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都市 > 正文

迪厅里的女友

来源:未知 时间:2018-03-06 19:25

《 有缘无份》

《我淫荡的女友》

步行街的迪厅名字叫「热力爆吧」,印像中开了快一年了,经常看门口聚集很多比我年龄大一点的年青男女,不过我确实是第一回进来,我感到奇怪的是为什么只有男士需要买票,女士免票。

一进入迪厅,就听到里面震耳欲聋的快节奏音乐声,以至于月月给我讲什么我都听不到,她凑到我耳边大声说:「我们先找个地方坐。」迪厅里正中央是一个圆形的舞池,舞池正前方有个T台,上面几个穿着性感的女孩子扭动着苗条的身躯,这应该是领舞吧。其中有两个领舞只穿着黑色内衣的美女各抓着左右两根竖起的钢管跳着钢管舞。舞池也里挤满了男男女女,他们跟随着节奏扭动着身体晃着脑袋。舞池周围摆着一圈圆形茶机和座位,月月牵着我的手走到一个没有人的座位上,面对面坐下。

「还习惯吗?」月月大声问我。

我对着她使劲摇了摇头。迪厅内不停变换闪烁的灯光眩得我有点头晕。

有个服务员打扮的小伙子走向我们,月月叫住他对他说了几句什么,我没听清,一会那个服务员就端着几瓶啤酒放在我们桌上为我们打开。月月当时就给他结了钱。我瞅到茶机上放着价目表,便拿起来看,靠!啤酒12元一瓶!这是什么酒?这么贵!而且瓶子比我们平时喝的小多了!我心里嘀咕着。

月月和我喝了几口啤酒后她便起身伸出手示意让我和她一起去舞池里,我笑着对她摇摇头表示我不会,月月便强行把我拖入舞池。

原来舞池中的地板是会上下弹动的,我被夹在人堆里随着地板的弹动晃动着,身体却很疆硬,我手都不知道该往哪放。再看月月,她已经随着音乐声舞动起来,头上的短发一甩一甩,在灯光的作用下她的动作看起来既飘逸又神秘。没想到平常看起来温和的月月还有现在的一面,我心想。

随后我发现月月身边有越来越多的人围了过来,大部分都是男的,他们面对月月同样的扭摆着,看得我很别扭。月月不以为然,拽起我的手让我和她一起跳。

大概是旁边围过来的男人们看到这个美女有男孩同行的原因吧,都渐渐散开了。

一首舞曲告一段落后,我们回到座位上喝啤酒,月月看来是跳累了,端起啤酒瓶就猛喝。一会音乐声响起后,月月又要让我和她去跳,我这次死活都不想下去丢人了,便留在座位上喝啤酒,月月下到舞池靠边找了个离我距离近的地方舞动起来,她这次的姿势动作和之前不太一样,扭动腰枝的同时双臂不断地挥动着,不时撩过她的头发和颈部,眼神也不时地飘向我这边,充满了挑逗的意味,我不禁看呆了。

等我们走出迪厅时,我感觉整个世界都好清静,小月不知道是因为酒喝多了还是累了,脸上挂着红晕,眼神也有些迷离。

「月月,现在我们去哪?」我不知道她接下来还想要什么活动。

「我累了,有点困,想睡觉……」

「那你回你外婆家吗?」我还真不知道她外婆家住什么地方。

「嗯……不了,太远了,没法回去,附近找个地方吧。」月月说。

我从小到大还没有在外面住过店,就是所谓的「开房」,我迷茫地四周望望,看到步行街尽头好像有几栋楼有灯光,不知道是不是旅店宾馆之类的。

「好吧,我们去那边看看。」我对月月说。

「我走不动了,你背我去!」月月笑着说。

「啊……这……」

「啊什么,你小时候不也背过我吗?现在嫌老婆重了?呵呵……呵!」月月快乐的笑着。

我小时候是背过月月,那时候院子里的人看到了就说「哎!小疆这是猪八戒背媳妇呢?」但是长大后就没有再背过女孩子了。

我弯下腰,月月「咯咯」笑着,轻轻趴上我背后,两只胳膊搭在我肩膀上,我双只手将她从腿上一拦,便将她背起,我背后立刻感觉到她胸部乳房传来的柔软的挤压感,而双手又刚刚好抱住的是月月的大腿。月月轻轻在我耳边问:「老婆变重了吗?」我幸福地摇摇头。不知道猪八戒背媳妇时是什么感觉,但是我——下面竟然硬了。

