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都市 > 正文

和熟女炮友在我妈面前做爱(01)

来源:未知 时间:2018-04-25 19:47

《 相亲艳遇奇异母女(全)》

《母子劫后缘狗尾续貂版(46)》

字数:5000

七月下旬,我一直在省城和老家两地奔波,我去楠姐家做客,楠姐来我家做 客,我再去楠姐家做客,我再回家,堪称现实版双城记。再加上我爸和小区业主 朋友一起开车进藏,我老妈终于发飙了,说老的老的不见人,小的小的不见人, 爷俩在在鬼混,店子也不管了,连麻将都没时间打!

我从楠姐家回来当天下午,先是去珠宝店给老妈挑了件翡翠镯子,一回家就 站在老妈身后帮她按摩肩膀,哄她开心。老妈冷笑,说我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总是往省城跑,难道在哪儿养了个相好的。我一听心里凉嗖嗖的,难道女人预感 都这么灵?

「老妈,我问你件事,你还记得昨晚一起吃饭的娘俩不?」

「记得啊,你看别人儿子多孝顺,出来旅游还记得带他妈,你全国各地玩了 个遍,除了记得带点照片回来,怎么就不记得惦记老娘我呢?」我心里暗想,我 出去旅游,大多数都是和女网友约炮,而且以已婚少妇居多,带你过去,合适吗?

当然,我现在首要目的是确认楠姐儿子是否得到我妈的联系方式。因为我妈 本身就不是贞洁烈女,又有过情人,万一被楠姐儿子约出去开房,给我头上戴顶 绿帽子,变成换母,那就乐子大了,见过交换老婆的,还没见过交换老妈的。

「那他有没有问你手机号?」我连忙问,昨晚吃饭,我,我妈,楠姐和她儿 子四个人,我中途去上过一回厕所,如果问手机号,就只有那么一回机会。

「没有,我和他们又不熟,他干嘛问我手机号,他不是你哥们儿吗?」

「那微信号,企鹅号呢?」我不放心追问。

「也没有,不过有个附近的人加我。」我妈微信手机号就是她本人,四十好 几的人了,头像里还穿着一件黑色裙子,胸部微露,显得挺风韵犹存,确实是某 些恋母控小年轻的青睐对象,蛮多人想加她微信,不过她通通拒绝了。

我接过手机,一看申请好友记录,确实是楠姐儿子的微信号,妈的,感情这 臭小子真的察觉了我和他妈的奸情,对我妈抱有色心,还装醉摸了一把我妈的奶 子,我他妈成年后都没摸呢!

我连忙把这个申请清除了,然后翻阅我妈的微信聊天记录,我还没怎么看呢, 我妈一把抢过手机,「诶诶诶,个人隐私啊,你懂不懂啊?亏你还是名牌大学毕 业的?」

完了,看样子,楠姐儿子虽然没加我妈微信号,我妈在外还是有情况,红杏 出墙,不然也不会怕我看她手机了,当然,或许也只是网络上聊性也说不定,我 微信好友中就有不少,还有的把她和她老公的做爱直播给我看。

「不是,那小子不是东西,我怕你吃亏。」我连忙解释意图。

「不是东西你还和他玩?他怎么了?」我妈不乐意了,她很在乎对我的教育, 尤其不能容忍我交狐朋狗友。

「昨晚他不是喝醉了吗?你和他妈一起扶他去房间,我在前面拿房卡,他当 时右手不老实……」我也不能明说老妈被他揩油。

我妈气坏了,抡了我一下,「不老实,他当时装醉?你看到了?你个坏种, 你看到你妈奶子被人摸,你也不制止。」我妈就这毛病,读书读地少,即使我们 家现在好过了,我和我爸也嫌她说话粗俗。

