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都市 > 正文

谁轮奸了我妈

来源:未知 时间:2018-04-25 19:47

《 杨全与女神探》

《欲望健身房》

父亲在西藏当官,半年回来一次。只留下飘亮的妈在家,三十刚过的她,粉

白的瓜子脸,一双大眼睛,酷似李玲玉,人长的很美,1。7的迷人身材。因此

许多男的追求她。暗恋她,我当时上初三挺赖,经常偷妈的内裤和袜子手淫并给

我的老大。老大总是十分高兴的收起来,给我钱用,还让我当小头目。但我更喜

欢看黄片,老大不但卖黄片,还拍黄片。

他曾经说过愿臆出大价钱偷拍我妈的。我差点和他翻脸。后来一件事,让我

改变了看发。我交了妞,缺钱,妈当护士长一月千元,不给我一分零花。还经常

同她们院长偷情。

那天我早上去学校参加春游,下午比平时回来的早。当我背的相机回到家门

口,看见那个院长的小轿车,一推家门反锁着。我翻身跳墙进了院墙,轻轻的爬

到卧室的后窗外往里一瞧。只见一幅不堪如目的景象。妈已把外衣脱掉,上身穿

一件丝质T恤,里面的乳罩也脱了下来扔在床上,两个红乳头在胸前突出,下身

光溜溜的,露出两条穿着白色丝袜白嫩修长的大腿,分外诱人。五十岁的院长赤

裸着粗壮的下身一把抱住妈,伸手摸到她的大腿根,一下就摸着了阴部。她返身

抱住他的脖子,娇气地说,「院长你这么不安分,怎么为院长。他说,」我现在

只想作你的老公,不想作我现在就干。

「把妈压到了床上,面露媚笑,伸手把T恤衫脱了,露出她那身美艳性感的

肉体。」跟你这个美人在一起,每时都想干。

「院长挺着又粗又硬的鸡巴,向她压下去,把双腿尽量分开,挺起阴部向冲

过来的阳具迎去,两人熟门熟路,一下对准,阳具顿时全根而入。他立即俯身抽

插起来,妈的阴道比较干,抽插了四五十下后,阴道的淫水渐渐涌出,抽插得更

快了,口中呀呀直叫,发出销魂的叫床声,修长的双腿圈在的腰上,把他的身体

不断往里压,使每次插入都是又重又深,胸前两个大奶随着抽送不断前后,眼里

看着绝代美色,身压着丰满性感的肉体,底下插着美穴,犹处仙境,欲火高涨,

越插越急,猛干了三四百下,快感如潮水般涌来。口中直叫,」爽!爽死了!!