这边果然有好几家旅店,我放下月月,找了一家叫地勘招待所的和月月一起进去。一楼前台一个中年妇女正在一边看电视一边织毛衣,看我们进来,头都不抬,问:「几个人?住什么房间?」月月打量着四周,我说:「就两个人,有什么样的房间?」我不知道两个人该住什么样的。

「有标间有单间,要哪个?」中年妇女问。

月月欲言又止,我问道:「单间是什么样的?标间是什么样的?」「单间一张床,标间两张床,别的没什么区别?」中年妇女把我们看了一眼,我感觉她眼神很奇怪。

「有洗澡的地方吗?」月月问。

「房间里都有。」中年妇女回答。

「哦,那就要标间吧。」我看了一眼月月说。

中年妇女叫人拿来钥匙领我们上楼开了房间门。「明天中午十二点前退房算一天时间,物品损坏要赔偿,门背后有物价表,晚上睡觉把门反锁。」中年妇女背台词般说完话就下楼了。

房间里陈设很简单,两张分开的单人床,一个电视柜,头顶一个吊扇。床单看起来还算白净。月月说她要先洗澡去了洗手间。

我打开电视机,有个台正放着最近热播的电视剧《天龙八部》,主演乔峰的好像叫黄日华,感觉演得还不错。金庸的每部小说我都看过好几遍了,对剧情我很熟悉,所以电视也没能吸引我的注意力,我的注意力全集中在洗手间里哗哗的流水声上了。

我听着洗手间里发出的水声,脑海里幻想的全是月月赤裸的胴体,我不知道今夜我和她会怎么度过。

月月走出洗手间时,身上裹着一条白色的浴巾,浴巾将她从胸口一直遮到大腿处,因为裹的比较紧,使她的身材看起来凹凸有致。她露在浴巾外面的肌肤因为刚刚洗过澡的原因看起来白里透红。她里面应该什么都没穿吧?我心想。

月月一边用毛巾擦着湿漉漉的头发一边让我去洗澡,她连擦头发的动作都显示出她温柔成熟的美感。

我把洗手间的门扣起来准备脱衣服,抬头一看,月月竟然把脱下来的衣服放在上面的衣架上,而且最上面就是她的粉红色的胸罩和小内裤。我边脱衣服边看着她的内衣,最后还是抑制不住将她的胸罩拿了下来,我的心狂跳着。

月月的胸罩摸起来好柔软,我想像着平时被这两块椭圆形的布包起来的乳房,下面小弟弟迅速翘得老高 。我将月月的胸罩放在鼻子前面深深地闻了闻,有一股说不上来的芳香味,月月的身体也是这样的味道吧。

我将胸罩放回原地,又轻轻拿起她粉色的小内裤,月月的小内裤上印着许多小花,我小心翼翼将她小内裤地翻开,内裤里面包裹月月小穴的部位上,有大概手指甲盖大小的一块湿痕。我拿起她的小内裤同样深深嗅了嗅,同样的芬芳,我着重在那块湿痕上闻闻,有股淡淡的酸味。我听到外面没什么动静,便打开淋浴,自己却站到了一边,不让水弄湿我手中的内裤。

我将月月的内裤轻轻用牙齿咬着,一只手在下面拼命地套弄自己的小弟弟。

我想我真是变态!

正当我下面有了将要射精的感觉时,听到月月敲洗手间的门,说:「小疆,你把我的衣服给我递一下,就在上面衣服架上。」「哦。」我被月月吓了一跳,要射精的感觉一下子也没了,我急忙把她的内衣裤收拾好包在她的裙子里,我躲在门后面,将门打开一条缝把她的衣服递出去。

