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都市 > 正文

骚护士兼职

来源:未知 时间:2018-04-06 04:51

C字裤

超薄型保险套

费洛蒙香水

颗粒螺纹型保险套

多功能电动按摩棒

逼真老二棒

G点高潮神器

调情震动棒

无线快感跳蛋

遥控玩乐跳蛋

AV女优自慰套

充气性爱娃娃

真人比例娃娃

前列腺刺激器

强精持久套环

加强加粗加长套

AV女优爱液

後庭润滑液

AV女优按摩专用棒

猛男穿戴变身装备

SM激情装

後庭刺激探勘

性感丁字裤

角色扮演服

“老二,那娘们该不是耍你的吧!”

老大摸着自己发亮的光头,极不满意地对我发火,“寒冬腊月天,说好6点见面,这都快7点了。这风吹的老子眼睛都绿了!”“大哥,应该没问题,我都付过钱了。那女人说过,肯定到的,估计要晚点来。”

我对着自己的表哥,只能陪着笑脸。我是网上的视频裸聊网站认识这个女人,在淘宝上做的交易,“我在淘宝上有支付宝付的钱,她要是不来,一分钱也拿不到。放心吧!”

老大戴上棉帽,嘴里不停地哈着气,训斥我:“你小子也是,要找小姐玩,红灯区200一位,一夜任你干。这个倒好,是不是护士还不知道,搞不好就是个老三陪,估计忽悠你,说自己是护士兼职卖内衣做鸡的。1200啊,买6送1,够你玩一个星期的,全便宜那个骚娘们了。我可不管,到时候钱被骗了,你可别求我帮忙。”

“我不是说了吗?我用的是支付宝,不玩不给钱的。”

我和我表哥要见的人,自称叫高云,是县医院的护士,28岁,有个两岁的女儿。她原来兼职在一个成人网站做裸体主持人,後来和我熟了以後,发现居然大家在一个县城。在我多次请求下,高云答应出来做一回兼职妓女陪我过夜,离婚女人还带个孩子,被男人操一晚上就赚1200,在我们北方的小县城,已经是天价收入了!高云和我们约好晚上6点见面,然後开房做一夜,可到了现在还没出现。

这北方的正月天,西北风能把人活活吹死,我们兄弟俩站在厚厚积雪的街道边,嘴里呼呼的冒白气,就像两只发了情的狼。其实,我们的目的可不只是玩玩这个成熟女护士,要操女人的小穴,直接找个洗头房,16到60岁的应有尽有。主要是上了那麽多年的论坛,看到里面的色友介绍自己如何强上少女少妇的,不管是真是假,都看得我们流口水。我们把这个女护士约出来,主要就是为了享受一下强上的乐趣,虽然强上的是个骚货,不是良家女人。

手机响了,是高云打来的!我迫不及待的接了电话:“高姐,这都几点了啊?你拿我耍啊?我可要走了,不给钱了!”

“大兄弟,你等等,等等,我今天医院有事,下班晚了点。我这正赶过来呢,连晚饭都没吃就来了。”一听我要走了,高云赶快解释道。

我挂了电话,对老大说:“那个骚货马上就到,你先到街口拐角等着。咱们车就停那的,把绳子,口袋什麽的都摆好。这可是犯罪的事,动作得快!”

老大说声OK就跑了,留我一个人在街边等着。刚抽完一根烟,一个穿着白色长羽绒衫的女人向我走来。藉着路灯,我仔细打量了这个女人,年纪在三十上下,白色的羽绒衫让人看不出身材,但羽绒衫下面露出的小腿看来是个苗条女人,头发长长的,紮个马尾。

女人走近了,怯生生地问我:“请问,你是小黄吗?”

“是的,是的,你就是高云高姐吧?”

