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都市 > 正文

俏干妈

来源:未知 时间:2018-05-09 23:13

《 姊姊~我再干你几次好吗?》

《寂寞的母亲》

(一)

张子华,父母亲及家人亲友都叫他阿华。

阿华本来是个好孩子,初一初二的时候还很认真用功,到了三年级上学期,交到坏同学,跟他们混在一齐玩的原故,学会了吸烟、喝酒、打架、看黄色小说和看小电影,如此成绩一落千丈。

父母很伤心,但又不知如何使阿华改邪归正。

有一次,阿华跟同学去看小电影,小电影演完了,又跑出了两个赤裸裸的女人,像巡回似的站在每个观众面前一、二分锺,让观众东摸摸西摸摸。

阿华也有摸,直摸得口乾心跳,全身热烘烘的很不好受,这是他生平第一次接触到女人的胴体。

谁知,警察先生突然大驾光临,而且包围了整个小电影院,把所有的观众,连女人、小电影院的老板、夥计,像赶鸭子似的赶上二辆大车,载到分局,全部做了阶下囚。

因阿华未成年,警察打电话,叫阿华父母保回家。

这件事真是伤透了阿华父母心的心,他父亲打了一阵、骂了一阵、说教了一番,折腾到午夜二点,阿华才躺在床上哭泣。

其实,他也非常後悔做错了事,他躺在床上翻来覆去,一直不能入睡,想到他以前在学校,成绩总是前三名,现在却每一科目都是红字。

也不知怎地,又想到小电影那两个赤裸裸的女人。

总之,这一夜,他想了许多许多事,结果却下了一个错误的结论:那就是离家出走,因为他感到无顔再獃在家里。

好不容易,挨到淩晨六点多,天亮了。他悄悄的下床,然後悄悄的打开父母亲卧室的门,蹑手蹑脚的走进去,一看之下,使他大惊失色,全身发抖。

原来,父母亲两人正赤裸裸的搂在一起,好梦正甜。

他再也不敢看,就在父亲的裤袋偷了三仟元,跑出了家门,把家门关好後,才长长的喘了一口大气,镇定下来。

这时候他恨起父母亲了。想想,父亲有母亲,母亲可以脱得全身赤条条的让父亲玩得痛快,而自己呢?只不过是去看了场黄色电影而已,并非甚麽大不了的事,父母亲就这样的大惊小怪,把他打得这麽惨,自己只不过摸摸那女人的乳房而已。

父亲好自私,只顾自己快乐。

阿华这时候全身还感到疼痛,更加的恨起父母亲了,也更坚绝的决定离家出走,在外面努力打拼,创造一番事业。

坐着公车,到了火车站。

在火车站却手脚失措旁徨起来了。要到哪里去好呢?最後下了决心,到台北去。台北?他一天到晚听到的都是「台北」这两个字,所以决定到台北。

于是坐着火车到了台北。

来到台北,才知这下要糟,人生地不熟,等那三仟元花光,就更惨了,肚子饿了,没地方吃饭,饿得发晕,又回到车站。

他坐在候车室的椅子上,苦思良策。

其实,肚子饿了就得吃饭,要吃饭,就得有钱,这是天地间最简单的道理,连三岁小孩也知道。阿华当然知道,可是他没钱,没钱就没饭可吃,没饭可吃,肚子就得挨饿,挨饿就会四肢发软,全身无力。

他已饿了一整天了,还是在火车站徘徊。

正当他下定决心要告诉警察先生,说他是离家出走的孩子,请警察先生帮忙送他回家,因为报纸上有过这样的新闻。结果,他胆怯了,打了退堂鼓,失去了回家的机会。

于是他後悔离家出走了。在家该有多好,茶来伸来,饭来张口,要钱向妈妈要,方便得很,正是在家样样好,出外步步难。

却在这个时候,一个年约四十岁左右的男人走近他,问他:「小朋友,你有多久没吃饭了?」

他惊奇于这男人,竟然知道他肚子饿了,想了一下,才说:「已经一天没吃饭了,现在肚子好饿。」

「走,我带你去吃饭。」

「为甚麽你要带我去吃饭。」

「我可怜你。」

「……」

「放心,我请客,让你吃个饱。世界上有我这样好的人吗?」

「没有。」

「那好,走!」一声走拉着阿华就走。

阿华确实也饿慌了,而世界上最令人不能忍受的,就是饿肚子,也乖乖的跟男人走进一家小饮食店。男人叫了许多饭菜,却有一个娇滴滴的女人坐在男人的身旁。

阿华见了饭就狼吞虎咽,等吃了个饱,才有心情跟男人、漂亮的女人谈话,肚子一饱,精神也就恢复了。

男人问他的身世,阿华就一五一十的把他离家的事告诉那男人那男人举起大姆指,说:「阿华,你真有志气,有种,男子汉大丈夫,就该立志出乡关,不锦衣不还乡,这样才配是个大男人。」

听得阿华傻楞楞的不知如何回答。

接着男人告诉了阿华一大段道理,说到最後,男人的职业,竟然是当三只手——小偷。

不过,这男人还是有一套理论,他告诉阿华,他当小偷是出于不得已,再过一年,他积足了资本就要闻一家大工厂。当然,他自己是董事长,只要阿华愿意跟他合作,那时候阿华就是总经理。

「甚麽?我当总经理?」

「当然,你我两人是难兄难弟,我的就是你的,我当董事长,你当然是总经理,咱哥两,合作奋斗,使他成为国际性的大企业。」

「国际性的大企业?」

「对,就像美国的西屋公司、爱迪生公同、通用公司、荷兰的菲立蒲公司这样的大企业。哼!那时候钱、女人又算甚麽?」

听得阿华大为感动。对,目前虽然当小偷,可是只当一年而已,以後前程似锦,他将是国际性大企业的总经理,多有威风!于是他答应了。

那男人要阿华叫他老大,那漂亮的女人——就是老大的妻子,叫大嫂。

他跟老大、大嫂坐计程车回到了老大的公寓,这一间公寓虽然不大,也不豪华,但大嫂收拾得很乾净,看起来很舒适。屋里只有二个卧室,正好老大、大嫂一间,阿华占一间。

这时候才下午一点多,老大和大嫂要睡午觉,叫阿华也睡午觉。

阿华因来台北钱花完之後,只好找建筑中的空屋睡觉,也又怕鬼,虽然他长得瘦瘦高高的,有一百七十六公分高了,肚子还是很小,晚上总睡不好觉,所以他一躺上床,就呼呼入睡了。

这一觉,睡得很甜。也不知过了多少时间,朦胧中,听到大嫂娇滴滴的呼喊声:「阿华,阿华……」

他在家里睡懒觉睡惯了,听到呼叫声,也不答应,也不醒。却感到大嫂走进卧室来,坐在他的身旁。

这下惨了,真的灾情惨重。原来,阿华不管夏天冬天,一律只穿一条内裤睡觉,而且睡觉後,他内裤的那条大肉肠,一定会膨胀得很大很长,无端端又莫名其妙的痛起来。

而现在更可怕,因为不知怎地,它竟跑出内裤外,像枝竹杆般的紧竖起来。

阿华心噗噗跳个不停,心底想着:大嫂,快出去,快出去。

也不知甚麽原因,想到大嫂,阿华的大肉肠更硬更翘,因为大嫂那高高的身裁,曲线玲珑,婀娜多姿;那两个大馒头似的乳房,如双峰插云;细细的柳腰,不盈一握;白皙皙的肌肤,娇艳的粉脸儿。