「嘻嘻,你怎么洗这么长时间,比女孩子洗得还慢!」月月拿衣服时说。

「呵呵,背你背得我出一身汗,多洗洗啊。」我说。

「那要不要老婆帮你搓背啊?」月月轻佻地开玩笑说。

「呵呵,那到不用了,你洗干净躺在床上等我就可以了!」我鼓起勇气和她开了这么一句玩笑。

「嘻嘻……小疆……你好色!」月月并没有生气。

等我洗完澡出来,看到月月盖着被子躺在床上看电视,露出两条雪臂在外面。

浴巾放在一边,她的衣服也在床头柜上。月月好像是裸睡啊。

她指指另外一张床对我说:「小疆你睡那边靠窗户的,我喜欢靠墙睡。」「哦,好的——我还以为老婆是和我一块睡呢,嘿嘿!」我故意说道。

「嘻嘻,我下午说我只做你一天的老婆,呶,现在已经过了十二点了,已经不是了!」月月淘气地说。

我故作无奈地爬上窗边的床上嘟囔:「还有这么一说啊!真是的,你晚上才说的,到现在还不到二十四小时啊!」「好了好了,别胡思乱想了,把电视关了睡觉吧。」月月说。

关了电视,我和月月分别躺在各自的床上聊了会儿天才关上床头灯。我躺在漆黑里怎么也睡不着,心里还想着近在咫尺的月月。月月那边没有发出任何动静,想是已经睡着了。月月,你现在究竟过着什么样的生活呢?寂静里,我和月月小时候一起玩耍的情形一幕幕划过我的脑海。

「小疆,你睡着了吗?」月月突然轻轻地说,她原来也没睡着。

「嗯……没。」

「你想什么呢?」她的声音如同外面的月光般轻柔。

「想我们小时候呢。」

「呵呵,我也是。」

「你想到我们小时候做什么呢?」我问她。

「什么都有……小时候你老被别人欺负。」她说。

「呵呵,我小时候比较瘦弱嘛。」我说。

「还想到小时候我们睡在一起呢。」她说。

「有吗?我都不记得了。」

「你……你是不是很想睡过来?」月月突然轻声问我。

我心里乱跳,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只「嗯」了一声。

「那……你……过来吧——不要开灯!」

「哦,好!」

我下了床,借着窗外的月光踱到月月的床边,摸上床,轻轻揭开她的被子钻了进去,我碰到月月如丝缎般光滑的肌肤。因为单人床实在是很小,我只能紧挨着月月躺下。

月月是背对着我的,我的胸膛紧贴着她光洁的后背,她好像真的是浑身一丝不挂,我的腿也紧紧挨着她的腿,她皮肤滑而微凉。我没敢摸她,但我的手不知道该放哪,只能轻轻搂上她的肩头。

「呵呵……好暖和啊,小疆也能给女孩子安全感了。」「我长大了嘛。」我说。

许久我们都没有说话,月月的身体随着均匀的呼吸引伏着,我闻着她身体和沫浴露混合的清香味,心情也平静下来,渐渐意识模乎起来,睡过去了。

迷迷糊糊中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感觉到我怀里的身体在抖动,我醒了过来,听觉月月竟然在轻声抽涕。我急忙起身伸手打开床头灯看月月,她双眼闭着,泪水顺着她眼角都已经流到枕头上了。

「月月,月月,你怎么了?」我急忙轻声问她。

月月好一会才睁开红红的眼睛,「没……没什么……刚刚做了个恶梦。」月月说。

我不知道她说的是真是假,但她看起来好伤心的样子让人心疼。我拿手轻轻去抹她的眼泪,她又对我笑笑,说:「没事了,没事了,快睡吧。」但我看得出来她笑得有点勉强。

我继续为她擦拭着泪水,一鬓的头发也湿了,我问她:「你梦到什么了,哭得这么难过?」「我也不记得了,呵呵。」

我缕着她的发梢,又看到了那个小时候她为了留下的伤痕,我轻轻抚摸着那个伤痕说:「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呵呵,没有啊,要说欺负的话——」她看着我没把话说完。

「怎么?」

「要说欺负的话,现在就是你在欺负我!」月月指了指自己的胸前。

啊!原来我起身为她擦眼泪时,顺带着把我们盖的被子也顶起来了,月月大半个白嫩的乳房呈现在我眼前。

我急忙去帮她拉扯被子,我的手却被她轻轻抓住。淡黄色的灯光下,月月看起来娇艳欲滴……

月月轻轻按着我的手,什么也没说,温柔地看我,长长的睫毛反射着灯光轻轻颤抖着。我反而不敢和她的目光接触,将脸撇向了一边。

「小疆……,你今晚……可以……随心所欲地抱我……,像抱其他女孩子一样……」,她说着将我的一只手放进被子里她的乳房上面,月月的乳房和小树扬扬的不同,她的已经发育的饱满而又坚挺。