虽说他的阳具一直保持不泄,可他毕竟是五十岁的人了,体力不支,干了半

个多小时,开始气喘吁吁。「我真的不行了,没力气了。」院长扶着妈白嫩的屁

股,慢慢抽插着。此时,她正扶着餐桌边,翘着屁股,让院长从后面插她。

「你站着不动,歇一下院长,让我来。」妈说着挺动身子,前后动起来。硬

硬的阳具又在她的阴道中进进出出。

「院长真厉害,干了这么久还不泄。」妈甩了下长发说。只见她雪白裸体前

后挺动,一对丰乳在身下跳动不已。

她越动越快。当我怒火中烧的时侯,轻轻举起相机拍了起来,勃起的弟弟把

内裤撑得像个帐蓬 .院长将妈平放在桌上,提起她的双腿分开,立在桌边大力抽

插起来。两人你来我往,一迷抽插一边用力搓揉着她的美乳,妈晃动着屁股配合

着他阴道里的嫩肉被肉棍着翻出来,淫液浪汁横溢,一口气干了几百下,干得她

浑身打噤,哼哼不已,因不能大声淫叫,只好拼命摇动身躯,紧紧地把搂住他,

妈被奸得浑身抖颤,不一会便达到了高潮。可是并没有射精,美丽的双脚弯曲,

紧紧地勾搭在他的身上,使劲地向其迎凑。洞内的水一股股地流出,呻吟声阵阵。

越抽越快,突然地机械地抽动,射精了!两人紧紧搂在一起,好久没有分开,

闭目陶醉在仙境之中。

我妈的下身已经被淫水和精液弄得一塌糊涂,而且我妈也全身无力。他把我

妈扶起,脱下她的一条白色的长筒丝袜,擦了擦我妈和他的下身我也射精了!裤

裆里。好你个荡妇!竟敢在我父亲的卧室里偷情,我要收拾你!几天后的深夜,

老大(20岁)阿宾(17岁)阿军(190三人拿着我拍的照片来到我家,在

恐吓同威逼下,我妈答应他们的丑恶要求。我在外面的房间抽了一根烟偷看着。

「你想怎么脱,还是我自己来吧!我怕你会把裙子扯坏的。」妈愤怒的对老

大说。

「那你尽量慢一点脱,我给你来些音乐。」老大说

「你太坏了,那不成了脱衣舞了。我可不会跳舞。」

「没敢想,你上床慢慢脱就是了。」老大得益的说。

她坐在床边,把连衣裙的从头上拉下,白白的身体上面穿着红色的乳罩,白

色连裤袜下面隐隐可见红色的三角内裤。白色的吊袜带挂在腰上,。让我有些不

敢相信这一切是真的。

「就这样吧!我不想再脱什么了。」她的双腿不好意思的紧紧并在一起,不

经意的扭动中,丝袜摩擦发出令每个丝袜迷心动的嘶嘶声。

「把胸罩脱了吧!我想摸摸她的奶子」

「别了,就这样吧,你可以随便了。」

「那我就开始了。」尽管有些心有不甘,但说实话老大已经美坏了。

老大叫她上半身躺在床上,把那双穿着丝袜的美腿抱在胸前,又把那根特大

号鸡巴插在她的大腿中间,开始亲她的双脚。老大用牙齿叼着白丝袜的脚尖部分,

双手反复在她的腿上游走,她的双腿很慢的上下扭动着,轻轻的挤弄着他的小弟

弟,感觉整个人和丝袜融为一体。

老大小心的腾出一只手,放到那红色胸罩上摸那对奶子,她没有拒绝反而挺

起胸脯迎合我,只抓了几下,我听到从她的嘴里传出轻微的呻吟声。

「哦,哦……。」

老大的感觉越来越强烈,抓起她的双脚,把小弟弟放到她的两个脚心中间,

引导她用脚撮弄他的小弟弟,似乎这不用教她,双脚很快就形成了一定的节奏,

