒在炕上,用她手里的裤袜将她一双玉手反绑在後,又扒了她身上的裤袜和七分裤,穆仁智上了炕,坐到白玉华身後,从後面抱住她,黄世仁一头扎入白玉华两腿之间,贪婪地舔她的白色阴毛和阴道。老穆则热烈地玩弄白玉华不小的奶子,使劲拧她揪她那红色的红撄桃般的大乳头子,白玉华疼得直哭。黄世仁这个坏种又拿了个大苞米棒往白玉华屄里乱捅,捅得白玉华又疼又叫,淫水直流。

黄穆二人将饱沾白玉华淫水的苞米棒拔出吃了。吃了後兽性更加炽烈!两人把白玉华吊在房梁下,两人将白玉华夹在中间,白玉华的两条美腿也被绳子绑住分开,整个人吊在半空,呈倒T形。也只有白玉华这样优秀的芭蕾舞娘才做得出这样性感的舞姿。黄穆二人一前一後抱住白玉华,黄世仁从後面将鸡巴顶入白玉华屁眼,老穆从前面将鸡巴捅入白玉华屄眼,前後夹击奸弄得白玉华嗷嗷直叫,淫水直流。

在白玉华的哭叫声中两人先後将精液射入她的身体深处。

他们一人占住白玉华一只乳房,吃她的奶。

吃饱了奶,二人又有劲了,於是交换了位置再操。白玉华的哭叫声直响到凌晨,黄府上下都知道这是少东家在玩白毛女,男人们被白玉华的呼喊声所刺激,纷纷抱了相好的奶妈也狠操了起来,於是一整夜里,黄府里女人们的嚎叫声此起彼伏响成一片。

黄母阴部伤癒归来,知道白玉华被黄世仁操了非常生气,她骂黄世仁不孝,又和几个奶妈将白玉华抓进她自己房里。

黄母和奶妈们还有白玉华都脱得一丝不挂。

女人最知道怎?折磨女人。黄母命几个奶妈在白玉华屁眼里和屄眼里都塞入大苞米棒,她自己躺在躺椅上,叉开两腿,命白玉华给她舔屄,舔得她忍不住尿了,都逼着白玉华喝了。白玉华又被迫舔了几个奶妈屄,喝了她们的尿。然後,黄母她们吃白玉华的奶,狠咬她的乳头子。疼得白玉华死去活来连声惨叫!

这还不算完。黄母她们来到门外,这是黄母的独院,几个奶妈牵来两头黄府牲口棚里的大牲口,一头大公马,一头大公驴,迫使白玉华屈身於大牲口下面,与大公马大公驴交配了。

白玉华被大牲口们从後面操,大牲口的阳具太大了,白玉华被糟蹋得死去活来,失声惨叫,交配完了,她也瘫在地上起不来了。

黄母扬言像这样的折磨要经常进行。

白玉华哭着想,再这样下去,自己非被糟蹋死不可。她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逃跑。

接下来两天,黄母缠着黄世仁操她,黄世仁日夜奸母,白玉华也稍缓了缓,第三天,她勉强能下地走动了。天一黑,黄母屋里又响起女人的嚎叫,黄世仁又在操他妈了。白玉华趁此机会摸到後院,打开後门逃了出去。

黄世仁操他娘操到後半夜,把他娘奸得半死,然後偷偷来找白玉华,想操白玉华,这才发现白玉华跑了。

黄世仁急得带了穆仁智和几个长工连夜追了出去,直找到大天亮也没发现白玉华的踪迹。黄世仁气得回家把他娘操得死去活来。

从此白玉华就消失了。

几个月後,在离赵各庄很远的的山里出现了一位白毛仙女,她在一座无人庙里安身,善男信女们认为白毛仙女降世,渐渐供奉日多,後来发现白毛仙女爱吃水果,就大盘大盘水果供奉,但谁也没见过她。

