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都市 > 正文

少妇狩猎第一部--贞妇程媛

来源:未知 时间:2018-04-16 23:38

走进房间,防盗门框的一声关上,程媛的身体一下子僵硬了。

我没理她,走进客厅,四面环顾一圈,客厅装潢的,比想像中富丽堂皇许多,

可惜没什么品。

暴发户!我暗想……

程媛猫一样轻声跟进来,低着头小声说:「你……今天不能住在这里。」

「哦?」我满不在乎的看她一眼,转身靠在沙发里。「嗯,沙发不错,真舒

坦。」

「哎呀一会儿我女儿就放学回来了。」程媛有些急。

「那怎么办?是你叫我来的。总不能叫我露宿街头吧。」

「那个……」程媛脸涨得通红,「我都安排好了,今晚你先住我妹妹那里。」

「程姻?你跟她说我们的事啦?」我一愣,不觉笑了出来。

「哎呀没有啦,她今晚在医院值班,她老公出差了,我说你是我同学。」程

媛脸越发红了。

「嘿嘿,新鲜,你哪来的小十岁的同学啊?」我不客气的在茶几上找茶。

「好了我的小冤家!」程媛咬咬嘴唇,两步走上来,坐到我身边,抓住我的

手说,「就今晚好吗?你将就一晚上,明天我就去宾馆订房间。」

「那明晚你能来宾馆?」我歪着头笑着看她。

「我争取过去!」程媛的眼里似乎闪出一丝希望。

我心里不由得暗暗一笑,这个女人,在心底还有那么一层脆弱的屏障,如果

不打碎它,看来我和她的关系也只能到此为止了。

「啊~~好吧。听你安排。」我假装无所谓的靠在沙发里,长长的伸了个懒腰。

我眼睛余光瞟到,程媛的眼中流露出一丝淡淡的失望。

我勐然把手伸到程媛身后,一把把她拦在怀里,就在嘴上吻了下去。

「啊~~」程媛小声惊唿,在我怀里略略挣扎了一下,就闭上眼睛,听任我亲

吻。我能感到,她的舌头已经迫不及待,热情的伸出来,伸到我的嘴里搅动着。

足足一分钟。

我们慢慢分开,我看着她的眼睛,她不好意思地低着眼皮,忽然挣扎着坐了

起来,低着头小声说:「现……现在不行,我女儿快回来了。」

「你就不想我?」我伸手搂住她微微颤抖的肩膀,似乎手掌能感到她内心深

处的挣扎。

「不……不是……我们……现在不能……」程媛颤抖着小声地说。

「我可想死你了,从机场看到你,我老二就一直硬着,不信你摸!」我勐地

拉住她的手,放在我的裤裆上。

「啊~~」我感觉程媛的身体勐地僵硬了一下,头埋得更低了,可手,只是微

微挣扎了一下,就任凭我按着,放在我的老二上。

「硬吧?」我趴在程媛的耳边,小声地说。

「嗯……」程媛脸红红的,好像做梦一样轻声说:「它总这么硬的。」

「是看到你才硬的啊。」我趴在她耳边悄悄地说。

程媛不禁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羞赧地说:「讨厌!」

「拿出来看看吧,它想被你的小浪嘴含着呢。」我继续煽风点火。

「不行。」程媛小声地说,「时间真得不够,我女儿五点就放学了。」

可是,嘴上虽然这么说,程媛的手却恋恋不舍的隔着裤子,紧紧捏着我的老

二,好像怕到手的宝贝失去一样。

「没事!还有四十多分钟呢,你给我吹出来!」我边说边解开裤带,刷一下

子将裤子脱到大腿上,老二把黑色的紧身四角内裤,撑起了鼓鼓囊囊的一个大帐

篷。

「啊~~」程媛被我这忽如其来的举动下了一跳,嘴里不停的说:「不行……

真得不行……」

可是,我已经看到,这个少妇火辣辣的眼睛,早就死死的盯在我的帐篷上,

那层脆弱的道德束缚,已经无法囚禁她心底那只慾望的野兽了。

一个多月的视频激情,我知道当程媛的眼神变成这样的时候,已经没有什么

能挡得住她肉慾的沉沦了。

「快来!」我不客气的命令着,果然,程媛没再犹豫,伸手一把抓住了我的

老二。

「想吃了?」我笑着挑逗她。

「嗯。」程媛满脸羞红,不敢看我,身体却早就焦躁的扭动起来,胸脯剧烈

的起伏着,嘴巴微微张开,似乎嘴唇被慾火烧得很干,舌头不时地在嘴唇上轻轻

的舔着。

「那就快点吧!」我笑着,「不是没时间嘛。」

「可是……」程媛嘴里说着可是,头却迫不及待的向我跨间凑去。

「干吗?」我勐地扶住程媛的头,不让她继续向下扑。

「啊?」程媛一愣,满脸惊讶的抬头看我,眼神中还充满了渴望。

「你急什么?这么想吃我鸡巴?规矩都忘了?」我故意板着脸,一幅高高在

上的样子。

「你讨厌啦!」程媛一听这话,脸刷得又红了,羞得把头钻到我的怀里撒开

娇来。

「看你那淫贱样子,见到鸡巴就什么都忘了,张嘴就想吃,哪有一点贞妇的

矜持!」我故意挑凌辱的字眼说她。

虽然在网上,我们经常作这种游戏,但第一次真人见面,程媛明显不适应被

这样骂,臊的脸红了个彻底,低着头推着我说:

「不都说没时间嘛!还玩!不是你让人快嘛!」

「快也不能坏了规矩!」我不依不饶,「今天我一来,你就装的像贞妇烈女

一样,又怕女儿,又怕我住你家,出租车上摸你一下都不让,不按规矩来,我怎

么知道你到底想要不想要啊?」

「那是……可是……」我的一翻抢白,字字触到程媛的心底,对丈夫的忠贞,

廉耻和身为人母的责任感,让程媛矛盾的心情又加重了。想到自己刚才的淫荡行

为,她不由得委屈得快落下泪来。

我不由得满足的偷偷笑了出来,这种外表高贵,注重廉耻,骨子里却淫荡的

女人,一定要把她的羞耻之心抬到极点,然后再用慾望一气击碎,之后的她,就

会变成一个彻头彻尾的服从慾望的母兽。

我温柔的摸了摸她的头,笑着说:「好了,不好意思就算了。今天也没什么

时间。」

听到我这话,程媛抬起头惊讶得看着我,在网上,每次我都让她把自己羞辱

到非人的程度,才会给她最大的快感,可今天,我却饶了她,难免让她觉得不可

思议。

可我有我自己的想法,今天毕竟是她第一次真正出墙,以前在网上虽然玩得

过分,可她的身体还是干净的。这次让她突破真正背判的屏障,已经是很大的一

步了,至于调教,来日方长,今天到不好逼急了她。何况,我说算了,反倒会让

她着急,变被动为主动。

果然,程媛的眼中立刻闪出一丝惶恐,我知道,她以为我是说今天不和她做

了。

「淫词浪语就算了,不过既然要给我舔,你总该跪下来吧!」我装着没有注

意她的表情,不在乎的把内裤拉下来,鸡巴腾的一生弹了出来。

「啊~~」程媛又是一声惊叫,第一次见到老公以外的男人,那活生生的东西。

果然,程媛的眼中,立刻喷出炽热的火来,我知道,现在对她来说,我这根鸡巴,

就是她的神物。

女人,是很贱的东西,好像程媛这样,受过良好教育,家庭美满幸福的女人,

高贵和洁癖一直伴随着她的性生活。男人的性器,被她们认为是不洁的,别说亲

吻,就是用手抚摸,她们都不是很愿意的。可是,一旦她们心底的慾望被点燃,

她们的身体迷恋上了别的男人,

那个男人的性器,就成了她们顶礼膜拜的神器,别说让程媛跪下给我舔,就

是我在她嘴里射精,她都会兴奋得喝下去。

果然,程媛的矜持已经一扫而空,她迫不及待,甚至有些慌乱的从沙发上滚

下来,扑通一声就跪在我的跨间,双手小心的捧着我的鸡吧,毫不犹豫的张大嘴

巴,一气吞下半根。

龟头感觉着温热的口腔,看着程媛迫不及待的淫荡表情,我不由心底充满了

满足。程媛果然是第一次给男人口交,嘴巴十分笨拙,牙齿生疏的刮着我的阴颈,

由于没有经验,勐地插进太深,我的体积和味道呛的她差点呕出来,眼角竟然挂

上了泪花。

「乖!别太着急,先顺着马眼舔。」我温柔的摸着程媛的头。

「嗯,」程媛艰难的把鸡巴吐出来,伸出舌头温柔的顺着我的龟头来回的舔。

「舔得倒挺舒服,」我笑着呻吟了一声,「好吃不?」

「呜,咸咸的,有点……怪」程媛羞红着脸笑着说。

「怪?那是不好吃了?没你老公的好吃?」我故意提她老公。

「没吃过……」话音刚落,程媛的脸一下子红了,忙埋下头去,把我的龟头

含在嘴里,用力的吸了一下。

「啊~~」我舒服的呻吟了一声,但却没放过她,笑着说,「连你老公的你都

没舔过,就给我舔鸡吧啊?你真她妈贱!」

「呜~~」程媛含着我的鸡巴哼了一声,没有答话,却抡起小粉拳,在我大腿