反正大嫂的一切,都引起阿华想入非非。

糟了,大嫂的手……呀!大嫂的手,竟然在摸他的大肉肠。阿华惊得一颗心差点儿跳出口腔外,全身如触及高压电似的,一阵的眩晕,好受极了,但也极难受。

只摸了一下,大嫂又缩回手。这时很静,静得可以听到大嫂的娇喘声,很急促,很没有节奏,阿华也心跳得如战鼓。

片刻,大嫂的手,又触及他的大肉肠。

他差点儿惊叫出声,阿华知道他的身子在微微颤抖,却不知如何来应付这种情况,他满脑海里想的,只是想抱紧大嫂,摸摸她的双乳和那害人洞。

是同学说的,女人双腿间的那个洞,是害人洞,不是温柔乡。

突然他灵机一动,假装翻身。他在翻身的时候,暗暗估计好大嫂的双腿的距离,及害人洞大约在甚麽地方,所以他翻过身,便一手朝大嫂的害人洞、一手朝大嫂的屁股伸出。

「呀……」大嫂轻轻的惊叫一声,原来阿华估计得一点儿不差,正好落在大嫂的阴户上。

那如小包子似的阴户一入阿华的手中,他只感全身一阵的火热,从未有过的刺激,由大嫂的阴户传入他的手中,再传遍全身,那是种很紧张、很刺激、又很舒服的感觉,使他差点儿晕死过去。

另一只手,也正好摸到了大嫂的屁股。入手又细、又嫩,只是不敢游动他的手,因为一经移动手掌,定会被大嫂发觉他是故意这样做的。唯一的遗憾是,他的手虽触及大嫂的阴户和屁股,但最少有两层障碍:一层三角裤和一层裙子。

大嫂突然移动娇躯下床,只听她轻叹一声,走出了阿华的卧室,并随手为他关好了门。

至此,阿华才惊魂甫定。但是一颗心还是噗噗跳个不停,他赶紧把大肉肠放进内裤内,对大嫂想入非非不已。

约过了二十分锺,大嫂又来叩他的房门,娇呼:「阿华,起来了,都快五点半,要吃饭了。」

他不敢再假装下去,赶紧说:「是的大嫂,我起床了。」

他就下床,穿上外衣外裤,依稀听到门外大嫂走了,他穿好了衣服,一出卧室就是客厅,大嫂就坐在客厅的沙发上。

阿华一再估计大嫂的年龄,约在三十岁左右,虽然粉脸上没有化妆,但那清秀、艳丽的脸儿,配上那令人心跳的身裁,真的是光艳照人。

大嫂见了阿华,很客气的招呼:「阿华,来,坐下,大嫂跟你谈谈。」

阿华乖乖的走到大嫂对面的沙发上坐下,一颗心却急促地跳着,因为大嫂的样子,春色无边,撩人心弦。

只见大嫂穿着一件短过膝盖的家常服,因坐的关系,裙子部份拉得太高,几乎要接近了三角裤,那雪白粉嫩、修纤细腻的大腿,整个一览无遗。

胸脯显然是没戴奶罩,前胸又开得低,两个白玉似的乳房都露出了三分一,又没戴奶罩,乳头突突的,扣人心弦已极,阿华的魂儿魄儿差点儿飞出了窍。

大嫂说:「阿华,还住得惯吗?」

阿华说:「谢谢老大和大嫂的恩惠,阿华住得惯。」

「很好,喜欢老大吗?」

「是的。」

「喜欢大嫂吗?」

「是的,很喜欢。」

阿华边跟大嫂聊天,双眼可忙得很,一下子注意大嫂的玉腿,一下子注意胸脯,忙得不亦乐乎。

大嫂倒了一杯可乐,弯身送到阿华前面,说:「阿华,来,喝可乐。」

阿华口说:「谢谢。」双眼却看到了大嫂那白馥馥的一对大乳房,大嫂一弯身,前胸大开,那两个乳房又轻轻颤抖跳动,看得他双眼出血,全身如被烈火所燃烧一样,连下面的大肉肠都不听指挥的翘了起来。

大嫂坐好後,又娇甜甜的问:「阿华,你对老大的印象如何?」

他说:「老大是好人,有事业心,将来一定可以成功的。」

大嫂的一对水汪汪的秀目,含媚带娇的又问:「对大嫂的印象如何?」

「大嫂很漂亮。」

「喔!真的那麽漂亮吗?」

大嫂在说话中,不经意的移动了玉腿,哦!天呀!阿华看到了大嫂的三角裤了。那白色丝织的三角裤是半透明的,所以阿华看到了乌黑一大片的胡须,也见到了像一座小山丘般饱满隆突的阴户。

一股电和一股热,流遍了阿华的全身,又是舒服、刺激,又有点儿晕眩。

大嫂又娇滴滴的问:「怎麽不说话呢?」

阿华起忙回道说:「大嫂美得……美得秀色可餐。」

「小鬼,人小鬼大。」

那撒娇的模样,把个未经人事阿华的三魂七魄都摄勾去了,阿华像坐在云中飘飞一样的刺激。

大嫂仍然娇媚迷人的说:「阿华,来,坐在大嫂身边,大嫂有话问你。」

这时的阿华,真的又兴奋又害怕,兴奋的是坐在大嫂身边,可以把大嫂的两个乳房看得真看得确,害怕的是万一……万一冲动起来,伸手去摸了大嫂的乳房或阴户,那後果可真是不敢想像了,那该怎麽办呢?

「来,过来呀,大嫂会吃你吗?」正当阿华犹豫不决,大嫂又妩媚动人的催他。

阿华只好走过去,也不知是哪里来的灵感,或是色胆包天,他竟然紧贴着大嫂坐了下来。这一来,他全身又如触及高压电似的微抖着。

因为他是初中生,只穿短裤,跟大嫂紧贴而坐,他的大腿就紧贴着大嫂的玉腿,又何况由大嫂身上飘来阵阵的香味,他哪里忍受得住。

大嫂撒娇似的骂声:「小色鬼!原来你不是好东西……」

她举起纤纤玉手,轻轻的打了阿华的大腿一下,位置拿捏不准,不巧的打在阿华的大肉肠上。阿华但感一阵眩晕,全身的骨骸都松散,一阵的冲动,差点儿把个大嫂紧拥入怀中,乱摸乱捏一阵。

一颗心如小鹿乱撞似的跳个不停,欲火在体内猛烈的燃烧着,克制不住的、偷溜溜的眼光,又向大嫂的胸部望去,看得他的全身如在半空中浮荡似的。

原来大嫂这时娇躯微弯,胸衣下垂,阿华看过去,把她的两个大乳房看得一清二楚,纤毫毕露。美,美极了!像两团粉团似的魏颤颤。

大嫂娇羞羞嗲声道:「小鬼,小色鬼,你的眼睛不要那麽坏嘛!」

阿华委实受不了了,竟像吃了豹子胆似的,伸手去摸大嫂的乳房。

「呀……」大嫂惊叫一声,按着娇滴滴的低声叫着:「不要,不要……阿华……不要……」

阿华只感大嫂的乳房一入手,软硬适中,极有弹性,虽然隔着一层薄薄的衣服,但是好受极了、舒畅极了。

这时候地快要发疯了,兽性一发动,就难于收拾了。他再也不顾一切,就在沙发上,猛然像饿虎扑羊似的把个大嫂压在沙发上,同时嘴唇也印上了大嫂的樱唇。

「小色鬼……不要……不要,不要……」小嘴儿虽嚷着不要,却自动的把香唇贴在阿华的嘴唇上,并把香舌,伸进阿华的嘴里。

阿华接着了大嫂的香舌,没命的又舔又吮。这一吻,吻得阿华昏头转向。

猛地,有敲门的声音响起。

阿华这一惊非同小可,所有的欲火在瞬间熄灭,他知道一定是老大回家了。

「糟了!老大回家了。」阿华赶快地站起来。

大嫂也站起来,白他一眼,说:「你去开门,我回卧室。」

阿华怀着忐忑不安的心,去为老大开门。

老大进门後,大声说:「阿华,晚上出任务。」

阿华听得满头雾水,问:「甚麽任务?」

「哦?你还不知道。去偷不好听,说出任务好听,知道吗?」

「唔……」

「你放心,你只负责把风,偷的事由我,如果有甚麽状况,你警告我。哦!

