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都市 > 正文

一个山村老妇(农妇性交欢)(农村老妇)

来源:未知 时间:2018-05-03 10:52

《 和老师租一套房子》

《我的情兽往事》

去年圣诞节的一个夜晚公司派我去出差,车开到山西地界,下起了大雪,车

外一片漆黑。这时车坏了,我急坏了,下车走去找人家。天又黑又冷,我走了几

里路,远远的看见路边有灯光。我快步跑过去,刚到院门口一个二十多岁的村姑

说:「大哥住店不。」我应了一声。「快进屋暖和暖和。」我走进屋,屋里有一

张大炕,有几件破家具,床上有四五个人,全是过路的司机,又脏又破。

我对村姑说:「就这屋怎么住?有好的没?」

村姑犹豫一下说:「大哥你等一下。」她转身走了,一会叫来一个50多岁

的老太太。

老太太说:「大兄弟你没来过吧,俺这里就这条件,将就住行不?」

我说:「这里太脏了,我不住。」说着我要走。

这时老太太说:「别急,有间好的,可贵,一晚50元你住不?」

我笑了笑,说道:「才50?我给你一百,走吧。」

老太太一听乐坏了,连忙把我领进一间小屋,昏暗的灯光,到很干净。

老太太忙说:「大兄弟这行不,这是俺住的,虽说破了点可干净。」

我一看也就这样了,说:「行,你去给我弄点吃的。」

「有有,你等一下。」

不一会她给我端来几个菜一瓶酒,我说:「老板娘,你陪我聊聊。」

「行,一看你就是大地方的。」

我一边吃一边看这老太太,穿得挺破但挺干净,「你多大了,就一个人?」

老太太说道:「俺59了,老头上县里买粮去了,俺开这小店过日子。你是

哪人?去哪?」

「我从北京去山西,车坏了。」

「怪不得有钱,这里路过的司机没钱,有个睡觉的地就行。」

看我快吃完了,她说:「大兄弟,晚上冷,不找个暖被子的?」

我明白了她的意思,说:「有吗?」

她笑着说:「有,刚才的那个行不?才18。」

我一想正好没玩过村姑,虽说难看点可新鲜,就问他多少钱。

「你是大地方的,多给点行不?」

「多少?」

「50行不?」

我一听差点把嘴里的饭喷出来,我笑着说道:「才50?我给你100。你

叫去吧。」说着就给了她一百块,老太太乐死了。

老太太说道:「哎呀,可碰上财神爷了,俺让她好好伺候你。」说着她去叫

了,我继续喝酒。不一会老太太回来了。

「人哪?」

「哎呀,大兄弟,对不住,那丫头来红了,不能来。」

我一看这老太太虽说老,可不干,脸上皱纹也不多,胖胖的,就说:「那不

行,你都收我钱了。」

「实在没有了,你将就睡行不,明早俺给你再找一个行不?」

「不行,没有我就走了,不住了。」

她忙按住我说:「别呀,外面冷,你咋走呀。」

我说:「快算饭钱多少,给你钱我走了。」

「大兄弟,要不俺让她给你摸摸行不?」

「不行,要不你跟我睡一晚!」

她一听,有点不高兴,说:「大兄弟,俺都快60了,你别瞎说,俺让她来

吧。」

我起身要走,她说:「别走呀,俺那么老了,咋干呀?」

我一听有门,就说:「大妈,我喜欢老的,我多给你点钱行不,200,你

