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事件)我上了朋友的熟女姐姐_微小说_荤段子_黄乱色伦短篇小说_言情色系短小说_龙腾伦理短小说-微兔文学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都市 > 正文

(真实事件)我上了朋友的熟女姐姐

来源:未知 时间:2018-02-24 20:19

这是真人真事,目前只有我跟她的秘密,因此名字上有做了一些修改。

我是一个大学生,是一个大三升大四的大学生,因为从来没交过女朋友,可以说是靠着波多也结依度过我许多美好时光。但是老实说,我已经厌倦用手满足自己性慾的生活了,我想找个女人好好发泄阿!!

而我有个很好的同学,他人住在小港是从台南搬家过来的,他名叫宗谚。他有个跟他相差18岁的姊姊,叫做惠娟,是个会计师,我都称唿她叫惠娟姐,虽然她年约40但是脸蛋身材依旧保持不错,说上魔鬼倒不至于,但是足以让男人幻想。另外还有一个老妈,她们三个住在一栋透天厝里。

我跟他们的感情都算很好,而惠娟都把我当自己的弟弟在看,因此我常去他们家玩,但是每次我看到惠娟姐不知不觉身体会有种兴奋的感觉,所以我老是幻想跟她上床翻云覆雨,期望有一天推倒她的来临。

有一天我如往常的来他们家玩,因为惠娟的房间在三楼,有电脑冷气以及电视,所以我在他们家有一段时间都在那个房间度过。玩着玩着,突然宗谚的妈妈在楼下要他去亲戚家拿个东西,

「我先出门了,等下回来。」宗谚出门时对我说。

「路上小心!!」我对他到别。

而这时惠娟正在一旁整理衣物,「我先洗个澡好哩,顺便去楼下拿个东西。」她对着我说。我回应了她,而她将准备换穿的干净衣裤以及贴身内衣裤放在床上后就去楼下。但是我看到她的内衣裤在床上我的老二就不自觉的雄起,于是我趁她在楼下的时后赶紧拿起她的衣服闻,虽然都是还没穿过的干净衣服,但是一想到她等下会穿在身上我就很兴奋。我掏出我的老二开始撸管,甚至拿她的内衣跟内裤套在我的老二来回磨蹭,而我满脑子想着惠涵姐的身体沉浸在无限幻想中,不一会儿就想射精了,但是又不能射在内裤上面,这样肯定会被发现的。所以我抽了几张卫生纸,把精液射在卫生纸上之后将才留在老二上的精液抹在惠娟的三角内裤中心地带。我脑海中突然有了目标:今天一定要上了惠娟!

这时已经完成好布局的一半了,接下来打算从浴室下手。我发现门外有个放置要换洗的衣裤的篮子,于是我有了一个计画:我先找浴室门的钥匙,趁惠娟进去洗澡的时候将浴室的门反锁而让她困在里面;接下来将他们的水龙头动手脚让惠涵姐打不开水,但是换洗衣裤都放在外面却又因为被反锁不能开门走出来,但是会开水龙头的人却只有我,这么一来她唯一的解决方式就是--让我闯进去帮她一马!那接下来会怎样用想的就知道了。

一切的布置已经完成了,而惠娟也上楼进来房间拿了刚才残留了我的精液的衣物去了浴室。很好一切按照计画进行,当然我缓慢的拿着钥匙跟上,这时她已经进了浴室,我确认了旁边的篮子,里面正好是她刚才穿的衣物以及即将换穿的衣物,所以我可以明确推断她在里面是裸体的,而我马上将门反锁,准备让她掉入陷阱。

「奇怪?水龙头怎么打不开?」她在里面无论怎么开就是没听到水声,很明显她无能为力,正当她要走出浴室的时后发现门打不开,就算她把锁头姐开了门就是开不了,废话!开的了那计画就完蛋啦。

「惠娟姐我会修理水龙头,我来帮你好不?」我很假掰的对着浴室的惠娟说。

「好,但是你要怎么进来?门好像怪怪的。」她很疑惑的转着门把。

「交给我!」我一个钥匙插进去一转,门就打开了,当我踏进浴室的那一刹那我完全不敢相信我的眼睛。她赤裸的身体就在我的眼前,我感觉到我下半身要爆发了,但是我知道要忍耐,太过猴急反而会有反效果,所以要循序渐进。