「我没有……唔」我正打算说我没有抱其他女孩之类的话,月月就伸出手捂到了我的嘴上。

「不管小疆平时多讨女孩子喜欢,现在你只有我一个,只要你不讨厌我,我的出现不会让你感到沉重。」我的嘴还被月月捂着说不出话来,我只能一个劲地拼命摇头。

月月继续说:「我想让小疆记住我,记住我的全部;我要记住小疆,记住这里的一切……」说完月月放开了捂着我的手闭上了眼睛。

我此时此刻也没什么可说的了,我的小弟弟早已出卖了我,隔着内裤硬邦邦顶在月月的大腿上。

我轻轻向月月的双唇吻去,月月也张开小口回应我,我们的舌头迅速纠缠在一起。月月肯定是有经验的,她的舌头深入我的口中,在我的舌头上温柔舞动。

我急不可待的将盖在我们身上的被子一把扯开,双手伸向月月的胸前,我从她的乳沟开始慢慢滑向乳头,用指腹在她变硬的乳头上绕着,月月轻轻呻吟起来,我轻轻地捏了捏乳头后抓着月月的乳房揉搓起来。

「嗯……嗯……」月月发出阵阵喘息,她亲吻我的脸,我的耳根和脖子。我们的身体在一起摩擦着,我把脸凑向她的乳房,含起一粒蓓蕾般的乳头舔弄起来。

「嗯啊……」月月发出轻轻的叫声,双手不停地在我背上摸挲。我伸出一只手探向月月的大腿之间,月月本来紧闭的双腿缓缓打开,好像准备好让我抚摸,我却摸向了她的富有弹性的大腿,她的双腿无规律地微微摆动着。我顺着月月的大腿伸向她的私处,她的私处已经湿润了。

「啊……嗯……」

我用手指摩擦月月的私处,然后轻轻分开她的两瓣将中指插入湿润的肉穴开始慢慢地扣动。

月月的玉体在我怀中轻轻抖动起来,呻吟声也变得更加急促。我腾出手将自己的内裤褪下,直起身子将月月双腿分得更开一些,昏黄的光线中,我终于看到了月月的私处,姣好椭圆的形状,两片娇嫩的肉唇像花瓣一样微微张开,隐约可见粉红色的肉粒沾着露珠。我把挺直的阴茎前端顶在月月的花瓣中间。

「月月,我要进去了……」

「嗯。」月月勾着头看了我俩的下体一眼点点头。

我把腰往前一突,「唔……」月月克制着没有发出太大声音。我的阴茎已经插了进去,我感到强烈的快感由小腹传入大脑,月月的花瓣里面湿滑但又紧凑,抽动起来充满了褶皱的磨擦感。

「啊……嗯嗯」月月发出似痛苦又快乐的呻吟声。

我双手握起她的腰,开始有规律地抽动起来,月月也随着我的抽动发出「唔唔」地娇吟,她的声音更助长了我的动力,使劲将腰向前突,以使我插入得更深。

「喔……唔。」月月闭上眼睛集中精神感受我抽动带来的快感。

我加快抽动的速度,月月两手抓着我的肩膀,腰也开始跟着我耸动。

「嗯,嗯嗯,嗯……」她有节奏地轻声哼着,腰部耸动的频率也逐渐加快。

我双手从她的大腿下面抱起,使她整个阴部更加高 挺,我加大力度往复抽插着,不一会就感觉她花心里微微颤动,随之就有一股热流滑过我的阴茎。「唔——!」月月长哼一声,大腿颤抖了几下之后全身肌肉缓缓放松。

我用力抱起月月,使她坐在我怀中,而我们的下面并没有分开,我的阴茎死死的顶在她的小穴最深处,刚刚月月里面的热流让我爽到了极点,差点射精。我双手抚在她背后亲吻她整个坚挺的乳房,腰部划着圆弧让我的下面研磨着她的外阴。