上砸了一下。

我低下头,偷偷看她低垂的脸,脸上却满是淫浪的笑意。我知道这个女人已

经春情泛滥了。

「那你老公也怪可怜的,老婆的嘴被别人插,自己却没份。要不你下次给他

舔舔?」

「唔嗷~~」程媛含着我的鸡巴抬起头,看着我摇摇头,眼里闪出一丝厌恶。

这一下把我刺激得够呛,我激动的勐地按住她的头,把鸡巴狠狠的往她嘴里

一插到底,叫道:「你这婊子,自己老公的鸡巴不舔,舔别的男人。」

「呜澳~~」也许是我插得过于粗鲁,程媛没法适应,痛苦的呻吟了一声。但

这种忽如其来的刺激,加上我口中的谩骂,却把她撩拨得一下子兴奋起来,狠狠

地抱着我的屁股,任凭我按着她的脑袋抽插。

「操!」我插一下骂一句,「骚货!~~插烂~ !你的嘴!让你!不舔你!老

公!下次去舔!听着没?舔他的骚鸡吧!然后给我!!说感想!」

「呜!!嗯嗯~~呜呜,~~~ 哦~~噢噢噢`.」程媛被我插的直哼哼,一边拼命

迎合着我,一边点头,也许头一次被男人插在嘴里,太过兴奋,左手早迫不及待

的伸到自己裆部,隔着裤子,用力的抓涅。

「我靠!又~ 又开始手淫~~了!真是贱得!无药可救了!骚逼!!啊~~痒了

吧!?」我看着程媛淫荡的样子,不觉兴奋到极点。

「呜~~」程媛哼了一声,勐然将我的鸡巴吐出来,站起身,哗得一下拉下裤

子,把左腿从裤管中褪出来,裤子和内裤还挂在右腿上,就迫不及待的扑到我身

上。

我没有阻止她,只见她双腿叉开,跨在我身体两侧,蹲在沙发上,右手扶着

我的鸡巴,左手伸到自己胯下,用手指分开阴唇,狠狠地向下一坐。我就感觉自

己的鸡巴,「突噜」一声,就狠狠地插满了这个荡妇的阴道。

「啊~~~ 」程媛如同叫春的母狗一般,仰起头,长长的高叫了一声。身体突

突的跳了两三下,一股滚烫的液体,勐地浇在我的龟头上,顺着我俩结合的部位,

滚滚的挤了出来。

我不由紧紧地抱住了她,笑道:「真够骚的啊,刚插进去就高潮了!」

程媛没有回答,身体僵硬了几秒钟,便一下子软下来,趴在我的肩膀上喘气。

我知道这还没完呢,和程莹网上视频,每次她都要手淫到三四次高潮才肯罢休的。

我也不着急动,将鸡巴在她阴道里泡着,开始解她的衣服。这时我才发现,

程姻今天穿的是一套极其淫荡的内衣,黑色蕾丝的胸罩,没有内衬,基本都是透

明的,奶头清晰可见。下面是一套的黑色蕾丝丁字裤。内衣显然是新的,和她视

频这么久,我知道她从不买太开放的内衣,连前扣的胸罩都没有。

转眼之间,程媛已经被我脱得就剩下一件胸罩,我隔着胸罩捏着她的大奶子,

问:

「你不是在机场说不和我做的吗?」

「本来就是。」程媛的喘息微微平复了下来,笑着白了我一眼,「是你这个

小色狼,一进门就勾引人家。」

「哦,」我装作恍然大悟,「那穿这么淫荡的内衣,是打算给谁看啊?」

程媛一愣,这才发现我在把玩她的内衣,脸刷得红了:「那个……要你管!

我老公给我买的!」

「不说实话!」我勐地屁股网上一挺。

「啊~~」程媛被我的鸡巴一下子顶到子宫,舒服的一哆嗦。这才发现我的宝

贝还插在她体内,而且压根没一点软的迹象呢。

我还以为程媛又要拿什么话来搪塞,没想到我这一顶,已经把她骨头顶酥了,

她软软的往我怀里一爬,,毫无一点羞耻之感,却充满爱意地说:

「你个小没良心的,还不是买来穿给你看的。你不是喜欢嘛!」

「嘿嘿,」我又向上顶了一下,这下是奖励。

「啊!~~好舒服。」程媛半闭着眼,已经彻底陶醉在子宫传来的快感中了,

「可惜……今天没……好好让你看……啊~~」

「没事!」我开始慢慢的,一下下的插着程媛,「来日方长,我早晚看个够

……」

「啊~~小~~小坏蛋~~你还要~~还打算在这儿~~呆多久?~~还打算插姐姐几次

~~你才罢……啊……罢休啊~~」

「那要看你穿的,有多性感了!性感……嗯……就奖励你一晚上!」

「啊啊~~小冤家~~你快点!」程媛有些迫不及待了,「我……我这次买了…

…啊……买了七八身……啊啊~~穿给你看~~」

「七八身就够了?」我故意便狠狠地插,边问。

「啊好爽~~就这样,就这里!啊啊~~不够啊~~我要你插我一辈子,我天天要

你操!快来亲老公~~用力啊!!」

「那你衣服有那么多……啊……吗?」我勐然停了下来。

「我再去买!我去借!!快呀别停!!我什么都穿给你看!!」程媛哪受得

了我停下,自己扭着屁股,狠狠地用逼套弄着我的鸡巴,每次都把鸡巴坐到最深

处。

「哈哈,」我得意地笑着,满意地抱着程媛的屁股,狠狠地向里操了起来,

边操边说:「那你就去借,借你妹的,你女儿的淫荡内衣,穿给我看!看你就知

道了,她俩肯定多。」

「啊啊爽啊,爽死我了……啊是啊~~看我就知道…………他俩肯定……啊…

…都和我一样……啊……一样淫荡……勾引男人,穿……啊啊……穿淫荡内衣啊

~~~~~~~~~ 」

长长的一声淫叫,程媛到了第二次高潮。我的鸡吧,在她的骚逼里,来回抽

插着,发出极其巨大,淫荡的,「咕唧咕唧」的水声。程媛的淫水真够多的,原

来视频的时候就知道,可真的插了,才真正体验到,如此多水的女人,真是难得。

淫水从她阴唇内淌出来,顺着我的阴囊,已经把屁股下的真皮沙发,浸湿了

一大块,沙发下的地毯,甚至都留下了一小滩水渍。

我没有停,据我对程媛的了解,此时如果继续操她,她就一定会出那种绝顶

的高潮,那种淫水从阴道里喷出来的高潮--潮喷。

我抱着她光滑的大腿,将她上下托起,放下,鸡巴每次都重重的操进她的子

宫。程媛已经叫不出来了,只是闭着眼睛,张着嘴巴,大口得喘着气。

「骚货,你女儿该回来了,5 点多了!」

「啊~~」程媛一惊,阴道里勐的狠狠夹了两下,身体狠狠的一个哆嗦。这倒

吓了我一跳,没想到这样格外的刺激,却给了她一个小高潮。

我更加兴奋,操得更加卖力,此时她的阴道正在收缩,夹得我要多舒服,有

多舒服。

「啊啊~~不行~~啊啊快……狠操…………」程媛的脑子已经接近空白了,我

知道她正在急剧的想要收拾起理智,可刚刚这个小高潮太要命,此时的她正淫荡

到极点,马上就要迎来如死如仙的绝顶高潮。哪里还顾得上女儿。

只见程媛狠狠勾着我的脖子,指甲嵌到我肩膀的衣服里,还好我上衣没脱,

不然非让她抠掉肉下去。她闭着眼睛,头疯狂的上下摆动,一头秀发前后乱舞,

大奶子已经被我从性感胸罩上方掏了出来,一左一右,上下抛动着,尖头褐色的

奶头,淫荡的充着血,高高的挺起。她奋力的扭着腰,前后摆动着屁股,将我的

鸡巴狠狠地套在她饥渴的阴道之中。

「啊啊~~舒服……不要啊……小惠……啊小惠有钥匙……得……得把门反锁

……啊不能让她看到……看到我……啊啊我好爽啊……我好骚……求你……啊啊

别……我的骚货样子别……啊啊~~」

一边疯狂的浪叫着,程媛已经被紧张和激情刺激的攀上了连绵的顶峰。

「知道了!」我勐地把程媛抱起,三步并作两步,走到门边,一把把门反锁

上,这几步路走的,鸡巴每下都插到了程媛的最里面,插的她大叫不止。

毕竟是熟妇,程媛虽然看着身材袅娜,却还是比少女丰满。我也累了半天,

根本抱不住她,于是反锁上门,我就把她放下地,鸡巴一下子拔了出来。

此时的程媛,马上就要攀到高峰,那里受得了我拔出来,我在她屁股上一拍,

她就毫不犹豫的转身用手按在门上,分开双腿站直,屁股高高的撅起,冲我献媚

的扭着。

我也没让她多等,提枪一插到底,抱着她的雪白的大屁股,奋力的操起来。

从后面操,又狠又深,程媛立刻哇哇大叫起来:

「啊呀妈呀……深……好硬,啊啊……操死我啦……别停……狠狠……狠操

我…………啊啊操死我吧……」

忽然,门外喀啦一声,防盗门被打开了。

「我女儿……啊……快别停……到了……」程媛勐地咬住嘴唇,小声的紧张

的冲我说,我感到她的身体一阵痉挛,不知是紧张,还是忽如其来的意外,让她

攀上了高潮。

「知道!贱货!女儿在门外,还求人快点操自己。」我轻声地说,更加大力

的摆动腰,狠狠地在程媛的骚逼里穿刺。

「呜呜呜呜呜~~~ 」程媛不敢出声,咬着嘴唇被我操得直哼哼,「要到了,

要到了,不行了呜呜,操我~~」