这时惠娟并没有理我而继续转着不动于衷的水龙头,这时我知道机会来了!于是我左手搭着她的肩,转头看了我一下,一个壮硕的男子正搂着她的裸体,虽然她是个熟女可以看出淡定无畏的表情,但是还是可以揣测她不知所措的心情。这时我搂着她说:「惠娟姐,接下来我要你帮我,要照我的话做,OK吗?」

惠娟完全没有考虑。「好,要怎么做?」

「我们一起转这个水龙头,你拉左边我拉右边,当我喊转的时候你就跟着我一起转,够简单吧?」

此时我左手已经完整的搂住她但是她却完全不会在意让我有点感到意外。惠娟当然是点头了,于是在我的指挥下用力的转水龙头,但是我看她双手失利的时候她胸前那两颗不算丰满却算有料的乳房不断的抖动,让我好想捏下去。想必一定是要忍着,因为机会离我越来越近。

很顺利的,水龙头转开了,头上的莲蓬头夹带着冷水冲了下来把我们两个淋到湿透。

「惠娟姐会不会冷?」我第一时间正面抱着她,当时是冬天。

「不会,谢谢.....」惠娟突然一副惊讶的表情,看来是被我的举动给稍微吓到了。

「惠娟姐,我全身湿了耶,我可以跟你一起洗澡吗?」我深情的看着她。

「恩.....好,不然你感冒也不太好.....」惠娟带一点点口吃的答应我。

我那天瞬间觉得上天在帮助我,她要让我脱离万恶处男的称号了!

我马上把衣服都脱掉,全身赤裸的来到惠娟旁边,轻轻的抱着她,想当然她也不会反抗我。我将已经雄起到快爆炸的老二贴着她的屁股侧边。

「惠娟姐,你的身体好美,你到现在还没嫁人真可惜。」这时我的左手慢慢的滑到了她的臀部上面。

「宗谚还小,靠他一个人养妈妈我哪舍得嫁人阿!」她有一点害羞的回应我。

于是我开始的抚摸她,左手捏着她的屁股,右手从她的腰部移到他那尖挺的双峰轻柔的搓揉着,我从惠娟的表情可以看出她害臊但是带一点舒服的表情,这时我忍不住了,我把她的头转了过来,吻上了她的唇。我的双手依旧忙碌,她也很安心得把双手勾到我的脖子后方,这是我第一次与女性接吻、洗澡、甚至是毫无忌惮的抚摸。

「惠娟姐你也是第一次跟男人接吻洗澡吗?」我看着她问。

「恩阿.....感觉有点怪怪的,因为我们两个年纪时在相差有点....」惠娟带点愧疚的表情。

「不会啦,年龄不是重点,只要是你情我愿,只要你舒服我就很开心了。」这时我用手轻轻得挑了一下她的小穴。

「啊~...」她轻轻的一声吟叫但是又不敢叫得太大声让我快爆发了,我从来没想过一个快40岁的女人可以完全让我的性慾完全开放,我决定要向前迈进了。我开始拨弄挑逗着她的小穴,她的喘息声也越来越极促,感觉她很享受在我的爱抚之中,而我牵着她的手放在我的老二上面握着。

「其实,我希望你把下面的毛剃掉会更好看喔。」我这样建议她。

她害羞的看着她的小穴,「真的吗?」

她一边握着我的老二同时我一边玩弄着她的阴毛,用中指来回的抽插她的小穴,看来是可以前往下一步了。

「帮我打一下。」我对她说。

「不太会耶.....我没有经验。」她带着一点苦笑。

「这样来回就好。」我抓着她的手在我老二上来回抽动。

很明显从她的动作中看出有点笨拙,试完全没有经验,毕竟要跟我这个撸管上千次的老鸟来说的确是没得比,但是毕竟她是女人阿,我依旧很舒服,很快得我就高潮了,但是我忍住不射。

「惠娟姐你帮我吹一下好不好?」我进一步要求她。

「用嘴巴?」她完全不知所措。

于是我要她蹲下,把我的老二顶着她的双唇磨蹭,我轻轻用手撑开她的嘴巴把老二给放进去,我瞬间感觉到快升天了,而惠娟姐也慢慢的用嘴巴与舌头吸吮着我,那种感觉我无法形容,非常得舒服。因为从来没有女人帮我吹过喇叭,所以我当时非常享受着那种感觉。因为她怕我老二会受伤所以她嘴巴抽动速度很缓慢,但是有我的带领之下一切都进行得很顺利。

