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都市 > 正文

炒股的艳遇

来源:未知 时间:2018-04-25 19:47

《 一路走来》

《武夷山小导游》

本帖最后由 迪妮莎 于  编辑

那时候,我刚开始学做股票,每天都对着电脑,做过股票的人都知道,很多时候其实是很闷的,特别是当你全仓买进一只股票之后,那只股票却连续几天不拉升,卖吧,又觉得它有前途,不卖吧,看着天天都有股票涨停,更要命的是有些还是自己曾看好的。所以,当我全仓买进一个股票之后,同时我就在祈祷:但愿之后几天不用无聊。可是,事与愿违的事情还是常常发生的。

有一天,我全仓买进了一只股票,当天买进的股票是不能卖的,看看大盘没什么变化的趋势,于是无聊便开始汹涌而来。经常在这时候,离开电脑是肯定不行的,于是,常常我会在网上打打桌球或打打牌虚度时光。但这天,我提不起玩的兴趣。百无聊赖,点进了一个聊天室,准备作观聊状。聊天室里,是“轻舞飞扬”、“曲茎通幽”、“一夜情人”、“电话激情”等的名字一大堆。无聊时进入一个无聊的聊天室,并不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于是我正要退出,正在这时,屏幕上显示有一个叫“诚聊一会(女)”的人进来。——我觉得网上聊天,就是让我们卸下现实中的面具来真正的聊天,既然在网上,谁也不认识谁,为何不真一点?——于是,我点了一下“诚聊一会(女)”,并说:“你好”……她31岁,湖南人,随丈夫转业到了广州,在一个单位任职办公室副主任,有一个儿子七岁。自从第一次在聊天室偶遇后,我们之后都是通过qq联系,在qq上,她叫“小玉”,我叫“网中e鱼”。她的工作不是很忙,单位里有一台专门给她配的电脑,于是,我们可以随时通讯,我们无话不谈。她工作取得了成绩,她会第一时间让我分享她的喜悦;我股票涨了,我们就一起祈祷明天再涨。当然,也有不如意的时候。

她常埋怨丈夫只顾在外面应酬,一年到头难得好好的说一会话,儿子很顽皮,常把她的话不当话。而我,也常常为中国的资本市场急。开心的时候,我们分享之后,都会更开心。心情不好时,我们就互相劝勉,直到大家都相信明天会更好为止。慢慢的,如果有一天对方没在网上出现,心里会有点挂念。就这样,我们通过网络交往了半年,其间,我曾多次很想见她一面,但是又想,既然我们已相处得很愉快,为何不维持现状?如果见了面,发觉对方没心目中想象的好,可能就会失去了原来的热情了。于是,我觉得还是不要见面,毕竟这段网络情缘来之不易。后来,我到了一家装修公司,老板是我的同学,他平时也爱炒炒股票,但经常没时间,于是,我们走在一起,开市时,我替他盯着行情,他还买了一台手提电脑,以便出外应酬或办事时,我们都可以随时随地展开工作。一个人对着电脑久了,我也乐得走动走动。

五月份的某一天,同学的公司在一个单位的装修工程完工了。验收当天,同学特意摆下十几桌酒席,请了甲方单位的所有人。为避铺张之嫌,地点就设在刚装修完工单位的空中花园,吃的也只是自助火锅。入夜后,一轮明月冉冉升起,初夏的凉风习习吹来,新种植的花草散发出阵阵清香,倒是别有一番风味。到来的女士们,年纪稍大的,都穿得端庄稳重,年轻的,就充分发挥她们的年轻,打扮得花枝招展。坐在隔壁桌子面对着我的一位女士引起了我的注意,她长得有点象电视剧〈DA师〉中的陶虹,一头长发拢在后面,穿一身白色的薄质西装套裙,里面是同样白色的丝质衬衣,脸上不施脂粉,只是薄薄的抹了口红,本来穿衣全身白色不是一个很好的配搭,很容易反差出肤色的瑕疵,偏偏她的皮肤很白很光洁细嫩,白色的衣服,令她显得更高贵淡雅,明亮照人。

宴席开始了,酒是少不了的,同学拉上我,从领导席到员工席,逐席敬酒。原来,这单位还没有正局长,副局长就是一把手了,而那白衣丽人,就是局长夫人。这让我感到有点意外,通常官太太,即使不盛气凌人,也会让人感觉到她的居高临下,但从她的言行举止,我却丝毫感觉不出。一轮酒敬下来后,人们开始吃的吃,喝的喝。但有两席始终是最热闹,其中一席,当然是局长席,而另一席,是局长夫人席。为了身家前途,作为下属的,一般都不会放过在领导面前表现自己的机会,在这样的场合,希望得到领导好感所要做的事情,当然就是向领导敬酒了,除了局长,还有夫人。局长夫人看来是不善喝酒,起初是滴酒不沾,只以汽水代酒,但后来,终于挡不住人们的热情,改为一小杯一小杯的喝酒。几杯酒下去,夫人白嫩的脸上起了两朵红云,笑脸桃花,显得更是妩媚动人,期间,有一个镜头令我至今难忘:喝了酒,可能是觉得有点热,她站了起来作脱衣状,当她双手向后褪下西装的一刹那,胸前双峰高高挺立,薄薄的丝质衬衣下乳房和文胸的交界清晰可见。

宴席延续了大约两小时,人们已是微醺饭饱,这时同学走了过来,递给我车钥匙说:“饭后我还要和局长他们去唱歌,桑拿,今晚看来又得直落到明早了。我坐他们的车去,你送局长夫人回去,今晚你就把车开回家吧。”夫人显然已是不胜酒力,站起来走了几步便开始有些不稳。我一看心感不妙,今晚我们喝的是洋酒,通常洋酒喝多了,坐着的时候还没有什么,但一旦站起来,酒力便开始发作,而且后劲会越来越厉害。好在我们走的通道刚好有一排花木挡住了人们的视线,局长夫人在一群丈夫下属面前显出醉态总不是一件好的事情。我连忙叫上一个女员工让她扶一下夫人,谁料那女员工竟亦好不了那里,两人扶着走却不知是谁扶谁。好在她们的酒力还未真正发作,下了电梯来到车上,一路上总算没出什么乱子。本来是准备让她坐在后座,但她说容易晕车喜欢坐前面的座位。在车里,我提议如果喝多了不如让女员工陪她回去,但夫人一个劲的摇头,舌头有点发硬说:“我没事,不用麻烦了。”听她这么一说,我心里禁不住笑了起来:看来女的也是一样,自己喝多了同样会说没事。大概是怕晕车,她还把车窗降了下来。我不好意思再跟她说喝酒后不宜吹风,问了她家的地址,心想还是尽快把她送回去为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