对了,你会吹口哨吗?「

「会。」

「吹吹看。」

阿华随便吹了两三声,老大极为满意的猛点头,说:「你一发现任何可疑的情况,就吹口哨,来,详细我告诉你……」

……

那夜十点半左右,阿华和老大满载而归,临进公寓时,老大悄悄的把一把钞票,约有二、三万左右,因为老大也没数,就放在阿华裤袋中说:「帮我藏好,我明天早晨向你拿,不要告诉大嫂。」

两人进了公寓,大嫂已经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在家里等,见面就问:「运气好吗?」

「阿华真是福将,旗开得胜,马路成功,若能像这样的好运,不出半年,我们的厂就可以建厂了。」

「好,钱拿来。」

「都在这里。」

阿华进屋脱下黑色外衫,坐在那里胡思乱想。

想今夜当小偷,他甚麽也没有,只是站在外面把风而已。

想起大嫂,那巍颤颤的乳房、小山丘似的阴户,突然後悔起来了。後悔他当时不先摸摸她的阴户,找找那害人洞。

同学说错了,那不是害人洞,是温柔乡。

他只是跟大嫂接吻,就舒服得飘飘然的,要是能把大肉肠插进大嫂的温柔乡中,不知该有多舒服!

「阿华,来吃头心。」

他听到了老大的叫声,到厅餐去,一看,好丰盛的点心,大哥已经开始喝酒了。大嫂喝可乐,阿华想想,也喝可乐。

老大拍着胸膛,说:「阿华,你好好的跟老大,老大绝不亏待你,你现在还不懂事,或者介绍一个像大嫂一样漂亮的女人给你爽歪歪。」

大嫂粉脸微怒,说:「对小孩子不可胡说,教坏了孩子。」

「是是。」转脸向阿华又说:「要吃要喝要玩,老大一定满足你。」

阿华唯唯诺诺的点着头,双眼却去骨溜溜的在大嫂身上转。大嫂今夜穿得太正式了,一点儿看头也没有,使他有点儿失望吃饭也就先回房睡觉,也不知老大和大嫂吃喝到甚麽时候,他一躺下床,对大嫂想入非非一阵子,就睡着了。

大约早上六点多,他被老大摇醒,老大说:「阿华,钱呢?」

阿华起身,把钱拿给老大,老大拿了五张百元钞要给阿华说:「这给你当零用,钱的事绝对不能告诉你大嫂。」

「喔!」

「我今天去中部,你好好陪大嫂。」

「喔。」

老大就这样匆匆的走出去,阿华起来帮老大关好了公寓的门。本想回房睡,经过大嫂的卧室,只见门没关好,还有空隙。突然,阿华的整颗心急促地跳起来了,他想偷看大嫂睡觉。

悄悄的从门缝往室内一看,呀!……我的老天,室内春光旖旎极了。只见大嫂只穿着一条很小的白色洞洞三角裤,只包住了阴户,而阴毛细长纤纤又蓬乱的蔓生了好一大片,差不多到了肚脐下;那两个粉团似的乳房,挺拔的耸立。看得阿华猛咽口水,全身更是不听指挥的颤抖不已。

他冲动得开门想进屋内,但又不敢进去,那是怕老大突然回家,又怕万一大嫂生气了,怎麽办?

他一看再看,可是看也没用,只好回房。

又想起跟大嫂接吻的事,胆子又壮了起来,何况大嫂现在睡得正甜,自己只要小心一些不要弄醒她,只是摸摸她的阴户和温柔乡就可以了。

主意打定,又走向大嫂的房间。这时他只穿一条内裤,行动很方便,就悄悄的打开房门,谁知,「咿呀!……」的一声,开门竟然发出声响来。

他大惊失色,最怕弄醒大嫂,还好,大嫂只唔唔两声,娇躯摇了一下,变成个「大」字的,还是睡得很甜。

他蹑手蹑脚走近床,小心翼翼的上了床。他妈的!床还是动了一下。还好,大嫂睡死了,可能昨晚太晚睡了。

他坐在大嫂身边,大嫂那宛如白玉雕刻的胴体,就近得伸手可及,尤其是他闻到了大嫂那如麝如兰的体香,薰得他全身发麻,整颗心跳得厉害他伸出手,一定要先摸摸大嫂的阴户,也不知为了甚麽,他竟先摸肚脐下的阴户,那细长的阴毛令他爱不释手,然後顺势往下滑,就到了三角裤;另一只手也不会让它闲着无聊,也向大嫂的乳房摸去。

「嗯……」大嫂轻哼一声,娇躯颤抖,呼吸急促,使个胸膛大起大伏。

阿华笨手笨脚,捏痛了大嫂的乳房,他大吃一惊,双手齐都收回来。

这也只是瞬间工夫的事,阿华见大嫂又睡了,尤其那起伏的胸脯,使得两个大乳房的跳动,更加诱人。熊熊的欲火已燃烧了阿华全身,原始欲望爆发,怎地可收拾,再也顾不了一切,伸手就去脱大嫂的三角裤。

他笨手笨脚的弄醒了大嫂,只听大嫂以发抖的声音,呻吟着:「老大……不要吵……不要吵……」大嫂这时候娇躯也热烘烘的,像火一样的烫。

阿华大喜过望,原来大嫂把自己误会是老大,更放心的把大嫂的内裤脱下,自己也脱下内裤。

阿华最先伏下身,看那害人洞的样子。

大嫂的身躯微微蠕动着,像是挣紮,阿华终于把大嫂的玉腿分开了,那肥美温润的红色肉缝,完全的露在阿华眼前。

「呀……不要……老大……不是……阿华……」

阿华色欲冲昏了头,猛然全身压上了大嫂,他下面的大肉肠对准了害人洞,屁股就用力压下去。大肉肠没有插进害人洞中,却跑到肚门下,他急得不得了。

适时的,大嫂的玉手发抖的握住了大肉肠,呻吟着:「阿华……轻点儿……你的那麽长那麽大……大嫂怕……怕受不了………轻点……」

阿华不顾一切的,猛然把屁股压下来,响起杀猪般的惨叫:「呀!……」

大嫂在娇叫声中突然抽搐一阵,浪叫出:「好痛……痛死了……好舒服……阿华……亲哥哥……我好痛好舒服……」

阿华生平第一次把大肉肠插进害人洞中,尤其是他发觉,大肉肠并没有全根尽没,还留了一半在外面,于是,他又用力使屁股往下沉。

大肉肠破关斩将,「滋!」的一声,伴随大嫂「呀!……」的一声惨叫,只见大嫂粉脸苍白、香汗淋漓,猛烈地摇着头,秀发乱飞,像是极为痛苦的呻吟:「……痛死我了……阿华……亲阿华……你碰到人家的花心了……痛死了……哎唔……」

阿华初次跟女人作爱,毫无经验,要说有的话,也是看黄色小说或黄色电影中学来的,所以阿华即然把大肉肠插进害人洞,当然要抽出来再插进去。谁知阿华一抽,大肉肠竟全根抽出,与害人洞脱离关系了。

「呀!……」大嫂又一声惊叫。

就在惊叫声中,大嫂突地反身把阿华压在床上,自己用玉手握住阿华的大肉肠,对准自己的害人洞,玉臀猛地往下压,「呀!……」又听大嫂一声惨叫,她的娇躯伏在阿华的身上颤抖不已。

