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都市 > 正文

妻子在别人身上的呻吟

来源:未知 时间:2018-02-24 20:25

夫妻之间,不管丈夫有多帅,妻子有多美,性生活有多和谐,时间久了,总会倦的,总会慢慢的缺乏了以往的激情!无法否认,我和妻子之间也一样!结婚几年後,特别是有了小孩,我们之间的性生活便渐渐少了起来,就算是有,也像是彼此敷衍似的,没有多少前戏,勃起,插入,射精,然後自顾自的睡觉。

妻子其实蛮漂亮的,身材也很好,可是已经慢慢的失去了对我的诱惑力!最近两年,每次和妻子做爱,我都会在自己脑海幻想着正在操着别的女人,或是性感的同事,或是风骚的熟妇,甚至是丰满的友妻,只有这样的幻想,才会让我的勃起会更加的持久一点,但是渐渐的,这样的幻想也失去了作用,直到脑海里猛地出现一个情景:妻子被别的男人在干,这样的场景居然刺激的我兴奋不已,下体勃起的硬度和坚持的时间也比遗忘好上太多太多。

其实不必否认,相信很多的男人都曾有过这样的想法,暗里不停的幻想着妻子被别的男人强暴,交配,内射,以达到自己的性兴奋,可明里又觉得这种想法的阴暗和龌龊,可事实上,这样的男人并不少,甚至有的人已经这样在做。

有了这种想法,好几次我在和妻子做爱的时候,在她兴奋起来时就不停的问:「想不想跟别的男人做爱啊?有没有被别的男人操过?」之类的问题,起先妻子总是白我一眼,还骂我「神经病」,问的多了,妻子便生气起来,问我为什麽会问这麽变态的问题,我便装作很伟大的样子来回答:「我觉得我们的性爱已经很平淡了,如果你在别人身上得到更大的性爱高潮,我是心甘情愿的,只要你快乐,我也就快乐!」

妻子主动的回应着我,很认真的回答我:「我从来没想过被别人干,我这辈子就只被你干!你让我已经很满足了!」

听到回答,感觉到妻子的真情,心里也便有些感动!可是事後再回味一下,就觉得不以为然,因为妻子在性上面总是缺乏主动,往往是我想了,才会给我,更有时候是要上几次,才勉勉强强的敷衍我一下,而且也很少达到过高潮,不像年轻的时候,每一次都能来几次高潮,很兴奋的时候又喊「救命」又喊「我被你干死了」之类的言语,这才是真正的高潮,喊出的话语也是情不自禁的!

那时候便不免想,一个女人对自己的丈夫没有性要求,canovel.com有也是如此敷衍,那麽这个女人要?就是性冷淡,要?就是外面已经有了别的男人,对自己的老公已经没多大性趣了!想到这里,一般的男人肯定会觉得自己的憋屈,为自己可能戴上了绿帽子而愤怒不已,但是坦白讲,我却没觉得有多少难受,毕竟,我在外面也有着女人,结婚前有,结了婚也有,并且到现在也保持着一两个的炮友,我并不像别的男人一样,自己可以有无数炮友情人,妻子却必须得忠诚於自己,如果知道妻子外面有男人,并且在他身上得到了我没有给她的快感和高潮,我是不会介意的,我甚至希望她能通过这个来调节和我的性生活上的和谐。

可是偏偏没法问出点什麽来或者看出点什麽来,想想也好笑,我在外面有炮友,难道妻子问一下我就告诉她了?不过接下去的每次性生活我都会问这麽些问题,有一次妻子忽然回答说有,已经被别人干过,而且干的很爽,还想和他做爱,听到她这样的回答,我半硬不软的老二迅速雄起,那次把妻子也插的出现了少有的高潮,事後我又问,妻子回答我说是因为看了我档夹里留存的那些换妻,淫妻小说,所以这次就这麽回答了我,没想到我真的被刺激到很兴奋,她悠悠叹道:「难道你们男人都这麽变态啊?把自己老婆送给别人玩,真能让你们这麽兴奋?」