来的果然是高云,我赶紧答道。

“大兄弟,对不住啊,我单位有点事情来晚了。”

“没事没事,不过你拿什麽证明,你真的是护士?别是糊弄我的……”

我故作怀疑的问道。

“放心吧,大兄弟,为了让你玩的满意,我连工作服都穿了。当然,是夏季的护士裙。”

高云把羽绒大衣拉链拉开,里面果然穿着粉红色的护士连衣裙,还是儿科的护士啊!我满意地点点头,高云又把护士裙最下面的两个扣子解开,把下摆一撩开,里面穿的是白色的T字内裤,还有白色的连裤袜,袜裆是加厚的,可以保暖,脚上一双白色的长筒皮靴。

天冷的很,高云让我看了一眼,就赶紧拉上羽绒大衣的拉链,着急道:“怎麽,护士裙上印着字呢!县医院儿童科,咱们赶紧去开房吧。这地方贼冷,我腿上就一双丝袜,腿都冻僵了。我包里带着换的衣服,等办完事,我的内衣和护士裙都送你,做个纪念!”

我挽着高云的胳膊向街角走去,走到一半,我突然停下来,对高云说:“高姐,咱们都是自己人了。我还有个小要求,怕你不同意。我作爱时,喜欢把女人的嘴给堵上,听到女人‘呜呜呜’的声音,我感觉更爽,你看,能不能……”

说着,我把口袋里准备好的一双还没开封的肉色连裤袜掏出来,拿到高云的面前。

“都是熟人了,姐信得过你。不就是堵嘴嘛,我也看过一些性变态的男人,大多数男人都好这个,就是没这个色胆。姐答应你!”

高云很乾脆,把丝袜开封後,熟练的卷成一团,塞进自己的嘴里,直到完全塞进去,还把双唇合上。接着,我给高云戴上一个白色口罩,说是伪装一下,她也没有拒绝。口罩比较紧,也比较大,把高云的嘴牢牢地捂上,还盖住了她的这个下巴。我们没有逗留,快步向街角走去。到了街角的计程车旁,老大突然窜出来,和我一人一边,夹着高云进了计程车。这是老大的车,特地在这里等着我俩的。高云嘴里堵着丝袜,外面的口罩使她吐不出丝袜,只能呜呜的大叫。寒冷的黑天,县城里哪有人会出来,我和老大轻松的把高云塞进计程车的後排车座,把她夹在中间,三下五除二就脱下了她的白色羽绒大衣,护士裙没有脱,我俩还有玩角色扮演呢!

老大拿出准备好的白色尼龙绳,把高云的双手拧到背後交叉,紧紧地捆住。老大经常和妓女玩SM游戏,捆女人是把好手,给高云捆的是背手拜观音,让高云双手合十然後捆绑在一起,让她手指都动弹不得。绳子在高云的胳膊上穿绕了好几圈,拉紧後让高云的双臂绷直,无法弯曲动弹。捆绑好双手,老大摘下了高云的口罩,用透明的宽胶带封住她的嘴。高云拼命地挣扎,双脚又踢又踩,我和老大就一人一边,抓住她的双脚,把白色长筒皮靴也给脱了下来。高云冬天怕冷,脚上不光穿了白色连裤袜,还穿了一双白色的中筒棉袜,正好到靴筒,所以之前没有发现。我有玩女人嫩足的习惯,就让表哥开车,我在後车厢,把高云抱到自己的怀里,把她的棉袜给脱了下来。高云急得“呜呜”直叫,眼泪都下来了!我拿着从高云脚上脱下来的棉袜,当手帕使,轻轻地擦拭她流下的眼泪,吓得高云直摇头躲闪,居然连眼泪都给忍住了。

车子开动,不一会就出了县城。我搜查高云之前穿着的白色羽绒大衣,她的钱包在里面的口袋里,钱包里只有200多元钱,倒是工作证吸引了我。“高凤云,**县立第一人民医院,儿童科护士。原来,高姐的真名是高凤云啊,故意给我少说个凤字,好,一会给你来个双龙戏凤!”

县城外不远,有个大型休闲广场,中央是个大型水池,夏天还放音乐喷泉。这大冷天,水都冻到了池子底,白天还有帮小鬼来溜冰,这天黑了,路灯只开了那麽几盏,连个人影都见不到。表哥在水池边停下车,我把高云从车里拉了出来。车里开着空调还好,一开车门下了车,别说高凤云,我都冻得一哆嗦。高凤云冻得瑟瑟发抖,好歹现在没刮风了,要不然,这麽玩下去,嘿嘿,别说高凤云,我都受不了。

Goodgoodgood...3q