「我当时看到了,可我以为他喝醉了,又寻思没两步就到房门口了,就没替 下你。」我连忙叫屈。

「那你今天怎么又知道了呢?莫非是他告诉你的?」我妈捕捉到疑点。

嘿,还甭说,真是楠姐儿子告诉我的,只不过是告诉我企鹅小号,不过这点 我也没办法说出口,一寻思,有了主意。「昨晚你不是回去了,我和他妈扶着他 到床上去,他还摸了他妈裤裆一把,我以为这也是偶然,今天开车送他们回省城 就留意了,发现他在车上还把手放到他妈背后,摸他妈大屁股。」哈哈,房间里, 楠姐儿子是不省人事,至于摸楠姐胯下,车上摸楠姐屁股,不是她儿子,而是我, 我为了诋毁楠姐儿子名誉,也算不遗余力了。

我妈立马震惊了,「不能吧?他胆子这么大?这可是乱伦啊!我倒是听说过 父亲糟蹋女儿的,没见过儿子祸害老娘的。他不是正读大学吗,挺帅气一小伙, 又不是交不到女朋友,怎么对老娘们感兴趣啊。」

「可能他恋母吧。」我叹了口气,对于这个同道中人,我还是不忍苛责的。

「啥玩意?恋母?」我妈显然不了解俄狄浦斯情结。

「就是恋上自己妈妈,把妈妈当做爱人。」我解释了一下。

「把妈妈当爱人可以,可是不能和她上床啊!」我妈理直气壮地说。我以为 我诋毁楠姐儿子乱伦,就能让老妈对他避而远之,谁知反而勾起了我妈的兴趣, 也是,对于我妈而言,精神上恋母是可以的,肉体上乱伦是万万不行的。

「我其实也奇怪,她们母子俩过来玩两天,每次都开一间大床房,或许她们 早就操逼了也说不定。」我怎么感觉老妈听到母子乱伦也挺感兴趣。

「胡说八道,开一间房就操逼了啊?你去年年底还和我挤过一床呢,怎么不 见你?」老妈话没说完,就觉得自己例子不对,「滚蛋,给我看店去,我去打牌。」

在家呆了两天,楠姐抽空给我打了个电话,问我怎么回家了,来之前,不是 信誓旦旦说要当着她老公面操她逼吗?