脚上的丝袜与那根特大号鸡巴拥成一团,嘶嘶声不停的传来,白色的精液射了出

来,透过套着的丝袜流到她的脚上,老大感觉自己飞了起来……。

「感觉美吗?」妈躺在床上,有些调皮的问。

「太棒了,从来没有过的舒服。」老大对兄弟说「你们上吧。我歇会儿。」

没想到阿宾无耻的色狼居然一把将妈左腿拉开,放在他右大腿上,右手又伸

进隔着短裤抚摸私处。不知什么时候女妈的胸罩已被解开,他的右手已直接搓揉

乳房,阿军也动作变本加厉,右手将妈屁股一抬,左手便去扯掉她的短裤,无助

的妈显然十分害怕,一边啜泣,一边哀求:「呜放过我呜呜求你们不要这样」,

唉,真傻,这样只会更刺激这群野兽。

果然,那阿宾立刻从两腿中间撕开她的白裤袜露出白花花的臀部,用舌头去

舔她的下体,还不时将舌头插入阴道,整个阴道口湿淋淋的,不知是口水还是淫

水。另男子则努力亲吻她的乳房,她的乳头也是漂亮的粉红色,胸部大,她的左

手被阿军抓着,正握着他的大鸡巴,那根鸡巴真的很大,又粗,妈的手还无法整

个握住。接着掏出他们的鸡巴凑到妈嘴边,她含着泪,顺从的先含住其中之一,

头一前一后的替他口交,过一会再换另外一根,由于双手被制,只能靠嘴巴服务,

所以特别辛苦。这种姿势似乎让他们特别兴奋,一边享受口交,一边揉着奶子,

没多久两人都完全勃起了。真是便宜了这群色狼。

在两人夹攻下,妈已无招架之力,虽然还在抗拒,却已忍不住开始呻吟,

「喔啊啊嗯喔嗯啊」。「用…用大鸡巴插小…小浪穴。」老大喊着

这对色狼满意了,阿军扶着我妈的雪白屁股,握着他的大鸡巴噗嗤一声从阴

道口直插到底。现在才是真正被干了。

这人像是在比赛一样猛烈的抽送,充血的阴茎磨擦着阴道壁,一波波强烈的

快感将妈推向高峰,相比之下,刚刚手指摸,舌头舔的感觉根本只是小儿科。她

大声呻吟,不断浪叫,真正是要欲仙欲死。反应激烈,已经被插的胡言乱语了,

「啊啊好好舒服啊要死了好爽不要停啊爽啊」,没想到斯文的外表居然可以那么

淫荡。浑圆的屁屁被撞的啪啪作响,两对柔软的奶子随着抽送前后激烈摇晃,配

上噗嗤的抽插声,及不停的淫声浪语,更催化他的中枢神经,没多久他就达到高

潮将精液喷在她满身大汗的背上。老大很快的解开裤子,露出粗黑的肉棒,坐在

沙发上,他引导着妈背对着自己坐下来,妈从来没这么做过,老大扶着妈雪白的

臀部,龟头在她湿淋淋的阴户上摩擦着,弄得她搔痒难耐,粗大的阳具一寸寸的

塞入又窄又热又湿的阴道中,妈闭上眼睛,喘着气,那表情也不知是忍受还是享

受着被粗老大黑的肉棒贯穿的感觉。

这时候阿宾不知何时从袋子中拿出预藏的摄影机,将焦点对准两人交合的部

位,站在旁边拍摄着妈被老大奸污的镜头。

「喔!好深哦!你那个好长又好硬哦。」妈喘了一口长气,她感觉火热的大

龟头深深地埋在自己的体内,柔嫩的穴肉紧紧的包住又硬又热的粗黑肉棒,男根

火热的脉动透过从蜜穴直传到脑部,妈忍不住发出淫荡的哼声。当老大搂着她的

腰,开始往上挺的时候,妈觉得自己爱死这个男人了,她呼呼的喘着气,双手扶