阿华当然不满足,他只好拼命的挺起臀部,用力的挺起,使身子差点变成了弓形,再突然的放下来。

「哎喂……哎喂……亲哥哥……你要害死我……呀……好痛……好胀……好美……」她张着小嘴喘气,细迷的秀目,紧蹙眉头,那样的像痛苦极了。

阿华挺了几挺,气力用尽了,气喘如牛的,但是欲火燃烧得可怕,只好用力的搂紧大嫂,雨点似的吻着大嫂。

大嫂开始动了,她扭动着屁股,慢慢的扭着。阿华感到好受多了,这时候才发现自己被压在下面,情况变成这样子,他也想不起前因後果。

被压在下面也好,但大嫂已经愈摇愈猛愈快了,不时发出呻吟声:「哎……

哎喂……好阿华……亲哥哥……你的鸡巴好棒好棒……哎……哎……「

这浪叫声,引起了阿华的兴奋。他的大肉肠在大嫂的害人洞中又紧又暖,阵阵舒服的感受刺激着全身四肢百骸,使他欲仙欲死,舒服得他拼命的挺耸屁股,同时浪叫出:「大嫂……你的害人洞很……很舒服……」

「哎……唷……亲哥哥……哎……喔……好阿华……啊……大嫂也好舒服喔……呀……」

「大嫂……大嫂……快点……好……」

「亲哥哥……我快要死了……」

「呀……呀……大嫂……」

大嫂的屁股像电动马达一样愈扭愈快,小穴穴里的淫水,像决了堤的小河,从阴户中猛烈的涌出,周身的血液不但在沸腾,甚至感到眩晕,就像是在半空中飞荡一样的。同时她的樱唇微微的张着,粉脸上显出了满足的微笑。

阿华越挺越用力,脸部红了,汗水也流出了,他浪叫:「大嫂……我好舒服喔……快要爆炸了……」

「亲哥哥……我要……要丢了……」

「呀!……」

「呀!……」

「好舒服……我爆炸了……」

「呀!……呀……我丢了……」

两人死命的搂着,都想把对方挤进自己体内,半晌,就不动了。

阿华先醒来,他用吻轻吻着大嫂的粉脸,说:「大嫂……大嫂……」

「哼……」大嫂轻哼声接着娇羞带怯道:「你真坏,强奸大嫂。」

「大嫂也坏,强奸阿华。」

「都是你惹的。」

「谁叫大嫂长得这麽美,秀色可餐。」

「怎麽可以动大嫂的歪脑筋?」

「大嫂先偷摸阿华的大肉肠呀!」

「嗯……都是你惹的嘛!」

「我惹你甚麽?」

「你睡觉时不好好睡觉,让那个跑出来,人家看了喜欢嘛!」

「很喜欢吗?」

「嗯……」

「送给你,好吗?」

「哼,你们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说得海枯石烂此心不移,结果做的又是另外一回事来,哼!」

「谁惹你了?」

「老大早上向你拿钱,还骗得了我吗?」

「你知道?那你……」

「算了,男人都是这样,阿华,你……你……呜……」

也不知是甚麽原因,大嫂突然呜呜咽呐的哭了起来,使得阿华又怜又惜,又心疼的猛吻大嫂的颊部,眼睛,鼻子,说:「大嫂,不要哭……」

「想起你这小鬼,人家伤心嘛!」

「我又惹你甚麽了?」

「我问你,大嫂对你好不好?」

「大嫂对阿华很好,非常好。」

「就是嘛,大嫂让你玩、使你舒服,摸也让你摸、插也凭你插,阿华,你应该很高兴、很满足才对。」

「大嫂,我知道你对我好。」

「但你忘恩负义。」

「大嫂,我做了甚麽事,忘恩负义了?」

「你将来一定会。」

「绝对不会。」

「真的?」

「一点不假。」

大嫂破啼为笑,紧搂着阿华,唇对唇热情如火的又吻了起来。

从始至终,阿华的大肉肠都插在大嫂的害人洞中,虽然丢了精,大肉肠软了下来,但也有四寸多长,已够大嫂舒服的了。

谁知这一吻,吻得他的大肉肠又硬梆梆地翘起来了。

「呀!……呀呀……」

「怎麽了?」

「你的那个……那个又胀了……呀……」

「胀了又怎样?」

「呀……人家……人家好难受……」

「还不简单,抽出来你就不难受了。」

「不……不要……」

「不要也可以,但有个条件。」

「呀!……甚麽条件?」

「你在下面,我在上面,来个大翻身。」

「嗯……嗯……好……」

阿华搂紧大嫂,说:「要翻身了,你抱紧。」

「嗯……」两人就这样的翻过来。

「呀!……哎……哎唷……」在大嫂的呻吟声中,阿华抽出了大肉肠,又猛然插进去。

「哎呀……喂呀!……亲阿华……你碰着了人家的花心了……好美……好舒服……我的好阿华……」

阿华对女人的经验,这就是第一次,他由大嫂那里学会了许多技巧,加上天生异禀,不但肉肠奇大无比,有七寸多长,而且能久战不泄。

那一天两人足足玩了五个锺头,到了十一点半左右才各自停战。

大嫂对阿华说:「阿华,大嫂下午有事,这里是三千元,你拿去吃中餐、看电影,晚上七点以前回到家来,知道吗?」

「大嫂有甚麽事?」阿华边说,双手边不规矩的捏着大嫂的乳房,有时也去摸那湿淋淋、满是淫水的阴户和一大片阴毛。

「去银行,去办一些事。」

两人就像是一对浓情蜜意的新婚夫妻似的,两人紧搂着亲了一个长吻,才分开各走各的路。

阿华坐公车来到西门町。今天不是周末或星期日,比较不拥挤,阿华吃了一顿愉快的中餐,然後找一家不要排队就可买到票的戏院走了进去。

戏凉里观众冷落,看来还不到三成,本来地想随便找个位置坐,後来想想,据说在台北处处都要循规守矩,于是照着票根的号码,找到了目己的坐位,旁边已先坐了一位女人。

早上,阿华跟大嫂足足玩了五个锺头,照理说,他该筋疲力尽了才对,谁知身旁这位女人抹的香水太香,薰得他飘飘然的,连下面那条大肉肠也莫名其妙的怒勃起来。

这女人约四十岁左右,所穿的服饰若不是舶来品,就是经过特别设计的,想来,大概就是有钱人家的太太之流。

女人生得丰满,但并不肥胖,因为是坐着的关系,只能看到那两个大乳房,唯斤两比大嫂还大。皮肤很白白里透红,诱人极了;那粉脸儿更是迷人,秀眼虽不大,却水汪汪的,一见令人遐思;挺拔的鼻子,小小的樱桃小口。

女人见了阿华,说:「小孩子不在学校,逃课了?」

阿华也不甘示弱的说:「美太太不在家里,逃家了?」

「哦!我是美太太吗?」

「当然,你很美,美得……不好意思说了。」

「说说看。」

「你不生气?」

「不生气。」

「好,我说了。你美得秀色可餐,令人垂涎欲滴。」

「小鬼,你懂甚麽垂涎欲滴?」

「懂得比你美太太多得多。」

「人小鬼大,你真可怕。」

「美太太,你更可恨。」

「嗯!我有甚麽可恨的?」

「不好好在家里相夫教子,偷跑出来看电影,难道不可恨?」

女人笑得花枝乱颤,娇笑声虽不大,那样的却勾人魂魄极了,看得阿华的心猛跳不已。

接着女人娇甜甜的问:「小鬼,你懂甚麽?」

「甚麽都懂,包括男女间的那一套。」

听得女人脸红耳赤,娇羞的低下头来。

这时电影还未上演,阿华用色迷迷的眼光上下打量这女人,诱人的曲线,小腿圆润修长,脚趾甲还添上指甲油呢!

女人擡头,看见阿华那色迷迷的眼光,骂道:「小小年纪,就当色鬼。」

阿华也不甘示弱的说:「美太太,假如你是我太太,你就有苦吃了。」

「甚麽苦?」

「我会一天到晚把你剥得赤条条的抱在怀中,让你喘不过气了。」

女人听罢,更羞更怯,娇喘吁吁,惹得那两个豪乳也大起大落,看得阿华心摇神驰,恨不得伸手去摸摸看是真是假,有那麽大的乳房,太扣人心弦了,脱光看,不知是怎麽样子?