我就说起了她儿子装醉摸我妈奶子的事,楠姐很高兴,「你摸他妈奶子,他 摸你妈奶子,一报还一报,很公平啊!」

「狗屁!我还操了他妈逼呢,他还要操回来啊?你儿子装醉,你就不担心, 我和你在房间里打了两炮,最后那次是在他身边,不怕他知道?」

楠姐这才意识过来,脸色都吓白了,「你混蛋,我当时说在卫生间里,你说 要刺激,把我拉到我儿子身边和我做爱,现在事大了,我还怎么面对我儿子,我 怎么做妈妈?」

「你儿子知不知道,还是个未知数,我只能通过企鹅小号问一下,你这几天 面对他肯定十分尴尬,不去出去散散心,或者来我家住几天,反正我爸不在家。」

楠姐同意了,收拾了换洗衣服,就过来了。

我妈看到楠姐过来,不高兴了,「你和她儿子是朋友,收留他妈算怎么回事 啊?」

「她儿子其实没得手,这两天非要黏着她,她过来避两天。」

我妈寻思不对劲,「她儿子没得手都跟你说?你们这关系得多亲近啊,你们 该不会上床了吧?」男女如果能够坦诚相待,不是夫妻,就是炮友。

我吓出一身冷汗,「哪能啊,她都大我十几岁,又结过婚,我怎么可能看上 她呢?」

「没有就行,我要是发现你和她有一腿,我非打断你第三条腿不可。」

「那你答应了?」我很是高兴,白天我妈出去打牌,我基本上就可以对楠姐 为所欲为了。

「住下来倒是可以,可是怎么睡啊,三个房,书房不能睡人,两个卧室,要 么跟你睡,要么跟我睡,可我又不习惯跟陌生人睡。」我妈很头疼。

「她一个人睡次卧,我和你睡主卧不就行了?」我提了个建议。

「那不行,有外人,我们娘俩睡一床像什么样子。」老妈连忙拒绝了。最后 商量出一办法,我妈在次卧再放一张沙发床,楠姐睡床,我妈睡沙发,我睡主卧 大床。

当天晚上楠姐就住下了,我也在企鹅号上联系了楠姐老公和儿子,首先用大 号告诉楠姐老公,他老婆住我家里了,然后用小号试探楠姐儿子,证实当我和楠 姐在卫生间时,他还是有点意识,等我和楠姐来到他身旁打炮,他已经没意识了。

我把结果告诉楠姐,楠姐这才放下心来,虽然被她儿子知道我和楠姐的关系, 可是没有当着她儿子面羞辱他,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楠姐也暗示我可能考虑结 束我们这段关系。

这可不是我想要的,楠姐看样子已经动摇,明天就可能回省城,和我了断关 系,回归家庭。我必须晚上改变她的主意,可是谁曾想我妈和楠姐挺投缘,聊得 很开心,还互相加了微信好友,聊起养儿子的事情也很有共同话题,结果两人睡 地很晚。我在主卧心思浮动,终于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

睡到半夜,我起身到次卧,轻轻一扭房门,进去了,我妈睡觉有个习惯,除 非我爸和我都不在家,不然房门一定不会反锁。我蹑手蹑脚走进房里,先是到沙 发附近仔细聆听,听到我妈轻微的鼾声,知道我妈已经睡熟,这才放下心来。我 再走到床前,翻身上去,直接挤到了楠姐身旁,楠姐睡觉很浅,一有动静就醒过 来了。

楠姐转过身,和我面对面,眼睛很亮,轻声怒吼:「你疯了?你妈还在旁边 呢?」

我没有说话,把楠姐的睡裙往上撩,直接去摸楠姐的奶子,「我是疯了,憋 疯了,想到你在隔壁,我鸡巴就硬地睡不着,我房门一直不锁,等你过去,你又 不去,还说要和我断绝关系。」我摸了几下奶子后,把头埋进楠姐怀里,开始吃 楠姐奶子,舌头在楠姐奶子上舔来舔去,把她奶头含在嘴里,手也不老实,右手 中指找准位置,直接摸到了楠姐逼逼,我摸了一下逼口,热烘烘的,虽然没什么 水,不过我的中指还是很顺利插进去了,我的中指在楠姐逼逼里快速抽动,楠姐 也来感觉了,嗯哼起来,我抽动地越快,楠姐声音就越大,到了快来感觉时,像 哭了一样。

我吓了一跳,连忙回头看沙发上的老妈,发现她还是没什么动静以后,才放 下心来。

楠姐这回反而比我有谱,「怎么作践我的时候没考虑到你老娘,等我叫床了, 怕你妈听到了?没事,她是过来人,听到了也装作没听到。」楠姐的话意味深长。

我的中指上已经是楠姐的分泌的爱液,我感觉到楠姐的小穴已经足够湿润了, 侧着身体,鸡巴一挺,直接插进楠姐逼逼里,右手搭在楠姐腰上,操了没几下, 觉得这个姿势没怎么爽,我只想快点发泄出来,于是加快速度,操了没几下,床 却开始嘎吱嘎吱响起来了。我吓到了,速度又慢起来,楠姐不满意了,「你平时 可不这样啊,当着我儿子面挺龙精虎猛的,干了我两回还不想走,今天当着你妈 面,萎了?」楠姐还真是个不肯服输的性格,在这儿找回场子来了。

我觉得这也不行,拍了拍楠姐屁股,示意楠姐起来,准备拉她去客厅或者书 房解决战斗。

楠姐会意,掀开毯子,好在空调温度不低,一时半会儿裸着也不会感冒。

楠姐却没有走远,双手扶着床,屁股高高撅着,像个待操的骚足够一样,双 腿分开,逼暴露在我面前,她拍了拍屁股,「来吧,庆儿,来操娘的骚逼!」

我心里很紧张,又看了一眼沙发上的老妈,感觉她和刚才睡觉的位置不一样, 改成面向墙,背对着我和楠姐,或许她在装睡也说不定?