着沙发扶手,配合着他的动作,上下套弄着老大的大肉棒,还不时回头和阿宾长

吻。

「不要这样!啊┅┅人家┅┅呜┅┅不┅┅不好意思┅┅」夹杂着浪叫的哼

声,妈抗议着,老大将她的双脚高高的抬起,向外分开,露出粉红色的的蜜穴来,

同时巨炮有力的向上轰动着,这淫荡的一幕完全被阿宾的摄影机一五一十的记录

下来,但沈溺在性爱中的妈却浑然不知,纵情的呻吟着,扭动着,被的老大大肉

棒和优异的技术完全的操纵,随着的老大抽刺,发出可耻的淫叫。

「舒服吗?换个姿势好不好?」老大说着把妈放下,推倒在地毯上,「我好

喜欢从后面干你!小荡妇。」老大一边说着可耻的话,一边展开长程的抽插。

「小荡妇,喜不喜欢被我干?嗯,喜不喜欢?」双老大手扶着妈的柳腰,粗

长的肉棒整个拔出后,又狠命的撞进去,下腹部撞到她的肥臀发出巨大的声响。

「哦┅┅我不知道┅┅啊┅┅我会死掉┅┅┅┅干死我了┅┅┅┅天啊!你

好够力┅啊!」

妈激烈的上下甩着头,满头乌黑的秀发在空中散开来,清丽的脸庞变成淫荡

的表情,到达顶点的她不顾一切的大声浪叫,蜜穴更是不停的收缩,夹紧火热的

肉棒,阿宾也呼呼的喘着气,狠力的往前顶去。把粗大的肉棒伸到妈的面前。

「把我的老二含进去,快!」阿宾一手抓住妈的头发,把露出青筋的肉棒塞

进她的嘴巴。我从妈的淫叫声高低起伏来判断,她也泄了,而且不只一次。这时

干她的老大也泄精了,将精液喷在她撕开的白色丝袜上。而阿宾还在继续奸淫。

将妈扶起站着,要把舌头伸出,让她吸吮,又用右手用力搓揉乳房,左手则

套着那根大阳具。他把妈右腿高高抬起,搂着直接把那根特大号鸡巴由下而上狠

狠插入。其实这才进去一半。还好这阿宾懂得怜香惜玉,只是慢慢进出,徐徐插

了一阵后,阴道渐渐适应了,不争气的淫水又潺潺流下,沿着大腿滴到丝袜上。

妈紧紧抱着他,口中乱七八糟的叫着:「好棒好爽啊不要停啊爽死了啊啊啊

啊」,他见越来越兴奋,便把她的左腿也抬起,腾空挂在他身上,双手扶着柔嫩

的屁股,噗嗤一声将鸡巴整根没入。天啊,舒服死了!用那根大鸡巴一下下狠狠

的插入,每次插入都将阴唇挤入阴道,拔出时再将阴唇翻出,洞口的淫水已经被

干成白稠黏液,小穴中还不断流出新的淫水。阿宾显然对这位漂亮妈妈的嫩穴满

意极了,不时喃喃念道:「喔…好紧…太爽了…喔…姊姊好…好会夹…」。而妈

在特大鸡巴的狂插下,早已溃不成军,什么淫声浪语纷纷出笼,彷佛不这样叫不

足以宣泄体内的快感。

「啊…啊…要死了…升天了…好会干…啊…爽……要泄…受不了……啊…插…

插到底了…要死了……」,像是在比赛一样般,发狂似的浪叫,完全忘了正

在被强奸。他更加使劲抽插,粗黑的肉棒在粉红潮湿的嫩穴中插着,纤弱的花瓣

被激烈的抽插翻进又翻出,大量的淫水不停的流出。,「噗滋、噗滋」的抽插声

和肌肉撞击的「啪、啪」声清楚的传到我耳中。

「听到了吧!你妈水真多,又淫荡,我真是幸福哦。」阿宾洋洋说。此时的

妈正沈浸在性交的快感中,雪白的身体满是汗水,淫荡的汁液沿着丰满的大腿流

下来,阿宾火热的精液正咻咻射进她不停收缩的子宫内。她的阴水慢慢再她的那