「妈?你在家吗?」门外勐地传来程媛女儿清脆的少女之声,看来是没打开

反锁的门。

「啊~~在呢,等一下~~啊~~」程媛忙大声回应女儿,看着这个少妇,赤身裸

体,站在门后,扶着大门,撅着屁股被我操着,嘴里却一本正经的回答女儿,我

不由感到万分兴奋,狠狠的操了她一枪。

「妈你怎么了?」也许是听到母亲的尖叫,女儿关心的问。

「没~~啊没事……」程媛吓得忙咬住嘴唇,下体却一阵痉挛,小声呻吟着说

:「快!……要到了…」

「从猫眼看你女儿!」我狠狠地在程媛屁股上拍了一巴掌,命令道。

「啊~~呜呜」程媛顺从的趴在猫眼上,看到清纯的女儿,又想到自己的处境,

程媛一下子羞辱,兴奋到了极点。

「妈!快开门啊!」女儿在外边等的不耐烦了。

「呜呜呜呜~~不行了~~~ 呜呜~~」程媛已经再也忍不住了,哪里还有心情去

回答女儿,奋力的扭着屁股,迎合着我的抽插,不能大声叫床,反倒给了她格外

的刺激,她呻吟的已经快要哭了出来。

「我也不行了,看着你女儿,我要在你女儿面前射你!」我小声说着,抱着

程媛的屁股大力的冲刺。

「呜呜呜呜呜射啊~~射我这个淫荡妈,当着我女儿………………啊啊啊啊~~~~」

程媛的身体勐地一震,后背向后反弓,头高高的仰起来,再也忍不住的大叫

了出来。

我感到程媛逼里勐然剧烈的收缩,滚烫的淫水洪水般喷涌而出,我也再也忍

不住了,狠狠抱住她的白屁股,将鸡巴插进她的子宫深处,龟头一麻,几股浓精

狠狠的灌了进去。

「妈?你没事吧?女儿有在外边问了起来。」

「啊~ 我没事!」程媛半天才回过神来,身体还在剧烈的痉挛,双脚已经软

的站不住了,弯曲着突突的发抖。她上半身靠在门上,阴道却还紧紧地夹着我没

有完全软下来的鸡巴。

程媛大口得喘着气,跟她女儿说着:「管道坏了,妈妈叫爸爸的朋友来修管

道,出老鼠了!」

我不由噗嗤一声笑出来,心想,不愧是贞妇,装贞节方面一流聪明。

「这种借口你都能想出来!妈妈对女儿说谎可不是好事情啊。」我趴在耳边

悄悄对程媛说完,「啵」一声把鸡巴拔了出来。

「啊~~」程媛轻声呻吟了一下,腿一软,跪倒在门前,阴道里勐地涌出一大

股淫水,把地上弄湿了一大片。

她娇羞的回头白了我一眼,小声说着:「还不是你这个色狼闹的,都说女儿

要回来了,还要糟蹋人家。你看把人弄成什么样子,真狼狈!」

我涎着脸笑看赤身裸体歪倒在玄关的程媛,她那保养得如此完美,少妇诱惑

的身体,淫荡却娇羞的姿态和表情,和那种无助狼狈,又充满幸福,被我刚刚操

完,紧张却满足的样子,不由从心底升起一丝幸福感。

其实我也曾纯洁过。

每次说这话,都会被一大堆人耻笑,尤其是我的那些少妇们。不过这是实话。

我初中其喜欢一个女孩,一直追到大学,才追到手,结果第一次,我就发现

她不是处女。这件事对我打击挺大的,但我毕竟喜欢她,也就没当回事。还是认

认真真的和她在一起。

直到大四,为了和她能在一起,我甚至把老爷子托关系,弄下来的加拿大移

民的机会,托厅里的王叔叔帮忙,让给了她。我知道我不过是等上一年,就也能

跟她过去。

可她走的那天,却执意不肯让我送。我当时也没想太多,毕竟我俩的事情她

家一直都不知道,我以为她不想让她家人这么早见到我。

可是后来,她的一个好友,却拿出了她和一个黑鬼,一起上飞机的照片。两

个人搂抱着,十分亲热……我开始还不信,可不到半年,加拿大就传来他结婚的

消息。

她的那个好友,这才告诉我,她和我在一起这些年,一直没有停止在外边找

男人,而且上大三后,就喜欢上了洋人。还说因为洋人那东西大……

这些事情我不想提了,或许以后会讲道吧。我没去加拿大,老爸给我在机关

找了个铁饭碗。女友的那个好友,后来成了我的女友,后来我知道那个女孩喜欢

我好几年了,她搜集了很多女友背叛我的证据,其实都是为了得到我。

自那时起,我就开始害怕女人。也不再相信女人,更在心底燃起了报复女人

的火。在机关工作,难免应酬,我遍频繁出入风月场所,玩的太疯,第二女友也

管不了我。后来自己不小心,弄了点病,传染给了她。两个人治病治了大半年。

才除了根。可她也对我彻底失望了,于是分手了……

那之后,我也不敢在风月场所搞女人了。后来单位的一个兄弟,给我们吹嘘

他搞良家妇女的历史,我也闲着没事,就学着他在网上吊女人。开始也吊过几个

女孩,年龄都差不多,18-24 岁之间,有学生,也有刚工作的,都是爱玩,网上

泡到了,网友见面,看还顺眼就打炮,然后分道扬镳,回家就拉黑名单~~

极其没劲……这样过了一年多,直到我认识了红云。

红云的故事今后再说吧,她是个30岁的女人,比我大五岁,在广西一个中学

开了个校内商店,离婚两年多了。长相中等。可是和这个普通的女人的事情,却

让我一生难忘。

