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都市 > 正文

手指(一)

来源:未知 时间:2018-04-25 19:47

「说『上我』。」她刻意压低声音,嘶哑着喉音在我耳边说,温热的气息游荡在我耳后,酥麻却又如火苗延烧过境。

「不要啦……讨厌欸你。」我甩甩头,感觉体内依然滚着酒精的烧酌,脑袋中徘徊着晕眩的影子,极度模煳的,理智暂时告退的夜里,我体内的野性逐渐萌发,虽说是拒绝的语气,但身体却不由自主地摩擦着她早已待备的手指,湿滑且淫靡的她随着我的动作在入口来回游移。

「说『上我』,快点。」她重复着,濡湿的手指些微进入却迅速抽出,然后反覆抚摸着整朵含苞欲放的花。我开始呻吟,是那种咬住舌头般、宛如猫叫的声音,尖锐却极柔弱的,带有一种渴望受倾略的姿态。

当晚稍早我去了一个Party,是一个不熟的朋友生日,我去的时候已有些迟了,该玩的游戏早就结束,地上也歪歪倒倒地躺着几个我认识的朋友,脸泛着不自然的红晕,唿出的气息凝成一团布满酒精气息的云飘荡在房里。

我小心翼翼地扩过他们,然后冷不妨地被另一个不熟的朋友搭住肩膀,「欸你也太晚到了吧,来来来,赶快帮我们喝。」他手上抓着大半纸杯的威士忌,很纯的那种,光闻到那种气味就让我感到晕眩,他将酒凑近我嘴边,而我张口灌下。

「好样的。」他赞美似的拍拍我的肩膀,看我一口气灌完那杯酒后,又踉跄地替我拿来一壶啤酒,「乖,继续喝嘿。」我应了他一声,好声好气地将他劝到一张沙发上,本来我是准备要跟寿星祝贺声便离开的,可是我体内的酒精开始发挥效用,血液开始加快冲刷,我感到一股由内而外的热,然后眼前视线变得模煳而美好。

直到我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在跟寿星干杯,也不知道是第几杯了,只看见地板上有零星的啤酒渍和水珠,我摇摇晃晃的拍着他的肩膀边说:「生日快乐」,他则一脸不领情地回我,「靠北别吃我的豆腐。」

「你妈的嘞,你他妈没胸部谁要吃你豆腐!」我比了他一个中指,想要站起身却很困难,我只好一路扶着支撑物边挪动到我的手机旁,我拿起手机拨号,然后听见她熟悉的声音,「喂?你还好吗?要不要我去接你?」我吃吃地笑了起来,「靠你醉了对不对?」她音量开始放大,「欸我现在去接你听到没有,东西带好,我马上就到!」

我慢腾腾地将手机放回口袋,周围是片柔软的云,我走不出那片迷雾,只是抓着自己的外套就跑出门外,远远的我看见一对车灯由远而近地奔驰而来,她在我身旁停下,而我爬进了副驾驶座。才刚坐上座椅我便朝她倒去,「我好晕哦。」我把脸埋在她的帽T里不断磨娑,鼻间充满了她惯用的香皂味道,立刻就感觉安心,「吼人家好晕,好晕好晕好晕好晕。」

「吼好啦,你乖。」她宠溺地摸摸我的头,我吃力直起身子靠回椅背上,替自己系好安全带,像讨主人欢心的小狗一样看她开车的样子,方向盘在她手里臣服,车速很快却不会让我感到更加晕眩,连停下也是极迅速也极安静的。

我踉踉跄跄地走下车,第一件事便冲近浴室,我将热水打开,让蒸腾的雾气盈满狭小的瓷砖空间,想要深出手便能抓住一把水分子,我快速的冲了个澡,感觉清醒,至少走路时已经稳定了许多,我随意拿起一条毛巾裹住自己,打开浴室的门--

迎面而来的是一阵冷空气,让浑身湿透的我全身爬满了鸡皮鸡皮疙瘩,我缓慢朝床边走去,她正百般无聊的玩着她的MP3,看见我便拍拍她身旁的空位,「乖,来睡觉。」

我依她的话绕过床的一角然后爬上床垫,身上的浴巾有些累赘,让我爬得极不顺利,我干脆将它丢向一边,裸身上床,而她在同时关上了床头灯,偌大的房里只有外面楼梯间透过门缝爬进的些微黄光。

我整个人蜷缩在她身旁,倚靠着熟悉的体温和气味,我将头埋在她的颈窝,真的好香,很女性化却又不过于俗气甜美的气味让我飘飘然的,我突然有种冲动,想要啃咬她的皮肉--于是我张口,开始连吻带咬地啃过她极白的颈侧。

「……你在干吗?」她瑟缩了一下,声音中带着颤抖的调子。

「咬你啊。」我翻上她的身体,整个人跨坐在她的下腹部上,我双手压制着她的,然后将身体近乎贴平在她的之上。

就连在黑暗中,我也感觉的到她错愕的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