条缝中渗漏出来。

妈用手握着阿军的阴茎前端,用手上上下下的套弄,随着快感不停向阿军袭

来,他很快到了无法忍受的地步了,那东西又硬了起来。他要妈站起来,分开大

腿,把一只脚踩到椅子上,两手扶着墙壁,上身向前倾,阿军站在她的身后,用

龟头对着她的阴部,顶了一下,龟头就滑进了她的阴道里面,用力一送,整根鸡

巴就插了进去,妈身子一紧,就夹住了阿军的肉棒,于是他们开始了性交,阿军

不停地抽送,不停地顶着她的阴道,直到把精液射进她的阴道里面,妈不停的喘

气,下身也直往他的胯下耸,她湿漉漉的阴部用力的顶着阿军的阴茎,这次她要

妈跨在他的大腿上,阿军抱紧她的身子,把鸡巴对着她的阴道,她往下一坐,鸡

巴又给她吞了下去,她就自己动了起来,身子一上一下动个不停,阴道套弄着鸡

巴,阴水慢慢从她的小妹妹里面流出来。弄湿了我的腹部和阴毛,二十分钟后,

她快不能动了。她对阿军说她好难受啊。阴道里面很痒痒的,阿军知道她要到高

潮了。自己动不了。我于是把她放到椅子上,她背靠着墙,大腿分开。把她的脚

放到他肩头上,鸡巴立刻插进她的阴道,用尽全力狠狠的操她,她嘴里面立刻哦

``哦``的叫了起来。在阿军的冲刺下。她终于到了高潮,阴道里面流出粘粘的液

体,浑身紧紧的绷着,阴道里面一阵一阵地不停收缩,把阿军鸡巴不停抽送,她

紧紧闭着双眼,享受着这无比的快感,直到她舒了一口气。身子骨一松,我知道

她已经满足了「啊喔舒服阿军对着妈的脸开炮了,浓浓的精液喷到她的嘴里。

看他们三个小伙子也尽兴了,我穿好裤子溜了出去,为了给妈面子有时间收

拾我一夜没回家。几天后中午老大请我吃饭,塞给了我三千块。‘我把照片和录

像带给了麻爷了。麻爷看上你妈了,说这么飘亮的货色很少见啊。只要你配合麻

爷给你妈拍部片。再给你这么多。’老大伸出一个把掌。‘你妈那天哭着要照片

和录像带。我说在麻爷那,只要她今天下午去他家让他舒服了,就都给她。’我

咕咚喝下一杯白酒说:「她答应了吗?」老大点点头。‘麻爷叫咱俩一同去以防

万一。「[ 麻爷是真正的黑社会老大。] 到了麻爷的豪宅我们同摄影师躲在专门

偷拍的镜子后面等着看戏。麻爷的高大打手打开房门,我看见妈正在门口,刚吹

过的头发,标致的面容上化了淡妆,黄色的套装,白长筒丝袜裹在匀趁的腿上,

高跟凉鞋穿在脚上,更显得身才修长。

麻爷约四十多岁,一身名牌西服。他和我妈说了几句话,由于离的较远听不

清,。妈小心的点着头。他俩坐到大沙发上,妈抬起右腿,将高跟凉拖鞋的脚伸

到麻爷的面前,麻爷激动地将拖鞋从妈的脚上摘下,捧这那只标致的穿白长筒丝

袜的玉足,又是闻又是亲旁边站着的约一米八五的黑壮汉叫黑龙,以前是拳击冠

军。他把妈的上身衣服扒光了,用力捉捏着妈咪一对令垂涎欲滴的玉峰,而妈妩

媚地一笑,露出整齐的白牙。麻爷把妈的那只脚上的白丝袜都快舔湿了。他利索

的她的短裙同蕾丝内裤脱下来。刹那间,妈妈的整个毛茸茸的阴部,都落在的麻

爷手掌之中。伸手撩弄她的阴唇,不停地将两片阴唇上下左右地搓弄着,中指插