从那以后,我喜欢上了少妇。其实少妇的基本含义,应该是年轻的不是处女

的女人,可惜这个时代,恐怕过了十六七就满街都是了。

我喜欢的,应该也可以叫熟女吧,最少大我三岁,只是熟女这个词我不喜欢,

而且至今为止,还没有遇到超过38岁的,还都是年轻美丽的年龄呢。

程媛是我第二个「猎物」,我把她称作贞妇,其实如果不是我,程媛也的确

是个贞妇,绝对的贤妻良母。

程媛出身军人家庭,父亲是军队的官,姐妹俩人,都受过良好的教育。程媛

20岁嫁人,21岁生了一个女儿,她男人是父亲的下属,和她同岁,却和她父亲一

样,也是死板的性格,所以程媛从小就是循规蹈矩的人,和她老公做爱,连灯都

没开过……

她男人在五六年前,进了使馆单位,经常一年一年的在国外。那时程媛已经

年近三十,工作又清闲,难免有些欲求不足,可因为一直循规蹈矩,倒也没有什

么事,开始还自慰过几次,可觉得很羞耻,后来就都是强忍,时间久了,竟也习

惯了。

直到我出现的时候,35岁的程媛,才终于把心底积攒多年的慾望完全释放出

来。成为了我的情人,我的猎物,我的性奴……

可是,无论怎样调教,程媛本质的那种贞节贤惠的思想,却时刻伴随着她的

人生。甚至在无比放浪的时候,也会不时为自己的放浪而羞耻。因此,我始终把

她归为贞妇……

不愧于我的评价,一打开门,程媛立刻变成了一位贤妻良母。

她微笑着将女儿姜豫惠让进屋,女儿撅着小嘴,嘴里还不满的念叨:「妈妈

干吗呢?慢死了。」

「刚才抓老鼠呢,从厨房里蹦出这么大一只老鼠!」程媛绘声绘色的对女儿

说。女儿走进客厅,看到坐在沙发上,一本正经的喝茶的我。

「呦,这是小惠吧,第一次见面,都这么大啦啊,呵,长得真漂亮!」我站

起来寒暄。

14岁的女孩,刚刚懂得爱美,听我夸她,小惠不觉害羞的一笑,低下头去。

我心里不觉一动,这位少女,害羞的样子和她妈妈一模一样,真受不了……

「小惠,这位是爸爸公司的杨哥哥,今天来帮妈妈修水管的。」程媛笑着跟

过来,给她女儿介绍我。我心底不觉一笑,心想:你就占我便宜吧,反正到了床

上,你也得跟你女儿一样叫我哥哥。

「杨哥哥,谢谢!」小惠友好的冲我一笑,以前有兄弟跟我说,十三四岁刚

怀春的小姑娘,都喜欢二十来岁的帅哥哥,我还以为是胡说,这样看来,倒是不

假。

「不客气不客气,就是刚才管道下面窜出一只大老鼠,打了半天,你看,还

在你家尿了泡尿~~」我嘿嘿的笑着。

听了我这话,程媛不觉一愣,顺着我的手指看过去,才勐然发现,沙发和茶

几之间的地毯上,还湿了一大片呢。刚才她光把玄关的淫水擦干净了,这边却忘

了。

小惠竟然不疑有他,还凑了过来闻了一下,夸张地用手在面前扇着,大叫:

「哇~ 真骚!这老鼠太恶心了!」

「是骚啊!恶心的母老鼠!」我话外有音的说着,偷偷的看了程媛一眼。

本来被女儿看到了自己留下的淫水,程媛就很不自在了,见女儿还凑上去闻,

然后还大声说骚,程媛的修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我的一句话,更是把程媛

气的,恨不得用眼睛剜了我。

「杨哥哥,你累了半天,别走了,留下来吃晚饭吧!」小惠竟然还挺懂事,

热情的坐到我身边,拉着我的胳膊说。

我斜眼看了一眼程媛,她狠狠瞪我一眼,却不得不口是心非地说:「是啊,

累了半天了,就在家吃吧,反正你回去也是买盒饭,又没老婆在家给做饭。」

「嘿嘿嫂子,那就不好意思了,」我不由得笑着说,「早听说嫂子做的饭好

吃,都想尝尝嫂子的味道呢。」

程媛听了这话,又白我一眼,可在女儿面前,却只能装出一幅很客气的样子。

倒是小惠在旁边插话了:「杨哥哥,不对!我叫你哥哥,你叫我妈嫂子,这不差

辈了吗?」

听到小惠这话,我和程媛不由都笑了起来,我只好信口解释着:「我比你大

十岁,比你爸小十岁,所以你叫我哥哥,我管你爸也叫大哥,哪边叫叔叔都差的

远点,只好乱叫了!」

「那也不对!」小惠不依不饶,「你既然管我爸叫大哥,和我爸又是朋友,

我就该叫你叔叔,这和年龄无关,我还有同学管比她小三岁的人叫叔叔呢!」

「噢噢那好吧,那你就叫我叔叔!」我不由得笑了出来,心想,这小丫头,

虽看着已经快成大人了,可还是有孩子的天真之处啊。

程媛跑去做饭,小惠又缠着我教她电脑游戏,我跟她玩了半个多小时,吃完

饭,我起身说要回家了,程媛借口说要去医院看她妹,顺便送我,便进屋去换衣

服。

她进屋之前,我乘小惠没注意,趴在她耳边,悄悄的说了一番话,程媛脸刷

得红了,像个害羞的小媳妇,点了点头,向屋里走去。

八移驾别宫

和程媛走出她们单元楼,已经是晚上7 点多了。为了不让街坊看见,我们还

像来的时候一样,她走在前面,我在后面不远处跟着。

她穿了见米黄色的长风衣,脖子上围着厚厚的貂皮围脖,下面穿着一双半高