沉默了半晌。

阿华坐正身驱,开始後悔起来了,他真不该无端端的去找一个陌生女人的麻烦,自己的麻烦才大呢!离家已有六、七天了,父母亲一定很急,该打一通电话向父母报平安,或者这样对父母俩太残忍了。

女人见阿华不再有动静,就没话找话说:「小鬼,你是中部人?」

「嗯!」

「为甚麽离家出走?」

「嗯!」

「跟父母呕气了?」

「你怎麽知道?」

本来,阿华没心思跟她交谈,可是她步步紧逼,引起了阿华的兴奋,阿华又侧身对着她,说:「漂亮的太太,你对我有兴趣吗?」

女人粉脸又红,娇叱道:「小鬼,死小鬼。」

「漂亮的太太,你忘了刚才说的人小鬼大?我人虽年纪小,那个鬼确很大,假如你是我太太,我的那个鬼就够你受了。」

适时的,电影院灯熄了整个暗下来,放广告片了。

女人好像没生气的样子,娇滴滴道:「不要胡扯,我是说正经话。」

「甚麽正经话?」

「离家多久了?」

「才六天。」

「嗯!住在哪里?」

「那是我家的事,反正有吃有住就是了。」

「小鬼,你真不知死活,在台北有很多坏人集团,专门勾引像你小鬼这样的孩子去帮也们做坏事,你一定被骗了。」

听得阿华心惊肉跳,赶快辩白说:「没有。」

「有甚麽证据?」

「我还有钱呀!」

「嗯……这样好了,到我家去住,好吗?」

「不好意思。」

「嗯……我收你做乾儿子。」

「喔,漂亮的太太,你想相夫教子?」

「甚麽相夫教子?」

「相就是看,相夫就看住你的丈夫呀?」

「哼!那个死鬼还不值得我费心。」

阿华故意把自己脸挨近她的粉脸儿,贴触一下说:「喔!原来你丈夫性无能了。」

「死小鬼,坏死小鬼……」

在美太太的骂声中,美太太举起葇荑似的玉手,轻打了阿华一下,很巧,正好打在阿华又硬又翘的大肉肠上,「呀!……」美太太轻轻的娇叫一声,周身如触电似的发了麻。

阿华也举掌轻轻的打了美太太一下,他也拿捏得很准,这一打,也正好打在美太太的阴户上。

「呀!……」美太太被打得娇躯发抖,全身如被火烧着了似的。

阿华有过大嫂的经验,知道这女人春心荡漾了,就不客气的拉起美太太的裙子,把手伸进去,说:「漂亮的太太,你有几个丈夫?」

他也真荒唐,正如问人家有几个爸爸一样的荒唐。

显然的,美太太已魂儿飘飘,魄儿渺渺,神智脱离娇躯了,她说:「一个,只有一个……呀……呀……」

「呀甚麽?」

「你的手,手……手……」

阿华并不急于摸她的阴户和害人洞,因为当他的手触及美太太的大腿时,只感到细腻滑嫩极了,就如同摸着了玉似的,有一股极舒服的感觉。

阿华问:「我的手怎样了?」他的手,已渐渐摸往三角地带了。

「你的手……呀!……呀!……手……手……」

「你不是要收我做乾儿子吗?」

「呀!……是……呀……手……手……」

阿华的手,终于触及她的阴户,使他全身大颤,连手都发起抖来。

「呀!……」美太太又轻轻的娇叫一声,娇躯如被抛到太空飘浮似的。

原来,她的阴户又突又隆,若说大嫂的阴户是小包子,她的阴户该是个小馒头,丰肥极了。

阿华摸得爱不释手,谁知,美太太再也不客气了,她也发动了攻击。(二)

目标:阿华。

地点:大肉肠。

美太太的手把阿华短裤的拉链拉开,玉手发着抖,把条大肉肠拉了出来,又摸又握。

「呀……呀……好可怕……好可怕……」

阿华说:「还想教子吗?」

「教……教甚麽……甚麽子?……」

「教子,就是教训儿子,凭你这个小馒头,配不配教训我在你手中的这个儿子,你自己估量……」

「嗯……」

「配吗?」

「配……配……呀……」原来,阿华把手指头伸进她的害人洞中了。

「既然配,我做你的乾儿子。」

「……我们回……回家……」

「回谁的家?」

「回我的家……我们的家……」

她的害人洞又窄又紧,比大嫂的窄紧太多了,现在连阿华都色急,他恨不得现在就把大肉肠插进她的害人洞中。不!应该是温柔乡,大嫂的才是害人洞。

「好,回你的家,但有个条件。」说着,他把摸着她温柔乡的手收回来。

她也小心翼翼的把大肉肠放进内裤,又帮阿华把拉链拉好,才问:「甚麽条件?」

「二十万的见面礼。」

「好,二十万是小数目,我答应。」

「走。」

「嗯……」

坐上计程车,阿华又後悔起来了,他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勾引了这种三、四十岁的女人,因为母亲的年纪跟美太太差不多,只是母亲没有美太太这样的拥华高贵,娇媚动人。

小孩子总是心思不定,他突然害怕起来,这个女人怎会那麽随便就答应给他二十万?他只是随便说说而已,她好像当真的了,糟了!会不会又中了圈套?就中了老大和大嫂的圈套一样。

不久,转进了一家别墅的大门,停了下来。美太太下车,他也跟着下车。美太太打开大门,走进去,他也跟着进了门。

一看之下,可吓了一大跳。好可怕哦!光那个庭院就有百多坪,有假山、小桥、流水,还有喷水池,奇花异草,满院皆是。

阿华被吓得倒抽一口冷气,连下面的大肉肠都被吓软了下来。

美太太到了家,好像壮了胆似的,撒娇道:「我儿,走呀!……」

「不走了。」

这太出美太太的意料之外,美太太问:「我儿呀,你害怕了?」

「怕甚麽?再怎样,你也只是个女人而已,怕甚麽?」

「那为甚麽不走?」

「条件重新谈!」

「唔,原来二十万太少,是吗?要狮子大开口了。」

「对,一百万。」

「唔,一百万也不多,为甚麽要涨得那麽快?」

「乾妈,二十万太对不起你了,看样子你的身价值好几亿,一百万对你只是小意思。何况你花一百万就可相夫教子,何乐而不为呢?」

听得美太太粉捡儿飞红,含羞的骂:「死小鬼,你还真会折腾人!」

「这还不算折腾你,到了床上,看我把你折腾成甚麽样子,你就知道花一百万绝对值回票价。」

「好,就一百万。走!」

两人走到屋门,早有欧巴桑开门侍候。

美太太向欧巴桑打个招呼说:「他是我的侄儿。侄儿,走。」

说着,很亲蜜的拉着阿华,阿华很礼貌的向欧巴桑点点头,就跟美太太走。

上楼,到了二楼,美太太开门,两人进了卧室。

这一次,阿华真的被吓呆了,好像刘佬佬进大观园般的,眼前的东西样样新奇。

美太太见状,娇滴滴笑道:「我儿呀!看样子要涨到贰佰万了。」

阿华是个很聪明的孩子,一想就想通了,她再有钱,也只是个女人而已,而女人只要有两个乳房、一个害人洞,就会被男人喜欢了,又何况每个女人都具有两个乳房、一个害人洞呀!