「啊……唔……」月月再次发出娇喘声。我发现我抱着她除了磨动她的下面以外很不好使力抽动,便又把她放倒在床上,将她的双腿高 高 架起搭在我的肩上继续抽插起来,我们的下面随着一抽一插发出「噗呲噗呲」的声音,这样的姿势,我可以很清楚地看到她的花瓣是如何吞吐着我的阴茎,她小穴中挤压出很多浆液,沾满了进进出出的阴茎,随着动作沾湿了我俩的阴毛,顺着我们的结合处流向她的屁股。

「嗯,啊,啊,小疆,啊……」月月已经开始忘情地叫出声来。我一边抚摸着架在我肩膀上的双腿,一边快速地在月月里面翻弄,月月双手死死抓着头顶的枕头跟着我的节奏娇呼着。

随着大力的抽插我下面迅速有了感觉,「月月,我要出来了!」我叫道,更加用力更加快地狂插着,下面也感觉到月月小穴中不断收缩起来,接着里面又热又湿的感觉再次袭来,霎时,巨大的快感直冲小腹直至我全身的每一个细胞,精液在月月体内直射而出。

「啊——啊——嗯,嗯嗯——」月月浑身微微抖动了几下便大口大口地喘息起来。

刚射完精的满足感和疲惫感让我眩晕,直接倒在了月月怀中,头刚好落在她的乳房上面。月月有气无力地抚摸着我的头发。

过了一会儿,我的小弟弟从月月小穴中变软滑出,我低头要去看下面,月月牢牢抱着我的头:「小疆,不要看嘛!」「没事!」我坚持要看。

月月呈小倒三角形的阴毛湿答答地贴在她的下面,从我们刚刚交合的花瓣中顺着股沟流出白色带着泡漠的精液。

「月月……」

「嗯?」

「这样……你会怀孕吗?」我问她。

「呵呵,你现在才关心这个,晚了!」月月依然温柔。

「那……那要怎么办?」我感觉到月月会有办法让自己不怀孕。

「嘻嘻,那你就别管了,好了,让我去洗一下。」「哦——我也去!」我起身一把将月月拦腰抱起向洗手间里走去……洗完鸳鸯浴后,我们赤裸裸地躺下,月月背对着我,我双臂从背后搂着她,两只手刚刚捂在她的双乳上。

「嗯,小疆,这样睡觉好舒服!」月月轻轻道。

「那这样呢?」我手指不安分地捻动她的乳头,我下面竟然又悄悄地挺立起来,直直地对着她的臀部摩擦。

「啊!……你……好痒……啊……不要,你怎么又……」月月被我捻动得有气无力。

「呵呵,天还没亮,你现在还是我老婆呢!」说完,我用手从背后将她双腿分开,竖直的小弟弟从后面直戳向月月的花瓣。

「啊——小疆,你——啊……」月月话没说完,我已经把她翻倒在床上,我趴在她背上从后面抽动起来。

「啊——啊——嗯!」月月感觉依然很强烈,随着我的抽动又娇呼起来。我用手撑起身体跪在床上,将月月从腰上拦起来,让她保持着上半身半趴在床上的姿势,臀部则对着我。

月月的臀形小而圆润,雪白中泛着红晕。我双手捧着月月的臀部前后活动着腰部,月月里面再次湿润起来,使我抽插时更加舒畅。

我这次一路高 速挺动,在她的肉穴里冲击着,使月月没有一点喘息的机会,我的大腿不停地撞击她的臀肉,「啪啪」的拍击声被淹没在她的叫声之中,她的双乳在身下巨烈地晃动着,我时不时伸手去抚弄。

从月月屁股后面我们的结合处,开始流出了粘稠的蜜汁,不知道是上一轮残留的精液还是月月再次分泌的体液。

我这次很迟钝,在如此激烈地冲击摩擦中竟然还没有一丝要射精的感觉,但是相反,月月已经忘乎所以地高 声喊叫好几遍了。

我就像机械一般以固定的高 速和动作撞击着月月体内,月月无力地上半身完全趴倒在床,只有嘴里还随着我的节奏发出甜美的声音。

如此反复抽插百余回合,我终于有了射精的感觉,我更加激烈地做着最后的冲刺,低哼一声后,紧紧抓住月月的臀部,弯下腰用力挺进完全爆发在她的体内,在她的身体里,我的阴茎被连续不断的热度和潮湿包围着。月月虚弱地瘫倒在床上,我也跟随着趴在她的背上沉沉睡去。