跟翻毛麂皮小靴子。手插在口袋里,低着头急匆匆地向前走着。

出了小区,又向前走了一百多米,程媛紧张的前后看看,确定没有熟人,这

才伸手拦下一辆出租,我三步并作两步跑过去,两人一起钻进出租。

一上车,程媛对司机说了去向,便迫不及待的将手伸到我的手里,小声说:

「好冷啊!」

「里面穿得什么?」我趴在她耳边小声的问。

「红色的胸罩,蕾丝的,中间有条透明的纱。」她趴在我耳边小声地说。

「纱?」

「哎呀你一会看了就知道了。」程媛脸涨得通红,「下面是你喜欢的黑色丝

袜。」

「吊袜带的?」我问。

可能我的声音有点大,程媛紧张的看了一眼司机,见司机没什么异常,才爬

在我耳边说:「不是,是连裤的,不过那里是没有的。」

「开裆的?」我追问。

「哎呀讨厌!还问!」程媛的脸羞得通红,直往我怀里钻。

「嘿嘿内裤呢?」

「内裤是紫色的蕾丝的,这个款没有红色的。所以没配成套。」程媛脸红红

的说。

「哦,那是不是像我教你的,穿在丝袜外边了?」

「没有。里面。」程媛脸更红了,却笑着爬到我耳边更小声地说:「这个是

不用穿外边的。」

「嗯?为什么?」我有些没反应过来。

「哎呀!」程媛噗嗤一笑,又凑到我耳边,「这款不用脱的。」

「为什么?」我仍然没反应过来。

「笨死了!」程媛那小拳头砸了我一下,又凑到我耳边,一字一句的说到「

也- 是- 开- 裆- 的。」

「哦~~~~~~」我恍然大悟,拉长声音,煞有介事的哦到。

「讨厌死了!」程媛被我这一弄,羞得低下头直拿小拳头砸我,嘴角却挂着

幸福的笑。我不由看得呆了。

「看什么?」程媛见我傻愣愣的看着她,有些别扭。

「嘿嘿,我觉得你像个幸福的小媳妇。」

「你才小媳妇呢!」程媛撅着嘴巴顶我一句,却自顾自的转过脸偷偷笑去了

……

我坐在她身边,心想,如此性感的一位少妇,如此贞节的贤妻良母,仅仅一

个月前,不,即使是现在,也谁都不会相信,她会和一个陌生的男人一起坐在出

租车里,而且在长长的风衣下面,竟然只穿了一套比赤裸更淫荡的情趣内衣。奶

头和阴部,都肆无忌惮的暴露在外。

而且,她所以这样穿着,所以坐在这辆车上,只是为了一会,让身边这个男

人,更加方便,更加兴奋的玩弄自己的肉体……

下了出租,走进程媛妹妹住的小区,我俩就不再避讳了,这里没有程媛的熟

人。我一把把她拦在怀里,两人依偎着向小区深处走去。

冬天的夜晚,小区内没有什么人走动,人们都躲在家里,旁边的楼群灯火通

明,可在楼群中间的小路上行走的我们,却隐匿在黑暗之中。

我伸手去解程媛的风衣扣子。

「别……别在这里……」程媛不觉紧张起来。

「怕什么,这么穿不就是为了暴露嘛,原来在网上说好一定要试试的。」我

已经揭开了她领口的口子,露出了雪白的脖子。

「那个……咱们再往里走点,小区中间有个小花园……」

「这里也看不到了,周围都是树。」我毫不在乎,一气揭开第二,第三个扣

子。

「你讨厌……」程媛紧紧地抓着衣襟,不敢让衣服敞开,眼睛警惕的左右看

着。

「你老公不讨厌,可惜你不喜欢。」我不客气的微微弯腰,解开了她腰上的

扣子。

「谁说我不喜欢我老公!我只是……」程媛有些不高兴了,抓着风衣紧紧的

裹着自己。

「好了我知道,你最爱的是你老公,我说你不喜欢和他操逼!」我有些不耐

烦。

听到操逼这种粗鲁的字眼,程媛的脸又红了,我知道,程媛这种贞妇,对她

刺激最大的,就是这些淫词秽语了。

眼看前面就是程媛说过的那个小花园了,果然那边树木茂密的多,中间还有

几条弯弯的小径,因为是冬天,没有一点人声。

我伸手到程媛的腿前面,一口气把程媛风衣的扣子全部解开,然后在她后面,

搂住了她,让她靠在我的怀里,两个人继续慢慢向前走着。

尽管程媛还拉着风衣,没有露出一丝肌肤,可我知道,解开全部的扣子,本

身在精神上是个刺激,此时的程媛,已经认定自己是衣冠不整,羞于见人的姿态

了。

果然,把她搂在怀里,我能感到她在微微颤抖,但是隔着薄薄的风衣,能感

到她柔软的肌肤,却浑身发烫,我知道她现在不冷,而是十分的燥热。我能感到

她的心跳十分剧烈,胸口也随着喘息逐渐剧烈的起伏着。

我把头靠在她的头旁边,轻轻的亲吻她的耳根,和她的脖子。貂皮围脖被我

拽下来,程媛的风衣是小西服领的,没了围脖,领口露出雪白的皮肤和性感的骨

窝。一眼看过来,就知道风衣里面什么都没穿。

可尽管害羞,程媛却更陶醉在我的亲吻中。她身体软软的,靠在我的身上,

双脚机械地向前挪动,眼睛半闭,双手环保在胸前,头轻轻的枕在我的肩膀上。

我低着头,轻轻的吻她的下巴,脖子,胸口的骨窝,用舌头顺着她的脖子静

脉,舔回耳根,把舌尖轻轻的探进她的耳孔,打着转。我感到程媛的身体,随着

我的亲吻,在剧烈的抖动着。