看我个小伙子,还不等于伺候你。」我又拿出100元。

她看着钱没说话。我又说:「要不算了,大妈我以后再来。」

她说:「大兄弟你不嫌俺老?」说完她低下头。

我知道搞定了,走过去搂住她把钱塞进她的兜里,一只手摸向她的大屁股。

她抖了一下没反抗,小声说:「你咋喜欢老太太,俺可是第一次卖。不知伺

候得好不。你等俺一下。」说着她出去了。

过了一会大妈回来了,看得出有梳洗过。她利索地收拾好碗筷后像一个小媳

妇一样手玩着衣角靠坐在我的身边。我一手搂着她的腰,一手隔着衣服摸着她的

奶,摸了几下觉得没什么感觉,顺手拉起她的衣角伸手进内,她条件反射地想伸

手抓住我的手,但我用力搂一搂她的腰时就不情愿地缩回了手。

我摸到她的奶已明显下垂,奶头较大,可能因为奶较大,还有些弹性,奶的

皮肤还算细。手在摸奶时我的嘴向大妈的耳朵嗅吻过去,浓重的鼻息喷进大妈的

耳洞,感到大妈的身体一颤,跟着我的嘴开始含着大妈那下垂的大耳垂,舌头上

下挑动,使得大妈的唿吸开始加重。

手顺势而下通过裤带摸进大妈的阴部,首先摸到的是稀疏的阴毛,拨开凌乱

的阴毛就是两片大阴唇,阴唇开始有点潮湿的感觉,手在阴唇上来回轻揉,时而

上下,时而打圈,大妈开始喘着粗气。没多长时间就感到阴唇开始充血,阴核明

显突出,逼也比原先潮湿了些。

我的手按着阴核在玩弄着,大妈这是已有轻轻的呻吟声。我见大妈开始进入

状态,就吐出耳垂抽回手,马上看到大妈的表情从享受转为失望,一个欲言又止

的表情。见她这样我不忍心地对她说:「大妈,站起来换一种玩法更舒服。」她

点了一下头。

我叫她脱衣服,她竟没有了开始摸她奶时的忸怩,大大方方地脱个精光。她

体态不算太丰满,奶大下垂,奶头像一个黑葡萄一样挂在奶边,在较白皙的身上

特别显眼。我也脱光了衣服,只见大妈盯着我的大鸡巴,表现出惊讶而又害怕的

表情。

我面对面地搂着大妈,双腿稍稍下蹲,鸡巴刚好谢谢在两片大阴唇中间,大

妈也用双手搂住我的腰,我用一手捧着大妈的头,张嘴吃着她的嘴唇。大妈说她

不会,我说:「你就把你的舌头给我吃就行了。」她果然照办。

边吃着大妈的舌头,一手拧着奶头,我的大鸡巴也开始在大妈的阴部上下左

右地摩擦,大妈的呻吟又慢慢开始了。大妈的手开始只是轻轻地搂着我的腰,但

后来随着呻吟加速,手开始用力收紧,接着又分别在我的背上和屁股游走。这时

已感觉到大妈的逼有淫水流出。

过了一阵,大妈已不再满足光让我吃她的舌头,她也主动学我的样子来吃我

的舌头了。我见她学会了这一招,就停下所有的动作,她已气喘如牛了。她说:

「咋的啦?」

我说:「蹲下,吃吃我的鸡巴。」

她说:「咋样吃啊?」

我说:「随你便,喜欢咋吃就咋吃。」

她说:「行!」只见大妈蹲下端详着我的大鸡巴,一手摸着我的袋袋,一手

扶着鸡巴,伸出舌头,从袋袋一直向龟头舔去,我看见她舔着我那粘了她的淫水

的鸡巴的样子,鸡巴又大了几分。

舔了几下觉得这种方式没什么瘾头,叫她到炕上去,她一听,动作麻利地上

了炕。我说:「侧卧着,让我也舔舔你的逼。」

她说:「你不怕俺脏?」

我说:「你不怕我怕啥。」我心想,你是头一次卖的山村老妇,我怕啥!

