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都市 > 正文

世上只有我妈好完

来源:未知 时间:2018-04-25 19:47

《 故乡的雪,故乡的情完》

《【绝配娇妻小秋】【27-28】【》

世上只有我妈好完作者不详小说都市激情家庭乱伦校园春色换妻小说长篇连载武侠古典黄色笑话另类小说性爱技巧【世上只有我妈好】【完】作者不详      由於父亲是个职业军人,因此在我的成长过程中,搬家成了稀松平常的事。  也因如此,我愈来愈讨厌交友,因为,向刚萌芽的友情说再见是一件非常难过的事。  更令人沮丧的是,我是独子,没有可以嘻笑吵闹的兄弟姊妹。我成了一个非常孤单的孩子,我将责任归咎到父亲身上,我在心里不断责怪他。  许多人向往环游世界,然而,我必须说,世界再大再新奇,寂寞还是如影随形。我真的很讨厌在不同的地方迁徙。  我不能说他是个坏父亲,也无法认同他是个好爸爸。我想军人的子女都能体会这种感觉,当总是在外的父亲回家时,相聚时拥有的不是久别重逢的感动,而是莫名而巨大的疏离。  他的世界里只有分明的黑白与不容质疑的对错,对他而言,行为也只有适当和不适当的分别。对於长辈,父亲总是毕恭毕敬;至於女人,他认为不必给予太多尊重;谈到小孩,包含我在内,则是完全不需表现礼貌性的对待。  虽然长大的过程中,我并未刻意思考关於父亲的种种,然而,我非常明白,心深处,对於父亲,我是非常厌恶的。我是个乖小孩,行为举止都符合礼仪,考试总是拿高分,作业从不迟交,房间永远乾乾净净,也绝对不会惹祸上身。  然而,当我愈是实行父亲的教悔,对他的恨意也愈来愈深。他军人的身份、尖锐的个性、喜欢炫耀自己毫无绉折制服甚至愚蠢水手领巾的言谈,全都让我厌恶不已。他不是我心中的好爸爸,也绝非母亲的好丈夫。  妈比爸年轻五岁,俩人体格一比较,她显得瘦弱太多了,身高约莫一百五十公分左右。发色红棕,发长及肩,瞳孔颜色深黑,鼻梁挺直,颊骨高耸而双唇细薄。打从有记忆以来,母亲就是美神的化身。据我侧面了解,父亲那些见过母亲的军中友人,每位也都对妈的美色感到赞叹不已。  她采取温柔慈爱的态度对待我,与我的关系就像密友,总是会适时给我拥抱和亲吻,会尽其所能满足我的需求。毫无疑问,我非常地敬爱她,我不懂的是,老爸为何不会怜香惜玉。他对待老妈不算糟糕,然而,以母亲的表现来说,老爸实在回报的太少。他对老妈一派无所谓的态度,正是让我最痛恨他的原因。  老爸在家的时间真的非常少,有太多的日常公事要完成,有太多的演习要参加,甚至有机密的短暂任务要执行。因此,家中总是只有我和老妈相互依靠,这种状况,正合我心意。我总是在心中祈祷某个国度会发生战争,让父亲必须离开许多年而非短短几个月。  没想到,我的愿望成真了!  一九九零年,夏。那年我十二岁,住在华盛顿一栋两层楼房。那时,狂人海珊攻打科威特。老爸的部队瞬间进入红色警戒状态,一个月后,部队投入了战争之中。何时能归来,答案不明。  起初,如同其他军人眷属一般,母亲替父亲感到忧心忡忡。所以,她开始参加眷属间的聚会,偶尔还会邀请这些人到家里聚餐。然而,几个月之后,她的担心程度亦随着时间下滑。她开始减少当志工的时间,不参加聚会,也慢慢地不再与这些眷属联系。看来,她似乎已将父亲参战的事抛诸脑后。  到了九月,她决定完全放掉这些与这些眷属的联谊,除了采购日常地用品之外,她是不出门的。在家的时候,她总是穿得简单,不是睡衣就是宽大的T恤,而她一天的活动也变得单纯,不是看电视,就是坐在客厅里,喝喝咖啡抽抽菸,发发呆或思考某些事情。  我成了她最得力的助手。每每放学回家,我会先将功课做完,然后看她是否需要帮忙。到了周末,我就会跟着她去采购,当个快乐的苦力。夜晚,我会陪着她坐在沙发上观赏租来的影片。而我也是她忠实听众,无论她想聊什么,我总是奉陪到底,哪怕她诉说的是对父亲的思念。  有时候,她会哭泣,特别是看到有关战争的新闻报导。在这种时候,我会轻抱着她,抚摸她的发,给她安慰的话语。为了让她开心,我总是不断强调自己对她的爱,赞美她的美貌,或分享一些学校的八卦。这些话题很显然起了作用,我的温柔与关怀让她很是感激,甚至到了后来,我的言谈成了她生活的动力。  然而,在其他方面,她也开始对我产生依赖。我们出门的活动很简单,就是去得来速买买汉堡或者其他餐厅买速食。在外待最久的一次为十二月的某日,我们一起去挑选圣诞礼物。  只是,出门简单进门难,每次要踏进家门口或进入某个房间前,母亲总要我先去打开电灯,否则她宁可罚站。她镇日抱怨着对黑暗的恐惧,恐惧着奇怪的声响,在这种状况下,彷佛我才是成人,而她是个小孩。  一月,母亲莫名的恐惧症更加严重,因为战争正式开打了。她非常担心父亲的安危,一有时间就守在电视前观看新闻。她总要我去检查信箱,每天好几回,她期待能收到来自父亲的只字片语,却也担心会收到政府所捎来的不幸消息。  二月,当地面战全面爆发,她变得紧张兮兮地,直嚷着无法入睡。因此,她要求我与他共枕,别让她一个人待在房里,关心母亲的我,当然不会拒绝这个要求。我本以为只要几个夜晚,母亲的状况就会好转,然而,当我给母亲的安全感是如此巨大,同眠就成了一种习惯,毋须她再开口,我成了她每夜的守护神。  当然,我知道,许多同龄的小孩都抗拒与母亲同睡,然而,对我而言,这件事却是乐趣无穷。我喜欢在入睡前有她躺在身边,喜欢半夜或清晨醒来能马上看见她的脸。她的身体暖暖的,软软的,她的气味闻来总是芬芳。  到了三月前两周,官方正式宣布战争结束(我们仍未从父亲那得到消息),而我的恶梦却开始,躺在母亲身边的我,夜夜勃起无法压抑。很自然地,青春期的我於此时学会了手淫,我总习惯在半夜偷偷起床,溜进浴室里打个几枪,而后再安静地上床睡觉。  我也开始有了性幻想,对象通常是玛琳达――我的同学,一位可爱的棕发女孩。她有着甜美的笑容与发育中的胴体。想像中,我与她热吻,手在她胸活动,听闻过有些恋爱的同学已经开始偷吃禁果,然而,我却不曾幻想至那一步。  对於自慰一事,我很少觉得罪恶,只是感到有些害羞,同时担心会被母亲发现,会让她对我失望。最害怕的情况是,她不但抓到我打手枪,甚至道出我脑中的幻想。因为,幻想世界里,她开始成了一位不可缺席的对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