入阴道,一进一出的抽插,妈的屄腔随指头的插干带出大量淫水,妈的性感的臀

部用力地摆动,试图摆脱那指头。但不可能,黑龙从后一只胳膊搂住她的脖子,

另一只手在丰润的美乳上捏住一颗发硬的紫红色的奶头,向前揪出两寸长。妈不

住地张开朱唇呻吟。那情景十分淫靡。她的两手分别伸向两个男人的下体,拉下

他们裤上的拉链,将手伸了进去。她将他们的阳具拉出来,张大了眼睛吃了一惊,

他们的家伙真是大呀!尤其是黑龙的阳具不止硬梆梆的,而且几乎有一尺长,几

乎她的手腕一样粗。妈感觉糟糕了,她吸吮他的肉棒,真正的吸吮,将他的巨棒

深入自己的喉咙,就像她为丈丈作过那样。她的喉咙上下套弄,「啊…啊…啊!」

那个黑龙看着说「你真是会吹男人的鸡巴啊!」

她的嘴离开那个的阳具时,口水从龟头上还牵了一条丝。黑龙要妈站起来,

分开腿把一只脚踩到沙发上,两手扶着麻爷的大粗腿根,上身向前弯曲,她将麻

爷的阳具吞了下去,继续了她的工作。麻爷感觉到肉棒被一条湿热的东西缠住,

并且舌头整罩住自己的龟头上的马眼。黑龙站在她的身后,用龟头对着她的阴部,

拿一个小药瓶往巨大的肉棒上,洒了许多痕粉液。用力顶了一下,龟头就插进了

她的阴道里面,用力一送,整根鸡巴就插了进去半尺,妈身子一紧,「啊……轻

些嘛。」的扭头尖叫一声。

但是随即肉棒又无情地再度插入抽出,在她的身体里面不断地进行狂插。从

来没有遇过对手的巨大肉棒,很快地就让妈忍受不住了,她用力地扭动白花花的

臀部,但淫药力的作用,同黑龙那壮硕的身躯以及有力的臂膀,让她的努力几乎

是没有什么用。一股股强烈的快感使她吐出麻爷的阳具,昂起头发出愉快的发自

内心地叫了起来「不……不要这样……

我……」

「啊…啊啊…嗯嗯…啊…啊…啊…你…好粗…喔喔…喔…嗯…啊…不要抽出

来…啊…啊…啊…快…快…用力…啊…啊啊…喔…喔…啊…爽……要泄…受不了……

啊…插…] 柔嫩的穴肉紧紧的包住又硬又热的粗黑肉棒,

猛烈的抽送,坚硬的阴茎冲击着阴道壁,一波波强烈的快感将妈推向高峰,

她一条腿不住的颤抖,不时的想快跪下,他见她越来越兴奋,便把她的左腿也抬

起,腾空双腿挂在他身上。巨炮有力的向前轰着。纤弱的花瓣被激烈的抽插翻进

又翻出,大量的淫水不停的流出。他用尽全力狠狠的操她,她嘴里面立刻哦``哦

``的叫了起来。冲刺下。她终于不断达到了高潮,阴道里面流出粘粘的液体,浑

身紧紧的绷着,阴道里面一阵一阵地不停收缩,但黑龙又硬又热的粗黑肉棒仍不

停地疯狂抽送,她紧紧闭着双眼,发浪发春的大声淫叫…享受着这无比的快感,

直到她长舒了口气。身子都松软了。‘真厉害呀。’老大赞叹着。

看他们三个小伙子也尽兴了,我穿好裤子溜了出去,为了给妈面子有时间收

拾我一夜没回家。

几天后中午老大请我吃饭,塞给了我三千块。‘我把照片和录像带给了麻爷

了。麻爷看上你妈了,说这么飘亮的货色很少见啊。只要你配合麻爷给你妈拍部

片。再给你这么多。’老大伸出一个把掌。

‘你妈那天哭着要照片和录像带。我说在麻爷那,只要她今天下午去他家让

他舒服了,就都给她。’

