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都市 > 正文

永远的奴隶之兽

来源:未知 时间:2018-03-01 14:45

作者:五代友义

(01)

嗅了乙醚之後就昏迷了的雪奈夫人,被人塞入登山用睡袋内,放到车子的後座。

秋吉雪奈,三十三岁,某成衣产业社长秋吉岩五郎续弦的妻子。

已将七十岁的岩五郎,花了一年多的时间才赢得了美人的芳心,於三年前结婚。而二十六岁结婚,二年後丈夫因病过世的雪奈也是再婚。

当初身为社长的岩五郎出席了仅是系长的丈夫葬礼,雪奈十分感激。而且一个礼拜後回丈夫故乡冈山的忌日中,社长岩五郎也出席了,在新干线车上的归途中,岩五郎提出了再婚的要求。

经过了一年多的追求,终於结婚了。没有多久怀孕,肚子渐渐大了起来,邻居都对她投以好奇的眼光,令她觉得羞愧不已。

此时生下的俊夫已二岁了。

「我们准备再来生第二个孩子吧!」

当老夫鼓励着年轻的妻子再生个小孩的此时,这年轻的妻子却行踪不明了,任谁都会认为这是为财而绑架的案子。向警察连络,还装置了反探知机,等待着犯人的连络,可是一直没有电话。

此时被塞在睡袋的雪奈,装在一只大纸箱中,被运到市内一家高级公寓的房间内。

对面的街上林立着银行,而往右侧约走七、八分钟的地方有一间大厦管理员室,就是男人的房间。男人是这栋公寓的所有人兼管理员。四十二岁,有离婚的记录,一个其貌不扬的普通男人。

当他把雪奈从纸箱拉出来时,雪奈甚至还没有醒来。canovel.com男人为尚未清醒的雪奈戴上眼罩,嘴巴也用胶带牢牢贴住。

虽说是管理员室,不过也算是这男人的房间,足足有四个榻榻米大的空间。当他把雪奈从睡袋拉出来时,房间内立刻飘散一股优雅的香味,刺激着这男人的性慾。

他粗暴地拉扯下丝结的上衣,连胸衣都猴急地用剪刀剪开来。

(畜牲,快让我看到乳房!)

如奶油般软酥酥又白嫩的乳房站出来了,男人心急地紧紧揪住亲吻着不放。

「鸣……呜……」乳房被牙齿咬得痛醒过来的雪奈,发现自己眼睛既看到不到,连嘴巴也张不开。

「你终於醒了。放心啦,我不会杀你的,我不但不杀你,还会好好的疼爱你呢!来,让大爷爽快。」

他将雪奈的手绑起来,身体跨在她的下体部位像骑马般的,动手去解开裙子的拉链。

「呜……」夫人虽猛摇着头表示她的厌恶,可是她却丝毫没有抵抗的能力。

(这男人是谁?为什麽要攻击我?他的目的何在?)虽然处在危险中,但她的脑海中浮现着无数疑问。

(不要……别脱……)

男人的手开始拉下裙子。

「哼!我看看阴部是长什麽模样……让我瞧瞧……」

(不要不要……饶了我吧……)夫人想说话,却无法说出口。

裤袜开始被脱了。男人似乎对脱衣服十分有兴致,一件一件慢慢地剥下来。

「薰衣革色的裤袜哩,可真时髦……很上等的颜色呢……你丈夫现在大概每晚都在烦恼着吧?」

(啊……那里……那里别脱了……鸣……鸣……)