早上隐隐听到街上的行人声和汽车声我才睁开眼睛,天已大亮。月月不在我身边,连她的衣服也不在,她已经走了。我起床后看到床头柜上有一张小纸条,上面有写着一串数字:1390XXXXXXX。这数字好奇怪,可能是月月便携电话的号码吧。我收起来洗漱好下楼,月月已经把房钱结过了。

我到小吃店取了自行车直接往尚哥店里骑,找他一方面是为了让他帮我圆昨天晚上打电话的谎言,万一我妈事后问起好办;一方面是心里突然感觉空荡荡的很无聊想找他聊天。

尚哥对我很好,除了我们双方家里人认识,可能还有我在他店里消费过很多的原因吧。以前我就常带同学去他店里玩游戏,后来又相继在他那里购买了世嘉MD、SS(土星)、PS(索尼)等游戏机,连他自己都承认他小赚了我一笔。

他早上一般开门都很晚,因为他一般晚上玩到很晚,今天也不例外。我连敲了好几遍门,才听到里面问:谁?

「我,吴疆。」

尚哥只穿了条内裤给我开的门。妈的,这两天开内裤展销会呢,怎么都是穿着内裤开门啊,我心里觉得好笑。

我进去后,尚哥赶紧把门关上,我径直走到他平时睡觉的屋子,一个白花花的人影突然窜进了另一间屋子。我被吓一跳,刚刚分明是一个裸体的女人。尚哥还是单身啊,没听讲他交女朋友了啊。他的床上还乱乱的,我目瞪口呆地看着紧随其后的尚哥。

尚哥对我尴尬地笑笑,张开口说了两个字,不过他没有发出任何声音,我从他口形上看出来是「婊子」二字,我会意地点点头。

尚哥点上一支烟看了我一眼:「靠!你小子昨晚是不是又通宵玩游戏了?脸色这么不好?最终幻想七通关了吗?」「早通了,昨晚去朋友家玩了,我给我妈说是在你这儿,她要问起来你帮我圆一下就行。」「嘿嘿,去哪个朋友家玩啊,要撒谎的?」尚哥盯着我不怀好意地看。

「还不是因为我在你这儿,她放心嘛!」我若无其事的回答。

我们正说着话,从另一间屋子「咯噔咯噔」地走出来一个年青长发女子,身材高 挑匀称,相貌也不错,穿着一身蓝色裙子。这就是刚刚裸体窜进去的「婊子」了。

「这是青青,」尚哥给我介绍,「这是吴疆,我的好兄弟。」我和这位青青打了个招呼,青青说:「你这个小兄弟长得好帅啊!呵呵,好了,你们聊吧,我有事先走了,再联系。」等青青走后我问尚哥:「喂,从哪儿找来的?还不错嘛!嘿嘿。」「昨晚在舞厅遇见的,就带回来了,一开始还装纯,最后我把她扒光了衣服锁到那间屋子她才肯干。」尚哥吞吐着烟雾。

「哈哈,真有你的,干着爽不?」

「爽什么呀?一开始还不让我上,最后我霸王硬上弓的。」「呵呵,不过人长得倒是蛮不错的,身材也很好。」我夸赞道。

「你别看她长得不错,下面那地方好黑!跟一堆烂肉一样,我还怕我得病呢!」「呵呵,多少钱?」我问。

「钱?给个屁钱!没给钱!」

「你真是太强了,吃霸王鸡!下次有这好事把我也带上!」我和他聊了一会后,便起身告辞,尚哥非要叫我和他一起到外面吃饭,我因为精神不太好回绝了,出门后感到肚子有点饿,找了家面馆要了碗打卤面吃。

