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都市 > 正文

夫妻 第九篇

来源:未知 时间:2018-02-24 20:20

「爸!你要干什么?」慧莹觉得事情不对劲,爸爸看自己的神情就好像今晚和哥哥看的那部三级片里面的色魔一样,而且过去爸爸从来不进自己房间的。

「没什么?爸爸想和你聊一聊。」满嘴酒味的大炮不住的逼进女儿,现在大炮的眼里只有女儿娇小玲珑的身材。

「聊~聊什么?」慧莹略带惊慌的语调,平常和爸爸聚少离多,父女俩并不是很亲近,慧莹想不到有什么好跟父亲聊的。

「聊!来!过来坐下。」大炮自己一屁股坐在慧莹床上,招手示意慧莹过来,慧莹不敢反对,但也不敢过去,只好坐在床角,算是有听老爸的话。

「怕什么!过来!老爸要问你,有没有交男朋友?」嘴上要慧莹过来,自己却往慧莹的角落靠过去,一直靠到慧莹身边,大炮挑逗性十足的问女儿敏感的问题。

「没有!」慧莹一向对交男朋友没兴趣,她的兴趣是念书,而且慧莹觉得自己还不到交男朋友的年龄。

「那有没有和男生亲亲啊!」被酒精冲昏头的大炮有点语无伦次,满口的酒气直冲向女儿,而且还搭住女儿的肩。

「爸!你在问什么嘛!你醉了!」慧莹有点急了,没有男朋友哪来的亲亲?慧莹认为老爸一定醉了。

「醉?!我没有醉!」大炮最生气人家说他醉了,尤其是当他真的是醉了的时候。

「爸!你在做什么?!」

大炮把慧莹推倒在床上,整个人压了上去:「我没醉!不信,我教你亲亲试试看!」大炮大舌头的发音让慧莹吓坏了,想不到由自己爸爸口中说出这种话,而且自己还被老爸压着,连喊叫都来不及,老爸的嘴已经亲上来了。

「爸~不要这样~不要……」慧莹极力闪躲着老爸口中的酒臭,哀求着老爸停止,但是微弱的挣扎只有更激起老爸的兽性。

「我是你老爸!我要你做什么,你就要做什么!」大炮强掀起女儿的T恤,大手握住女儿发育良好的小乳房,不是很大,刚好一个手掌就可以握住,酒醉的大炮完全无法掌控自己的力气,抓的慧莹胸部非常的疼痛。

「爸~不要……」吓得眼泪直流的慧莹,忍着疼痛哭求老爸,慧莹不敢抵抗老爸,只能任由老爸在自己身上为所欲为,慧莹不敢相信自己的亲生老爸居然对自己做这样的事。

大炮把慧莹的短裤和内裤一起脱下,摸摸慧莹阴毛稀疏的阴部,大炮解开自己裤头,从内裤中掏出阴茎,慧莹眼睛紧闭着,眼角不住的溢出眼泪,平常柔顺乖巧的慧莹,这时完全不敢反抗,更别说要逃跑了。

************************************************************************

热水冲刷着美凤身上激情的秽物,股间仍然有阵阵刺痛传来,获得极大满足的感觉仍然萦绕心中,这辈子第一次放纵自己,美凤对跟龙哥做爱并没有太大的罪恶感,因为已经被儿子奸过自己的乱伦罪恶取代,美凤不敢思考会有什么后果,美凤听到浴室门被打开,有人走了进来,美凤知道是龙哥。

龙哥作梦也不会想到小汉阴错阳差的帮了大忙,对美凤在浴室里的反应还以为是自己已经征服了这个女人,没想到因为美凤深深感到乱伦的天理难容,对其他的错反而不再认为是什么大不了的事。躺在拿掉床单的冰冷水床上,龙哥还在回味刚刚在浴室,美凤主动擦背的温柔,尤其是在帮自己清洗小弟的动作,充满了挑拨的味道,美凤的指尖拨弄尿道口的麻痒,龙哥决定今晚不打算让美凤睡觉了。

美凤把污秽的床单丢到浴室,然后用浴巾围住自己,对着镜子做着平常最熟练的事情,抹化妆水,保养品……等,美凤觉得全身依然火热,没想到自己得龙哥居然不再讨厌,美凤决定要换一种心情度过剩下的夜晚,而不像刚刚开始有大半的成份为了报复老公或被强迫的味道,走出浴室前美凤拿掉裹在身上的大浴巾。

************************************************************************

大炮红红的龟头在女儿的阴毛上摩了两三下正准备长驱直入时,阴茎突然就一阵强烈的收缩和放松,一股少少的精液便喷在慧莹的小腹上,还没开始战斗大炮就已经弃乒卸甲了,大炮呆看自己的战果。这也是他自卑的原因--不但细小而且早泄,从来极少能在美凤体内抽插到10下以上。

大炮喘息的看着床上的女儿,被掀起的上衣露出一对酥乳,被褪到小腿上的短裤和小腹上一滩白白的精液,大炮恍然大悟,自己做了什么事,酒意全醒的大炮穿上裤子,连忙夺门而出。