吹了一阵子之后就在我快射出来的时候,我对她说:「停!我差点就射出来了,你先站起来。」那当然,最终目标就是要插她拉!难得的鸡会怎么只能攻占她的嘴巴呢?我很贴心的扶了她起来之后将她转身,要她把双手撑在洗手台上,我撑起她的屁股准备将老二插进她紧闭未开发的小穴里。

「你要插进去?」她有点惊讶。

「恩阿,你不满足我我会很困扰喔。」我从后面抱着她想尽办法说服她。

就在我的半推半就之下我成功的插了进去,「啊~~~......」她一个呻吟随着我的突进一起发出去,她的身体一个禁脔之后就顺着我的抽插前后动作。她的小穴非常紧,整个把我的肉棒完整的包覆,那种感觉比在嘴巴里更舒服,感觉像是削铅笔机想把你的什么东西给榨出来一样。

我将双手往前把她的身子拉上来贴着我的胸膛让惠娟呈现像弓起的姿势,我抓着她的双手用下半身勐烈抽动,惠娟的呻吟越来越大声,可是她又怕楼下的老妈会听到所以想尽办法隐忍,她越忍我就越爽!

眼看过了一段时间了,该是要射精的时候了,我心里开始百感交集:是要直接中出她呢?可是又怕她怀孕;还是射在她的屁股或胸部上面感觉不错;还是射在她嘴巴或脸上一定也很爽,但是怕她觉得恶心想吐。我的言行举止虽然已经达到变态的境界了但是我一就要有绅士风度,不能让女人为我伤心。正当快射出来的那一刹那,宗谚回来了。楼下的开门声很大声加上他往楼梯上前进,此时不赶快出浴室肯定不行。

这时惠娟姐推了我的肚子一下,「先不要射,宗谚回来了赶快出去!」她催着我,想当然在这种节骨眼上只能放弃,而我当然没有射精。可是我一点都不想放弃!我今天一定要射在惠娟身上!

不过走出浴是赶紧穿上衣服之后,惠娟有点满足的跟我说:「谢谢你,不要跟宗谚说喔。」

「还会有机会的!」我笑笑得跟她说,我也没看她的表情回应就回房间继续看电视了。

到了晚上,我在他们家吃晚餐,而一整个晚上就是跟宗谚看动慢打屁聊天,但是我心里其实一直想着今天下午跟惠娟在浴室所发生的鱼水交欢。想着想着我得老二又硬了,真是讨厌!

晚上10点,在过不到2个小时我猜大家也累了想睡觉,我开始想:刷牙洗脸完之后就是上床睡觉啦,还用问吗?我一定是跟宗谚睡觉阿难道我会光明正大在宗谚面前说我要去跟惠娟睡觉?但是我心里想惠娟一定也想等我去她的房间度过春宵,一想到这里我好兴奋可是我又不知该如何行动,毕竟万一宗谚知道我半夜不在他床边他一定会知道我跑去惠娟房间拉,虽然他会觉得没有什么但是多少会怀疑我的心态呀,为了要完美的做出一个理由,一定要想个方法。

这时我突然想到一个妙计,我记得一个礼拜前宗谚有跟惠娟去好市多买一瓶伏特加很好喝,于是我问他:「上次你买的酒还有吗?」

「还有阿,在冰箱里。你要喝吗?要喝我带上来一起把它喝完。」

太棒了,宗谚完全上勾,只要今晚把他灌醉,依他的睡眠型态肯定一整个晚上不会起床睡到自然醒。那就是我潜逃的时光了。随着两小时过去,动漫随着酒慢慢的喝完,宗谚一副就是想睡觉的样子,于是我提议说来睡了,他也答应我,就在晚上12点左右,他一躺上床马上唿唿大睡,那我呢?我才不会笨到带在那里,肯定是熘去惠娟的房间拉。

当我轻轻打开房门时,灯光已经暗掉剩下一盏小夜灯,惠娟一定是睡着了。我悄悄的翻开了棉被,看到他的睡姿一览无遗,依我看她肯定是没穿内衣,从她的睡衣当中可以看到两颗尖挺的乳头凸出来的模样,我将大腿跨到她的另一边,把被子往我身上盖,然后像伏地挺身一样慢慢贴上她,就在我贴在她身上的时候我双手已经往惠娟背后环抱,惠娟醒来之后睡眼惺忪的看着我。

「是你阿.....」惠娟还没说完我的嘴已经贴上她的唇了,我的双手很不安份的抚摸她全身,惠娟的喘息声从接吻当中传到我的嘴巴里面,可以感觉到她非常的强烈渴望我的进攻,但是她的个性是属于比较成熟稳重的所以她并没有明显的动作去引诱我,那我当然就要主动一点了阿。

我马上把全身的衣服脱光之后我把手往她身体的内裤拉开,一摸下去赫然发现:毛都剃光了!她真的是为了我剃毛而且她知道我今晚会来找她!