想通了,他就泰然的说:「不!算你便宜点儿,壹佰万就好。」

「唔,我儿,坐呀!喝甚麽呢?可乐,咖啡……」

「洋酒。」

「小鬼,你敢喝洋酒?」

「甚麽小鬼小鬼的,我儿我儿呀!」

「也真是的,好嘛,既然我儿要喝洋酒,就洋酒。」

现在,阿华才很认真的看美太太,她美得令人心跳,真的千娇百媚,全身无一处不散发着诱人的气息。

她摇曳生姿拿来一瓶洋酒,一个酒杯,说:「吾儿,你喝酒,为娘的先去洗个澡。」

「也好。」阿华口中应着,就动手打开洋酒,倒了一杯,就喝了一大口。

一入口才知洋酒很烈,像火一样的烫着喉咙,呛得连咳几声,喉咙好像还在冒烟的难受。

美太太临入洗澡间时,娇滴滴道:「饮料在冰箱,在娘家就不必客气。」在娇笑声中,她步入洗澡室。

这是间有二十多坪的套房卧室,极尽豪华。

阿华赶紧到冰箱开了一瓶可乐,牛饮似的连喝两杯,才把喉咙火烫的感觉勉强压了下来,感到舒服些。

由洗澡间传来淙淙的流水声。他想,这大热天,洗个澡也好,对!跟美太太洗鸳鸯浴。想到就做,他马上把身上的衣服脱光了,就闯进洗澡间。

「呀!……」美太太见阿华闯进来,娇叫一声,羞答答的转过身,娇羞羞的说:「我儿,为甚麽这样不懂礼貌?」

小嘴儿虽这样说,芳心却暗喜,因为这正是她设计好要教儿的序幕,或者太勉强的就不好玩。

阿华虽只看到她的背部,可是那美妙的曲线、如玉如霖的肌肤,已使他的双眼都喷出血来,他说:「我俩来洗鸳鸯浴。」

「嗯……谁要跟你洗鸳鸳浴!」

「错!不是鸳驾浴,是母子浴。来,我帮你洗。」阿华边说,边走近她,用双手把她的娇躯扳过来面对面。

她已经春心荡漾,芳心跳得比战鼓还急,却还害羞的一手掩住乳房、一手盖住阴户,粉脸儿飞红,娇羞的垂着头。

阿华早已欲火沸腾,火冒三千丈。他扳开了美太太掩着乳房的手,说:「有乳便是娘,儿子要吃娘的乳了。」

「呀!……」她发抖的惊叫一声。

「呀!……」阿华也大惊失色的叫了一声。

这对豪乳,真太扣人心弦了,又丰满又肥大,却有个像红豆那样小的乳头,乳头四周的红晕,血丝斑斑。

阿华十万火急,伸手抓了一个,同时低下头含住了一个。用口含的那个,并不用去吮,而是用舌头去舔她的乳头,不时的用双唇去磨擦乳头,及乳头四周。

「唔……唔……哎……唔……」美太太突感全身有百万只蚁在咬着似的,又麻、又痒、又酸,虽然极为难受,但也好受极了。

阿华的口和手换了位置,美太太忍不住的双手紧搂着阿华,并把阴户送到也的大肉肠处贴着,不但贴着,而且还扭动那圆润的屁股,使阴户与大肉肠磨擦生电。

「呀……唔……亲儿子……晤……亲亲儿子……到床上……到床上去嘛!」

这正合了阿华的心意:「好,走。」

才躺上床,阿华就火急的想扳开美太太的大腿,美太太娇羞无比的嗔声说:「你……要干吗?」

「看你的温柔乡。」

「那没甚麽好看的,呀……」

好不好看是另外一回事,阿华已把头凑近她的阴户,用手玩弄起那两片粉红色的大阴唇了。

这时候,阿华想起黄色电影中,男人舔女人温柔乡的镜头。何况美太太的温柔乡虽然湿润着,却是粉红的艳色,一看就知道还相当的新鲜,一定很好吃。

阿华把嘴凑近温柔乡。

「唔……呀……呀……」

他把舌头伸进温柔乡中,其实那味道并不好,只是很刺激、很新奇而已。

「哎唷……哎哎哎……亲儿子……我的亲亲儿子……好美……美透了喔……

哎喂……「她蠕动着娇躯,眯着眼儿,周身颤抖。

这并不好玩,阿华这样想着,就起身把美太太压上了。美太太双手如蛇般的紧搂着阿华,樱唇同时也跟阿华的嘴唇贴上了。

阿华可忙得很呢!他嘴要吻美太太,他的手还要扶好大肉肠,好对准温柔乡桃园洞的洞口,拿捏准了,臀都才猛然沉下。

响起一声惨死般的凄叫:「呀!……」美太太打了个寒噤,娇躯抽搐不已。

她只感到一根已着火的铁棒,硬生生的插在她的小穴穴里,燃烧起来了,燃烧得全身都着了火。她张着樱嘴喘气,香汗涔涔而出。

阿华感到极为好受,想不到她的温柔乡这麽紧、这麽暖,跟大嫂比起来,这才是真正的温柔乡,大嫂那个名符其实是害人洞。可惜,才只插进了三寸多。

她猛摇着头,痛苦的呻吟:「哎唷……哎呀喂呀……好痛好胀……我要死了……哎喂……我真的会死了……」

这呻吟声引起了阿华的怜香惜玉,他想起了大嫂扭动屁股的情况,这是好办法,不然再强行插下去,万一真的插死她,那可真是人命关天,搞不好,被关进牢里做阶下囚,可不是玩的。他,只好先缓缓的扭动屁股。

「呀……呀……我的亲儿子……轻点……轻点……呀……轻点嘛……哎唷喂呀……好痛……好舒服哦……」

阿华还是不敢猛浪造次,他真想不通,都快四十岁的女人了,害人洞,不!

是温柔乡,为甚麽还这麽紧、这麽暖。

她的玉牙咬得吱吱作响,显然的,是承受太多的痛苦,只见她的双眼都流下泪来,娇躯不规矩的颤抖着,梦幻的呻吟:「好儿……哎哎……哎呀喂……亲儿子……娘要被你奸死了……呀……呀……痛……痛……美死了……哎唷……舒服死了………哎哎……哎唷……」

阿华有过干大嫂的经验,何况面前这位美太太,千娇百媚,美艳动人,能奸到这样的人间尤物,亦是艳遇。

阿华愈扭愈快,大肉肠已渐渐攻城占池,一分分地深入温柔乡内,美太太则舒服得欲仙欲死。

突然她痉挛一阵,玉腿双双挟住阿华的大腿,浪声大叫:「……哎唔……哎唔……亲儿子……你碰到人家的花心了……好舒服……美死了……呀……呀……

呀呀……用力点……再用力………我要为你死了……「

阿华扭得兴起,突听美太太的浪叫声,又感到下面的大肉肠在温柔乡中已微微有点松动的感觉,所以他放心的猛地用力,把臀部压下去。

响起杀猪般的惨叫:「呀……」美太太突然在大叫声中抽搐了三、四下,娇躯降然垂在床上,像休克一样的晕迷过去。

阿华并不害怕,他有过与大嫂交媾的经验,知道美太太是乐极生悲,本来想趁胜追击,但想想,自己趁机休息一下也好,于是把胸膛压住那两个豪乳,轻轻的摇动起来。

原来,这是一种非常美好的感受,那两团软肉在自己的胸膛上压挤,竟也令人舒服极了。

「呀……呀……」美太太又梦呓似的呻吟着,显然还在舒服的刺激之中。

阿华玩了一阵,又感到无聊,挺起胸膛,用两只手去轻轻的揉弄那两个大乳房,一捏、一摸、一抚、一揉,小孩子喜欢玩,玩起来花样百出。

美太太被玩得娇躯发抖,呻吟着:「呀……呀……好儿子……亲儿子……哎哎……我的亲亲儿子,好舒服……」

阿华问:「娘,你醒了吗?」

「娘醒了,很舒服……」

「要更舒服吗?」

「不……休息,休息一下……」

「娘……你舒服,我可不舒服耶!」

「我知道……你还没丢。」

「对呀!怎麽办?」

「唔……唔……等一下好吗?」

「不好。」

在不好声中,阿华又患了小孩子顽皮的天性,他的大肉肠猛烈的抽出,再狠狠用力地插下去。

「滋!」的一声,同时「呀!……」的一声大叫,美太太双手双脚又突然地擡起,挟住了阿华,颤声呻吟着:「呀……哎喂……好儿子……饶了我……休息一下吗……哎哎……休息……休息……」