慧莹的卧室到客厅一定会经过主卧房,经过房门时,大炮正好看到美凤由浴室走了出来,大炮停住脚步看着老婆,全裸的美凤也看到老公站在房门口,美凤不发一言的走向大炮,面对着大炮,美凤面无表情的将房门关上,大炮依稀看到躺在床上也是全裸的龙哥。

大炮离开家里,他没有地方可去,大炮只想麻醉自己,一路开车到工厂,拿起刚到货的海洛英,只有在这个迷幻的世界,大炮才能找到自己。

7

日上三竿,太阳照到屁股才起床的龙哥,意外的在房里没有找到美凤的踪迹,根据经验,美凤昨晚二度缠绵时的表现,自己应该已经虏获这个女人才对,正常来说美凤这时应该还依偎在自己怀里,莫非还有变数,看样子要这女人完全成为俘虏还得再加把劲。

走出大门,经过美容院门口,龙哥注意到美凤穿着朴素的在店里忙东忙西,龙哥看到这景像便肯定要在上这女人肯定得在花把功夫,精明的龙哥非常了解女人的心理,若到天亮美凤还在自己身边,那肯定没问题,或者是美凤今天不知所踪,一个人躲起来散心,那代表自己在美凤心中已具有一定份量,现在是最坏的情况,代表美凤想忘记昨晚的一切。

看着店里的莺莺燕燕,龙哥有点伥怀,很久没有遇上像美凤这样的女人了,龙哥有种想追求美凤的冲动,一种恋爱的冲动。这时一个身材瘦高,打扮入时的妇女从店里走出来,龙哥看着这个标致的女郎,再看看店里环肥燕瘦的顾客,龙哥突然有个疯狂的念头。

在店里的美凤一直都让自己忙着店里的大小事务,只想尽快忘记昨晚发生的一切,装作什么事也没发生过的样子,但是美凤知道这是自己在骗自己,对以后要如何面对丈夫和儿子,美凤完全不敢去想像。

今天的客人都直夸美凤好漂亮,店里请的洗头小妹也说老板娘今天感觉特别不一样,可是美凤今天穿的非常简单,一身的工作服,还在奇怪为什么每个人都这么说,心里有事的美凤没有特别注意自己浑身散发一股媚力,那是无法控制的,是一种长期禁制受到解放,所散发出来的雌性魅力。

一直不停忙碌的美凤不敢休息,因为一停止工作,大腿间的燥热感就会不断升起,加上股间摩擦屁眼周围伤口的疼痛,美凤不时想到龙哥的丑脸,不时出现昨晚房里激情的画面,美凤有点疑惑,为什么自己忽然不再那么讨厌龙哥了。

************************************************************************

龙哥和小青在包厢里密谈,小青和龙哥的交情是非比寻常的,小青自从将自己由男人彻彻底底变成女人时,龙哥就是她爱慕的对象,更何况龙哥在这件事上还曾力挺小青,让众多兄弟不再轻视小青,因此小青为了龙哥,连命都可以不要。

龙哥安排好事情后便要人找小汉来,小青依偎在龙哥怀里,含了一口白兰地,轻轻的贴着龙哥的嘴将酒从自己口中度过去,舌头顺势深入龙哥的嘴里,享受龙哥嘴里的烟臭和槟榔混杂的味道,龙哥也隔着衣服抚弄小青打荷尔蒙而变大的乳房,含和一般女人不大一样的弹性,接着一阵敲门声,两人分开后,龙哥叫人进来。

「龙哥!青姐!」小汉嘻皮笑脸的进来,在一旁沙发坐下,小汉是现在这间酒店的经理。

「小汉!我最近有笔生意,要你来打点!」小汉听了吓一跳,龙哥这话不就表示自己就可以做大买卖了。

「什么生意?龙哥你可以放心,毕竟我还得叫你一声干爹吗!」小汉高兴的有点得意忘形,以为这是老妈和龙哥上床后,龙哥特别的照顾。

「正经一点!这生意不是开玩笑的。」龙哥故做生气的说,小汉马上收起嘻皮笑脸,正经的坐在位子上。

「我要你去大陆,我有一条路子,送一些大陆妹过来,小青会和你过去,安排一切。」小汉听了差点没乐翻天,那是个肥缺,最近酒店里来的大陆妹,个个都长的非常正点,都是透过这个管道过来的。

「这些大陆妹过来前你一定都要验一验,我不要到了这里再强迫她们,要自愿做这行的才带过来,知道吗!」小汉这下子真的恨不得马上就飞到大陆去。

「你要听小青的话,小青!你安排好后就回来,那边就交给小汉处理。」龙哥的意思就是把这条线交给小汉,正式分地盘给小汉,小汉等于做了大哥,小汉感激的把龙哥当神膜拜,还发誓一定会好好干,不会让龙哥丢脸,一定会把那边做的有声有色,压根没想到自己还是学生,小汉一点也不在乎休学。