这白毛仙女当然就是白毛女白玉华,她吃着人们供来的水果,在庙里安身,倒也不错,这里远离赵各庄,赵各庄那一带的人们根本不知道这远山里出了个白毛仙女。

白毛女用棍子往自己屄里插,以解决性慾问题。同时坚持练芭蕾舞。就这样过了五年,白毛女已是八十八岁的性感娇美老妇了,仍是二十七岁娇美女青年的模样。

这一天,大春带着夥伴们来到远山里打猎,发现了白毛女,大春已经三十多岁了。他们冲动地在山洞里轮奸了白毛女,然後带她下山。

他们告诉白毛女,黄家因为作恶太多,已经被上面派员下来把家财分了。黄世仁已经死於黄母胯下。黄母也被村里的人们分享了,成了大家的公共情妇。

白毛女喜极而泣。

她回到村里。

在村前的芭蕾舞大舞场上,乡亲们迎接她回来。

一些性感妇人跳起了芭蕾舞,她们穿着红色花小褂,蓝色七分裤,粉色裤袜绣花鞋,舞姿轻盈,姿色妖媚,她们翘起足尖,将身子立了起来,并不时撩起大腿。她们唱道:「大红枣儿甜又香,送给亲人尝一尝」

她们一边唱着一边解开小袄,亮出大如大红枣的乳头,她们的乳头形状与白毛女的不同,白毛女的乳头如红撄桃,而这些舞娘的乳头向前突出,连同乳晕,大如大红枣。

上头派下来的那些人猛扑上去,大口吮吸撕咬这些芭蕾舞娘的大乳头子,其中不少粗鲁汉子他们粗暴地撕咬舞娘们的大乳头子,疼得她们惨叫声响成一片。

这时,白毛女跳着芭蕾舞旋转着来到妇人们中间,她不时挥动大腿,她的芭蕾舞跳得很好看很性感。她穿着白色小褂七分裤,粉色裤袜白舞鞋,不时翘足尖而立,一会又连连旋转,舞姿轻盈而有力,充分显示了她高超的芭蕾舞技。她在用美丽的芭蕾舞姿来向人们表达她的喜悦心情,因为她结束了流浪在外的生活,又可以回家了。

白毛女娇美性感,白发飘飘,大家看得兽慾勃发,尤其是她不断高举秀足,看得众人垂涎三尺,以大冲为首,纷纷要求闻白毛女的秀足,白毛女旋转到大冲面前,举着美腿将秀足递到他嘴边,大冲捉了白毛女的秀足,扒了她的白舞鞋,捉了她的袜莲,使劲嗅那发黑袜尖,尽情捏弄她的袜莲,随後,白毛女轻盈地旋转到每一个男人面前,举着秀足,将袜莲递给他们,供他们闻香捏弄,白毛女的莲香使得在场的男人们兽性大发,一拥而上,扒了白毛女的裤子和裤袜,迫使白毛女将一条白光光的美腿高举过头部,亮出她的屄眼,有的人吮吸撕咬她的红撄桃般的乳头子,吃她的奶,有的跪在她的胯下舔她的屄眼,撕咬她的白色阴毛,有的舔她的屁眼,还有的捉了她的秀足百般吮吸捏弄。白毛女被男人们弄得又疼又痒,不住惊叫。

後来,人们轮流将美腿高举过头的白毛女夹在中间,对她进行前後夹击,一个接一个地将鸡巴往她屄眼里和屁眼里狠插!大春第一个奸污了她。上面下来的那些人紧跟着也奸污了她,再下来是乡亲们

白毛女高举美腿,亮出屄眼,被男人们前後夹攻,惨遭众人轮奸。以这种性感而高难度的舞姿被轮奸,也只有芭蕾舞娘可这样。在白毛女痛苦的哭叫声中,周围的其她芭蕾舞娘也遭到了男人们的奸污,大舞场上,《大红枣》的音乐柔媚 地响着,和芭蕾舞娘们的哭叫声交织在一起。

此後,白毛女和黄母就都住在大冲家,成为全村老少爷们的公共情妇。

【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