「舒服吗?」

「好舒服……」

「壹佰万的见面礼,值不值回票值?」

「值得,值得。」

阿华心想这样躺着不好玩,他说:「美太太,我要起床了。」

「不……不……」美太太的双手双脚挟得更紧,简直是挟得阿华动弹不得。

阿华问:「美太太,你要休息,就躺着休息,我要喝可乐呀!」

「等一下嘛!娘喜欢这样。」

「这样有甚麽好?」

「娘喜欢你那个……在娘那个里面嘛!」

「娘……哼……不叫娘了。」

「说好的,你做娘的乾儿子,壹佰万做见面礼嘛!」

「不要见面礼了,拿钱压人,最可怕了。」

「对不起,不要生气嘛!娘会好好对你,这不就得了?休息一下,休息十分锺,娘陪你喝可乐,好吗?」

小孩子总是无聊不得,一无聊起来就找你麻烦;阿华现在很无聊了,所以找美太太的麻烦。

他说:「不好。」

就在不好声中,他突地扭动起屁股,饶是美太太双手双脚挟住他的身躯,也奈何不了阿华的这种动作。

「呀……我的好儿子……亲儿子……娘要被你奸死了……哎喂呀……哎……

美死了……要死了……「

「娘,要死你去死。」

「呀……受不了……美……美极了……亲儿子……娘真要被你折腾死了……

呀……呀……「美太太舒服双眼都翻起了死鱼目,樱唇哆嗦,小腿乱伸;由温柔乡内,淫水更是一阵接一阵的喷出。

阿华见美太太对自己的束缚解除了,就改用抽插的方式,强抽猛插,次次用力猛狠,插得阿华好舒服。

美太太更是被插得死去活来,舒服得全身似乎粉碎了似的,气若游丝的,拼命地呻吟:「好儿子……哎……哎呀……我的亲儿子……亲娘要被你……哎唷喂……要被你奸死了……舒服……舒服透了……美透了……呀……呀呀呀……娘要丢要丢了……儿呀!……你也要去了……了吗……哎唷喂呀……」

阿华插得满脸通红,气喘如牛,却还没要丢精的样子,有点儿泄气,想想先让美太太舒服了再说。

美太太可舒服得娇躯颤抖,浪声大叫:「呀……要丢了……我要死了……哎喂……丢了……亲儿子……舒服死了……」就这样精疲力尽的垂死在床上。

温柔乡涌出淫水,渗着高潮时失禁的尿液,把床单染湿了一大片,粘粘、湿湿,有股骚骚的尿味冲入阿华的鼻中。

阿华骂声:「脏鬼,懒到就在床上撒尿。」就把大肉肠从温柔乡中插出,到洗澡间去放泡尿,清洗一下大肉肠。

美太太看来舒服过度,还躺在床上一动不动。他打开冰箱,拿出一瓶啤酒,坐着喝啤酒,边喝边看床上的美太太,还真令人心惊肉跳,那白里透红,玲珑的曲线,真的耀眼生辉,美艳动人。可惜,不耐久战。简单说,就是不管用。

阿华现在才深深的体会出,每个女人都有她的长处。以大嫂来说,她的好处就是经久耐战,而且淫荡妖娇,一开起战来,妖态百出,惹得阿华欲火冲天。

美太太艳则艳矣!却少了大嫂的那股淫态,又不经久战。阿华决定,今晚准时七点回去跟大嫂大战一夜,明天再回到美太太这里。

跟着老大、大嫂,长远也不是办法。正如俗语所说,夜路走多了,总会碰到鬼;做小偷,终有一天会被警察抓到的,那时报到家里,自己可惨了。

阿华喝完一瓶啤酒,还不过瘾,又倒了半杯洋酒。他先试着嚐一小口,入口还可以,于是他就一小口,一小口的喝着,把那半杯洋酒喝完了,又倒了半杯。

也不知怎地感到全身发热,连耳朵都热烘烘的很不好受。

这时,美太太醒来了,她醒来後,发现失去了阿华,娇声大叫:「我儿……阿华……」

阿华说:「美太太,你鬼叫甚麽?」

终于让美太太看见了阿华,她也就放心了,却闻到了尿味,才发觉自己连尿都拉出来了,羞得粉脸儿通红。

阿华更是不客气的说:「脏鬼,懒在床上撒尿,臭死了!看你长得那麽美,全身也擦香水,擦得香香的,谁知是脏鬼一个。」

美太太被骂得撒起娇来了,她微摇娇躯,说:「嗯……都是你惹的嘛!」

娇躯一动,两个大乳房跟着颤跳,还真勾魂荡魄,看得阿华大肉肠也猛然怒胀地翘起来。

阿华心想,要玩还是玩美太太好,看她撒娇的样子真迷人;大嫂虽然是骚极了,看久了反而反感,决定今後跟大嫂脱离关系。

想着就说:「美太太,去洗洗,快来陪大爷喝酒。」

「嗯……要叫娘哦!」

「好,娘,快!儿子等得不耐烦了。」

「嗯……好。」

她风姿卓约,仪态万千的走进洗澡室,清洗好後,再换好床单,就真的乖乖坐在阿华的身旁,还柔情似水的贴着阿华。

阿华说:「你真要做我的娘?」边说,边双手伸出,去抚摸她的一对豪乳。

她撒娇又搔首弄姿的娇滴滴道:「是嘛!我就是要做你的娘。」

「哪有儿子奸娘的道理,这不是乱伦了?」

「做你的乾娘。」

「做我的乾粮?那不如做便当,还好吃点儿。」

「嗯……你说甚麽了?」

阿华对她那两个大乳房愈玩愈过瘾,终于把那两个乳头玩硬了,也玩得美太太呻吟着:「唔……嗯……呀……」

「怎麽了,又想要了?」

「你惹的嘛!」

「惹你又怎样,我就是要惹你!」阿华对她的乳房玩腻了,便改玩她的温柔乡。

却在这时,响起叩门声,阿华惊惶起来了。

美太太却泰然的问:「欧巴桑,甚麽事?」

「太太,你的电话。」

「知道了。」美太太就这样赤裸裸的走到床旁,拿起电话说起来了。

「哦!你是郑太太,甚麽?三缺一,对不起,我有事……哦,是我的侄儿,我表嫂的儿子……对……唔……欧巴桑告诉你的?唔……从中部来的,跟我表嫂闹意见,就跑来找我……对……小孩子嘛!有甚麽好看的。甚麽?郑太太,不要想得那麽歪邪,他是我的乾儿子。对对,也好,几点?八点锺在夜巴黎餐厅。好呀,我带我乾儿子去。对了,不要忘了见面礼,好,再见!」