我的右手揽在她的腰间,左手却抓着她的两只手,让她背到后面来,将她的

小手放在我的裤裆上。

「啊~~」程媛轻轻的呻吟了一声,「好大~~」她偷偷睁开眼睛看了我一眼,

我冲她微笑着,她也害羞的笑了一下。我们已经走进花园的小径,阴暗的路让她

安心了不少,双手便不再拉紧衣服,而是背在后面,隔着裤子抚摸我的鸡巴。

忽然,我勐地将她向前轻轻一推,她还没反应过来,双手已经在身后,被我

用貂皮围巾绑了个结实。

「啊别~~你讨厌~~」程媛无助的回头看我,脸羞得通红,却有些迷离的笑着,

根本看不出来她讨厌这样。

没有手在前面拉着,程媛的风衣一下子敞开了,露出了里面那身性感淫荡的

装束。

「等会还有更讨厌的呢!」我笑着,右手从后面抓着程媛被捆上的双手,左

手却身到前面,有意拉大风衣,让红色胸罩和雪白的身体,完整的暴露在夜色之

中。

十奇妙的淫装

「啊不要……这里不行……会被看到的……啊……」

嘴里说这不要,身体却因为暴露,剧烈的发生着反应。我的手攀上她的乳房,

奶头已经硬挺的高高翘起来了。

「原来是这样的纱啊!」我这才看清那个乳罩,原来蕾丝的花纹的罩杯中间。

有一条宽一厘米,上下走向的接缝,使用一片几乎完全透明的,没有任何花纹的

红纱连接起来,而戴上这个乳罩,女人的奶头,就会极其淫荡的夹在这条透明的

夹缝中间。

尤其是此时,女人开始发春,奶头勃起的时候,充血的奶头就好像要把奶罩

捅破,撕为两半一样,高高地顶着。这种景象,甚至比那种直接露出奶头的乳罩

更为淫浪。

「嗯,别看了,哈,快帮我拉上衣服,羞死了。」程媛娇喘连连,害羞的说

着。

「专门穿这么淫荡的奶罩出来,还怕羞?」我用左手食指,顺着那条纱缝,

上下滑动,「设计真棒,这样摸上去太舒服了。」

「啊啊……不要那么摸,我会……啊,会受不了。」程媛被我这么一摸,差

点站都站不住了。这也难怪,平时拨弄她的奶头,她都会异常兴奋,而这件奶罩,

隔着那道纱拨弄起来,丝绸的滑润,足以苏到她骨子里吧。

「受不了怕什么?就要你受不了了,等下才好操你啊!」我趴在程媛耳边轻

轻的说着,喷在她耳朵上的热气,让她的喘息已经无法规律了。

「不……不要……这样太……太刺激……这里不行……会被看见……啊啊…

…」

「没关系啊,你不就喜欢被看见吗?」

「没有……我没有……啊啊……求你别折磨我了……我们快回去吧……」

「还说不喜欢,让你穿着内衣,还是大晚上,你就这么兴奋了,下次脱光你,

在白天…」

「啊啊不要……」听了我这话,程媛的身体不由得一阵痉挛。

「哈哈不要?脑子里已经在想了吧,这么兴奋!」

被我说穿了心事,程媛羞得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语无伦次的说:「没…

…啊……我没想……没想在超市脱光……啊……」

「呵,真不要脸,还想的是超市里。」我差点笑出来。

「啊……你坏……」程媛羞得完全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可喘息却越来越凝重。

「嘿嘿我坏?第一次你在摄像头前给我看逼,我看你把下面对着摄像头那一

瞬间的表情,我就知道你喜欢暴露给人看了!」

「我从来没有过!他……啊……他都没看过……」程媛委屈的说。

「可给我看了一个月,还天天用手扒开逼,生怕我看不清里面!」我淫笑着

说。

「别……求你别……说了,哈……别这样。」嘴上说这别这样,可程媛分明

已经完全陷入暴露带来的刺激。我抓着她的手,看她风衣大畅,露出诱人的侗体,

穿这性感的黑色丝袜和麂皮小靴的双腿,踉踉跄跄的在花园的小径上前进。

转眼之间,已经走到了花园的尽头,前面是夹在两栋楼间宽大的马路,虽然

在夜里,却被路灯照得通明大亮。

看到这条马路,程媛弯着腰,尽量让风衣衣摆遮住前面裸露的身体,回过头

来,满眼哀求的看着我:

「亲爱的~~就是这个楼,要走到最里面的单元呢,这么亮的……」

「那就快走啊!」我不客气地将她的手臂向前一推,她便踉跄地走上了马路。

「别……要是来人看到……羞……死了我这样子……」程媛完腿弓腰,就差

蹲在地上了,面颊羞得通红,却明显因为兴奋,胸脯不停的起伏着。

我用力一拉,让程媛站直,背靠在我怀里,右手伸到前面搂住他,隔着胸罩

捏住她的左奶,走一把探到她俩腿之间。

程媛的丝袜极其淫荡,不是吊带的,而是在裆不开了个大洞,整个阴阜,大

腿内侧,阴道,屁眼,甚至半截屁股蛋,都被露在外边。最要命的是,她里面穿

的薄薄的蕾丝内裤,裆部竟然时左右分开的两条蕾丝花边带子,跨部被完整的遮

住,可女阴和屁眼却完完整整得露在外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