我咕咚喝下一杯白酒说:「她答应了吗?」

老大点点头。‘麻爷叫咱俩一同去以防万一。「

[ 麻爷是真正的黑社会老大。] 到了麻爷的豪宅我们同摄影师躲在专门偷拍

的镜子后面等着看戏。麻爷的高大打手打开房门,我看见妈正在门口,刚吹过的

头发,标致的面容上化了淡妆,黄色的套装,白长筒丝袜裹在匀趁的腿上,高跟

凉鞋穿在脚上,更显得身才修长。麻爷约四十多岁,一身名牌西服。他和我妈说

了几句话,由于离的较远听不清,。妈小心的点着头。

他俩坐到大沙发上,妈抬起右腿,将高跟凉拖鞋的脚伸到麻爷的面前,麻爷

激动地将拖鞋从妈的脚上摘下,捧这那只标致的穿白长筒丝袜的玉足,又是闻又

是亲旁边站着的约一米八五的黑壮汉叫黑龙,以前是拳击冠军。他把妈的上身衣

服扒光了,用力捉捏着妈咪一对令垂涎欲滴的玉峰,而妈妩媚地一笑,露出整齐

的白牙。麻爷把妈的那只脚上的白丝袜都快舔湿了。他利索的她的短裙同蕾丝内

裤脱下来。刹那间,妈妈的整个毛茸茸的阴部,都落在的麻爷手掌之中。伸手撩

弄她的阴唇,不停地将两片阴唇上下左右地搓弄着,中指插入阴道,一进一出的

抽插,妈的屄腔随指头的插干带出大量淫水,妈的性感的臀部用力地摆动,试图

摆脱那指头。但不可能,黑龙从后一只胳膊搂住她的脖子,另一只手在丰润的美

乳上捏住一颗发硬的紫红色的奶头,向前揪出两寸长。

妈不住地张开朱唇呻吟。那情景十分淫靡。她的两手分别伸向两个男人的下

体,拉下他们裤上的拉链,将手伸了进去。她将他们的阳具拉出来,张大了眼睛

吃了一惊,他们的家伙真是大呀!尤其是黑龙的阳具不止硬梆梆的,而且几乎有

一尺长,几乎她的手腕一样粗。妈感觉糟糕了,她吸吮他的肉棒,真正的吸吮,

将他的巨棒深入自己的喉咙,就像她为丈丈作过那样。她的喉咙上下套弄,「啊…

啊…啊!」那个黑龙看着说「你真是会吹男人的鸡巴啊!」

她的嘴离开那个的阳具时,口水从龟头上还牵了一条丝。黑龙要妈站起来,

分开腿把一只脚踩到沙发上,两手扶着麻爷的大粗腿根,上身向前弯曲,她将麻

爷的阳具吞了下去,继续了她的工作。麻爷感觉到肉棒被一条湿热的东西缠住,

并且舌头整罩住自己的龟头上的马眼。黑龙站在她的身后,用龟头对着她的阴部,

拿一个小药瓶往巨大的肉棒上,洒了许多痕粉液。用力顶了一下,龟头就插进了

她的阴道里面,用力一送,整根鸡巴就插了进去半尺,妈身子一紧,「啊……轻

些嘛。」的扭头尖叫一声。

但是随即肉棒又无情地再度插入抽出,在她的身体里面不断地进行狂插。从

来没有遇过对手的巨大肉棒,很快地就让妈忍受不住了,她用力地扭动白花花的

臀部,但淫药力的作用,同黑龙那壮硕的身躯以及有力的臂膀,让她的努力几乎

是没有什么用。一股股强烈的快感使她吐出麻爷的阳具,昂起头发出愉快的发自

内心地叫了起来「不……不要这样……

我……」

「啊…啊啊…嗯嗯…啊…啊…啊…你…好粗…喔喔…喔…嗯…啊…不要抽出

来…啊…啊…啊…快…快…用力…啊…啊啊…喔…喔…啊…爽……要泄…受不了

啊…插…]

柔嫩的穴肉紧紧的包住又硬又热的粗黑肉棒,猛烈的抽送,坚硬的阴茎冲击

着阴道壁,一波波强烈的快感将妈推向高峰,她一条腿不住的颤抖,不时的想快

跪下,他见她越来越兴奋,便把她的左腿也抬起,腾空双腿挂在他身上。巨炮有

力的向前轰着。纤弱的花瓣被激烈的抽插翻进又翻出,大量的淫水不停的流出。

他用尽全力狠狠的操她,她嘴里面立刻哦``哦``的叫了起来。冲刺下。她终

于不断达到了高潮,阴道里面流出粘粘的液体,浑身紧紧的绷着,阴道里面一阵

一阵地不停收缩,但黑龙又硬又热的粗黑肉棒仍不停地疯狂抽送,她紧紧闭着双

眼,发浪发春的大声淫叫…享受着这无比的快感,直到她长舒了口气。身子都松

软了。

‘真厉害呀。’老大赞叹着。黑龙混身冒汗,象刚跑完万米。在两声长啸后

‘砰’的一声拔出擎天似的大肉棒,抓住妈的头狂射,把大肉棒插进她的口中,

那白色的精液急促地射入她喉咙深处…妈挣扎着,两只穿白丝袜的脚用力在地板

上乱蹬。屈辱地吞咽下让人恶心的精液。

妈为了不误晚上的夜班,另外春药又发起作用。为躺在沙发上的麻爷搞起了

性服务。

麻爷的大肉棒被妈品尝着,那龟头酥麻麻的快感,扩散到全身四肢,大肉棒

被舐吮套弄得坚硬如铁、青筋也充血地暴露粗大无比,妈吐出大肉棒翻身双腿跨

骑在麻爷上,纤纤玉手把小穴对准那一柱擎天似的大肉棒,柔腰一沉,顺利地将

肉棒套入小穴里面「哦…好充实…」她接着将肥臀一下一上地套弄了起来,只听

有节奏「滋…啪…滋…啪」的肉体撞击声充斥在房间里面…妈轻摆柳腰、酥乳随

着她身子的上下摆动而不规则的乱抖,这时候的她已经将刚才的疲倦都给抛到九

霄云外去了…这时候的她只觉得这样的套弄让她的小穴货得相当大的满足以及充

实感,由于每次的下沉都让龟头顶到花心,她花心上的嫩肉被大龟头顶弄得酥酥

麻麻,让她爱煞了这样的感觉,更在她上提身体时,肉壁被龟头刮的酥麻痒爽,

令她更是感觉爽到欲仙欲死…

她双膝反覆地带动身子前后摆动,麻爷的手指抠摸着她的阴核,大肉棒被她

的纤弱的花瓣舐吮套弄得坚硬如铁、青筋暴露,粗大无比,油光光。这时候她不

但已经香汗淋漓,更频频发出销魂的浪啼淫声「喔…喔……好舒服…爽…啊…

爽呀…… ]