上炕躺好后我叫她不要再舔了,用嘴含吃我的鸡巴,她也乖乖的照办,虽然

她笨拙的口技不怎样,但笨拙中也另有一番滋味。

我分开她已有些花白的阴毛,看见这个老逼不算太大也不算太黑,大阴唇还

有些皱褶,阴道壁还有些粉红。我用舌头舔着大妈的阴核,大妈全身扭动,双腿

紧紧的夹住我的头,嘴里发出啊啊的荡叫,逼里的淫水量大大的增加,随后听见

她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吐出我的鸡巴说:「舒服死俺了,大兄弟!」

我说:「大妈,舒服还没有正式开始呢。」

她说:「是啊,俺从来都没有这么舒服过。」

我说:「是吗?」

她说:「俺那老头子每次他要的时候都是在俺的逼里吐口口水就开始插,没

几下就完事了,每次俺的感觉就是疼。」

我说:「那我今晚就要你好好享受一下人世间女人最大的乐趣。」大妈深情

的嗯了一声。

我说:「到我开始舒服了。」

我转身架起大妈的双腿,一个老汉推车姿势,手挺鸡巴,对准已是一片汪洋

的老逼,一挺而入,大妈啊的一声说:「大兄弟,你的……鸡巴好大好热……好

舒服啊。」双手紧紧的抓住炕上的被子。

插进大妈的逼,我马上感觉到鸡巴被这个老逼紧紧的包围着,柔柔的,暖暖

我插了一百多下,开始每撞她逼一次,她就叫一声,后来已是啊声一片了。

我看了一眼身下的大妈,双眉紧锁,张大嘴叫着,肥大的双奶分垂在胸前,

随着冲击的节奏而摆动着。见这样我停下来坐在大妈的胸前,双手捧起双奶夹着

已粘满了大妈淫水的鸡巴来回搓动。

大妈笑着说:「大兄弟,这是咋整啊?」

我说:「这叫乳交。」

大妈说:「就是你们城里的人精,没听说过奶都可以玩。」

我说:「挺舒服的。」

大妈说:「俺也挺好。」

我想,怎么每个方式她都挺好,那是她卖还是我卖啊!既然是好,那就来个

更好的。我叫大妈跪在炕上,双手伏在炕上,把屁股高高竖起来,我挺着鸡巴,

对准已淫水四流的老逼,一刺到底,直捣子宫,大妈即时发出长长的呻吟,说:

「大兄弟,你插死俺了,把俺的逼撑破了。」

我说:「大妈,准备好吗?」随即开始勐烈的抽插,鸡巴每下都撞在大妈的

子宫上,抽回来时鸡巴把大妈粉红的阴道壁也带了出来,小腹也每次撞在大妈的

大屁股上发出啪啪的响声。

连续撞了几十下,大妈已开始配合抽插,用屁股来迎合我的鸡巴的撞击,也

听不到她的浪叫声,只有压抑的哼声。我想大妈应该不止这种发应,一看,只见

大妈双手紧紧抓住被子,嘴狠狠地咬住被角,两个乳房吊在胸前疯狂地摆动着。

正在疯狂的运动时,我忽然想起她的屁眼,用手按在她的屁眼上,大妈身体

一震,屁眼向内一缩,我马上从身边的包里拿出安全套和润滑剂,用手指带上安

全套,打上润滑剂,直插大妈的屁眼,大妈身体向上一拱,说:「大兄弟……别

弄……脏。」

我说:「大妈,不怕,安全的。」

大妈说:「大兄弟,这样……比老头子……插俺还疼。」

我说:「你老头子也插你的屁眼?」

大妈说:「当然没插过,俺是说……他……插俺的……逼。」

我说:「哦,原来你的屁眼是处女地,大妈你等一下就舒服了。」就这样双

管齐下又插了十几下,大妈已全身痉挛,老逼紧紧咬住我的鸡巴,一股暖流从子

宫喷射在我的龟头上,随后大妈就瘫软在炕上直喘粗气。我知道她的第二次高潮

已过,对她说:「大妈,你已经舒服了两次了,我还没来呢。」

大妈喘着气说:「大兄弟真能干,大兄弟……你说……想怎么舒服。」

我说:「既然你的屁眼是处女地,那就让我给你开开苞。」

大妈说:「不,那疼。」

我说:「让我插的话钱再加五十。」

大妈顿了一下,极不情愿地说:「好吧,那大兄弟你轻点,不要拿了俺的老

命。」

我说:「大妈你放心,我会弄得你很舒服的。」然后带上安全套,在套上和

屁眼涂上润滑剂,用手托着鸡巴慢慢送进大妈的屁眼。

龟头刚进去,就听见大妈咬着被子撕心裂肺的叫声,见她这样痛苦,停下来

又打了一些润滑剂在屁眼上,大妈问:「大兄弟,那是什么东西,凉凉的,怪舒

服的。」

我说:「是人体润滑剂,帮助插入的,你如果有了这东西,你老头子以后就

不用再向你的逼吐口水才能插了,而且还挺舒服的,就像是你逼里流出来的水,

摩擦没那么大了,你的逼就不会疼,你老头子也不会几下就完了。」

大妈说:「你们城里人真会玩,俺要有一个就好了。」

我说:「这支就送给你吧。」

大妈惊喜地说:「真的?」

我说:「就看你服侍得我舒不舒服了。」说话间我的鸡巴又进去了一些,大

妈的叫声又开始了。

我想长痛不如短痛,用力一插,整条鸡巴就捅进了大妈的屁眼内。大妈的屁

眼比老逼要紧得多,可能是处女地的原因,动一下也觉得有些许的痛感,幸好有

安全套隔着,要不也就像她老头子一样几下就完了。大妈这时带着哭腔叫道:

「大兄弟……疼死俺了。」

我也就不理得那么多了,双手抓住大妈的腰,勐力地插了十几下,大妈连哭

带叫地说:「大兄弟……那五十块……俺不要了,求…你……停下来……好吗,

俺……这条……老命……谢谢不住……你……年轻的……大鸡巴……吖。」

我说:「大妈,我给你开苞不舒服吗?」

大妈说:「舒服……就是……疼得……厉害。」

我见这老妇实在是难受,且她的屁眼也很紧,我都快要射了,就停下来说:

「停下来也可以,但我要在你的口里喷。」

大妈连声说:「好好好。」

既然是这样那我就抽出鸡巴脱去套,靠坐在炕边,大妈像得了大赦一般爬过

来含着我的鸡巴。

我说:「小心不要让牙齿碰到我的鸡巴。」

大妈说:「行。」小心翼翼张着嘴。

我就半躺在炕上腰部向上一拱一拱,每次都把龟头谢谢到大妈的喉咙处,使

得大妈不断恶心,十几下后我感觉要爆发了,喘着气说:「大妈,把我的东西全

吃光。」话音未完,一股洪流喷薄而出,直呛得大妈直咳嗽,但她又不敢不吃。

鸡巴抽动了十几下后,大妈吐出鸡巴妩媚地说:「大兄弟,舒服了?」我说

是。

她连忙拉起身后的被子盖在我们的身上,抱着我深情地说:「大兄弟,俺这

山里凉,完事后要注意保暖别冻着。」

我搂着她玩着奶子说:「大妈,你对我真好啊。」

大妈说:「俺那老头子干了俺几十年都没弄得俺这样舒服过。」

我说:「没经过高潮的女人不算是真正的女人。」

大妈问:「什么是高潮?」

我说:「就是你说的舒服。」

大妈说:「你今晚为俺开了苞,又使俺成为真正的女人,俺以后就是你的女

人了。好吗?」

我说:「明早我还得赶路呢。」

她说:「以后你要经过俺这你就来找俺,俺是你的女人。

我说:「好,但你不要把逼再卖给别人了,你是我专用的。」

大妈说:「除了你和俺那老头子谁还会要俺的老逼,俺的老逼为你留着。」

我说:「一言为定。」两人赤裸地相拥而眠。

到了天亮,随着晨勃,在大妈的逼里打了些润滑剂,用最古老的男上女下的

姿势狂干了一百多下,与大妈同时达到高潮。完事后大妈细心地帮我清洁干净,

我也随手把那支润滑剂送给了大妈后就走了。

大妈依依不舍地送我到车边,说声:「再来啊。」我就开车走了,通过后视

镜看见大妈在挥手,隐约听到:「大兄弟,再来啊。」

-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