开弓没有回头箭,卵死卵朝天,不死万万年,老妈反正也察觉到我和楠姐的 暧昧关系,不然就会让我睡次卧沙发,楠姐睡次卧床了,可是她怎么也没想到, 我居然色胆包天,她在旁边睡着,我还敢拉楠姐做爱。

后入式显然舒服多了,我贴在楠姐背部,双手捏着楠姐的奶子,下身快速挺 动,卵蛋和楠姐的下体撞到一起,啪啪直想,想到老妈在旁边听我和楠姐的墙根, 我的鸡巴莫名地更硬了。

「鸡巴不软了?非得要我屁股撅着,你才舒服?」楠姐舒坦了,也就不笑话 我了。

我没有多说话,只是卖力耕耘,今晚让楠姐满足了,她才不会明天回去。

「你个狗日的,今晚怎么想吃了药似的,还是你妈在旁边,你鸡巴才特别硬?」

楠姐言语上故意刺激我。

「你妈可真骚,晚上洗完澡,奶罩不穿就算了,连内裤都不穿,这又不锁门, 我要是不过来住,你晚上自己就摸过来了。」这倒是实情,我妈睡觉前换睡裙, 不喜欢穿内衣,除非有外人和其他亲戚在我家做客。

我掐了掐楠姐的奶子,「不许说我妈!」

楠姐伸出手去摸我的卵蛋,「哟,这就心疼上了?可怜的孩子,每次和我操 逼时玩母子扮演,喊我娘,结果自己亲妈睡旁边,你反而不敢动弹了,要不我们 过去,我把你妈裙子掀起来,让你看看你妈逼黑不黑?」楠姐仿佛像一个恶魔, 诱惑我打开潘多拉魔盒。

「我妈逼再黑,也没你黑,我妈只是被我爸一个人日,你可是被我和你老公 两个人操!」听到楠姐说掀起我妈的睡裙,我的言语也开始放肆了。

「那可不一定,我只有你一个情人,你妈有几个相好的,我就不清楚了,你 不是说看到秦叔叔摸你妈的屁股吗?」楠姐的声音很放荡,坏事了,我原本是打 算对老妈保守一辈子秘密的。

「你以为你儿子是什么好东西,天天想和你操逼,我这就给他发你的裸照, 打码后,让你儿子看着你的骚逼打飞机!」我也开始发狠,鸡巴挺动地越来越快, 刺激感到了极点,楠姐高潮也来了,精关一松,精液咕噜噜就灌进楠姐体内,还 溢出一些到地板上。

「好了,你先去洗个澡,我整理一下,再去冲个澡,你要回去也行,我开车 送你,至于要不要断绝来往,你自己想清楚。」我把选择权都交给了楠姐,又看 了一眼老妈,发现她侧着睡觉的身体更紧绷了一些。

「要不要我到主卧去睡,把房间就给你们娘俩,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噢!」楠 姐一边穿衣服,还要调侃我。

我心里犹豫了一会儿,摇了摇头,「这事超出我心里底线了,摸摸奶子,捏 捏屁股还可以接受,顶多说我恋母,可是真的跨过最后一步,我接受不了,她更 接受不了,不能以爱一个人的名义伤害她。」

楠姐琢磨了一下,「不错,我先去洗澡,你也快点休息吧。」

等我清理完欢爱现场,离开房间时,我感觉到我妈睡得踏实了,呼吸也平稳 了不少……

【待续】本帖最近评分记录fangganongss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