白哲的腰身蠕动着,使得男人垂涎欲滴。

「好像都没照过太阳似的,这麽白像有病的样子,如此苍白的皮肤,连里面的血管组织都看得到呢!」

男人一边脱下裤袜,一边已迫不及待地把脸贴在下腹的地方,嘴唇就在阴部的上方游移着。

「和我想像的一样,长满了毛,这麽柔软这麽茂盛的阴毛,我很满意。」

男人把裤袜褪至膝下,裤袜里还留着雪奈温热的体味,男人嗅着它。

「真令人受不了。味道真不错,这可是夫人阴部那里的气味吗?」

女人的最隐私部位被一览无遗的雪奈,扭曲着身体想要遮掩住,可是她已束手无策。

「呜……呜……」

男人把雪奈的手脚都绑起来,然後把她抬起身,将绑着手的绳结系结在天花板上特制的挂勾,脚後跟重叠着以站的状态被挂在天花板。

「这样的姿势是最有魅力了,你认为如何?这翘翘的屁股,看了真令人受不了,嘿嘿嘿……」

「鸣……鸣……」

这看不到脸的男人益加地大胆了起来,手脚被绑着得挂在天花板,垂下的裸身就这样被男人上下其手的任意抚摸着。

「怎麽了?不舒服吗?」痛苦地喘着气,男人看着她的脸询问。

用力地点点头。不只是呼吸困难,而且心里强烈的不安也使得她更加感觉呼吸困难。

「你发誓绝对不大声叫,那我就拿下胶布,如何吗?」男人慎重地叮咛着雪奈,这才终於把嘴上的胶布给撕下来。

雪奈重重地吸了口气,颤抖着作了个深呼吸,突然泪水夺眶而出。

「请你……快把我的眼睛罩子拿开。」

「这可不行,如此一来我脸孔、现在的所在地都曝光了,我可是还要命呢!你还是别看到的好,可以吧?」

「我知道。可是,如果你要钱,多少我都可以给你,请你放了我吧!让我回家。」

雪奈想到二岁的俊夫一定在家里哭着等妈妈,以及慈祥和蔼的先生,哀求着男人早点放她回去。

「要同情你的话,当初我就不用这麽大费周章了,你求我也没用。」

男人将束起来的绳索往吕奈的屁股打了下去。

「啊!」

「被我抓来了就乖乖就范吧,每天操得你腰都直不起来。」

「求求你饶我吧!我还有先生和小孩。」

「就是因为知道你是人妻才绑你来的,这腰身配上这可爱的阴部是最佳的组合呢,我看一眼就知道你是很棒的货色耶。」

男人站在雪奈的旁边,用一只手揉搓她的乳房和阴部,另一只手则夸张地在白色而丰满的屁股抚摸着。

「啊……不要!别这样……」

和岩五郎再婚之後,自从第一次生了小孩後,雪奈的身慢产生很大的变化。有一种和第一位丈夫在一起时所没有的感觉,也就是真正体会到一个女人性的欢愉。而且自此之後不只是性器官,全身皆成了性感带,感觉十分灵敏。像现在被这名男子稍加调戏,即开始喘着气。

丈夫岩五郎不管对她多好,体力总是有限,结婚最初还勉强一个礼拜做爱一次,现在已经改为一个月一次,雪奈虽从未表示不满,但是她的身体经常犹如慾火中烧似的。

「不……不要……」

男人手指的动作很灵巧,从背後揉搓着她的乳房,然後忽然在她全裸的身上後面屁股感觉到一团热的东西压了上来,原来是那根正往她屁股的隙缝间准备插进去。

「不要……啊……不要……」

雪奈摇晃看腰身反抗着,屁股的摇晃也使得男人更兴奋了,他的手一边伸入她的阴部内玩弄着。

(啊!我的丈夫,来救雪奈啊!)雪奈一边感觉到自己腰的深处涌出一股热流,一边心里却呼喊着丈夫的名字。

「阴部已经鼓胀得这样,每晚插着你的阴部一定棒极了,你觉得怎样?」

「别这样……求求你……」

「你没看看我的宝贝实在可惜呢!来,让你先嚐嚐味道!」

男人松开雪奈脚上的绳子,然後将灼热的宝贝由屁股的隙缝处,用手由前方插入进去。

「呜……呜……」雪奈的股间一片膨胀而且充血,但是她丝毫没有反抗的力量。

「如何?你准备好了吗?可爱的娘们。」男人甚至把两支手指齐插入至肛门处,得意洋洋地说道。

「呜……啊……不要……」

她抽动腰身准备避开,屁股却刚好碰到男人的那根,不经意地滑了进去。

「用屁股夹夹看,你就知道我那根有多大了。」

(不要……不要……)摇动着腰身,显得厌恶表情的雪奈,在反抗之中,感觉到男人的那根的大小,内心在哀叫着。

(02)

(怎麽会这样大?)

一阵灼热感传全身,而那里也更湿润了。

「拜托你,让我回去吧……」

「你这死脑筋的太太,还在念念不忘要回家,你死了这条心吧……」

「不要……不要……」

此时阴道感觉到一股灼热,雪奈扭动身子想要逃离,不久还是由身後被男人刺穿了进去。

「呜……」

喘息之中感觉到男人那根真是硕大,阴道被撑开得彷佛要裂开似的。

「怎麽样啊?很爽吧!」

「不要……」

像这样站着的姿势,以及从後面搏入的做爱方式,对雪奈而言都是第一次。她想到自己现在的模样,羞得无地自容。

「呜……呜……」脸抬了起来的雪奈不自觉地呻吟了起来。

(这才是真正男人的样子吗?)