一对肥大丰满的乳房上下摇晃着,晃得他神魂颠倒,伸出双手握住丰满的乳

房尽情地揉搓扶摸,而且粉红奶头被揉捏得硬胀如枣,她拼命地上下快速套动身

子,樱唇一张一合娇喘不已,满头乌亮的秀发飞扬了起来。情不自禁的收缩着阴

穴,将大龟头频频含夹住,她快乐的浪叫声和肉棒抽出插入的「卜滋…卜滋」淫

水声交汇着使人陶醉其中…

麻爷觉得大龟头被吮、被吸、被挟、被挤,舒服得全身颤抖着,他也用力往

上挺,迎合着妈的动作!当她向下坐时,麻爷将大肉棒往上顶!这怎不叫妈爽得

要死,大龟头深入直顶她的花心,妈娇声婉转、淫声浪叫着「唉唷…大肉棒呀。

我要丢了……哎哟…不行了…要丢…丢了……」妈颤抖了几下身子,伏在他

身上,娇喘不已。麻爷来个大翻身,将她娇驱压在身下,他屈跪在床上,双手握

住坚硬的大肉棒,直插妈的肥嫩小屁眼[ 不……不要这样……我……」妈惊慌地

推着麻爷。[ 是没让人干过吧?麻爷我就爱这口。黑龙给我按好了。] 黑龙象抓

小鸡似的将妈按到沙发上屈跪着,高高翘起大白腚。

麻爷兴奋地握住坚硬的涂着春药油大肉棒,在的菊花般粉色屁眼上下地轻搓

着,觉得她的小屁眼儿已润滑柔软了,「扑哧」的一声,把条大鸡巴干进了一个

龟头,妈痛得尖叫∶「天哪!┅┅弄死我了┅┅‘大屁股痛得拼命扭动,刺激得

麻爷一股作气地用劲顶一边抽插高翘起大白腚,一边也抚摸着她腿上的白色花边

丝袜,涂着春药油大肉棒象打桩机一样一下比一下强焊有力,每一下的插入,都

干到底。妈一双媚眼流下眼泪,痛苦地咬着嘴唇。屁眼被撑得辣痛,肠壁上淫药

作用更加强烈,浑身发热,快感涌了出来。浪叫声渐渐地高亢起来。┅┅嗯┅┅

嗯┅┅┅┅美死┅┅了┅┅唔┅┅哼┅┅她被干得媚眼如丝,香汗淋漓,一股淫

水从她前面的小穴中冲出,麻爷骑在妈高翘起的白腚上,满意的向黑龙使眼色。

搂着她的腰,让她挺起上身,当她站在地上时候柔嫩的肛穴肉还紧紧的包住

又硬又热的粗肉棒,。

「不要这样!啊┅┅人家┅┅呜┅┅不┅┅不好意思┅┅」夹杂着浪叫的哼

声,妈抗议被他俩同时前后干,黑龙将她的双腿高高的抬起,向外分开,露出粉

红色的的蜜穴来,同时巨炮有力插进阴道。向上轰动着,每次插入都将阴唇挤入

阴道,拔出时再将阴唇翻出,洞口的淫水已经被干出一片黏液,小穴中还不断流

出新的淫水。在两条猛男的前后夹击下。

[ 噗滋、噗滋」的抽插声和肌肉撞击的「啪、啪」声清楚的传到我耳中。

沈溺在性爱中的妈纵情的呻吟着,扭动着。面露红潮,「啊喔舒服 ]悬空的

臀部,嫩肉穴被两条肉棍干得块翻出来,淫液浪汁横溢,一口气干了几百下,干

得妈浑身打噤,哼哼不已阴精直冒「插得好我要死了」

麻爷伸手扶着妈的两片屁股,说∶「你这个美人┅┅把我的鸡巴夹好爽┅┅

喔┅┅你看我干死你┅┅」半个小时后。麻爷和黑龙同时到了高潮,浓浓的精液

正咻咻狂射进她不停收缩的子宫内和直肠渗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