「惠娟姐,没想到你为我准备多时阿....」我的右手不停的抽插她的小穴。

「我....哪....哪有.....嗯~啊~....我只是.....觉得..啊啊啊~~....剃毛比较.....干净....」惠娟夹带着轻微的呻吟声回答我,很明显就是说谎啊,就算她嘴巴说不是,可是她身体却非常老实的告诉我就是如此。

当然一整个晚上下来最希望就是把我今天隐忍下来的精华全部释放出去,所以我抓着我的老二在惠娟的阴唇上磨蹭。

「惠娟姐,我要进去了喔~」我很小声轻柔的在她耳边说。

「嗯....嗯啊~!唔唔唔....」

她答应我的一刹那我的老二往她的秘密深处捅去,她一个呻吟稍微大声了点我马上遮住她的嘴巴。我们盖着棉被吹着冷气带点微弱小夜灯的灯光,那样的气氛非常得好,即使房间非常的凉但是我们的活塞运动使我们留下许多的汗水,我一边抽插着惠娟的小穴一边轻轻含着她的左耳,双手紧紧抱着她使她只能贴在我的身上不断得喘气。

「舒服吗惠娟姐?会不会不舒服或是弄疼你了?」我温柔的问着她。

「不...不会....你很体贴~你是我看过最体贴的男人。」惠娟带着舒服以及呻吟却笑笑得回应着我。

「今晚我一定要占有你,你是我的。」我坚定的跟她说。

「嗯~」惠娟点了一下头之后我开始冲刺,我感觉惠娟的小穴里充满了淫水在湿润着我的巨根,而我也不惶多让勐烈的抽动。惠娟的喘气声以及叫声越来越大声了,她用双手遮住嘴巴深怕隔壁熟睡的宗谚听到,而我感觉到她又再度的高潮了,想当然我也高潮了。

「惠娟姐.....我想射了~」我汗流浃背的对着惠娟说。

「直接射进来吧~没有关系。」她很肯定的回答我

「真...真的吗?不会怎样吗?」我不敢置信的看着她。

「嗯....是我自愿的,快射进来吧。」惠娟再度肯定的回答我,而这次回答是深情的看着我,那种表情就是一副她愿意相信你把一切都交给你的表情。

「呜呜呜呜~~喔喔喔~~ 啊啊啊啊啊~~~~啊!」我最后一阵冲刺加上一阵出力的叫声,把我所有今天累积的精液全部射进惠娟的阴道里面。

我只知道我射了很多,很多,我从以前到现在从来没有射这么多精液出来的。我从下体那边湿润的床单可以很明显知道大量浓浓的精液从惠娟阴道里面流了出来。

我顿时瘫软了一下,我趴在惠娟身上抱着她再度亲吻她,之后我俩深情对望了一下子。

「会不会怀孕啊惠娟姐?」我第一件事情是想到这个。

「没关系啦,反正我也满喜欢小孩子的。」惠娟一脸幸福样。

「可...可是...」我正要接着说。

「不要担心,你不用负责,我的经济能力足以独自扶养他,至于被追问是谁的种,我绝对不会说是你。」惠娟用坚定的眼神告诉我,那一瞬间我感觉她从原本只是一个满足我性慾的女人变成了一个好像是我的亲生姊姊一样,那时我顿时觉得今晚的艳遇战时告一段落,于是我俩就抱着彼此睡觉,今晚画下了句点。

隔天衣大早我醒来之后发现惠娟还在睡,我马上把老二再度挺进她的小穴把惠娟弄醒,我们又做了一次,依旧是内射了惠娟,完事之后我赶紧回到宗谚的房间躺着,这个计画可以说是大功告成。而那天晚上的一夜情,惠娟没有怀孕算是小确幸吧,我依旧如往常还是找宗谚玩,当然都会找空档偷偷得跟惠娟翻云覆雨,内射、颜射、吞精样样来,可以说是度过我幸福的大学生涯。

大学毕业的那一天,宗谚跟惠娟一起来看我带着学士帽的样子,我当然是很开心她们惠来找我,而惠娟突然跟我说过来一下,我被拉到一旁时她在我耳边说了一句话让我震惊了,

「阿信,我肚子已经怀了你的孩子了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