阿华听得好奇,走过去问:「甚麽事?」

「欧巴桑露了口风,谈起你,郑太太要见你。」

「见我有甚麽屁用?」

「好奇而已。」

「我不去。」

「你去不去都不要紧,可是我建议你去见见场面也好,这些有钱的贵夫人,太闲也太寂寞,那股骚劲,坦白说,你应付不了。」

「你,我还不是应付了?」

「我可不同,生平第一次偷汉子就碰到了你。她们可不一样,有些汉子要注射与奋剂来操她,她都嫌不够过瘾呢?」

「那麽利害?」

「绝不骗你。」

「那可引起了我的好奇心了。美太太,她漂亮不漂亮?」

「比娘漂亮多了。记得嘛,要叫娘。」

「好好,娘就娘,娘我可要吃你的乳了。」

她正坐在床沿,阿华正好把她压下来。

她有点儿吃惊,娇滴滴道:「儿子……呀……你……你还能玩呀?」

「跟你玩了一个下午,连一次都没丢,有甚麽不能玩!」

「呀……哎……」她紧搂着阿华发抖。

阿华问:「娘,还想玩吗?」

「很……很想玩,又怕受不了,你太可怕了。」

「甚麽受不了?」

「娘好喜欢你,又怕你……你那个令人受不了。」

「即然这样,我把大肉肠插进你的温柔乡中不动,你一定受得了,是吗?」

「嗯……娘喜欢这样。」

「娘,我可要插了。」

「轻点……求求你……」

阿华站着,双手揉着她的乳房,下面的大肉肠已翘得好高,也不用手扶,他只做一个位置,大肉肠已在温柔乡口了。

「呀……儿呀……娘好怕……好紧张……又好舒服……娘太爱你,又太怕你了……」

阿华怜香惜玉的,只见用大肉肠的龟头慢慢地插进去,也不敢太用力,只轻轻的插。

「呀……呀……好麻……好痒……好酸……有点儿痛……呀……哎唷……轻点……」

阿华只进了半个龟头,他觉得这样很好玩,比大嫂只插了两下就全根尽没,再狠抽猛插一番,滋味完全不同。

不跟大嫂玩了,有美太太这个娘就够玩了。

即然已进了半个龟头,若再强插进去,美太太必定鬼叫,他只好站着轻摇屁股。

「呀……好儿子……亲儿手……就这样……这样好美,好舒服……哎唷……

舒服透了……「

「滋!」的一声,大龟头竟然滑了进去。

「呀……好棒好棒……哎唷喂……大鸡巴儿子……你好利害……奸得娘要死了……」

也不知怎地,这竟引起了阿华研究女人的兴趣,子曰:「唯女人与小人难养也。」难养的意思,大概就是难侍候了。女人真的难侍侯,就像美太太,不是也很难侍候吗?

阿华还是耐心地摇动着屁股,而大肉肠也很争气的步步深入,差不多有四寸了。

「……哎喂……我的心肝宝贝儿子……呀……呀……好儿子……哎喂……亲儿子……哎哎……哎喂呀……好舒服……我亲生的儿子呀……娘这回……真的非死不可了……美……美极了……呀……呀……我要丢了……」

她是畅美得粉脸通红,玉手乳抓,摇着头、喘着气,更是香汗津津,娇躯更是发抖得厉害。

阿华早上丢了两次精在大嫂的害人洞中,想起来很後悔,若留一次丢在美太太的桃园洞温柔乡中,该有多好。可惜,现在并没有丢精的预感。

「呀……呀……我要丢了……呀……呀……」

阿华虽然不丢精,可是美太太的温柔乡太紧窄、太舒服、太过瘾,何况现在整条大肉肠都被温柔乡吞了,更是畅美无比。

他想丢精,可是这样一来,必定把美太太整惨了。算了,留到晚上再丢也不迟。

「好舒服……呀……我丢了……」只见她抽搐一阵,就筋疲力尽的瘫睡在床上。(三)

睌上七点半。

美太太一再叮咛阿华该说甚麽话,行为要端正等等,两人才由司机开着朋驰四五○的轿车去夜巴黎餐听。

在餐厅的特别座里,见到了郑太太、郑先生。

阿华一看郑太太的模样,就知道她一定比大嫂更淫荡,自己与她才是棋逢敌手、将遇良才。

郑先生只随便的说了几句客套话後就走了。

郑太太拉起阿华的手,说:「你就是阿华?」

「是的,郑太太。」

「好孩子,真有礼貌,你叫施太太甚麽?」

原来,美太太就是施太太。

「叫阿姑或娘。」

「为甚麽叫娘?」

「是乾娘,我妈叫我这样叫的。」

「哦!真乖,阿华真乖。」

这位郑太太,长得风华绝代,容貌艳丽,玉手却很不老实,一下子摸阿华的头、一下子摸脸儿、一下子摸大腿……摸得阿华好不自在。何况她把全身上下都抹得香喷喷的,引得阿华下面的大肉肠极端不满,怒胀的抗议着,雄纠纠、气昂昂,好像要跟人打架。

终于,郑太太摸到了大肉肠,「呀!……」她周身一阵的发抖,轻叫一声,竟然从头到尾全根都摸遍了。

虽然隔着衣服,阿华还是感到极为好受,何况自己装做很老实的样子,也很好玩;让郑太太来勾引自己,更好玩;自己假装很老实的样子,更好玩。

他装做害拍的样子,慢慢说:「郑……郑太太,不要……摸好……好吗?」

心下暗感奇怪,郑太太在美太太的眼前怎敢如此肆无忌惮、行为放浪,难道不怕美太太生气?

美太太娇脸突沉,冷冷道:「郑太太,你身为长辈,不要教坏孩子好吗?」

郑太太正摸得爱不释手,突然听到美太太的冷声,只好停下来,坐好才说:「施太太,你是个石女,不懂人道很可惜,不然,你这个侄儿是人间龙凤、天将神兵,不好好利用,多可惜。」

「郑太太,我听不懂你的意思,最好不要教坏孩子。」

「我当然教他好的。」

「甚麽是好的?」

「嗯……」郑太太反问:「甚麽是教他好的?」

「教他用功读书、对人有礼貌、孝顺父母,这些才是好的,这样孩子将来才能成为有用的人,造福人群。」

「对,对,对,我会好好教他。」

「郑太太,谢谢你,不劳你费心,明天一大早我就要送他回表嫂家,你的好意心领了。」

「甚麽?」郑太太叫了起来,接着说:「你也太绝了,阿华我疼他,难道不可以?施太太,我问你,我这个姊妹,你是交还是不交?」

美太太也沉下脸来,冷冷道:「俗语说得好,道不同不相为谋,你这姊妹,我交也可以,不交也无所谓。阿华,走!回家去。」

阿华立即说:「是的,乾娘。」同时他也站了起来。

郑太太急得站起来,一手拉住阿华,对美太太说:「姊妹一场,何必生这麽大的气,好好谈嘛!坐下来谈,阿华坐下来,施太太请坐,阿华坐呀!」

阿华就是不坐下,他心中暗自高兴异常,好玩极了。美太太在演戏,她是导演;自己也在演戏,是男主角;只有郑太太不是演戏,可是她是女主角。

这一切,美太太早就计算好了,美太太也鼓励自己去跟郑太太玩玩,说她很淫荡风骚,没有一个男人能满足她的性慾。自己也想跟她大战一场,可是现在一定要演个诚实、有点儿书呆子的角色。

「坐呀!施太太坐坐,阿华坐下,坐下来谈。」

施太太嫣然一笑,道:「也真是的,你我姊妹一场,阿华你坐下。」

阿华立即答:「是的乾娘。」

这时候正好菜端上来,于是郑太太也见风转舵,一下子又和好如初,谈笑风生了,可是她的媚眼却一直看着阿华。

她刚才摸过阿华的大肉肠,好可怕,有七寸多长,龟头又有小鸡蛋那麽粗,她一直在想:要是那根大肉肠能插进自己的小穴穴中,那不知有多好!那不知有多舒服!她一直在打阿华的主意。

阿华与美太太心里都有数,尤其是美太太,有成人之美的意思,她要找机会把阿华送到郑太太家,所以口气也软了,跟郑太太谈起话来,也虚于委蛇,有说有笑的,大家非常愉快。

郑太太终于忍不住的说:「阿华,你明天就要回中部了,今晚到郑阿姨家里玩,好吗?」

阿华一脸老实相的说:「郑阿姨,不行,我妈晚上会打电话到姑姑家,我不在姑姑家接妈妈的电话,我妈会生气的。」

美太太见机会来了,忙说:「阿华不要紧,娘会对你妈妈解释清楚。」

「不!姑姑,我……」

「听娘的话,去玩玩嘛!」

郑太太喜上眉梢,说:「对呀!郑阿姨家好玩的都有,电动玩具等。就这样决定了。」

其实阿华也已动了欲念,看见郑太那股风骚动,已够令人心痒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