我只能回答说,这也是性爱上的一个调节方式,妻子又告诉我说:「我不会的,我只有你一个男人!」

斩钉截铁,仿佛一个贞烈的女子要立牌坊!我们的性生活继续在这种时好时坏,时兴奋时平淡中进行着,期间,我也会找一下大嫂(我的另一篇文章《娇羞却坚定的解开了扣纽的大嫂》)用心的做上两次,一切并没有什麽变化。

事情的转折发生在一次她们医学院成教考试的那几天,妻子在当地医学院成教继续教育办公室工作,边上县镇的医护人员的资格考试,继续教育等都会到她们的办公室报名,学习,并且参加考试,特别是考试,医学院便会从别的地市或省市有关部门邀请过来一两个老师帮忙监督,监考,历年来都是如此,这几天也是妻子最忙的几天,白天忙着学校的事,晚上还要陪外来的老师吃饭,由於我也知道是她们整个部门的人一起陪吃陪玩,不过外来老师的住宿问题是由我妻子安排的,以前我也有好几次听她在我面前打电话给宾馆订房间,那家宾馆也因为跟她们学校熟悉了,只要一个电话就能订下来,我也从不去在意,其实我内心更是隐隐的希望真有什麽事情发生呢!

然後那几天也基本回的比较晚,可是有那麽一天,我发现妻子在八点左右回来,一回到家就直接拿着换洗内衣走进卫生间直接洗刷,然後出来时换下来的内衣已经洗掉,因为原本我们的习惯都是在睡前才会洗刷,换下的衣物都是到第二天才洗,所以妻子的举动引起了我的注意,我再回想了下,仿佛以前只要她们学校安排考试有外来老师来的时候,也出现过几次这样的情景,回来就躲进卫生间洗澡,然後内衣裤直接洗掉,因为上了心,我知道这里面一定有问题了。

又隔了一日,妻子依旧是回来直接奔卫生局洗漱,中途她的电话响起,她出来接电话,我说要上个厕所,迅速进了卫生间,看到她的内衣裤刚丢在盆里还没来得及洗,我抓起她内裤一看,看到裆部有着一滩湿湿的印记,一丝白白的粘稠液体,我拿起来一闻,闻到了两种味道,一种是妻子的体味,另一种只要是个男人都能闻的出来,那是精液的味道,我相信对这个气味是没有人会闻错的。

那一刹那,我心里涌起的不是委屈,不是被戴了绿帽的愤怒,而是兴奋,激动,一种亢奋的情绪,哼哼,平时在我面前装的一本正经,背地里早已经跟别人有了一腿,但是这种气味是没法留作证据的,我将内裤丢回洗衣盆,直接出了卫生间,看到妻子在门口等着,见我出去了,立马闪进去洗衣服,我淡淡的说了句:「怎麽这麽勤?不是都明天洗的吗?」

妻子低头搓着衣物,回答的声音倒也听不出什麽状况:「顺手洗了呗!」

当天晚上我要跟妻子做爱,妻子没有拒绝,但也并不热情,我又问往常的问题:「想不想被别的男人插?插过几次?」

妻子一边哼哼着一边回答着一直重复的答案:「不想,我不愿意!」

我也不多说,因为知道妻子肯定已经让别人上过,脑子不停幻想,也便很兴奋,速速的射了,当我躺下来的时候又很漫不经心的说:「如果想就告诉我,我真不介意!到时戳穿了反而不好!」