我回家低着头上楼时,感觉前面有个人刚好下楼,抬头一看,竟然是小树。

「咦?小树,你怎么来了?」我赶紧请她上楼,我很奇怪她怎么一个人来找我。

「你终于回来了,我刚刚按了半天门铃,正打算走……哎,你昨晚是不是没睡觉啊,眼睛这么红!」小树边走边回头看我。

「哦,昨晚去我朋友家里玩,睡得有点晚。」我打开家门请小树坐,我去倒水。

「你明天是不是就要开始军训了?」小树问我。

「哦,是的。」

「你军训有没有准备什么东西?」

「呃……没什么好准备的吧,明天去的时候带两件换洗衣服一床被子就行了。」小树听了一笑,打开她的包拿出一个塑料袋说:「就知道是这样,呶,这是我们军训时我多买的,你带上,现在天还热你多注意点。」我接过来一看,里面是霍香正气液、诺氟沙星胶囊、创可贴之类的东西。

「谢谢,这我真没想到,你还真细心。」我说着把东西收了起来。

「没什么——对了,我出门前给扬扬打过电话,她说她也要过来,说是要给你还书,可能是我先到了……」小树正说着门铃就响了。

「呵呵,说曹操,曹操就到。」

来人确实是扬扬,她每天都打扮得俏丽可爱,一进门就连蹦带跳跑到小树跟前说她昨天又买了件什么衣服之类的并且把昨天带走的一本漫画还给我,因为有小树在场,我们不敢表现的亲昵。三人个还是和往常一样聊着天。

聊了一会,小树对我说:「好了,我要回去了,看你状态不太好,要不要休息一下?」又对扬扬说:「你要不要一起走?」扬扬看了我一眼,对着小树点点头表示她要和小树一起回去。临走时,小树又回过头来对我说:「你军训带……带裤子时注意点,可能三个的会很磨。」不等我明白就和扬扬一起下楼了,留我一个人琢磨:什么是三个的会很磨啊?没听懂。

没过几分钟,又有人按门铃,我开门一看,扬扬回来了!

「哎,你怎么没走啊?」

「怎么?不想看到我啊?」扬扬佯怒道。

「没有没有,我只是奇怪。」我顺手在她脸蛋上摸了一把。

扬扬得意地指指沙发上,我看到她的包还放在上面。「嘿嘿,我刚刚给小树说我包忘记带了,让她先走,我回来取包。」「呵呵,你还真是鬼精鬼精啊!」我做势就要去搂她,她闪身躲开我说:

「我拿了包就走,反正你又不想见到我,枉费我大热天地跑来看你。」「嘿嘿,既然来了就由不得你了!」我浪笑着扑了过去,「啊……你干什么……唔……唔唔!」扬扬的嘴已被我用双唇封住。

我用舌头撬开扬扬的娇唇,她主动将小舌头伸进我的嘴里,纠缠过一会,她紧紧按住我的头,把我的舌头含进她嘴里使劲咂吮着,像是要吞掉一般,她的热情使我喘不过气来。

她这么积极我自然也不能落后,两只手肆意在她周身游走,感觉她身体发软后,慢慢把她引导到沙发旁边按倒在上面。

扬扬今天穿着一件修身长款的短袖T恤,一直长到她的膝盖处,我怀疑她的下身可能只有一件内裤了。她半躺半靠在沙发上面任由我从她腿弯处揭起她的T恤,并配合我伸直胳膊把衣服脱下。

她里面就剩下两件:一件背心式的少女纹胸,一件可爱的小内裤,这两件看起来是一套,都是纯白色带粉色花边。

我双手隔着她的纹胸抓弄她的乳房,她呼吸很快急促起来,我双手慢慢下滑到她的腰间,拿手指勾住她内裤的边缘顺着她臀部的曲线慢慢褪下,扬扬弯着腿让我直接将她的小内裤一脱到底。

我侧过身体,一只胳膊搂住扬扬的脖子将她揽进怀里,另只手分开她的双腿,捂到她的肉缝上面。她的肉缝已经湿了,我用手掌上下摸挲搓动起来,扬扬腰枝有意无意的向我一挺一挺,我加快搓动的速度,她连连发出「唔唔」的呻吟,下面的水也越来越多。

我用中指从她的肉缝之间伸进去抽动,扬扬兴奋地俏脸通红,我把里面的中指作勾状,不断地扣动她阴道壁上方,她被我扣得花枝乱颤,我加快扣动的频率,并在扣动过程中每一下都用手掌按在她的外阴上面,用力的摩擦。