她感觉那根就像铁板那样硕大、灼热而硬。

「……好苦……」雪奈犹如溺水者要找寻氧气似的,不断仰头喘着气,她觉得如果不这样做,彷佛就要喘不过气来似的。

「从後面插入阴道来侮辱你,让你受不了吧……这样如何?」

男人更残忍地撞击雪奈的子宫,雪奈感觉到身体的内部有个很大的龟头在作动着,同时男人边揉搓着她的乳房,以及雪奈的阴蒂,雪奈的身体官能被刺激到极点。

「呜……啊……」雪奈开始感觉到有一股彷佛要昇天的快感直往身体冲,她只觉脑子的思考力越来越薄弱,一片茫茫然。

由於眼睛不到,所以身体的感觉全集中到性器官来了。阴部的蜜汁不断地分泌出来滋润了整个下体,粗大阴茎和着体液上下作动着,雪奈感到前所未有的快感。

「啊……啊啊……不要……」被这不认识的男人侵犯,她竟感觉到一股不知所措的快感一阵阵流遍全身,她不由得狂叫了起来。

「啊……那里……不可以……呜……」

男人抚弄着雪奈的阴蒂,阴蒂那里已充血而且变得相当敏感,男人的技巧十分灵活而熟练。

「不……不要……不要……」

雪奈激动得扭动着,大量的蜜汁不断地分泌出来,硕大的龟头不断地突击子宫,令雪奈感觉像要麻痹了似的。

「啊……再这样下去……不要……不要……」

雪奈的声音哽咽着,她忍耐不住那股已冲上来的快感直逼而来。

(虽然被侮辱,却这样舒服……)

「怎麽样呢?你大概快达高潮了吧?别客气,尽情享受吧!」

男人似乎能掌握雪奈的身体的状态,总是恰到好处地揉弄得雪奈魂飞欲醉。男人揉搓她的阴核,还一次次往雪奈身上攻击,她开始不断地颤抖。

「鸣……我要泄了……啊……我雪奈要到顶点了……鸣……」

「原来你叫雪奈……名字还挺可爱嘛……」

只觉耗尽精力,全身都快瘫掉的雪奈,听到男人低沉的喃喃自语。

※※※※※

自从心爱的夫人失踪後,岩五郎也无心工作,每天只是不安和焦躁。

二岁的俊夫完全由佣人照顾,自己则寻找着一切可能的线索。虽然到警察司去申请搜索,可是人告诉他,这只是桩普通失踪案,警察是不可能大事动员的。

雪奈离奇失踪了一个星期,可是连一通来勒索赎金的电话,或是告知安危与否的电话都没有。

(难道是有什麽不满吗?)岩五郎开始考虑雪奈的居家生活。

在岩五郎的希望里,即使已结婚三年的现在,夫妇两人仍一起睡双人床上同眠。小孩子和佣人在另一个房间,夫妇两人可以完全不受干扰地在一起,尤其最近夫妇俩更是肌肤贴着肌肤抱在一起入眠。手互相放置在对方的性器官上更是家常便饭,而年轻的雪奈光是这样,那里立刻就湿润一片。

「你想要是吗?」

「没……没有……只是因为你摸它才会这样……」

岩五郎也是尽可能满足她,如果实在没办法,通常会摸着她的腰,搂着她睡觉。可是如果是雪奈的月经期则例外,大正年生的岩五郎而言,他还是觉得那是不净之物,所以在那段期间,他就和雪奈分开而睡,一直到月经完毕才回复两人的同室而眠。

最近谈到了生第二个小孩的事,岩五郎是希望雪奈能为他生育,而雪奈则认为这个年龄还要生育,觉得不好意思,所以总是支吾其词,没有应允。

可是到了最後,为了让先生高兴,雪奈答应了生小孩的事情。於是他们开始计算雪奈的月经周期、排卵期,以及配合岩五郎的身体状况,甚至还有在床上计算商量着这档事呢!

就在这个时候,她却失踪了。

(难道是她极十分不愿意生第二个小孩吗?)

岩五郎除此之外,再也想不出其他的线索了。

※※※※※

男人发觉雪奈的眼罩似乎要剥落下来了,於是他重新用OK绑贴好。

「……你让我看看外面的世界吧……」

被这男人绑架来这一个礼拜里,雪奈一次也没有看到过阳光,每天就是在一片黑暗不安的世界里被男人连续地侵犯着肉体。

男人的慾望似乎永无止境般地越来越强烈,每一天、每一个晚上都尽情地凌辱着她,雪奈的身心都疲累不堪了。特别是男人对阴部似乎特有兴趣,时常贪婪地用舌头舐着已充血阴部,甚至用牙齿咬着不放,有的时还用小纸稔儿顶着尿道口,促使她排尿,等看到迸出的尿液时,立刻发出怪声欢呼着。

「……请饶了我吧,让我稍微休息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