妻子大概因为理亏,依偎着我,手指拨弄我的乳头,说:「你别多想了,我不会的!」

没有证据,那麽我是没法从这种谈话中戳穿她的,但是一个计划在脑中形成了!我知道他们学校给外来老师安排的宾馆叫「凯越宾馆」,就在她们学校附近,第二天傍晚,跟一个妻子不太熟的朋友借了车,停在宾馆门口不远处等,果然,大约在6点多,我看到妻子一个人走进了宾馆大门,我迅速拿起手机照了一张,又过了一会,看到一个高个子戴眼镜的男子也走了进去,不过我不确定是否就是这个人,毕竟我没见过,但是看到妻子是一个人走进去的,看来他们也比较小心翼翼,我在车上又等了10分钟左右,期间抽了根烟,想想也差不多了,就直接走进了宾馆,径直往柜台走去,服务小姐站起来欢迎,我直接说:「你好,医学院给我开的房间是哪一个?请把门卡给我!」

服务员查了下告诉我:「您好先生,医学院这次在我们这里只开了一间房,而且已经有人入住了!」

我故意骂骂咧咧:「靠,这个医学院也太小气了,只给我们开了一个房间啊?行了,我知道了,请问是房号是多少?门卡也给我吧!」

「房间号码是302,但是对不起先生,门卡已经都被拿走了,要?你自己再联系一下她们,问问看!」

我点了下头,对服务员说了声谢谢,便直接上了3楼,来到了302的门前!此刻我的心砰砰乱跳,我环顾了下左右无人,便将耳朵轻轻贴在门上偷听!这个宾馆并不是一个高级宾馆,所以门的隔音不是非常好,我可以隐约听到里面传来了很急促的呻吟声,虽然低,但是我还是听出了这肯定是老婆的呻吟,中间他们低沈的耳语着什麽,但是这个声音就听不到了,我退开几步,往门下望去,一阵惊喜,原来这个门并不是完全密封的,稍微留了一点点的缝隙,我从上衣袋里摸出一只细细的录音笔,轻轻的插入门的缝隙,虽然不够深入,但是我想应该能录的比较清晰的,在我放录音笔的时候,我也趴在缝隙边听了一下,妻子的喘息很急促,隐约听到她在说:「再深一点,再深一点,啊……啊……!」

我的鸡巴很不争气的翘了起来,真是刺激!听着老婆在别人的插弄下这麽呻吟,比我自己幻想的更加让我兴奋!我怕会有人经过,所以只听了一点点就站起来,往边上走开,拿起手机拨通妻子的号码「嘟……嘟……」

响了很久,妻子没接,我又重新拨,又响了很多下,妻子的声音才响起:「喂!」

大概是刚刚经受了快感高潮,妻子的声音虽然已经压抑了喘息,但还是能听出有一丝的颤抖,我只问了句:「什麽时候回来啊?」

「8点左右吧!」

我看了看表,7点都还没到,看来那个男的也挺强的,连续做了3天了,现在还要再做一个小时,起码这个强度现在的我是做不到的,我「哦」了一声,便挂断了电话。

我在宾馆边侧的一个小阳台上又抽了几根烟,大概又过了40分钟左右,走到门口,拿起录音笔便走了。

一到家里,我便迫不及待的拿出录音笔,连上音响,瞬间,妻子的呻吟和喘息声便在房间里响起:「啊…啊…再深一点,再深一点,就这样顶着,好舒服!」

一个男声也急促的喘气着:「我马上要出来了!」

妻子的声音:「嗯,射进来,给我!」

男声一声低吼,仿佛便秘已久拉出来一样,舒爽的吼了一声,我的鸡巴早已硬起,掏出来正要大飞机,却没想到他们结束了,只好作罢,看看後面他们是否还继续。

接着听到的是他们夹在一起的喘息,中间偶有谈话「宝贝,干你就是舒服!」

「我也是!」

「知道??每天我在家里都等着你们来通知我到你们学校去监督,授课!」

「哼!你有这麽好?还想着来监督,代课?」

「哈哈,当然最主要的因为这里有个洞可以进啊!」

「混蛋,就知道你没安好心!」

「那你自己说,你喜欢被我干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