「龙哥!那我先出去了!」小汉喝了几杯酒便想离开,他想要去兄弟面前威风一下。

「这小子!还以为真的是好差事!」小青等小汉出去后,狡猾的冷笑。

「过去之后你要好好教他,知道吗,最好让他爽到根本不想回来。」龙哥再次低声叮嘱。

「知道了!我会物色几个骚货,早晚和他大干几回合,保证让他脚软。」小青吃吃的偷笑。

「多教他一些酒色财气!」龙哥还不放心。

「要把一个男人的身子淘空是我最拿手的,只要三个月,保证再壮的身体都会变肾亏。」小青拿起桌上的酒和龙哥相对大笑。

龙哥非常得意,这是他疯狂计划的第一步。

************************************************************************

「慧莹!吃过饭没有?」忙完店里的事,回到家后,看到慧莹憔悴的面容,美凤觉得女儿不大对劲。

「妈!」看到美凤,慧莹忍不住呜咽起来,美凤心惊跳一下,连忙问女儿发生什么事,慧莹开始只是摇头不答,最后美凤急了,陪女儿一起哭,慧莹才吞吞吐吐的说出昨晚爸爸进房差点强奸自己的事。

「那个死鬼,竟然做这样的事,我不会放过他!」美凤气急败坏的抱着女儿痛哭,大骂着老公简直是禽兽,连女儿都想强奸,想不到慧莹顿了一会儿后说出让美凤更痛心的事。

「妈!我能不能搬出去住。」原来昨天哥哥带她去看电影,不但硬要着妹妹看三级片,在电影院里还对她毛手毛脚的,还半强迫的抚摸胸部,更想把手伸进自己衣服里,好不容易看完电影,要准备回家时,还强迫自己坐在机车前座,抱着自己骑车回家,说完这段话,听到慧莹问自己能不能搬出去住时,美凤的心都碎了。

「搬出去也没用!万一被找到,你又自己一个人,那怎么办?」美凤又悲又愤又心疼女儿,强自提起精神,美凤告诉自己,一定要好好保护女儿,但是对这样的丈夫和儿子,自己一个女人家又能怎么样?

「慧莹!我一定不会让这种事再发生,你放心。」和女儿哭了一阵子后,美凤暗下决心无论如何不能让乱伦这种事发生在女儿身上,自己已经是受害者了,美凤深知这种事对一个女人的折磨。

美凤整晚陪着女儿,和女儿一起睡,不过大炮和小汉也没回到家里,只有隔天小汉匆忙回家收拾东西而去,美凤气在头上,对儿子的不受管教,心理却产生另一股恐惧。

如果小汉要乱来,美凤害怕自己根本就没办法阻止,凭自己是挡不住高大的儿子,很明显的儿子眼里已经没有自己这个妈妈了,在暴力的阴影下,美凤独自坐在客厅想了很久很久。

小汉没想到自己轻轻的拍妈妈屁股一下,却帮了龙哥一个大忙!

************************************************************************

「慧莹!妈妈要和你商量一件事。」美凤走进女儿房里坐在床上,拉着女儿坐下。

「说实话!妈妈没信心能保护你,整天担心害怕,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慧莹点点头看着妈妈,现在唯一能依靠的也只有妈妈。

「妈妈不能让他们乱来,但妈妈管不动你哥哥,你爸爸要是发起狂,我也挡不住。」美凤说着眼泪便无法控制的流下来,慧莹看妈妈伤心,也跟着一起哭。

「妈妈只有一个办法!你要听妈妈的话吗?」美凤握着女儿的手,眼泪直流,慧莹轻轻点头表示会听妈妈的话。

「我们要找个人能制得住他们父子俩,但是那要付出代价的。」美凤拭去了眼泪,坚强的说。

慧莹有点奇怪妈妈想的办法:「是龙哥吗?」冰雪聪明的慧莹很快猜出只有龙哥能压住两人,龙哥住在家里的这段时间,慧莹对家里的情况也很清楚。

美凤点点头,不知为什么却感觉有点心虚。

「那要什么代价?」慧莹忽然明白妈妈的意思,但是仍然问妈妈这个问题。

「也许要和他……!唉!」美凤又流下眼泪,接着向女儿哭诉昨晚发生的事,包括小汉闯入那一段,慧莹对爸爸的无能和哥哥的无耻十分痛心也十分震惊,对妈妈的遭遇更是久久不能自已。

「妈!无论发生什么事,我都要和你在一起。」慧莹勇敢的告诉妈妈,虽然她知道妈妈的意思可能是什么,但对一个尚未经人事的小女生,对这件事原本就只有充满幻想的男女情爱,还说不上真正的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但妈妈悲苦的样子让孝顺的慧莹感觉一定要这么做才对。

「慧莹!牺牲妈妈自己没关系,但是妈妈会尽量保住你的。」美凤嘴里是这么说,其实自己一点把握也没有,美凤会想这么做只是想说与其让大炮和小汉来奸污女儿,让女儿一辈子背负乱伦的阴影,那还不如和龙哥上床,最起码可以避过一场人伦悲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