扬扬大声喘息起来,我注视着她脸上欲仙欲死的表情,手底下高 速地上下摩擦,扬扬紧紧抱住我搂她的一条胳膊,身体急速颤动着,「啊——」在一声娇呼之后,她身体猛然一紧,颤抖了几下,便软倒在沙发上面。

我扣她阴道的手沾满了扬扬的爱液,顺着我的手腕往下滴答。

「……啊……啊,唔,好舒服,我,我要死……了!」扬扬无力地呻吟着。

我这才将我的衣服脱个精光,赤条条地将扬扬重新扶好,把她的纹胸掀起来,露出她娇嫩泛着红晕的乳房。「嗯,嗯……」扬扬神志恍惚,任由我舔弄着她的乳头。

我起来屈身在她两腿之间,尽量打开她的双腿,使之形成M形,我仔细端详扬扬的小屄,她的肉缝被我摩擦的发红,微分的小洞里溢出晶莹的液体。扬扬的阴部看起来好嫩好诱人啊!我握着坚硬的阴茎对准那个红润的小洞戳了进去,「啊!——」扬扬一声娇呼,浑身颤动了一下。

她的阴道还是如同昨天一般紧缩着,牢牢地裹住我的阴茎,但是她的表情已不像昨天那么痛苦。

我由慢到快地在她热乎乎的体内抽插起来,扬扬再次向我的腰部挺起身子,嘴里不断地发出娇吟。「嗯,嗯,嗯……疆……嗯,你不要把那个嗯,……流到里头——会怀孕的……啊……」不知道昨天扬扬回去是看了什么书还是问了人,她今天在意我在她体内射精了。我一边答应她一边握着她乳房加速抽动,扬扬在我身下被插地呻吟不止。

可能是昨天射精次数太多,我今天连续不停地操弄扬扬十几分钟一点感觉都没有,腰都感觉有点累。反而是扬扬,几次三番地娇躯剧烈抖动,下面的水流出一股又一股,要不是看她闭着双眼,怕是要翻白眼了。

我握住她的腰,稍稍休息了几秒钟,如同昨晚和月月做时一样,将她的双腿搭在我肩膀上,阴茎捣入的更加深入。我再次卖力地运动起来,「啊,啊——」扬扬已经爽快地叫出声来,但是她又仿佛不敢叫太大声,随手抓住身边的一件衣服紧紧咬在嘴里,我一看,竟然是她自己的小内裤。

她雪白的大腿根部和两个屁股蛋上被我的小腹撞击得发红,「唔!唔!……唔!」感情这玩意儿比做俯卧撑还累人啊,我身上的汗珠已经凝聚成一股股,顺着我的身体滴落在扬扬的肌肤上,扬扬同样浑身渗出缕缕香汗,前额的头发都已经湿漉漉。

如此又进行了大约半个小时左右,我终于来了感觉,我双手抱起扬扬的臀部用力揉抓着,腰部也更加激烈地递送,在我射精的快感来临的一瞬间,我迅速地抽出阴茎,在扬扬的身体外面抖动着射在她稀细的阴毛上、小肚子上和肚脐眼上。

过了很久我们才回过神来,扬扬从包里掏出湿巾擦拭自己的下体,边擦边说:

「下面好涨啊!」

「那你还疼吗?」我问她。

「嗯,刚开始有一点点,但后来就不疼了。」

「那舒服吗?」

「何止是舒服?简直快要成仙了!我昨天回去看书上说一般男的正常那个是五分钟左右,你怎么都快一个小时了?」「呵呵,我是超人嘛!」

扬扬换了张湿巾来擦拭我的小弟弟。「这东西真好玩,刚刚还那么那么硬,现在怎么变成这样了?」说着就在擦干净的小弟弟上亲了一口。

我躺在沙发上浑身乏力,看着扬扬穿好衣服收拾着自己,她收拾好后又和我缠绵了一阵,看我也没劲和她说话和她玩了,便俯下身和我吻了吻,交待了几句军训时注意身体要多喝水之类的话便离开了。

我随便冲了个澡,换了身衣服倒在床上就沉沉睡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